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外加做牛做马

    “噢……”

  黑色大狗盯着李安生,呲着牙发出警告的低吼,这是它如厕的地方,刚好和李安生相遇,李安生心中苦笑,这大狗比家丁还要难对付。

  “汪汪汪……”

  不给李安生想对策的时间,黑色大狗一跃把李安生扑倒,李安生出手抵住它的下颚,一脚踹其腹部,将它翻摔过去,滑步躲过黑狗的再次扑咬,一人一狗对打数招,李安生成功把黑狗压制,用的就是人偶杀手黑鬼的那招绞杀计,不过只是控制没有下杀手,杀了黑狗那麻烦可就大了!

  “李安生?!”

  听到大黑狗狂吠声,南宫嫣和侍女灵儿跑过来,吃惊的看着李安生抱着大黑狗。

  “呃……公主大人好!”

  李安生打招呼,表情故作镇定。

  “公主!公主!发生什么事啦?”

  一队护卫家丁朝这边赶来,李安生大感不妙,哀求的看着南宫嫣,南宫嫣转身吩咐:

  “这边没事,李安生抓到一只老鼠,你们可以回去了!”

  李安生抓到一只老鼠,这是什么意思?

  “是!”

  护卫撤走危机解除,南宫憋着笑说道:

  “人都走了,你还不放开李安生?”

  李安生愣是没听明白,旁边的侍女捧腹大笑,南宫嫣也大笑起来。

  “公主大人,请问你们笑啥?”

  南宫嫣强忍住不笑,看着天空说道:

  “我家有一条大黑狗名叫李安生……咯咯咯咯!”

  李安生表情凝固,看了眼大黑狗心中大骂,好你个南宫嫣,竟然给狗起我的名字,我要把你按在地上,啪啪的打屁股!

  “咳咳,我把李……它放了,会不会继续咬我?”

  李安生心里想归想,却不敢真做,这次南宫嫣救他一家,是大恩情,而且自己还有事相求。

  “李安生是我训的,我会管着它的,李安生,听话不许咬人!”

  南宫嫣背着手十分得意,李安生叫的相当顺口,可真李安生听着就相当难受。

  松开大黑狗,大黑狗跑到南宫嫣身前坐下,南宫嫣摸着它的头说道:

  “安生乖,晚上给你吃肉骨头,喂!那个李安生,你闯进我南宫宅府想干嘛?不会是要偷肉骨头吧?”

  大黑狗似乎听明白了,很配合的朝李安生呲牙,李安生压制住火气,拱手说道:

  “我想请公主帮个忙!”

  “借钱没有啊!我的零花钱都不够用。”

  “呃……公主,我在天剑小镇有收入,每个月至少五百到八百金币,我愿意双倍偿还!”

  李安生抛出诱饵。

  “真的假的?我做珠宝行打工也赚不了那么多,呃……行吧,信你一回,真怕你再玩自残去,说吧,借多少?”

  “两百金币,一个人的路费,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事相求,想让公主帮我说说,带一个人回天剑小镇!”

  “带个人,是谁?”

  “我妹妹李馨儿。”

  “李安生你过分啦!我们有仇知道吗?见到你我就心烦知道吗?乱搞关系,朝三暮四,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公主?我和你有……你就是个混蛋,臭流氓,色胚,惹祸大王!快点走吧,不然我要叫人抬你出去!李安生我们走!”

  南宫嫣突然就变脸,招呼大黑狗转身就要走,李安生赶忙跟上去。

  “那个李安生没让你跟来!”

  南宫嫣掐着腰训斥,李安生厚着脸皮跟上。

  “公主,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南宫嫣走进凉亭里坐下,翘起二郎腿,侍女灵儿在旁边给她扒干果吃,完全不理睬他。

  “一千金币怎么样?”

  李安生尝试用金币交换,这个办法更容易办到。

  “两千金币!”

  ……

  “五千金币不能再多啦!”

  “李安生,坐!”

  看来是要同意了,李安生高兴的坐下。

  “不是说你啦,是它!”

  南宫嫣指着大黑狗,又调戏李安生,李安生站起来继续争取:

  “美丽善良可爱的嫣儿公主,我愿你给你做牛做马,赴汤蹈火,求您帮帮我吧!”

  “好!”

  “您同意啦?”

  “五千金币,外加做牛做马!”

  南宫嫣伸出手掌张开。

  “呃……五千金币好说,做牛做马是——”

  李安生只是说说而已,可不想当奴隶,这南宫嫣该不会把他当大黑狗来训吧?这个死活也不能答应!

  “做牛做马就是——你,蹲下!”

  南宫嫣指着李安生,李安生脸色比哭还难看,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唉——”

  不就是当条狗么?老子拼了,等把馨儿接过去,再想办法逃脱魔掌。

  李安生不甘心的蹲下,南宫嫣走到他背后,竟然骑上他的后背,拍拍李安生的脑袋说道:

  “起驾!”

  李安生默默的站起来。

  “托着我的腿啊!”

  “驾!”

  “你怎么那么笨?我家大黑狗都比你聪明,快点走啊!”

  南宫嫣又拍他的脑袋,腿还不安分的晃动。

  “往哪走?”

  “那边那边!灵儿把果盘带上。”

  “是!”

  为了馨儿,李安生言听计从。

  “那边有人!”

  “有人怎么啦,你现在是我的坐骑,放心不会有人管你!”

  侍从和护卫都表情呆滞,但是没人敢说什么,李安生低着头任其摆布,从南宫家的正门离开,就开始在街头闲逛。

  “加速前进!”

  “停!”

  “灵儿,葡萄干!”

  “是!”

  ……

  南宫嫣玩的不亦乐乎,手弄脏了,就往李安生衣服上擦,时不时的还要旋转两圈。

  “嫣儿公主!”

  杨成虎骑着马追上来,气愤的看着李安生。

  “公主,你怎么能让他来背你,他是下等人,小心弄脏您的衣服!”

  “要你管,我乐意!”

  “嫣儿公主,让我来背你吧!”

  杨成虎请求道。

  “谁要你背?咦,这样吧,你骑马,我们来玩儿赛马!”

  “可是——”

  “不玩儿拉到!”

  “玩儿,我跟你玩儿!”

  杨成虎怒视着李安生一语双关,心中恶毒咒骂:

  “李安生,敢和老子抢女人,我跑死你!”

  李安生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是老子自愿的啊?

  “虎子,咱们以这里为起点,目标游乐场!”

  “好!”

  虎子骑的枣红色高头大马,南宫嫣骑着李安生这匹人马,一起步便高下立判,李安生这小短腿,怎么能跑的过四条大长腿?

  “加速啊!”

  “哎呀,你看都快没影啦!”

  “驾!”

  李安生实在受不了,停下来吼道:

  “我是人,那是马,怎么能跑的过?”

  “你还想不想让我帮忙啦??”

  “这——这是两码事!”

  “我不管,你要是跑不赢,我就不帮忙!”

  南宫嫣从小就任性,李安生真怕她借机毁约,那老子不白被骑这么久啦?!

  “好,那你可坐稳了,我要变身飞马啦!”

  李安生调转方向,前面是富人区,一排排的砖瓦房,游乐场就在房子另一侧,想要赢只能从这里飞过去!

  “啊——你干嘛?要撞墙啦——!”

  伴随着南宫嫣的尖叫,李安生窜上矮墙,脚下登墙伸手扣住房檐,用力一跃落在屋顶,震碎数片砖瓦,而后从房顶飞奔,从这一家跳到那一家,惊起鸡鸣吠,叫骂声四起!

  “啊——!”

  南宫嫣失声尖叫,李安生为爬墙而把手撒开,还玩儿高难度的飞跃,南宫嫣失去依托,为了不摔下去,不得不搂着李安生的脖子,双腿盘其腰间,随着李安生的疯狂飞跃,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头上的金冠掉了,披头散发,鞋子也甩丢一只。

  赶来的护卫们纷纷爬上房子,却追不上李安生的脚步,他们也没有接受过这种训练,还要担心踩塌房屋惹起事端,而李安生便不一样,这些年在山林里奔跑穿梭,身手灵活敏捷,体能训练也从来没落下,跑这种地形毫不费力,只是有些房屋开了天窗,李安生也管不了那么多,先赢了那匹马再说。

  李安生终于踏上平地,穿过打谷场,翻过一道篱笆,率先到达游乐场,南宫嫣从他身上滑落,现在已经形象全无。

  “李安生——!我打死你!”

  南宫嫣刚缓过神来,起身就追打李安生,因为丢了一只鞋子,走路一瘸一拐,于是她把剩下的鞋子脱下,当武器抛出,李安生侧身躲过。

  “你给我站住!”

  南宫嫣大叫。

  “你保证别打我!”

  “好!”

  李安生站定不动,忍不住憋笑,南宫嫣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连鞋子都没穿,这般狼狈的公主,他还是第一次见,南宫嫣板着脸走到李安生近前,突然扑上来,李安生侧身闪躲,南宫嫣顺势摔出去,后面就是一处泥坑,这要是摔进去,那南宫嫣还不翻脸?

  李安生赶忙迈步拽住她的手,可自己踩中一块瓜皮,跟着摔进去,不过他还是发力把南宫嫣拽起,自己率先躺进泥坑。

  “噗——”

  泥浆飞溅遮蔽住李安生的视线,模糊中看见南宫嫣又倒下来,忙伸出双手去阻挡。

  一切平息画面静止,手里传来柔软的触感,还下意识的去捏捏,睁开眼睛一看就傻了,他正抓着南宫嫣的胸部,南宫嫣的的视线从胸部,缓慢的转移到李安生的脸上,眼神之中透着杀气。

  “李安生,我要杀了你!”

  南宫嫣恼羞成怒。

  李安生赶忙松开双手,南宫嫣随之砸下,趴在李安生的身上,四目相对如此之近,嘴唇只差毫厘,能感觉到那鼻息之气,两个人好久都没有动。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杨成虎气急败坏的喊道,他刚刚到达游乐场就看到这一幕,还有很多孩童围观,这也太伤风败俗了!

  “要你管呀?!”

  南宫嫣先爬起来,看着自己满身泥污,赤脚而立,莫名其妙的笑了。

  “人马,送我回家!”

  “啊?”

  “快点!”

  摸不透她是什么意思,按照以前的经验,应该是大发雷霆啊!

  李安生背着南宫嫣,走正常的道路,南宫嫣口中哼着小曲,当真有点反常啊,会不会是摔坏了脑袋?还是打算把我骗回去,然后关在笼子里报复?李安生心里胡思乱想。

  就在这时围过来数个护卫,其中的护卫队长吼道:

  “站住!你们两个踩塌民房,引发骚乱,跟我回去接受判罚!”

  “我是南宫嫣,谁敢抓我?!”

  “谁?”

  “她说她是南宫嫣。”

  李安生帮着回答,之所以敢这般大胆,就是因为背着南宫嫣,世家的人世家管,部落的护卫不敢问责。

  护卫仔细辨别,认出是南宫嫣,说话立刻变换口气。

  “原来是嫣儿公主,在下多有冒犯,你们几个护送嫣儿公主回府!”

  南宫家的厅堂之上,南宫翎和夫人端坐在主位,南宫嫣沐浴更衣后坐在一旁,灵儿正在给她擦拭头发,而李安生还穿着脏衣服,低着头站在厅堂之下。

  “简直是胡闹!竟然在人家屋顶乱跑,一定是你这个泼孩挑唆!”

  夫人拍案斥责。

  “娘亲,都和你说了,是我的主意!”

  南宫嫣出言为李安生辩解,让李安生松了一口气,真怕她不管自己死活。

第六十章 外加做牛做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