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兄弟同甘共苦

    “这孙子下手太黑了,老子的命根子差点玩完!”

  “还是龙少威武!”

  “你打完了,借哥几个玩玩,老子要把他当夜壶!”

  “对,一起尿他脸上!”

  另外几个恶少爬起来,聚到龙少身后跃跃欲试,话语恶毒,李安生卯足一口力气,抓住卡在脖子上的手,只掰一根食指。

  “咔!”

  “嗷呜——”

  李安生掰断了他的食指,龙少惨叫着撒手后退,不小心被木桶绊倒在地,其他几个恶少被吓退,李安生深吸一口气,一屁股骑坐在龙少的身上,然后乱拳伺候。

  “哎呦……啊……救命!”

  “住手!”

  于飞队长跑过来喝止,可李安生早就打红眼睛,不肯罢手,被于飞队长一脚踹开。

  “哼!第一天就打架闹事,你们好大胆子!”

  “大师兄,我们是受害者!是他先动手打人的!”

  一个恶少上前告状。

  “哎呦,大师兄你可算来了,你看我的鼻子,就是被他打的,这个人是个惯犯,没进山门之前就经常打架斗殴,还调戏小姑娘!”

  “对对对,我们就是看见他调戏小姑娘,上前阻止,结果被他一顿暴打。”

  另外几个上前补充,栽赃陷害得心应手,气的大师兄虎目圆瞪。

  “大师兄,不是这样的!”

  方子武开口反驳。

  “大师兄,这个人是他的同伙!”

  “队长,是这个人先出的手!”

  “来呀,打啊?!”

  李安生被踹的有点晕乎,嘴中仍然叫嚣,要不是方子武拦住,还要冲上去打。

  “都不要说了,我看的清清楚楚,李安生无视门规,调戏女弟子,聚众闹事,打伤同门师兄弟,还不听我的劝阻,按照天剑门门规……呃,念在你是初犯,给予警告,罚你们两个做一天苦力!其他人都要引以为戒,下此次我的处罚将更加严厉!你们几个去医护室包扎一下。”

  开学第一天,新弟子便违反门规,他这个做大师兄难辞其咎,如果判罚过重,必定对自己的前程不利,犹豫了一下,决定给于警告和体罚处分。

  “王管家,这两个弟子违反门规,罚他们做一天苦力,把最累最脏的工作交给他们!”

  “好嘞,一定让你满意!”

  于飞队长还在气头上,脸色阴沉,把方子武和李安生交给王管家处理。

  “你们两个跟我来!”

  王管家是一个中年大叔,悠闲地吊着草棍。

  “这帮混蛋太阴险了!”

  李安生头脑清醒过来,很不岔的说道。

  “二弟,都是我害你受连累!”

  “大哥说的什么话,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兄弟,理当同甘共苦!”

  “嗯,好兄弟!”

  两个兄弟勾肩搭背,不在意受罚的事情。

  “哈哈,你们两个还挺讲义气,不过这是在天剑门,应该把那些江湖道义放下,潜心修行才是正道!就是这里,你们两个把那堆干柴劈了,我会过来查收。”

  王管家带着俩兄弟来到柴房,柴房的院子里堆满没劈的木柴,快赶上房子的高度,李安生和方子武相视苦笑。

  “咔!”

  “咔!”

  “大哥,这么劈没意思,咱们比试一场如何?”

  “哦,怎么比试?”

  “就比谁劈的多劈的快怎么样?”

  “好,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喝!”

  “咔!”

  ……

  两个兄弟苦中作乐,劈的不亦乐乎,方子武年长几岁,体质强壮一些,李安生从小摔打,身手好一些,对于劈柴来说,两个人旗鼓相当。午后的阳光格外火热,两个兄弟大汗淋漓,手掌磨出血泡,动作也变得缓慢。

  “咔!”

  “终于劈完了!”

  李安生劈完最后一根木柴,仰面倒在阴凉处,连个兄弟大口喘着出气。

  “嗯,表现不错,能这么快就劈完,好了,你们起来跟我走,进行下一项工作。”

  “还有?可以让我们休息一下么?”

  “不行啊,后面的工作还很繁重,你们要在天黑之前完成!”

  这王管家出现的及时,两个兄弟刚刚劈完柴,不让他们休息,催着他们继续工作,两个兄弟劈柴累得不轻,走路都耷拉着脑袋。

  “于飞说要把最脏的最累的工作交给你们,最累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是最脏的!”

  不用王管家讲清楚,两个兄弟已经看明白了,下一项工作是刷屎桶,几十个半人高的屎桶向他们招手,离着很远就闻到恶臭,绿豆苍蝇满天飞。

  “你们先到山下去打水,记得要把里外都刷干净,我会亲自检查。”

  王管家捏着鼻子走了,两个兄弟歇息片刻,挑着水桶去打水。

  “就是他们,调戏女弟子还打架!”

  “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以后离他们远点!”

  “你看……”

  石板路上来往的男女弟子很多,都在熟悉环境,在下山路口的告示牌上,贴着对李安生二人的警告处分通知,这下可是出名了,所有人看他兄弟俩的眼神都不对,特别是女弟子,看见他们就惊慌躲闪,李安生从小就遭人排挤,丝毫不在意这些,方子武却羞愧的要命,低着头躲在李安生身后。

  “大哥,我们又没做那些事,都是诬陷你怕什么?”

  “我……我没你那么豁达。”

  两个人打好水,正往山上挑,迎面撞见龙少五人,换上天剑门的灰色练功服,已看不见伤口,对着他不怀好意的笑。

  “呦,这不是色魔兄弟么?”

  “这是什么味?难不成你吃屎啦?哈哈哈哈……”

  “还是这种眼神,好可怕?想打我来啊!”

  龙少几个人挡在路上挑衅,李安生忍住火气绕过他们,大哥方子武就没那么幸运,一桶水摔洒在地,溅起一片水渍。

  “你走路没长眼睛啊?没看到大活人?我的衣服被你弄脏了,你说怎么办?”

  龙少的一个同伴拦住方子武,大声的叫骂,李安生撂下水桶就要上。

  “都干什么呢?又想闹事是不是?看来我说的话你们没记住,我是不是应该用剑刻在你们身上?”

  彩依师姐师姐出现在近前,手里握着剑柄,龙少等人吓得都灰溜溜的逃跑,彩依师姐走到李生近前,瞄了他一眼随后走开,那一瞬间,李安生的后背直冒冷害。

  “大哥二哥,我来找你们了!”

  正在刷屎桶的二人抬头,看到黄有为兴致冲冲敢来的黄有为,表情都很疑惑。

  “三弟,你怎么来了?”

  方子武询问道。

  “哈哈,想不到吧,我申请调到松柏峰,刚通过申请就跑过来了,好像我错过了什么精彩事情,大家都在议论你们呢!”

  “呃,不好好在永盛峰呆着,来这里干嘛?我们被警告处分,你有啥好羡慕的。不过能看到你真好,我们三兄弟可以在一起修行了!”

  李安生一甩马桶刷,给了黄有为一个大大拥抱,方子武也加入进来。

  “天剑三侠,同甘共苦!我陪你们刷屎桶!”

  “黄家大少爷,你确定能行?”

  “当然!”

  事实不如想象,做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黄家大少,为了刷屎桶,把隔夜饭了都吐出来了,一直到天黑才把屎桶刷完,三兄弟冲洗一番返回居住地,食堂都关门了,黄有为拿出珍藏的龙泉酒和小零食,和大哥二哥一起畅饮,不得不说,龙泉酒的效果真的好,几杯下肚,一天的疲劳感都消失不见,酒足饭饱之后,简单收拾一下石屋,黄有为的石屋就选在二位哥哥的上面,三兄弟各自回房休息。

  “嘟——”

  清晨,起床的号角吹响,众弟子穿好灰色练功服,戴上身份玉佩,洗漱过后集结在一起,在于飞队长地带领下和女弟子会和,先到食堂吃早餐,蘑菇汤、烤馍和腌菜,简单合口,然后去往松柏峰峰主殿参拜峰主。峰主殿在松柏峰最高处,一座白色宫殿,恢宏而威严,峰主殿大厅内,两边站着三位师伯和数位师兄师姐,穿着的服饰有差异,可以很喜直观的分辨出。

  峰主端坐在大殿正前方主位,目光深邃,彩依师姐站立在一旁,明显地位不一般。

  “众位新人弟子你们好,我是松柏峰峰主凌云,大家先认识一下,彩依你来点名。”

  “是,峰主!下面我来点名,听到的弟子答到。”

  彩依师姐拿出一张锦帛开始点名。

  “刘勇!”

  “到!”

  “倪小妮!”

  “到!”

  ……

  “黄有为!”

  “到!”

  “峰主,所有新人弟子到齐,共五十三人,请您训话!”

  峰主站起身来背负双手,扫视所有新人弟子。

  “场面话我就不多讲,今天我要着重讲一点,就在昨天,开学大典结束以后,我松柏峰弟子有人聚众打架,据说还调戏女弟子,这是自我接任峰主后从来没有过的,影响很不好,所以我要求,所有新人弟子必须熟记门规,我将派人抽插盘问,答不出将关押惩戒,做事先做人,学艺先学规矩!彩依,你带着大家复述一遍门规。”

  “是,峰主。大家都跟着我读,我说一遍你们复述,都听懂了么?”

  “听懂了!”

  众人答到,李安生站在最后一排,和大哥三弟相视而笑,峰主没有点名批评他们,已经很给面子,三兄弟和龙少五人保持距离,暂时不会再爆发冲突。

  “天剑门门规第一条:禁止乱杀无辜,仗势欺人!”

  彩依师姐大声宣读。

  “天剑门门规第一条:禁止乱杀无辜!”

  众新人弟子复述。

  “第二条:禁止骗取偷盗!”

  “……”

  “第三条:禁止妖言惑众!”

  ……

  “第二十八条:禁止随地出恭!”

  “……出恭!”

第十七章 兄弟同甘共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