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贼妞路过此地

    “当然是我——不是,随便你啦!”

  南宫嫣说完就后悔了,脸红的像个红苹果,坐下来捂住脸不敢抬头。

  “哈哈哈……这,嗯,自古美女爱英雄呀!是老夫有些唐突了,儿女之情就让他们自己定吧,我就先告辞了,你们慢用!”

  傅老板起身离开,所有人都不说话,气氛压抑的透不过气,无数双恶毒的眼神盯着李安生,李安生咽了口吐沫,转移话题说道:

  “翎叔叔我们什么时候走?”

  “后天早上,就在小镇东门集合。”

  “哦,我吃饱了出去转转,给家里人买些礼物!酋长伯伯,我先走了啊,大家再见!”

  直到离开酒楼,李安生才呼出一口气,太受欢迎惹众怒啊!走在集市上东瞧瞧西看看,他打算给家人都买一些小礼物。

  “玉器大甩卖!瞧一瞧看一看,都只卖一金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拍卖行门口放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满玉器,各种首饰和挂件,看上去都很小巧精致,李安生打算就从这里挑几件。

  “这枚吊坠和两个镯子我要啦!”

  掏出三枚金币付钱,高兴继续逛集市,又买几种草药种子,打算拿回家去培育。

  “哎呦~救命啊!”

  一个小女孩撞到李安生,穿着粉色连衣裙。

  “抓住那个小女孩!”

  几个修行者追过来,引起集市一阵骚动。

  “他们要抓我当女宠,小哥哥救救我!”

  “什么?有我在你不要怕!”

  李安生把小女孩推到身后,伸手拦住追过来的人,其中竟有一个是同门!

  “都给我站住!”

  李安生大吼一声。

  “别挡道,快抓住那个女贼!”

  一个修士冲到近前,和李安生四目相对。

  “明明是你们想抓她当女宠,还污蔑她是女贼,实在可耻,有老子在,谁也别想得逞!”

  “让开!”

  那个修士气急抬腿便踹,李安生滑步侧移,而后出拳反击,又一记摆腿阻挡另一个人。

  “别打了!人影都不见了!”

  又一个追到近前,气喘吁吁的喊道,打斗的三个人分开,其中一个着急地说道:

  “你是李安生吧,我认识你,刚才那个女的真是飞贼,我们都是受害者!”

  哒哒哒哒……

  小镇的护卫骑兵跑过来,领头的低头问道:

  “那个女飞贼人呢?”

  “这小子拦路,所以没追上!”

  “真是女飞贼?!”

  “呵呵,你的衣服被割破了,估计也被偷了!”

  李安生低头一看,衣服口袋处果然被割破,顿时心凉了半截,用手摸索一下,发现储戒已经不见,随之脸色变得阴沉难看。

  “女飞贼,你给我滚出来!”

  李安生转身就追,乱跑搜索几圈,那还找得到人影,站在路口整个人都傻掉。

  “老子被偷了?!”

  李安生自言自语,做好事竟然被耍!

  两万多枚金币,三百多枚白灵源,没数过的积分牌,衣服、武器、杀酒和生活用品都没了!平时都穿粗布衣裤出行,为人低调,连储戒都放进内衣口袋,就是怕人遭人惦记,可是没想到为救人,反被人欺骗,偷走全部身家,这一年省吃俭用全成泡影!

  刚被人诬陷成小偷,自己就被人偷光身家,还真是应景啊!

  “嘭!”

  李安一拳砸在石墙,眼中冒火。

  小镇的钟楼外聚集着数十人,都情绪激动叫骂不止,都是在今天被偷的苦主,这其中有修行者也有商人,李安生也站在其中。

  “大家丢的东西,我都已经登记,通缉告示也发往各处,呃……不过大家都要有心理准备,东西很有可能追不回来,这个飞贼很狡猾,可能是一个人或者团伙作案,他的伪装术很厉害,扮演过老太太、乞丐、小姑娘和公子等诸多角色,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还有他的轻功也很厉害,我骑马都没追上!”

  大统领无奈的说道。

  “我在这里被偷的,天剑小镇必须负责!”

  “我要求彻查,挨家挨户的查!”

  “还我公道!”

  “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

  “报!”

  一个护卫挤进人群,在大统领的耳边言语几句。

  “呃……我知道飞贼是谁了!”

  众人都竖起耳朵倾听。

  “有人在我家留下几个字:贼妞路过此地,偷天门!”

  “贼妞?!”

  “贼妞是谁?!”

  “偷天门是那个门派?”

  李安生听到偷天门,没了脾气,这是天降横祸啊!偷天门是江湖三大邪门之一,是专门研究偷东西的组织,自称门派,从来没有人知道偷天门的驻地,而他们的修行方法就是偷偷偷,还要留下名号,史记上最出名的几个偷天门事件,有窃取龙蛋引发巨龙袭城,偷拍某王者合欢公布于众,一夜偷遍艳阳城等都让人惊叹。

  这贼妞应该是外出历练,天剑小镇刚好成为目标,估计早就逃之夭夭,这是最难对付的一个组织,精通伪装术、开锁术和行窃术等,简直无孔不入令人头疼。

  “贼妞!老子一定要抓住你!”

  李安生对天吼道。

  回家要搭乘飞龙船,银色飞船长约百米,无帆无桨虚空悬浮,由数头飞龙牵引而行,以前只在地面仰望,如此近的观瞧,才感叹它的巨大和神奇。

  这艘飞龙船分为三层,底层最大用来储存货物,中间是乘客区,有普通座位、睡榻和独立包房,而上层是餐厅、观光台和娱乐场,有很多护卫巡逻维护秩序,李安生选择在座位区,因为坐飞船的费用要独立承担,从天剑小镇到清水部落,一个座位票就要两百多金币,还好他从武馆预支两个月分红,只拿到一千金币,自从他的天字勋章被收回,武馆的生意大不如从前,不过刘奇馆主找他谈过,答应给他五百金币保底,这一千金币,应该也足够他回家的开销。

  “五天之后,回返的商船路经清水,大家安排好时间,提前赶到训练场集合!”

  隔天中午,飞船到达目的地清水部落,落地的那一瞬间,李安生激动不已,想马上见到家人,想去看望小狐狸青莲!

  “哥哥!”

  馨儿飞扑进李安生的怀里大哭,她每天都在家门口守候,等待着安生哥哥归来。

  “馨儿不哭!”

  李安生用衣袖擦干妹妹的眼泪,又帮她梳理头发,溺爱的说道:

  “馨儿长大啦,这胸前都有小馒头啦!”

  “哥哥你好坏!”

  馨儿捶打李安生的胸口。

  “你看,哥哥给你买礼物啦!”

  李安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粉色的宝石吊坠,看的馨儿目不转睛,馨儿从小到大就没戴过首饰。

  “哥哥和你戴上!”

  “真好看!”

  “哥哥还给你买了两条裙子,回家给你看!”

  “嗯!”

  李安生牵着妹妹的手,去找家人团聚。

  “爹!娘!爷爷!二叔二婶!金宝!小叔我回来啦!”

  一家人都出来迎接,家里出了个修士,那在部落里的地位就不同了!

  娘亲杀了一只鸡,做了一锅小鸡炖蘑菇汤,还做了李安生最爱吃的桂花糕,配上几道腌菜,感觉家人们都有些沉闷。

  “再这么下去,鸡蛋都吃不上啦!”

  二婶板着脸说道。

  “我都好久没吃过肉啦,快给我再加点!”

  金宝排着桌子叫嚷。

  “我吃饱啦。”

  馨儿抿着嘴巴,把碗里的肉夹给安生哥哥,李安生感觉到家里生活有些紧迫。

  “爷爷,我在外面挣钱啦,这次带回来五百金币,可以让填补家里的开销!”

  一袋子金币放在桌子上,金灿灿的晃眼。

  “金币!我要我要!”

  金宝上前就抓,被爷爷用筷子打手。

  “安生,这些金币你留着,修炼开销大,不用你填补家里,你能出人头地才最重要!”

  “爷爷,我够花,这都是给家里留的,我还给你们都买了礼物,看,金宝的玩具,二婶和娘的金镯子,每个人都有!”

  “安生出息了,这金镯子真漂亮,如果是一对就好看啦!”

  二婶眉开眼笑,却还不知足。

  “爹呀!药田也被熊精占了,这钱不如给我和老二做生意,倒动山货还是不错的买卖!”

  二婶打这五百金币的主意。

  “是啊是啊,总不能等着饿死吧!”

  二叔也附和道。

  “不行,这钱我收着,留作急用!”

  爷爷收起钱袋。

  “二婶,你说的熊精是什么意思?”

  李安生问道。

  “你外出修行,带走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一些,又赶上有头黑熊占了药田,这一年都没什么收入,连肉都买不起,唉,可怜我家金宝都饿瘦了!”

  “那怎么没找翎叔叔帮忙啊?”

  “那南宫家的婆娘,不肯和咱李家结亲,你又得罪齐家,谁还敢管这档事,有没有钱请护卫军出面!”

  二婶埋怨地说道。

  “别说了,药田不要也罢!再寻找其他生计!”

  爷爷呵斥道。

  “说的容易。”

  “既然这样,就让我去打死那头黑熊精!”

  李安生站起来。

  “孩子,那黑熊精很厉害,一巴掌就能拍死人,不能去啊!”

  娘亲拉住李安生,神色担忧。

  “放心,娘,这一年我不是白练的,对付一头熊精绰绰有余!”

  李安生最终说服家人,提着剑去打熊精,不除了这祸害,家里就断了财路。

  李家的三亩药田在郊外,紧挨着清水湖边的小树林,不在护卫军的保护之下,李安生想着打死那熊精,正好去找小狐狸青莲!

  阳春三月正是种植的时节,可是有这头黑熊精在这里,七八家药农都不敢来药田,远远的,李安生就看到那晒太阳的黑熊精。

  “锵!”

  “黑瞎子!起来受死!”

  李安生拔出长剑怒吼,黑熊精慢悠悠的站起来,俯视着这个叫骂的少年。

  黑熊精站起来有两米多高,熊掌有脸盆那么大,呲着牙很吓人。

  “看剑!”

  李安生脚踩行云步,冲剑直取咽喉,黑熊巍然不动,任由长剑顶在咽喉,却不能刺进半分,这黑熊的防御力太强横了!

  “啪!”

  黑熊一巴掌拍下,土石横飞,可见其力量之大,李安生侧身闪躲,开始绕身攻击,各种连招使出,奈何打不动黑熊精,黑熊精也打不到灵活的李安生,两个就这样僵持着。

  刷刷刷唰!

  剑光舞动攻击不断,终于找到其破绽之处,左侧肋下有伤口,随即李安生重点攻击,终于让黑熊精痛得暴躁起来。

  “嗷——”

  黑熊精胡乱攻击,李安生早就退到安全距离,待其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又冲上去继续骚扰,就这样你来我往打了两个时辰。

  “老子不跟你玩了!”

  黑熊精当真是受够了,鼾声鼾气口吐人言,然后扭头就跑。

  “哪里跑!”

  如果放这祸害离开,他日再回来捣乱,家里又不得安宁,李安生打算和他打持久战,定要除了这黑怪。

  一人一兽追打进森林,黑熊精还是甩不掉李安生,这里可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到处都是快乐的回忆。

第五十五章 贼妞路过此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