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被人下毒报复

    “是呀,你故意掉下铁索桥,让她去救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万一她失手,没能救到你怎么办?|”

  李安生坐起来,忍不住教训道。

  “不会的,她在乎我!”

  “三弟,你还不打算放弃?”

  “我是真爱!”

  方子武表情无奈至极,两个人都拿他没辙,黄有为对彩依师姐着了迷,那眼睛总直勾勾的盯着师姐,还经常送些小礼物,零食啦,野花啦什么的,还当众表白,每一次都被狠狠打击,各种处罚,可是他却依旧坚持,现在彩依师姐都躲着他走,大家都说他是师姐的克星,人送外号色魔弟,李安生之前被诬陷成色魔兄,他俩走在一起,就被称为色魔兄弟,两个人对此都不在意,唯有大哥方子武看不过,总是和人发生争执。

  “二弟,这次队长竞选你参加么?”

  方子武转移话题,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男队的候选人,呼声最高的就是龙威。

  “本来不想,如果龙威参加,我就一定会抢!”

  队长要管理很多事务,李安生可没兴趣,尽管当队长有很多权利。

  “好呀,二哥当队长,我就可以睡懒觉了。”

  黄有为乐呵呵地说道。

  “如果我当选,天天给你加练!”

  “不要哇!”

  ……

  那灰蒙蒙的天空,零星的雨点飘落,队长竞选赶上一个雨天。起床号角声响起,众弟子纷纷集合,一向早起的李安生竟然迟到。

  “咚咚!”

  “二弟,要迟到了!”

  “咚咚咚!”

  “二哥,开门啊!”

  两个兄弟敲着门,呼唤着李安生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二哥!你在里面么?”

  “门被反锁着,人应该还在里面,有古怪,不能等了,我把门踹开!”

  “嘭!”

  方子武示意三弟退开,运足力气,一脚把木板门踹开,门打开之后,两个人看到李安生盘坐在那,保持着修炼姿态,睡前修炼至少一个时辰内功,是方师伯布置的功课,不过此时的李安生脸色铁青,青筋暴涨,七孔流血十分吓人。

  “不好!你二哥应该是走火入魔了!我在这里守着,你快去叫于队长!”

  方子武着急的大吼道。

  “好,我这就去!”

  黄有为知道事态紧紧急,一改平时大大咧咧的形象,疯了一样冲出去,于队长没有等人,领着队伍准时出发赶往训练场,黄有为拼尽全身力气去追赶队伍,很巧合的碰到彩依师姐。

  “彩……彩依师姐!出大事了!”

  黄有为声嘶力竭的大喊。

  “你又搞什么鬼?我可没时间陪你玩!”

  彩依师姐看见他就烦,说话就要走,今天是选举队长的日子,包括峰主在内,很多人都会前往观看,他这个主教官怎么能不在。

  “是我二哥,他练功走火入魔,已经七孔流血!”

  “什么?前面带路,我去看看!”

  李安生三兄弟感情很好,彩依师姐看在眼里,他绝对不会撒这种谎,如果真是走火入魔,那必须要抓紧时间,走火入魔的人随时可能暴毙而亡!

  “就是这里!”

  “教官好!你快救救我二弟!”

  “知道了,你们两个到外面守着,我需要安静,不叫你们不许进来。”

  凌彩依仔细观察,李安生的确是走火入魔,立刻救治还有挽回余地,她将几颗丹药塞进李安生嘴里,然后坐到李安生身后,双手按在李安生的背部,运转内功,将本源之力输送到李安生体内,灵力涌入李安生的身体,不断地游走冲开淤结,丹药的效果也迅速扩散,滋养受损的经脉,两个时辰以后,彩依师姐收功,李安生逐渐清醒过来,趴在床边连吐好几口淤血,面无血色,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彩依师姐又拿出几颗丹药喂他服用。

  “谢师姐救命之恩。”

  李安生稍缓和一些,语气虚弱的说道。

  “全身脉络於结还能守住心脉,你也算命大,我都没有把握将你救活,你的经脉受损,对今后的修行影响很大。混元功的功法自然温和,从来没听说过有症结,你在修炼之前,是否有过激行为,或者吃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彩依师姐语气平和,额头渗出细汗,救了人也面不改色。

  “昨天我和平时一样,吃的也都是食堂的东西,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心烦意乱,好多事情都在眼前闪现,之后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又一次死里逃生,我算是倒霉还是运气好?李安生心里自嘲,彩依师姐愣在那里思考,突然用鼻子嗅了嗅,四下寻找,最后把煤油灯端起来。

  “你应该是被人下毒了。”

  “什么?!”

  李安生惊呼。

  “这煤油灯有些许黑色粉末,绝对不是灰尘,我刚刚闻到一丝花香,就是它的味道,我拿去找人问一下,若是有人加害于你,我定还你公道,你就待在家里好好修养,我会差人给你抓些补药。”

  “谢谢师姐!”

  师姐刚刚离开,两个兄弟就走进来,得知有人下毒都愤恨不已,三弟猜测想害二哥的人一定是龙威,其他人都没有动机,向来稳重的方子武,站起来就要找龙威拼命,最后被李安生喝止住。队长竞选结束了,龙威毫无悬念的成为男弟子队长,一个叫秦娇妹的夺得女弟子队长,李安生没来被大家忽略,只有于飞急冲冲的来寻李安生,得知没来得的原因大感意外。

  “可恶!到底是谁干的?这么阴险!”

  于飞怒吼道。

  “于飞师兄,我怀疑是龙武!”

  “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

  “只有他有动机,他打不过我二哥,以前还有仇,所以才下毒谋杀!”

  “好了,不要乱讲,门锁着,谁能进来把毒药洒在煤油灯里?这件事情疑点很多,我去帮凌教官调查一下,你们照顾好李安生。”

  “是!”

  一晃数日过去,李安生终于能下地走路,其他师兄弟都去训练,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对下毒的调查没有结果,龙少也没来找他麻烦,这很反常,说明他嫌疑最大,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二弟!”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接你,下午要召开全员大会,彩依师姐让我把你带过去。”

  “哦。”

  方子武背着李安生赶往峰主殿,大殿之上站满了人,好多没见过的师哥师姐都在。

  “今天,召开一次全员大会,是有重要事情通告大家,彩依你来宣读。”

  峰主面露不悦之色,看样子心情不大好。

  “是,峰主。我作为新人弟子的总教官,感到很内疚,因为在我的监管下,在新人营地,发生一件严重违规事件!”

  彩依师姐眼神透着杀气,扫视在场的新人弟子,所过之处无人敢对视。

  “在新人队长选举前一天,李安生练功走火入魔,幸好我及时赶到才挽回性命,我调查后发现,是有人故意下毒谋杀,在其房间的煤油灯里掺加幻心草粉末,幻心草有极强的神经侵染性,掺杂在煤油味道里很难发觉,这件事有两大疑点,幻心草从哪里来,罪犯是怎么入室下毒。”

  “哗……”

  谋杀可是死罪,谁有这种胆量?安静的大厅一片喧哗。

  “肃静!”

  松柏峰峰主一声高呼,威严的气息席卷大厅,所有人都心神一颤,彩依师姐继续说道:

  “幻心草是止痛药的一味佐料,用量极其稀少,只有重大伤残才能用到,我走访天剑门内所有的药师,得知松柏峰有弟子曾一次购买十包,是谁自己站出来!”

  大厅内一时间安静至极,却不见有人站出来。

  “朱奇才,站出来!”

  彩依师姐大声喊道。

  “呃……凌教官,药……药是我买的,可是我没有害人啊,只是备一些,用作不时之需。”

  朱奇才是龙威的一个同伴,走出来紧张的说道。

  “药呢?”

  “药……药都用了,我最近牙痛,牙疼得厉害!”

  朱奇才低着头,捂着腮帮子。

  “治疗牙痛,十包的量够你用一年,你两周就用完?”

  “唰!”

  “谋杀同门,论律当斩!”

  彩依师姐飞跃到朱奇才面前,抽出长剑架在他脖子上。

  “我没有,我只负责买药!是龙……是……是我干的。”

  朱奇才话说到一半,又改口承认是自己,彩依师姐眼神犀利,大声喝斥道:

  “是谁去下的药?怎么进去的房门?”

  “是我,我有一把特制钥匙,这种房门很容易打开。”

  龙少的又一个同伴站出来。

  “谁指使你们干的?”

  “没有人指使,就我们两个干的!”

  “对,就我们两个!”

  朱奇才随声附和,说话间用余光看一眼龙威,龙家实力强横他不敢招供,否则家里跟着遭殃,如果把罪名顶下来,还有活路可言。

  “于飞,把他们送执法堂审讯。”

  执法堂,是天剑门主管刑罚的部门,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可以提审除峰主之外的所有门人,弟子间流传着一件往事,是关于执法堂堂主马腾的,他曾经亲手处置,一个奸杀平民的门人,将其残忍的扒皮示众,光是听说就让人毛孔悚然。

  “可恶,没能把龙威揪出来!”

  剑术训练场上,黄有为攥紧拳头,怒视远处的龙威。

  “彩依师姐已经尽力,那两个人不招供也没办法。”

  李安生很欣慰,师姐救了他的命,又努力帮他讨公道,这份恩情难以报答。

  “到了执法堂,不相信他们还嘴硬!”

  方子武一剑插进稻草人,发泄着怒火。

  ……

第二十章 被人下毒报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