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去清水湖钓鱼

    碎石黏土墙搭小青瓦,正门一对威猛石虎,踏进院子里是果木花香,作为清水部落三大世家之首,南宫世家居住的宅院自然不差。

  宽敞的会客厅内,正面一幅壁画栩栩如生,此时却没有人去欣赏。家主南宫翎外出不在,家主夫人慕容飞雪端坐在上,数个家丁和侍女恭立两侧,李安生低着头跪在那里,他的父亲腿脚不方便,却坚持不肯坐下。

  “慕容夫人,这件事我有责任,没有把孩子管好,给您赔礼了,既然做错事就要认罚,您说怎么办我都支持!”

  安生的父亲诚恳地道歉,想要挽回不利的局面,慕容夫人的脸色十分难看,许久没有说话,屋子里安静的可怕。

  “南宫翎说过,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所以处处都要照拂一二,还许下娃娃亲,唉……”

  慕容夫人叹了口气,站起来指着李安生说道:

  “这安生如此忤逆,真的让我南宫家很难堪,外面都叫他小流氓,你知道么?这么小就惹是生非,连嫣儿都敢打骂,我怎能放心把嫣儿嫁与他?”

  “夫人——”

  “请听我说完,这门亲事就暂时放下,孩子的问题更要紧。”

  “安生得罪很多大家族子弟,他们的父辈都找我理论,费尽口舌才把事情压下。世家的声誉很重要,是在部落里的立足之本,不能为了这种事随意破坏。我南宫家对你也不薄,三亩上等药田,足够你李家三代无忧。所以——”

  安生的父亲心中烦躁,慕容夫人的话很明白,就是要和李家划清界限,大好前程就此断送,全因为这个逆子肆意妄为!

  “慕容夫人,因为这个逆子犯错惹您生气,让我来教训他帮你出气!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啪!……啪!……”

  拐棍狠狠地抽打在安生的后背,他扑倒在地却没有吭一声,心中自语:我没有错,是他们欺负我!我是男子汉,绝对不能哭!

  “啪!”

  安生的衣服印出几道醒目血痕,父亲眼中含泪再次举起拐杖,慕容夫人终于开口说话:

  “停手吧,孩子还小,回去多加管教,不要让南宫翎难做。”

  ……

  直到半个月以后,安生才能下地走路,父亲禁止他去游乐场玩,邻居的态度不再热情,二叔二婶也总是抱怨,安生只能待在家里,就像是被关押的罪犯。

  “你是捡来的,就不给你吃!”

  “我不是!”

  “就是!就是!”

  “走开!”

  “呜呜……”

  爷爷从山上采药回来,把摘的几个野果分给三个娃,金宝吃没了又抢走馨儿的,还用力把馨儿推倒!

  “把果子还给馨儿,给馨儿道歉!”

  安生站出来主持公道。

  “不给!我娘说她是捡来的,不给她吃!”

  “馨儿是我妹妹,永远都是!把果子还给她!”

  “不给!我娘还说了,你爹是个废物,你也是个废物,要不是因为你,我都能吃上牛肉干啦!”

  “你才是废物呢!”

  安生把金宝一把推到。

  “呜呜呜……我要告诉我娘去,你们欺负我!”

  禁不住二婶的叫骂挑唆,在全家人面前,安生又父亲痛打一顿,而后关进柴房反省,不准吃晚饭,还是娘亲最好,偷偷给他送来糕点。

  ……

  落叶随风飞舞,粮仓堆满稻谷,李家门前柳树下,安生和馨儿逗弄着小野猫。

  “炖鱼好香呀!”

  邻居家飘来炊烟,馨儿咽着口水,可怜巴巴的说道。

  “馨儿不馋,哥哥给你弄鱼吃!”

  安生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朝着邻居家走过去。邻居是一个单身猎户,大家都叫他丁光头,院子里晾晒着兽皮和咸肉干,一口黑铁锅下柴火正旺。

  “光头叔好!”

  “是安生呀,有事么?”

  “嗯……我想……”

  “哈哈,是想吃鱼吧,过来吧,我给你盛一碗!”

  “谢谢光头叔!”

  一碗鱼肉不多,安生给妹妹端过去,谎称自己吃过了,看着馨儿吃得这么开心,萌生出一个想法,又跑回光头叔身边。

  “光头叔,可以教我打鱼么?”

  “呦,你想学打鱼?打鱼可不简单呀,你还太小啦!”

  “光头叔,我参加过童子军,你看我很强壮的!”

  李安生撸起袖子,露出黑瘦的肌肉。

  “嗯,若论起打架,你在部落里出了名的厉害!而打鱼更需要技巧和耐心,只靠力气是不行的。”

  光头叔摇摇头,喝下一口烧酒。

  “光头叔,你就教我吧!以后我帮你腌肉,菜园杂草好多,我来你拔!”

  安生跑进菜园卖力拔草,拔完草又打扫院子,累得满头大汗,光头叔很满意的说:

  “看你这么诚心,我就答应你,不过要你家里同意才行!”

  在李安生的拼命坚持下,爷爷缕着胡子表态支持,父亲最后也点头同意,跟着李光头去学打鱼,总比在部落里惹事强,为了安全起见,只允许安生一个人跟着去。

  到了隔天早上,李安生背上小鱼篓,跟着光头叔一起出发了。光头叔领着一头羊驼,羊驼上有各种捕猎工具,打鱼只是他的工作之一。

  “割麦子的时候,湖里的鱼最肥!”

  “要想捕鱼,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好!”

  ……

  光头叔一路上给安生讲解,步行半个小时后到达边关。

  “那是部落的边关箭塔,踏出这里就是野外,野外到处都有危险,你可不能再随便乱跑。”

  “嗯,我知道了!”

  箭塔下有数个铁甲守卫,身高体壮,手握刀盾或长矛,来往的人都要接受盘问。

  “李光头,又去打鱼?”

  “是啊,趁着鱼肥多打点!”

  “咦,今天咋还带个娃?”

  “这个是我邻居家的小孩,叫李安生,想和我学打鱼就带着出来。”

  “嗯,野外危险,注意安全,有事及时发求救信号!”

  高大的守卫朝上招手,箭塔上的弓箭手示意通过。

  “哇~这里真漂亮!”

  “好多蝴蝶!”

  “那个是兔子么?!”

  ……

  野外有好多新奇的东西,小安生又蹦又跳,当他看到清水湖的时候,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湖面微波粼粼,荡漾着几条小船,水鸟空中盘旋,岸边还有郁郁葱葱的小树林。

  “安生,这就是清水湖,部落里有八千多人,全靠这里的水养育!”

  光头叔双手合十,对着清水湖鞠躬致敬,安生也跟着做。

  “这个就是泥虫,把它放进水里,鱼儿就会游过来~”

  “这个翠竹可以做成竹矛,扎鱼很好用,最好多预备几根。”

  “这是黄麻草,它的汁液能让人麻醉,没有毒性,捣碎了涂在夹子和武器上,对付小动物很管用。”

  “在野外为以防不测,要随身携带治疗药、指南针和防身武器。”

  湖边的小树林里,李安生跟着光头叔认真学习,待到一切准备就绪,两个人来到湖边开始打鱼。光头叔在浅水区选好一处位置,先把渔网固定,然后抛撒诱饵泥虫,手持竹矛耐心等待,水中波动不断,光头叔看准时机刺进水中,可惜鱼儿太狡猾溜了,不过没能逃脱渔网的陷阱。

  “力道是有了,出手的时机不对。”

  “站位不好,要把出口挡住。”

  “出手速度太慢了!”

  “主要是缺乏经验,还得多加练习呀。”

  李安生也开始尝试捕鱼,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直到晚上,才在光头叔的帮助下斩获一条白鳞鱼,只有巴掌大小,他的心里却非常满足,加上光头叔送的几条,回家可以炖一锅美味鱼汤。

  两个月后天气渐凉,鱼都游往深水不好抓,光头叔参加捕猎队去往北方大山,李安生只好待在家里。

  “好久没有鱼吃了~”

  馨儿蹲在地上舔舔嘴唇,用树枝在地上画了好多鱼。

  “哥哥,我想吃鱼!”

  金宝拽着安生的衣袖晃来晃去。

  “想吃鱼可以,我去给你们抓,不过你们得帮我保密,如果大人问起,就说我是跟着巴克叔叔一起去的。”

  安生闷在家里好多天,也想出去透口气,可是光头叔叔不在,父亲不会同意他私自外出,而巴克叔得知他受伤来探望过,和安生的父亲很谈得来,说跟他去的不会让家里担心。

  “嗯,我会保密的!”

  “太好了,有鱼吃了!”

  “嘘!别嚷嚷,你俩你们就在这里玩,等我回来!”

  “嗯!”

  “嗯!”

  回到房间拿上匕首、鱼篓、绳索和吃的,一切准备妥当出发。走到边关箭塔,守卫伸手把李安生拦下。

  “小安生,你怎么一个人外出?”

  “守卫大叔,我要去打鱼。”

  “你太小不可以单独外出,天气冷赶快回去吧。”

  “噢。”

  边关种植了一道荆棘墙,荆棘密集而且刺有毒,是用来抵挡野兽的,只有箭塔下有出入的道路,边关出不去也难不倒李安生,他早就想好其他办法,往回走躲开箭塔的视线,沿着荆棘墙走找到一处洞穴,这个地方光头叔带他来过,说是野猪挖出来的,还在洞口布置了捕兽夹,成人和大型野兽过不去,安生却能自由穿行。

  “呼。终于到了!”

  站在清水湖岸边,大风凉飕飕的,看不到渔船和打鱼的人,李安生也不气馁,放下鱼篓和背包去树林挖泥虫,泥虫也很少,挖了一大片只挖到几条。提着竹矛选好一处位置,拿着渔网下水布置陷阱。湖水真的很凉,李安生的小腿都冻紫了,还咬紧牙关坚持着,泥虫在水里起起落落,也不见鱼儿出现。

第五章 去清水湖钓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