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黑白无常、赏善罚恶碑、判官(六千字大章)

  两日后,孙悟空寻思这今日就是徐大人所约定的日子,还未想孙夫人坦白一切的父子二人便找了个由头将孙夫人支走,家中只留下父子二人等会地府的鬼差。

  不知是何缘故昨日还艳阳高照,今日却突然转阴,只见天上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孙悟空只觉得十分压抑。

  当日徐大人并未说明来人究竟是何日何时登门,但孙家父子生怕怠慢鬼差所以大清早地就在家中等候,这眼看着阴云笼罩的天空变得越来越暗,竟等到了入夜时分。

  然而鬼差依旧没来,父子二人合计今日应是等不到客人了,便简单地吃过晚饭后各自休息去了。

  ······

  深夜时分,孙悟空今日不知为何感觉十分疲劳,眼皮子变得十分沉重,迷迷糊糊之间,再一闭眼便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孙悟空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梦,梦里的自己在一片幽暗的荒地中漫无目的地走着,而在自己的肩上很突兀地出现了两个光球,一个纯黑,一个纯白。这两个奇怪的光球还不时发出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在说话,又好像不是,但是孙悟空却听得分明,这不知其意的声音很好听,很悦耳。

  过了好一阵,孙悟空感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孙悟空听清了其中几句,两个光球是对话。

  一个透着几分狡黠声音先调皮地说道:“姐姐,这个人睡得好沉啊,怎么都叫不醒。我们是不是抓错了,这个不是猴妖,而是猪妖吧?”

  另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则无奈道:“还不是你这个丫头调皮,明明只需要燃一寸‘引魂香’便可引出他的魂魄,你却足足烧了三寸,这小妖怪怕是得睡上两三天才能醒来”。

  好像是妹妹的声音不服地说道:“什么嘛,姐姐你也看到了,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寸香根本不能引出他的魂嘛。这你可是看着的,这可不能怪我”。

  姐姐的声音也奇道:“嗯,确实有些奇怪,一会儿等判官大人来了在问问吧”。

  接下里还是姐姐说的话,有些懊恼道:“那现在怎么办,判官大人一会就来了,他要是还不醒,我们俩可是要挨骂的”。

  妹妹不在乎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姐姐你让开,看我的!”

  ······

  “啪”、“啪”、“啪”、“啪”、···

  ······

  正听着好像是姐妹关系的两个声音说话,直到听到最后突然感觉有些不妙,然后就感觉脸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感。

  “啊啊啊啊啊,疼啊,别打了。”孙悟空睁眼后,看见一只小小的手掌向着自己的脸颊呼啸而来,立刻伸手抵挡并且大声求饶道。

  “嘿嘿,姐,你看,这小子醒了。”导致孙悟空脸颊红肿的小恶魔向自己的姐姐嬉笑道。

  孙悟空眼见自己求饶起了作用,便壮着胆子看了看对自己行凶的人,首先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小丫头。

  她看起来只是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小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还用一根红绳束起长发,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爽利落,此刻她正仿佛胜利的孔雀般骄傲地向另一个人邀功。

  当孙悟空转移视线看向另一人时,却有些惊疑不定。只见另一人身着素白宫装,身段苗条,脸上却罩着一张木质面具,这面具造型古朴五官处也未有孔洞,却不知此人如何视物。

  “小子,你看什么呢,还不快起来是要我扶你不成?”身穿黑衣的小丫头看着孙悟空呆呆地坐在地上张望,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不不,小生这就起来。”孙悟空可不认为这个小恶魔当真好心,所以赶紧起身,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后,向黑白二人组行礼问道:“在下孙悟空,不知两位姑娘是何方神圣,在下又为何在此地。”。

  孙悟空醒来后也注意到了自己身处一处陌生的屋子内,屋内角落四周坐落着几尊石像恶鬼,凶神恶煞不可名状。而房间两侧则各立有一块巨大的石板,材质看着不似玉石铁器,不知有和用途。而在房间正面却放置着一尊神像,此像头顶通天冠、身着赤红华服,手持金笔玉书,而且双目宛若铜铃般瞪着前方,孙悟空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口干舌燥直冒冷汗。

  听完孙悟空的话后,这黑衣小丫头满不在乎地说道:“这里是傲来国阴曹司,也就是一般人口中的地府了,你小子别乱跑啊,走丢了我可不负责。”

  “啊,那二位就是徐大人说的地府使者吗,看二位大人身着打扮,可是专门接引亡魂的黑白无常?”孙悟空听说自己已经到了地府,立刻就想到对方许是徐大人提及的地府使者。只是他想错了两件事,一是地府接人不是登门拜访,而是半夜引渡魂魄。二是他没想到传说凶神恶煞的黑白无常竟是两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姑娘。

  “孙公子,我们姐妹二人是傲来国的黑白无常使,我名白灵,这是我妹妹名为玄灵。本司受花果山土地公府所托,前来引公子去地府接受审查,之前舍妹对公子多有不敬,还请公子勿怪。”说话的是自称白灵的白衣姑娘,孙悟空觉得戴着木质面具的白灵使倒是端庄大方,颇有些大家闺秀地感觉。

  既然知道自己此时的处境,孙悟空倒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于是向白灵强笑道:“不妨事,不妨事,倒是劳烦二位辛苦一趟了,不知接下来在下该如何做”。

  玄灵丫头却插口威胁道:“哼,算你识相,我可告诉你,一会咱判官大人可就来了,你要是敢乱嚼舌根,看我不收拾你”。

  “不敢、不敢。”孙悟空赔笑道,纵使自己会些法术和武艺,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是因一时之气耽误大事可就不好了,所以他心理暗自解释道,大人不记小人过,自己度量大不和黄毛丫头计较。

  白灵使早已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气,所以也不便多说,免得小丫头使小性子。至于孙悟空在她眼中亦不过是个小妖,既然已经赔礼过倒也不必过于在意了。

  “判官大人应该快来了,还请孙公子耐心稍待,我去去就来。”白灵款款答道,说完后也不等孙悟空答谢便转身离开房间了。

  “额”孙悟空看着匆匆离去的白灵有些无奈,把自己准备答谢的话憋回肚子里了。

  眼看站在一旁闭目养神的玄灵是不打算理自己了,孙悟空站了一会觉得实在无趣后,就趁玄灵不注意轻手轻脚地在房间角落的石像处。他刚才就有些在意这些石像了,因为他从没见过如此栩栩如生、精雕细琢的雕像,想到老师曾经提及的一些地府秘闻,他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石像的眉心处。

  突然,孙悟空清楚地看到石像原本禁闭的眼睛陡然睁开,直勾勾地盯着孙悟空看着,神情也变得十分凶恶仿佛要吃人似的。

  孙悟空纵然早有准备依旧被吓得不轻,赶紧缩回手指向后倒退几步。说也奇怪,当孙悟空自己远离石像之后,石像却又立刻变会原先模样,昂首屹立、双目紧闭。

  “咦,你见过这恶鬼守卫?”玄灵虽然表面上对孙悟空不理不睬的,但早就发觉了他的小动作。

  眼看他准备招惹恶鬼守卫的时候,玄灵正等着看他的笑话,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沉着,倒是让玄灵的看笑话的小心思落空了。

  孙悟空对玄灵解释道:“家师曾经和我说过一些地府的秘闻,其中就给我提过阴曹司随处可见的恶鬼守卫,平日里都是一尊普通石像的模样,但只要有歹人或者不听话的鬼魂闹事,立刻就能幻化为真正的恶鬼”。

  “真没想到,花果山这样的地方还能有你这么有见识的小妖,难怪土地公要推荐你去天庭了。”玄灵第一次向孙悟空点头赞许道。

  “呵呵,承蒙玄灵使谬赞了,惭愧、惭愧。”孙悟空略微得意道。

  “谬赞,你还真当我夸你呢,赶紧滚过来站好喽!你以为阴曹司是你家后花园呢,再乱动我让恶鬼真的过来吃了你!”玄灵瞬间变脸,恶言恶语地威胁道。

  孙悟空没想到这小丫头翻脸比翻书还快,但是还真不敢置之不理,鬼族的鬼差出了名的难缠啊。

  有句话说得好,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嘛。

  孙悟空老老实实地来到玄灵旁边站好,但是又过了半晌,还是没见判官和白灵的影子。孙悟空又不安分了,难得来一次阴曹司,有些传闻不弄清楚实在是心痒难耐,于是略微向玄灵那边挪了几步,然后问道:“尊敬的玄灵使大人,请问这两边的玉璧可是传说中的‘赏善罚恶’碑?”。

  玄灵不耐烦道:“你不是知道吗,还问什么!去一边去!”

  孙悟空解释道:“在下确实听闻过此碑的厉害,但不知这碑是如何使用的,还请玄灵使指点一二不吝赐教”。

  玄灵白眼道:“凭什么?”

  “玄灵大人平日里公务繁忙,不如让在下为尊使变个戏法,如果讨得尊使欢心,还请尊使了了在下的心愿。”孙悟空谄媚道。

  玄灵倒是有些好奇孙悟空打算如何取悦自己,倒也没有拒绝他的提议,算是默认了。

  孙悟空这边见玄灵默认了自己的话,于是便准备趁热打铁免得一会儿横生枝节。

  只见他后退三步并从后脑勺出揪出三根头发,然后对着头发吹了一口气,三根细长发丝随之飘散落地,化为一阵白烟。

  随着白烟消散,地上竟然出现了十多个巴掌大小的小人,仔细一看这些小家伙竟然都是穿着仕女装的妙龄佳人,不止如此,其中还有几个小家伙竟然各自手持琵琶、古筝、二胡等民间乐器进行演奏。

  而先前那些模样精致可人的舞娘们,随着小小乐师演奏的美妙乐曲摆动身姿翩翩起舞起来,外人看来可谓是婀娜多姿、妙不可言啊。

  玄灵眼见这些精致的小人儿竟然表演起来了,起初十分惊讶,后来被其中表现的曼妙舞姿所打动,最后津津有味地静静欣赏着。

  玄灵虽贵为鬼仙,却也是没见过孙悟空所表演的这种戏法的。自记事起便居住在黄泉修炼,后来成为黑白无常使后更是不敢懈怠,终年勤于公务,四处奔波。

  对她而言,这种人族出现的新鲜玩意儿吸引力非常大,可谓是十分有趣且赏心悦目。

  孙悟空看着玄灵的样子就知道有戏!于是更加卖力地施法表演,不过他心中也暗道‘老师要是知道我用七十二变法术做这种事,后果不堪设想啊’。

  且看场中,乐曲渐入高潮,十二位舞娘围成一圈,各自起舞,舞姿各异,精彩纷呈。

  就在这时孙悟空轻声喝到:“开!”。

  众舞娘随着这一声指令响起,立刻向中靠拢,然后身子面朝圆心向外后仰,一层围着一层,仿佛一朵盛绽的荷花般美丽。

  最神奇的是最后礼乐骤停时,那由众舞娘组成的花朵竟然真的变成了一朵绽放的荷花缓缓飘起。

  “哇!”玄灵见此,甚至忍不住发出惊讶的一声感叹。

  孙悟空上前两步,伸出右手拈住此花,并带着它走向玄灵,玄灵以为这是孙悟空准备送给她的,欣喜之下伸出手准备接过此花。

  熟料,就在玄灵触碰此花的一瞬间,它消散了,变成无数片花瓣围绕着玄灵飘散飞舞,最后缓缓落地。

  玄灵被这最后的一下惊呆了,眼看着地上洒落着的无数花瓣,眼中既有欣喜亦有不舍。

  孙悟空很满意自己这次表演,这是当年随老师在一处仙家宴席上看到的大戏,当时的表演规模之盛大,声势之隆重,就算是孙悟空的恩师也忍不住夸赞了一声‘好’的,所以悟空就算只是模仿了其中万一的皮毛,那也是十分具有观赏性的。

  就在悟空准备邀功让玄灵为自己解答的时候,房间突然大亮,并传来一阵清脆的鼓掌声。

  “啪啪啪啪···”

  这让沉浸在刚才精彩表演的玄灵和计划落空的孙悟空收到了惊吓,当他们一同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房间内竟然多出了两个人,一个是许久未归的白灵使,一个则是站在白灵身前的笑容满面的红袍老者。

  而鼓掌的声音正是来自这位红袍老者,这老者长相普通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能走在白灵前面,那就说明这人的官大,很有可能就是黑白无常口中说的判官。

  果然,玄灵看到老者的第一反应便是弯腰行礼道:“属下玄灵拜见判官大人”。

  孙悟空反应也快,紧跟着行礼道:“花果山孙悟空拜见判官大人”。

  “呵呵,免礼吧。”将二人唤起后,这位红袍老者面带微笑的对孙悟空说道:“孙悟空,呵呵,这次小徐倒是有眼光,你这小子确实不错”。

  “承蒙判官谬赞了。”孙悟空感谢道。

  “不用自谦了,刚才你那一手,老夫看得分明,一手变化之术可谓是炉火纯青,更何况这分神控物的法门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你这年纪这两者任有其一便已是难得,更遑论二者并重,后生可畏啊。”判官赞道。

  孙悟空没想到这位判官竟然只凭一个小小的戏法便将自己的底子看了个大概,他心中不免对这位看起来很普通的老者高看几分。

  他跟随恩师这些年也算对仙人阶层的有所了解,这些仙官们不都是以武力见长的,仙族天庭一直以海纳百川、广纳贤才为宗旨,无论是人族、妖族、鬼族,只要是有才能者皆有机会得到天庭的赏识成为仙官。

  而这位能一眼看出孙悟空深浅的鬼族判官,想必也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大修行者。

  “小妖这点微末道行怎值得判官如此评价,判官折煞小妖了。”孙悟空可不敢就凭判官的一句夸赞之语就托大,依旧谦逊道。

  红袍判官也不过多说什么,从身后一抹就掏出一张写有文字的卷轴就交给孙悟空,并说道:“你符合天庭选人的要求,阴曹司予以通过,你在这份契约上签字,并将你的一滴精血抹在你的名字上,你就可以去天庭了”。

  孙悟空接过那份卷轴,没有立即签字反而满脸疑问地向判官询问道:“额,判官大人,不是说在下须得接受审查吗,如此就签字不知、不知是否符合规矩”。孙悟空害怕得罪这位判官,措词谨慎小心地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审查刚才已经结束了”判官并没有因为孙悟空的怀疑而气恼翻脸,反而有些欣赏他胆敢质疑自己的勇气,但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身离去。

  在身影即将消失在门边时,判官语重心长地向孙悟空说道:“悟空,你看似性情温和、随波逐流,但心中却易生执念,多生烦恼。我送你一言,若想以后一帆风顺,须守君子之道,不争为争”。

  白灵自从跟随判官进屋后就一言不发,直到判官离去才开口道:“孙公子,天庭的所谓审查其实没你想象的那般复杂,基本上选人是否合适全凭判官一句话,他说可以就可以,反之亦然。因为这天上地下,若论识人之明,还有何人能比得上拥有赏善罚恶之责的判官呢”。

  孙悟空心中想到关于阴曹司判官的种种传闻,不得不信。这世间若论识人,确实没有人比判官看得更清楚。

  那么判官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争为争?

  相比判官此话必有深意,日后须得好好琢磨琢磨。

  思虑至此便不再犹豫,首先对白灵微笑点头以作感谢,然后干净利落地在卷轴上署上自己的名字,最后咬破食指在自己的名字上抹了一到血痕,如此契约便算是签订了。

  孙悟空将签好名字的卷轴交给白灵,白灵确认无误后向他恭喜道:“恭喜孙公子,今后于天庭效力,未来不可限量。这份文书会由我阴曹司转交于天庭,还请公子在三日内便前往土地公府等待天庭接引使”。

  孙悟空向白灵谢道:“如此便辛苦白灵使了,只是不知在下如何回去?”。

  “此间事了,由我黑白无常送你回府,还请孙公子稍待,我先将此文书转交天庭,以免耽误孙公子要事。”白灵回答道。

  孙悟空再次答谢,白灵也不耽误了,转身再次离去。

  虽然和判官接触只有短短几句话,但是这种命运仿佛被他人一言而决的滋味并不好受,孙悟空其实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不过这些都没表现得太过明显,但是想到判官那算洞彻人心的眼睛,相比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吧。

  孙悟空松了口气,转身向玄灵看去,判官进门后,玄灵便变得十分安静乖巧,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只见玄灵有些呆呆地看着地上不知在想些什么,孙悟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十分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同样在房间中闭目养神的孙悟空听到了玄灵的声音“这‘赏善罚恶碑’能显示一个灵魂一生的事迹,这想必你是知道的,但是触发此碑的关键却在于判官,当死去的魂魄来到这里时,判官便会使用此碑对魂魄进行拷问,这两块碑会直接从魂魄中抽取其记忆,判官会根据两块碑上的记载对此人进行判决。”

  孙悟空本以为被判官出现所打断的话题,没机会再续上,没想到玄灵还记得并解答了他的疑惑。

  “多谢玄灵使指点。”孙悟空真心感谢道。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之前的表演很精彩。”玄灵小脸上不见了之前的狡黠,取而代之的竟是些许落寞,让本来就可人的女娃变得十分惹人怜爱。

  “谢谢你,今日是我的生辰,虽然你是无心的,但你送了我一份礼物,我可以许你一个心愿。”玄灵对孙悟空真心说道。

  孙悟空没想到今日竟如此凑巧,听到玄灵答应给自己一个愿望,他不禁自嘲地笑了。

  “玄灵使,之前在下向您献艺乃是为了这阴曹司辛秘,既然玄灵使已经为我解答疑惑,你我二人自然互不相欠,在下可不愿承受不清不楚的人情。”孙悟空正义凛然道。

  玄灵默然,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难受,她就这样望着孙悟空不知道该说什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孙悟空继续说道:“玄灵使,方才才知今日是您生辰,未有准备礼物。如不嫌弃,在下想给您表演一个戏法,不知玄灵使愿不愿意赏脸一观。”

  玄灵没想到孙悟空绕了个圈,竟然还是准备为自己再表演一次戏法,如此前倨后恭将玄灵给逗乐了。

  但是玄灵却故作气恼地说道:“哼,我可警告你,这次的戏法不能和上一个重复,必须得比之前那个更加精彩,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然而玄灵却没发觉,自己说这话时已经没了以往的泼辣反而像是傲娇。

  “您可瞧好了,今日不让你高兴了,我孙悟空随您处置。”说完,孙悟空从脑后拔下三根长发。

  门外,戴着木质面具的白灵使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听着房间里传出的欢笑声,白灵选择了在门外等待。

  白灵沉默了好一会,才用几乎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幽幽地叹道:“玄灵呀,这是有多少年没听见你这么高兴的笑了,这个男人是你等的那个人吗?”

  “哎”

  ······

第六章 黑白无常、赏善罚恶碑、判官(六千字大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