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后面的排好队

    那个老九恶狠狠地说道,朱华已经口吐鲜血,下肢不断抽搐,他艰难的爬起来,眼泪和血水模糊了面孔,看上去凄惨至极,谁能想到,在天剑内会发生这种事情?李安生心中明白,他们打算让李安生背这口黑锅,趁机对李安生下手,朱华不会帮他说话。

  “哈哈哈……你听见没有?李安生啊李安生,你如此嚣,把我的师弟打成猪头,我们实在看不下去,劝说与你,可你却对我痛下杀手!唉,我不得已只能奋起反击,不小心把你打成残疾,你们几个要给我做证啊!”

  沙哑男盯着李安生像看着猎物一般,其他人默契的围上来防止李安生逃跑。没有压制境界,上人的实力可以吊打修士,即使是赤手空拳。

  “哈哈……接下来我会让你明白,什么是绝——望!”

  沙哑男冷笑着说道。

  面对这种无助的局面,李安生并不不恐慌,笑着抽出青铜剑横于胸前,另一只手抓住剑刃用血肉擦拭剑身,鲜血一点点染红长剑,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席卷全身,李安生咬紧牙关云决定拼死一搏,用血剑指着沙哑男吼道:

  “宁可站着死,亦不跪着生!”

  看到这血腥一幕,沙哑男眯缝着眼,慢慢抽出自己的长剑,其他人也都防备起来,这可是个玩命的人,没人敢再小视对手。

  “唰——”

  就在这紧张时刻,身后突然传来破风之声,李安生心中大惊毛孔悚然,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一道剑气之光从他头顶划过,攻击的目标竟然是沙哑男,沙哑男眼中惊恐,运转功法双手持剑防御,却仍然被剑气轰飞出去,直至撞到两个同伙才停下。是谁在帮自己?李安生转身寻找,看到一道靓丽身影从天而降!

  “彩依师姐!”

  李安生激动地喊道。

  凌彩依一落地便冲向沙哑男,其他人见状纷纷出手阻拦,顿时剑气和刀罡交相辉映,凝结成实体剑气和剑罡有微弱的光晕,在临近天黑的晚上格外醒目。

  凌彩依迈着飘逸的步伐,剑气划出一道道弧光,冲剑式!剑罡直击沙哑男,月牙式!转身衔接剑气横扫,逼退其他帮手,行云流水!滑步侧身躲过一道剑气,踏剑式!长剑包裹罡风,斩飞近身的一个,转眼之间,沙哑男一伙人全都东倒西歪,实力根本不在同一层面,要不是凌彩依手下留情,都用剑面和脚打倒,这些人早就横尸当场。

  “你……你怎么随意伤人?!”

  沙哑男跌坐在地上,冷汗顺着脸颊淌下,因为凌彩依的剑尖顶在他的眉宇之间,已经渗出血丝,凌彩依不好惹是出了名的。

  “来我松柏峰惹事,还怪我出手伤人?”

  凌彩依说话的语气冰冷,其他人都不敢乱动。

  “都是误会,误会!”

  “少跟我废话,站起来,跟我去刑堂接受处置!”

  “别呀,彩依姐姐,求您放我一马,我这就滚回去反应!”

  沙哑男后退转身就要逃,凌彩依一个腾空翻身,落在他的面前,长剑架在其脖子上。

  “给我的师弟道歉!赔钱!”

  “好好好我道歉,安生师弟,今天多有冒犯,请多包涵!这些白灵源送你作为赔罪。”

  沙哑男果然是欺软怕硬,变脸比翻书还快,恭敬地把三枚白灵源送到李安生手中,李安生随手丢在地上,把毫无防备的沙哑男踹倒,很不屑的说道:

  “你打发要饭的呢?!”

  沙哑男被踹倒的瞬间,面孔变得狰狞,随后又满脸堆笑,恭敬的拿出七枚白灵源,李安生瞪着他不说话,沙哑男只好又拿出十枚,李安生笑着收起白灵源,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表现不错,你可以滚了!哎,你们几个站住,赔偿还没给呢?!一人二十白灵源,少了的用手指头顶!”

  有上人实力的修行者,都随身带着几十枚白灵源,以备不时之需,二十枚白灵源不多也不少,李安生是算计过的,如果师姐真的把他们送去刑堂,没有什么有力凭证,最多关禁闭反省而已,也许花些钱就能免除惩罚,还不如趁机敲诈一比,反正人已经得罪了。

  “后面的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李安生盘坐在路边,收取赔罪的钱,不急不慌还要仔细数数,完全想不到,他刚刚还要拼命,沙哑男一伙人眼神幽怨的看着他,不在乎白灵源而是憋气啊!明明是来欺负人的,现在想哭的却是他们,连凌彩依都快看不下去,这李安生心也太大了,还在那和他们掰扯。

  “还差一个人的!是谁快点站出来,老子刚才数过人数!”

  待到所有人都灰溜溜的逃走,李安生用衣服裹着两百多枚白灵源,嬉皮笑脸的走到凌彩依面前说道:

  “一共十二个上人一个修士,每人二十枚白灵源,都在这里了,彩依师姐多谢你出手相救,我也没什么拿出手的东西,这些白灵源送给你做答谢!”

  凌彩依的眼神里颇有些吃惊,以为李安生是贪心敛财,没料到都拿出来送给她,本来是想骂他一顿,被这一弄却说不出口。

  “我不缺修炼资源,你留下自己用吧!”

  “这样啊……那师姐你帮我保管可以么?这么多我都没地方放,带在身上也不安全。”

  凌彩依犹豫了一下,将白灵源都收进储戒,随后说道:

  这些白灵源我先帮你保管,用的时候找我来拿。我还有些事情和你说,你跟我来一下。”

  两个人一前一后登上山顶,银色的月光撒下,凌彩依的身影分外迷人。

  “先把受伤的手伸出来。”

  “噢,你看我都包扎过了。”

  凌彩依轻轻打开绳结,露出血肉模糊的手掌,被刀割破的伤口很深,可以说是触目惊心,很难想象,十三岁的少年对自己这么狠,在哪之后还能谈笑风生。

  “忍着点,我帮你从新包扎。”

  凌彩依示意李安生坐下,然后取出一个药箱,给伤口清洗、消毒、敷药和包扎,动作娴熟轻巧,李安生不免有一些感动,这么近距离看着彩依师姐,嗅见那少女的芳香,忍不住脸发烧心跳加速。

  “怎么了?弄疼你了么?”

  凌彩依询问道。

  “没有没有!就是觉得……觉得师姐你好美!”

  李安生心直口快,把心里话说出来。

  “贫嘴!”

  凌彩依一把推开李安生,转过身去说道:

  “下个月要举办狩猎大赛,我希望你不要参加。”

  “为什么?”

  李安生十分不解的问道,他可是很期待狩猎大赛的。

  每年入冬之前,天剑门都要举办秋季狩猎活动,大师之下所有人都可以参加,是天剑门的三大赛事之一,其他两个赛事为内门大比武和祖地寻根,论参加人数和活动范围,狩猎大赛都是规模最大。狩猎场在天剑山脉之中,每年都由大师们去捕捉野兽,然后在狩猎场放生,每种野兽都有不同的积分,以每个山峰为一个队伍,最终按所获总积分进行排名,据说有很丰厚的奖励。

  “我听到一些小道传言,有人想在狩猎场对付你。”

  凌彩依看着李安生说道。每年的狩猎活动都有意外发生,还是在数个大师的监护下,这是对天剑门弟子勇气和实力的考验,参加的人都会得到勇气勋章,佩戴勇气勋章是一种荣耀,接任务或者搞活动会被优先选取,一些交易场所购物还能得到优惠。

  “那我更要参加狩猎,不然还以为我怕了他们!躲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总不能待在家里不出去吧!”

  李安生掐着腰,无所谓的说道。

  “你这一次决斗胜出,给松柏峰挣得荣誉,按道理我应该高兴甚至给你奖励,可是你也因此得罪很多人,还引发修士和上人之间的纷争,有好多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有一些根心蒂固的矛盾,背后站着大人物,如果贸然揭开后果不堪设想。”

  凌彩依看着远方,语气中略显低落。

  “这些我本不该对你说,怕你因此影响修行之道,告诉你是怕你吃亏,今天这件事情不简单,没有人在背后允诺,这些人不敢如此嚣张。我在松柏峰修行已有二十三年,你是我见过最能惹事的新人,也是我最看好的新人!”

  “谢师姐夸奖!”

  李安生笑嘻嘻的插话。

  “算了,我可管不了你,这个传音螺保管好,有危险及时联系我。”

  凌彩依把传音螺抛给李安生,从山顶直接跳下去,几个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会飞真好,掉下去也摔不死!”

  李安生把玩着传音螺,奶白圆润的色泽,点点红色梅花印,还有一条红色的蝴蝶结流苏,外观十分别致,没想到外表冰冷的彩依师,居然用这么可爱的传音螺。李安生在认知堂学到过,普通的螺贝经过铭刻神文法阵,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传递音讯,种类有锥子螺、盘螺、异形螺、玉螺和宝螺,彩依师姐送给他的就是盘螺,品质上等,价值在三百金币以上,对他来说价值不菲,感叹过后收进口袋,突然想那两百多个白灵源,李安生顿时心情大好,心想如果都换成金币,足够家里几年的开销,不过想过上好日子还要有实力,没有实力只会被人欺负。

  “这帮人太可恶了!”

  黄有为气的咬牙切齿。

  “门规都是摆设?就没有人管?”

  一向沉稳的方子武也坐不住了,挥拳砸在石桌上。

  “二哥小四,都不用担心,我这不是没事么,老天爷都帮着我,数次遇到危险都有贵人相助!而且彩依师姐送我这个,以后就能召唤女神了!”

  “这个……为什么?!为什么彩依师姐连块石头都没送给我?!”

  黄有为看着李安生手里的传音螺,顿时眼泪汪汪的抽泣,让二哥三哥都很无奈。

第二十九章 后面的排好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