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天剑门出事了

    “嘭!嘭!嘭……”

  光头男的攻击接踵而至,拳脚交替,每一击都凶猛无比,李安生挨上一下便甭想站起来,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李安生的脚步飘忽不定,不顾形象的摸爬滚打,对光头男的攻击避重就轻,愣是在暴力拳脚下残喘苟活。

  “喝!”

  “嗷!”

  光头男再度发动音波攻击,李安生拼尽全力大吼,只能减免一些眩晕感,耳朵依旧嗡嗡鸣响,从战斗开始再听不到其他声音,光头男如一头人形暴龙,追着李安生疯狂攻击。

  “咔!”

  龟甲盾震碎了!

  “噗!”

  被拳脚气劲擦中数次,李安生终于顶不住,气血翻涌喷出一口淤血,身体不听使唤的摔倒,光头男走过来俯视着李安生,眼神中充满愤怒,单手抓住李安生的脖子高高举起,咬牙切齿的吼道:

  “兔崽子,你挺能跑啊?!”

  李安生呼吸受阻憋红了脸,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光头男的手钳,光头男另一只手把李安生双腿托起,作势就要把李安生砸在地上。

  “啊!兔崽子你耍乍!”

  光头男突然松开了手,李安生才得以逃脱,就在刚才的危机时刻,是吃货暗中咬了光头男的手指,给主子立下大功!

  “时间到!”

  一道透明光幕把二人隔开,阻止光头男子的攻势,李安生提起一口气站起来,将破烂的龟甲盾举过头顶,这是胜利的象征,光头男愤怒的双拳砸向光幕。

  “呼……”

  “流氓好样的!”

  “混蛋!你这个废物害老子输掉两万金币!”

  “吁——”

  “流氓!流氓!……”

  不少看客们齐声高呼人偶的绰号,给予李安生热烈的掌声,还有人把垃圾丢向光头男,这是在角斗场很少见的场景,能获得如此待遇的人偶不多,流氓这个绰号要在刘奇武馆出名了!

  当李安生再次回到备战室,其他人用热情的欢呼声相迎,李安生能挺过人偶杀手的攻击,不仅证明他有实力,也给人偶们出口恶气,连狗哥也毫不吝啬的称赞,大家拍打起动感节奏,兴奋地跳起人偶战舞,李安生随着节奏扭动着穿过人群,一个人回到休息室才露出疲态,丢下碎裂的龟甲盾,摘下头盔和面具,喷出的血剑染红脸颊和脖颈,,这一战他付出很大代价,体力透支浑身伤痛,五脏六腑一直都在翻腾,全靠不服输的信念压着。

  “呕……”

  李安生连吐几口淤血,整个人都虚脱了,抱着垃圾桶不想动弹。

  “流氓,先擦擦脸吧。”

  狗哥拿着水盆和擦脸布走来,放在李安生身前,而后坐在床边不解的问道:

  “作为天剑门的修行者,以后有大好前程……小兄弟,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呢?”

  李安生擦干脸上的水渍,苦笑着说道:

  “我可不是那些富家子弟,现在不拼命又待何时呢?”

  李安生服下一枚凝源丹,配合混元功调理身体,片刻后脸色变得红润,凝源丹的效果的确不错。凝源丹价值五枚白灵源,需要三十几枚木牌才能兑换,而且大光头没有给星标,算一算这一场战斗的薪水竟然亏了?!这时杨管家正好来找李安生,端着一个托盘笑着说道:

  “流氓,这是你的薪水!”

  托盘上有一枚铁牌、散碎银两和一株草药,看的李安生直发愣,按照武馆规定,这一场的薪水只有七枚木牌。

  “杨管家,这是——”

  “这是你应得的奖励,面对人偶杀手敢于应战,能坚持到时间结束,在武馆添加人偶战以来,你是第二个,对表现出色的人偶我有权加薪!我以武馆的名义送你三枚星标,并按照最高的薪资给你结算,还有这株血灵菇,是调理气血的佳品,是馆主个人给你的奖励!”

  血灵菇是二阶灵草,价值在五十金币左右,李安生用不到可以出售,再加上一枚铁牌和散碎银两,这次不仅没亏还大赚一把!伤势还没有痊愈,李安生决定回去修养,明日再来,杨管家带他走一条隐蔽通道,通道的出口是一家茶楼,茶楼外面就是热闹的集市,人偶从这里出入,可以避免有人跟踪报复。

  两个人从通道里走出来,发现茶楼里空无一人,连店里的老板伙计都不在,许多桌子上还有未吃完的糕点,茶杯还冒着徐徐热气,说明刚刚还有很多客人,杨管家对李安生说道:

  “这里有异常,保持警惕,跟我去外面看看!”

  茶楼外的街道上站满了人,各家商户和行人全都驻足,茶楼的老板和伙计也在其中,纷纷攘攘一同望向北方,那是天剑山的方向。

  巨大的光幕笼罩天剑山,折射出浅蓝色的光幕,那景象壮观之极,李安生惊讶的张大嘴巴!

  “杨管家,那是什么?!”

  杨管家望着天际摇摇头,他也没有见过,一个老者回应道:

  “那是天剑门开启了防护大阵,一定有大事发生,我上一次看见这场景,年龄比你还小却记忆深刻,那一天,数头火焰妖龙袭击天剑门,吼声犹如雷鸣,最大的身长近百米,喷出的火焰烧红了半边天,如果不是有大阵守护,这天剑山早已化作灰烬!”

  “天剑门出事了?!”

  李安生急切的问道,老者来不及做答,因为人群突然发生骚乱,随即便看到屋顶有人打斗,不时有剑气乱飞,躲避不及的人们横尸当场。

  “所有人都躲起来,快!小镇从现在开始实施戒严,关窗闭户,禁止游街!没有地方去的人都上护卫营地或者小镇大厅,你们几个去那边维持秩序……”

  护卫长跃上房顶,疏导恐慌的人们。

  “不要拥挤,小心脚下!”

  “哇……”

  “这是谁家的孩子?”

  ……

  街头乱成一片,李安生在人群之中穿梭,他没有接受杨管家的建议留在武馆,天剑门有难,他一定要回去帮忙。

  “嘟……”

  挂在胸前的传音螺发出声响,是师姐凌彩依的传来音讯,把传音螺拿到耳边倾听:

  “李安生你在哪里?”

  “彩依师姐,我刚离开小镇,正在往回赶路!”

  “呆在那里藏起来,不要和其他人接触,我现在就去找你!”

  “哦,我知道了。”

  李安生躲进路边的灌木丛,把血灵菇拿出来吃掉,抓紧时间恢复状态,如果天剑门需要他,他愿意第一个冲向敌人!

  七八个人骑着鸟龙从头顶飞过,全都穿着红色斗篷,斗篷上印着一个邢字,那是天剑门刑堂成员的标志,一般称之为执法者,平时很少看见他们的身影,刑堂现,生死难!这是天剑门流传很久的说法,凌彩依就是刑堂的一员,拥有对违规弟子的生杀大权,所以除了李安生谁不怕她?!

  “师姐,我在这里!”

  凌彩依骑着一匹黑色狮虎兽,拉住缰绳急停在李安生身前,对着他伸出手说道:

  “上来!”

  李安生借力爬上狮虎兽,师姐从身后抱着他骑行,随着狮虎兽不断加速,两个人不自觉的靠在一起,后背的触感让李安生十分尴尬,感觉内心无比燥热,不知是不是血灵菇的作用,赶忙找个话题打破气氛:

  “师姐,发生什么事了?”

  “大清洗开始了!”

  凌彩依难得说话会激动。

  “大清洗?!”

  “还不都是你惹起的?”

  “跟我有关系?!”

  李安生有点发懵,师姐该不会是来抓自己的吧?

  “回去再跟你解释!”

  “唰!”

  “嗷——”

  一道剑气突然飞来,将狮虎兽的头颅斩落,要不是凌彩依及时拉住缰绳,死的就是李安生二人!

  “马师伯,你为什么袭击我们?!”

  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凌彩依护在李安生身前,对着一个黑袍中年人质问道。

  “哈哈哈哈……彩依小侄会不知道?看在你老子的面上不难为你,我要的是这个小孽畜,临走之前杀了他泄愤,不想死就让开!”

  马师伯大步走过来,盯着李安生面目狰狞,长剑之上血迹未干。

  “锵!”

  “李安生你先走!”

  凌彩依拔出银色长剑,已经表明自己的决定,知道自己是累赘,李安生假装逃跑,绕了一圈回来躲在草丛里观察情况。

  “啧啧啧,白瞎了这美人儿胚子,还没被男人滋润过吧?哈哈哈……”

  马师伯言语下流龌龊,出手更是毫不留情面,几个照面就把凌彩依击飞,长剑脱手而出,重重砸在一面石壁上,无力的滑落下来,单手支撑身体无法站立。

  凌彩依的修为在意动境界,而马师伯多年就成就大师,隔着一个大境界,实力天壤之别,完全是碾压的局面。

  见此这番情景,李安生直接冲了出来,拔剑护在凌彩依身前。

  “呦,你们两个想死在一起是么?一个童子一个处子,哈哈哈……未经性事枉为人,我送你们去做鬼伴侣吧!邢天剑!”

  马师伯运转功法剑指天空,长剑之上剑芒暴涨,一道剑气劈斩而下,犹如长虹划破天际,在李安生眼前瞬息放大,根本无法抵挡的力量,面对死亡的接近,李安生没有惊慌,转身把凌彩依抱在怀里。

  “大傻瓜,为什么回来?你竟然敢抱我,还这么用力,信不信我用剑戳你……”

  “让女人为我而死,我岂能苟活?还不如一起死,黄泉路上做个伴……”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两个人在心里互相诉说,凌彩依眼角流下泪水,不是害怕死亡而是莫名的感动!

  “我们没死?!”

  透明之光将二人笼罩在内,形成一个圆形保护盾,那地上犁出的一道沟壑,诠释着马师伯使出的刑天剑有多可怕,简直是想让他们粉身碎骨!

  “还不放开我?”

  凌彩依脸色微微红润,有些不悦地说道。

  “哦哦……那个师姐,是谁救了咱们啊?”

  李安生岔开话题,站起来去触碰光罩,平滑结实难以撼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应该是傅甜甜师伯出的手,曾经见到过她展示法宝,其中有一枚守护之戒,可以释放这种保护屏障,我记得戒指上镶嵌着一颗稀有血钻,和这个戒指一模一样。”

  顺着师姐的目光抬头望去,光幕正中央悬浮着一枚戒指,血红色的钻石分外诱人。

  “嗖——”

  “不好,戒指飞走了!咦,是傅甜甜师伯!”

  傅甜甜身穿一套火纹皮甲,大卷发随风飞舞,脚踏一柄紫光长剑,收起戒指从天而降,那种气势英姿飒爽。

  

第三十二章 天剑门出事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