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这灵虫我养了

    “我不要,我怕虫子!”

  米莉摆手拒绝,一脸惊恐,一只虫子趴在身上,想想就毛孔悚然。

  “呃……这家伙挺能吃的,我也养不起啊?!”

  李安生无奈的说道,养只虫子感觉怪怪的。

  “灵虫可以在青灵山放养,啃些草药没关系的,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个建议,我还会奖励你三枚铁牌。”

  “三枚铁牌?!这灵虫我养了!”

  李安生惊讶的瞪大眼睛,现在的积分任务是每个月七十分,掰着手指头算一下,三枚铁牌就是三百积分,把五个月的任务都完成了,这样他就有时间做很多事情,养个虫子又不花钱,对他来说诱惑很大!

  “把你的精血滴在法阵上面。”

  “是!”

  梅兰大师拿出契约符文,大小一共两张,将源力注入其中后,符文上的图案微微发光,大一点的符文贴到李安生的小臂,符文化做一个奇异图案,烙印在李安生的皮肤上,小一点的符文盖上灵虫,一阵光芒闪现,小一点的契约符文化作点点星光,全部渗入灵虫的身体,濒死的灵虫突然挣扎起来。

  “梅兰丹师,我能感觉到它在抗拒!”

  李安生担心的说道。

  “你可以尝试和它勾通,宠灵感应已经生效,灵虫现在能听懂你的言语。”

  和一只虫子说话?李安生有点懵,清了清嗓子说道:

  “呃……咳咳,虫子,你不接受契约就得死,我是在救你知道么?跟着我混,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不只是听懂李安生的话,还是没有力气折腾了,灵虫渐渐安静下来,突然化作一道流光飞入那个奇异图案里。

  “梅兰丹师,那灵虫怎么不见了?这个奇异图案又是什么?”

  李安生举着手臂,指着图案问道。

  “这个图案是宠灵空间的入口,那只灵虫因为身体虚弱,被召唤回宠灵空间,等到它恢复过来,就会请求你返还到这个主空间。”

  “噢……”

  李安生一知半解,收下三枚贴牌之后,二人回到药田。

  “安生师兄,那只虫子钻进你的身体里了么?”

  米莉担心的问道。

  “应该没有吧,等等——你听到了么?吱吱的声音!”

  “没有啊?!”

  那应该是灵虫的叫声,很急切的感觉,李安生甩了甩手臂喊道:

  “咳咳,出来吧虫子!”

  宠灵空间的图案闪烁,一道白光随即喷射而出,刚刚消失的灵虫再度出现,灵虫绕着李安生旋转飞行,吱吱的乱叫,突然一头冲进李安生的包裹。

  “这灵虫想干嘛?”

  米莉害怕的躲到一旁,皱着眉头问道,李安生也很奇怪,把包裹取下来打开一看,灵虫正在吞噬他的白灵源,眼看着鸡蛋的一块白灵源,被灵虫啃成蜂窝状,灵虫却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

  “哎呀你个臭虫子,老子救了你,以后还要养着你,你就这么报答我么?!”

  “吱吱!吱吱!……”

  “不许乱叫!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乱吃我的东西!你看着漫山遍野的草药,都给你吃还不够吗?!赶紧去吃草吧!”

  李安生揪住虫子,放到眼前一顿骂,然后把它丢到药田里,灵虫愣了一下,又冲着白灵源飞去。

  “不听话信不信老子把你烤了吃?!”

  李安生双手护住白灵源,表情凶狠的看着灵虫,这可是他宝贵的修炼资源,一个晚上就要废掉三四块块,以后消耗的更快,之前他很长时间都没得用。

  “吱吱!吱吱!”

  灵虫表示很不开心,最后还是扑进药田啃草去了。

  “它可真能吃!”

  米莉噘着嘴生气的说道,米莉蹲在药田边,看着辛辛苦苦护理的草药,被灵虫啃得光秃秃,看着好心疼,这灵虫长得不大胃口却不小,能吃下比它大几十倍的东西,真不知道那肚子是怎么装下的。

  “小虫子快吃吧,只要不花我的钱!呵呵……”

  李安生嚼着草棍,躺在草地上晒阳,突然坐起来说道:

  “叫它小虫子太不顺口,师妹,我们给他起个名字吧!”

  “哼,这么能吃就叫吃货吧!”

  米莉师妹说道。

  “哈哈……行,就叫他吃货!”

  即便是临近天黑,任务大厅依旧人流涌动,积分任务虽然够用,修炼资源还是要多准备,李安生打算再接个任务,多赚些积分兑换白灵源。

  吃货趴在李安生的肩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偶尔吱吱的叫嚷,排出一坨坨粪便。

  “你弄脏我的衣服了!”

  闻到臭味的李安生,一把将吃货甩出去。

  “你是李安生吧?”

  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带着笑脸面具的怪人和李安生搭话。

  “呃……我是,这位师伯找我有什么事?”

  看了一眼怪人的内里衣服,竟是宗门里的一个师伯,该不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吧?!李安生警惕的看着他。天剑门按实力等级和职务划分辈分,看服饰很容易区分,修士的称呼皆为师弟师妹,服装多为灰白色加腰带护腕,简单没有多余配饰,在规定时间内没有突破境界,就会被师门终止学业,所以不会出现过于年长者,上人的称呼为师哥师姐,服饰多为白色配以刺绣长衫,各部大师的称呼为师伯或者和长老,服饰为蓝色或黑色长袍,王者和峰主称为师尊,服饰为紫色华服,胸前镶嵌有一个天字刺绣,宗门长老为黑白双色华服,实力最高的是师祖,服饰为黑白金三色华服,全身都是天字刺绣,前胸后背都有一个大天字。

  “我是刘奇,是无名峰的供奉长老,闲暇无事开了一间武馆,来这边发布任务,我看过你的决斗,觉得你很有潜力,就主动过来征求你的意见。”

  怪人师伯拿出一张告示,递给李安生看,言语和气没有架子,让李安生有些好感。

  “刘奇武馆招聘人偶,要求实力为修士,奖励丰厚按次结算,地址天剑小镇东街……呃,什么是人偶?这个奖励是多少?”

  李安生看着告示,就简单的几句话,搞不懂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里太吵,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好!”

  山门前的巨剑石像前,刘奇师伯给李安生讲解任务,所谓的人偶,简单来说就是穿上防具让别人打,打斗场地有禁源阵,不能是使用内力,也有隔离阵,保护人偶的安全,根据挨打强度不同,获得的奖励也不同,挨打一次最多能获得五枚铁牌,所要付出的代价也可想而知,竟然有如此奇葩的任务,李安生打算明天先试试再说,收好告示和刘奇师伯告别,随即返回松柏峰。

  决斗的影响还在继续,李安生走在路上,不断有陌生弟子指点或搭讪,他全都选择视而不见,闹这么大动静不是他想看到的。

  “你就是李安生?”

  临近松柏峰的碎石小路,一个青年男子拦住去路,满脸胡子拉碴,说话有些沙哑,后面还跟着几个同伴,都是华山峰的上人弟子,抱着臂膀的,撸着袖子的,还有摆弄匕首的,一个个面露不善。

  “诸位有事么?”

  李安生也不是被吓大的,面对这种场面毫无惧色,连师兄的尊称都免去,师门内不允许私自打斗,惩罚措施很严厉,即使他们敢违反门规,李安生也敢拼死一战,无论是在师门还是在江湖,懦弱的人只会任人宰割!

  “呦,还真挺横的。”

  “欠收拾啊。”

  “别乱说,我们向来遵——纪——守——法,哈哈哈!”

  ……

  站在后面的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调戏着李安生,沙哑男嘴角冷笑着说道:

  “我们是来教你做人的!”

  “我怎么做人,不劳各位费心,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

  李安生绕开沙哑男作势要走,他后面的一个同伙站出来挡道,随着李安生横向移动,其他人随后卡住关键位置,封住李安生的前后去路,上人要留住修士很容易。

  “想过去?呵呵……老子就不让!有种打我呀,你不是很厉害么?!”

  “眼神好凶啊,我好怕怕哦。”

  几个人轮番挑衅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逼李安生就范,门规上对私自打斗的描述,一般判定先动手的一方负全责,挨打的一方属于自卫反击,这般肆无忌惮肯定有阴谋,李安生退后几步,观察附近的环境,果然有个人拿着记录水晶球,这是在收集李安生主动挑衅的证据啊。

  李安生走的这条碎石路,是往返松柏峰的近路,今天也很反常,前后都不见有其他师兄弟,看来自己被人算计了,如果硬来必定吃亏,得想个稳妥的办法。

  “既然大家今天都有雅兴,就一起在这里欣赏夜色吧!”

  李安生微微一笑,在路边的空地上盘腿而坐,拿出一块白灵源开始修炼,浑然不顾那些人的叫骂。

  “呸,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老九把人带上来!”

  沙哑男大声吩咐道。

  “好嘞,给我起来!”

  那个叫老九的同伙,从人墙后面提起一个修士,看穿着同样来自华山峰,他被打的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老九又一脚把他踹倒在李安生面前。

  “咳咳,李安生,你个滚蛋……都是你害得我!”

  趴在地上的人吐出一口血丝,对李安生破口大骂。李安生睁开眼睛,认出这个人是朱华,和他来自同一个部落,大半年没有交集,没想到是这种见面方式。

  “你们有没有调查过,和我来的几个人都和我有过节,拿他们威胁我?趁早打死算了!”

  李安生扣扣耳朵,又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你们看,我就说过,我和他没有交情,放了我吧,各位师兄!这些送给哥几个喝酒。”

  朱华奉上一袋子金币。

  “老子差你这几个小钱?!老九给我揍他!”

  “嗙!”

  老九一脚正中李朱华面门,顿时鼻孔躺下两行鲜血!

  “哎呦,别打我别打我……”

  朱华蜷缩在地上不断求饶。

  “你们这般无视门规,就不怕我举报么?”

  李安生有些看不惯,毕竟都是自己的族人,算是受自己连累。

  “你举报我?你拿什么举报?我还说是你打的呢!猪崽子,大声告诉我,是谁打的你?”

  沙哑男拽着朱华的衣领问道,朱华眼神充满恐惧。

  “是……是李安生!”

  “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沙哑男把朱华推到李安生身边,想让朱华去和李安生搏斗,李安生猛然站起来,眼神冷漠的看着朱华。

  “我不敢,我……我打不过他。”

  朱华下意识的往后退,沙哑男冷着脸说道:

  “废物,要你何用!老九给往死里打!”

  “别打了!噗……救命……九哥别噗!”

  “呸,跪下叫我爷爷!”

第二十八章 这灵虫我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