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母亲的哭泣

  “孙悟空,你记着我的承诺依旧算数,以后想好了求什么便来寻我。”

  “如此,那便保重吧”

  ······

  孙府悟空的房间里

  一缕温柔的晨辉映在孙悟空熟睡的脸上,或许是这明亮的光过于刺目,孙悟空缓缓睁开了紧闭的双目。

  孙悟空伸手遮挡住那微微有些刺目的晨光,挣扎着起身坐在床边,同时努力的回忆着昨夜的事情,一切如幻似梦,却又无比真实,最后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与玄灵分别时她那似有不舍的诀别。

  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估计是被玄灵扇耳光打傻了,脑子不清醒了,看东西都迷糊了。

  不过一想到昨夜得到了阴曹司的认可,心头大石总算是落地了。

  接下来便是该向母亲坦白一切了,想到这里,孙悟空似乎觉得去天庭也不在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了。

  ······

  “啥?你昨夜睡着后,被黑白无常勾走魂魄,被带到地府还得到判官的许可了?”孙万山看着自家儿子满脸不信道。

  “爹,小声点,娘在里面呢!”孙悟空无奈道,醒来后没多久他就发现了其母孙夫人今日天还没亮就赶回来了,所以和孙万山商议的时候尽量压低声音,但昨夜的事对于普通妖族来说也有些虚幻,所以其父满脸的不信。

  “爹,我觉得这事确实应该是地府的行事风格,想来树爷应该是知晓的,他毕竟已经推荐过几人给徐大人了,您不妨去求证一下。”孙悟空言之凿凿地说道。

  “不对啊,如果老叔知道,应该早就告诉我们才对,哪会让我们如此苦等。”孙万山皱眉道。

  “爹,树爷有几千岁了吧?”孙悟空问道。

  “嗯,至少三千岁是有的,你问这个做啥?”孙万山反问道。

  “嘿嘿,我的意思是,咱这位树山长都几千岁了,有些健忘也是正常的。”孙悟空不厚道的笑了。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孙万山听完孙悟空的立刻怒道,敢编排长者,这小子还有没有规矩了。不过他突然想到,孙悟空说道也不是没可能,还是去当面找树山长求证下比较妥当。

  于是不确定地改口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你树爷问问是不是这么回事。”说完孙万山便打开院门准备出去,不过刚一只脚踏出门槛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还没处理,便对孙悟空不满地说道:“你不是说要亲自向你娘解释吗,如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那明日就得出发前往徐大人府上等候”。

  “孩儿明白。”孙悟空点头道。

  ······

  与孙万山商议结束后,孙悟空缓步来到客厅,他看见母亲坐在椅子上正拿着一张画像仔细端详着,似乎是在品鉴什么,不时摇头不时点头,看到高兴处甚至还念叨出声。

  孙悟空听不真切,于是问道:“娘,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悟空,你爹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进来啊?,我还想让他帮我把把关呢。”孙夫人满脸喜气地看着孙悟空说道。

  “爹去树爷家了,说有事要问问。”孙悟空敷衍道,然后来到孙夫人身旁拿起一幅画问道:“娘,你从哪里搜罗来这么多姑娘的画册?该不会是打算给孩儿相亲吧?”。

  “哎哟,你小子可真是聪明,昨日我不是去你三姑家了吗,赶巧了你三姑正在给他家混小子张罗着相亲呢。我看呀这些画册上的姑娘都挺不错的,就从她哪儿抢了几张过来。”孙夫人边说边不停地拿着两幅画册作对比,看样子仿佛真的就要在这几幅画册中决定了自家媳妇的人选一样。

  孙悟空可没打算现在就娶妻,他可是打算先立业后成家,而且他估摸这就他娘和三姑的要求估计这些画上的姑娘都是这花果山土生土长的本地女妖了,想到这里就头大。

  “娘,您这就想给孩儿找个媳妇,您也不怕以后婆媳关系闹得慌。”孙悟空急切地说道。

  “傻儿子,这说的什么话,合着你想一辈子打光棍呢,你也不怕这附近的妖怪们笑话。”孙夫人嗔怪道。

  “不是,娘,你不是才和孩儿说过,怕孩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您给赶出门去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还给孩儿张罗起相亲来了。”孙悟空说道。

  “你这小子,玩笑都听不懂吗。再说了,你娶了媳妇,只要她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我和你爹搬出去住也行啊!”孙夫人两眼放光道。

  “得,您不光想媳妇了,连大孙子都惦记上了。”孙悟空无奈道。

  “你可别不当自己事一样,快来看看,这几个你中意谁,我好托人给你问问。”孙夫人揪着孙悟空的耳朵,把画凑在他的眼前道。

  “疼啊,娘。你怎么又揪我耳朵。我看,我看还不行嘛!”孙悟空立刻求饶道。

  孙夫人满意地松开了手然后拿着画册说道:“你看呀,这姑娘气质多好,一看就是个好姑娘,听说家境不错,就在隔壁山头可是大户呢”。

  “娘,您说的对,这气质挺不错的,穿得也很得体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就是这眼睛怎么有些斗鸡眼的感觉?”孙悟空惊讶道。

  “额,听说是小时候生来了场大病,但是孩儿啊,这姑娘家底可殷实这呢!”孙夫人还是觉得不错,斗鸡眼小毛病,妇道人家嘛主要是旺夫。

  但是看着孙悟空幽怨的眼神,孙夫人说不下去了,重新拿起一幅画说道:“那你看这幅,这姑娘五官端正,身段也挺好的,看着样子一进门准能生个大胖小子。”孙夫人继续两眼放光道。

  “娘啊,这姑娘可是螳螂族啊,我是您亲生的嘛!”孙悟空惊惧道。

  “哎哟,罪过罪过,拿错了。都怪你那不靠谱的三姑,非要和我抢。”孙夫人听完吓得把那张画丢得远远的,然后重新拿起一张继续给孙悟空介绍道:“悟空啊,这个好啊,还是我们同族的,长相端正,非常合适你啊!”。

  “这位看起来还挺不错的,三姑怎么会让你给抢着了。”孙悟空疑惑地拿起那张图仔细端详着,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哦,这位姑娘也是有些倒霉,定亲三次了,每次夫家在迎亲路上都莫名暴毙,这才耽误了。”孙夫人看完介绍后不免叹息道。

  孙悟空听完瞬间崩溃了,瞬间把画册合好并且还到孙夫人手上说道:“娘,孩儿还年轻,还想再孝顺您二老几年,这位姑娘的画册你快还给三姑吧,我那哥哥命硬正合适这个”。

  “诶,你不中意嘛,可惜了”孙夫人似乎还是没明白哪里有问题,也罢,孙悟空也没打算真的就相亲。

  “娘,您手上这些,孩儿都不满意。”孙悟空坚定的摇头道。

  “也对,我家孩儿这么优秀,怎么也得多挑挑。这样吧,我现在去花蛇夫人那去给你寻寻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孙夫人想到此便立刻起身准备出门。

  “娘啊,你等等,听孩儿说完。”孙悟空费了好大劲才将孙夫人按回椅子上说道。

  “悟空,你可是有啥特殊要求,没事尽管提,我让花蛇夫人把这十里八乡都给你翻一遍,一定能找到合你意的。”孙夫人打包票道。

  “娘,你想啊,我可是这花果山里唯一跟随仙家的小妖怪,怎么的也得娶位仙女儿回家才不算丢了脸面吧。”孙悟空臭屁地说道。

  “嗯,听你这么一说,为娘的也觉得应该如此,可是去哪儿给你找了仙女?”孙夫人竟然还真这么考虑了,孙悟空感动万分,‘母不嫌儿丑’果真如此。

  “娘,您想想,以后儿要是给您娶来一位美丽贤惠的仙女当儿媳妇,咱家在这十里八乡的是不是倍儿有面子啊!”孙悟空蛊惑道。

  “那自然是好啊,可是这仙女都不来我们花果山,你有什么办法?”孙夫人急切问道。

  “有句话说得好,‘上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仙女不来我花果山,那我就去天庭找仙女!”孙悟空说道。

  “什么,去天庭,你又要离开?!”孙夫人听着孙悟空的话,起初还很热切,当时当听到‘去天庭’三个字就立刻拉跨了脸说道。

  “娘,孩儿是去给您找一个仙女儿媳妇,您不支持吗?”孙悟空哄道。

  “少来,你真当你娘这么好骗,这几日你们父子二人就一直在背着我合计着什么,我一妇道人家,也没打算多问。”孙夫人想到这几日父子二人的诡异举动,越想越不舒服地说吼道:“你现在老实交代,到底瞒着我什么事儿”。

  “娘,您别生气,我都给您说。”孙悟空最怕母亲生气,于是老实地把这几日的事情全交代了。

  “明天就走?”孙夫人听完后,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孙悟空没办法,这事是瞒不过的,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是的,明日一早变得动身”。

  “好啊,好啊,你们父子俩连这种事也瞒着我不说。你这不孝子,还骗娘,说什么找仙女当媳妇,都是没良心的。”孙夫人伤心地说着,越说就越是难受,眼圈迅速红了起来,最后几句更是咬牙切齿地嘶吼出来的。

  孙悟空看见母亲竟然哭了,立刻跪下哀求道:“娘,您别哭,都是孩儿不孝。这事儿是孩儿拦着父亲别说的,孩儿知道您若是知道此事,必然茶饭不思、以泪洗面。可孩儿只想在临走之前好好地陪陪您,不想让您再为孩儿伤心流泪”。

  孙夫人泪眼婆娑、神情凄婉道:“八年了,当年你走后,为娘为你担惊受怕,生怕你没吃好睡好,会不会被人欺负了。每天数着日子等你回来。每次给你送信你最后都没了音讯儿,我甚至想过最坏的打算,我儿是不是出事儿了,这八年我无数次地后悔,想着当初就算拼着你爹休了我,我也不该让你跟那道人离开”。

  “现在好了,千盼万盼你总算回来了,可还没过上两天团聚日子你又要走了。你上次走了八年,这次又准备几年,又一个八年吗?”孙夫人

  “娘,孩儿,孩儿······”孙悟空感受到母亲话语中的悲伤,口中想要解释,却呐呐地说不出口。

  “呜呜呜呜,好啊,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想走就走吧,还告诉我做甚,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娘好了!”孙夫人嘶吼着喊出这句话,然后将身后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孙悟空看着母亲如此生气慌了神,害怕母亲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立刻拉着母亲的手不放,并语带哽咽地说道:“娘,您别气恼,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

  看着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孙悟空,孙夫人哭诉说道:“悟空吾儿啊,为娘其实心里明白,儿子长大了都会离开,为娘只想帮你多攒点家底,帮你娶个贤惠的媳妇,让你至少在离开我们之后还有一个家啊”。

  “如今为娘心里憋屈地慌,老天爷为什么对我这个妇道人家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这贼老天对我儿这么刻薄。”

  “娘,您别这样。”孙悟空没想到母亲的想法竟然是这样的,内心无比愧疚,双手依旧紧紧地抓着母亲的手。

  孙夫人却突然甩开孙悟空,向前跑去。

  孙悟空猝不及防,身子磕到一旁的桌子,孙悟空身体结实自然没事,但是衣服却不小心被桌子的木刺撕坏了一片。

  当孙悟空重新稳住身体时发现母亲早已跑进房间禁闭房门,当悟空来到门前只听到屋内传出隐约的哭泣声。

  孙悟空在门前直直跪下,大声喊道:“娘,您别哭了,是孩儿不孝。孩儿不走了,孩儿留下好好孝顺您,孩儿给你娶一个漂亮贤惠的儿媳,然后再给您生一个大胖孙子。孩儿都听娘的,只求娘别再伤心。”说完孙悟空在门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房内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孙悟空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在门外呆呆地跪着。听着门内没有过于不好的动静,他才放心下来。

  过了一会儿,孙万山回来了,看着客厅散乱着的桌椅和四处掉落的画册,心道不妙。

  于是立刻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然后看到孙悟空直挺挺地跪在门前。

  “哎,你是第一次见你娘发这么大脾气吧。”孙万山伸手扶起孙悟空。

  孙悟空本打算继续跪着知道母亲消气,但是见父亲扶自己,不敢违逆父亲的好意,只得站起身来。

  孙悟空想着孙万山方才说的话,仔细回想了一下,暗道自记事起便没见过母亲生气的样子,更别提之后在外的八年。

  但他不准备说这些,反而是先询问今晨父子商议的事情。

  “爹,树爷是如何与你说的。”

  “老叔说之前那几个小子都是徐大人直接否决的,至于地府是否派人审查过他们,老叔他实在不知道。不过老叔说过,地府行事确实诡异,无论如何你明日就去徐大人府上报道,就算弄错了也不打紧。”

  “可是娘这里,这样我如何能走。”

  “嗯,你先去客厅,这里我先去劝劝你母亲,多年来你母亲和我吵吵闹闹也过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如何劝你母亲宽心。”

  孙万山打发儿子离开后走进房间,只看见孙夫人失魂落魄地倚靠在床边,而孙夫人看到孙万山进屋后便闭上了眼睛。

  孙万山走到孙夫人身前说道:“这是做什么,孩子明天就走了,你这个做娘的也不为他收拾行囊”。

  孙夫人依旧闭眼,但却缓缓开口道:“八年前,你不与我商量便悟空离开,你说为他好;八年后,你又用同一个理由将他送走。孙万山,悟空也是我的孩子,你凭什么不顾我的感受便做下所有决定”。

  “夫人啊,你该知道的,为什么还要问我呢。”孙万山说道。

  “是啊,原本我是觉得我明白的,道理我都懂,一切都是为了悟空的前途着想。”孙夫人的声音恢复了安定,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莫名的前方说道。

  “可是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悟空就不能像一个山里的孩子一样长大,普普通通却又安稳地生活这不好嘛。为什么一定要去追求你为他指明的远大前程。”

  “悟空为此十岁便背井离乡八年,如今又要去所谓的天庭,这一走却又不知又是多少个八年。”

  “万山,你将自己未完成的心愿强加给悟空,就不怕真的毁了着孩子吗?”

酒肆青年说
前两日,身体偶发不适,耽搁了,不好意思。   第一次写,难免犹豫不决,请多担待。

第七章 母亲的哭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