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罚背戒三个月

    “所有弟子听令,演习天剑术!”

  颂道日由方师伯主持,凌峰主亲自督导,第一道程序,便是检查大家的基本功,在场师兄弟近两百人,听到指挥一同拔剑。

  唰唰唰……

  “演习结束,进行月赏罚!”

  ……

  “赏罚结束,请峰主训话!”

  凌峰主高坐在上,面无表情,沉默数个呼吸,气氛一时变得压抑,谁都看得出峰主心情不好。

  “今天,我要说几件事!”

  凌峰主扫视在场的弟子,眼神中带着些许怒意。

  “第一件事,有关于修炼,最新这一代弟子,也已经入门一年多,就在今天,我发现还有人不能熟练演习天剑术!”

  哗……

  天剑术那可是基础训练,很多人闭着眼都能完成,居然还有人不会,引发一众嘲笑之声。

  “安静!”

  方师伯制止喧嚣,凌峰主继续说道:

  “黄有为站出来!”

  “是!”

  黄有为低着头走到师兄弟之前,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他犯得什么错。

  “你们进天剑门学艺是为了什么?为不被人欺负,为保护族人,是为惩恶扬善!宗门提供学习和工作的机会,让你们有一技之长,是为你将来能赚钱养家,造福世人!可是你们不要忘记,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在这个世道,没有真本领硬实力,任何事情都是妄谈!”

  “黄有为对修炼不够认真,天台罚站举剑三天,并发布公告警示众弟子,由凌彩依监督!”

  “举……举……举剑三天?!不要啊!峰主我错了!!我求——”

  黄有为突然说不出话,是被人用灵力封住口舌,随后被押送出殿外,李安生皱起眉头有些不忍,如今的天气正热,可谓烈日炎炎,三天那可是要扒层皮的,不过转念一想,峰主这都是为了他好呀!

  “第二件事,你们的师兄廖文峰,去参加龙谷生存大赛,不幸遇难,尸骨无存,他为我松柏峰多次出战,这次虽败犹荣,让我们替他默哀!”

  对于师兄廖文峰的事迹,大家有目共睹,李安生经常听到这个名字,他是方师伯的亲传弟子,都说会是方师伯的接班人,平日里很少露面,峰主殿旁边有一座荣誉殿堂,保存着他获得的数枚勋章复制品,记录在天剑门的史册里,那可是非常荣耀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李安生有一点失落,听说他的名字也在其中,可惜那天字勋章没拿多久便被收回,而忠诚勋章半年前又丢了,只剩下荣誉殿堂的复制品。

  “礼毕!”

  “我要说的第三件事,影响非常恶劣,门主亲自过问,必须要严肃处理!李安生站出来!”

  “呃——是!”

  李安生走到人前站定,有些恍惚还没反应过来。

  “弟子李安生,据传言,生活作风有问题,乱搞男女关系,无论事实真假,总归有不妥之举,作为我的亲传弟子,我负有最大责任,今做出决定,以我个人名义,写一份检讨挂公告栏!”

  峰主写检讨还要公告,这可不是小事,众弟子议论纷纷。

  “李安生行为不检,罚背戒三个月!”

  哗……

  背戒、灼魂和穿心,乃天剑门三大酷刑之一,新人手册里都有介绍,据说能让人生不如死,好多人因此刑法被逼疯!

  听到背戒这两个字,在场之人无不惊恐,连方师伯都脸色骤变。

  “峰主,请您再考虑一下,李安生虽然有错,但不至于受此刑罚!”

  方师伯出言相劝。

  “请峰主开恩!”

  “峰主,李安生是个好苗子,不能因此毁了啊!”

  “爹,事情还没调查清楚!”

  ……

  好多人都为李安生求情,当事人却无动于衷,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也不相信师傅会坑害于他。

  “好了!谁也不要求情,这件事我心意已决,现在就执行!李安生,再给你一个选择——逐出师门!”

  凌峰主的话响彻大殿,不给任何人情面,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李安生身上。

  逐出师门?

  背戒?!

  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犹豫片刻,李安生大声回答:

  “我……认罚!”

  峰主大厅,众人注目之下,李安生脱掉上衣,咬在嘴里,面向着一众师兄弟。

  他们的眼神,比李安生还要恐惧!

  凌峰主拿出一道符文,符文散发出刺眼光晕,是凌峰主将其激活,而后甩手飞向李安生,符文碰到他化作点点星光,片刻在其后背显现出猩红的戒字!

  “啪!”

  “嗷——!”

  李安生眼神惊悚,猛然跪伏双手砸地,发出瘆人的怪吼,随后全身抽搐,哀嚎不断!

  “峰主!求峰主救救李安生!”

  方子武冲出来,面向峰主磕头哀求。

  “啪!”

  凌峰主一巴掌扇过去,抽搐的李安生安静下来,翻着白眼口吐白沫。

  “把他抬回去。”

  峰主大厅后院,凌彩依正在浇花,把水撒了一地。

  “爹,李安生不会有事吧?”

  凌彩依忍不住问道,最近她总是心神不宁。

  “这是对他的考验……你按时去查看,如果发现不妥,给他喂服这个养神丹。”

  凌峰主把一个小药瓶递给凌彩依,然后继续翻看一本古籍,正是关于背戒的文章。

  食为天酒楼,傅甜甜的闺房,两个女孩哭的稀里哗啦。

  “甜甜姐,你快想想办法吧!”

  南宫嫣坐立不安,眼圈有些红肿。

  “呜呜呜……他,他都昏迷十几天了!”

  苏梦儿一直在哭。

  “好啦好啦,别哭了行嘛?啊哈~~”

  傅甜甜伸个懒腰,拨弄着凌乱长发,然后抱着枕头打瞌睡,这是她第三次被哭声吵醒。作为一个大师级修行者,她的理念有所不同,不苛求修炼悟道,讲究顺其自然,享受着常人的生活乐趣,特别爱睡懒觉。

  “都是我们害的呜呜呜……”

  苏梦儿仍然抽泣不止,傅甜甜终于忍受不了,抬手封住她的口舌,世界瞬间安静下来。

  “你们不要自责啦,这件事都是我挑唆的,当时就为好玩,至于那谣言,是有人恶意传播,可以说,害李安生的人不是我们,咳咳,说个秘密,关于李安生的,你们不可以说出去,能做到么?”

  “能!”

  南宫嫣激动的站起来,苏梦儿不住点头,傅甜甜勾勾手指,三个脑袋凑到一起。

  “我去找过凌峰主,求过情,凌峰主说这一次惩罚,亦是对李安生的考验,好剑要用烈火淬,过此关,将对他的修行有莫大好处!”

  ……

  李安生昏迷整十天,方子武和黄有为交替陪护,期间好多人来过,有关心的,也有来嘲讽的。

  “二哥,不如我们带三哥去看医生吧!”

  黄有为出个主意,李安生不能运功,也不能进食,只能靠灌灵源液维持。

  “绝对不行,被峰主知道又会惹麻烦,而且这病医生可治不好。”

  方子武皱着眉头,帮李安生擦拭身体。

  “你看三哥都啥样了?不能这么耗着!”

  “我也知道,嗯……我想到一个人,她应该能帮忙!”

  “谁?”

  “凌彩依师——”

  “啪!”

  方子武话音未落,李安生突然抽搐起来,一拳打翻水盆,身体僵直,突然睁开眼睛,摇摇晃晃坐起来。

  “三……三哥你醒啦?”

  “咳咳……水。”

  “我去拿!”

  “咕噜咕噜……噗!”

  李安生喷出一口鲜血,闭上眼又陷入无尽的梦呓,满脑子是各种声音与画面,拼凑回忆的碎片,像有一把利刃,总在他动情时插进他的胸膛!

  那种痛撕心裂肺,生不如死!冷汗又浸湿衣衫,青筋暴起!

  “三哥……”

  遥远的呼喊,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压抑,喘不上气,李安生睁开眼,只想离开,逃出这可怕的地方!

  在两个兄弟的帮扶下,他走出屋子,一切还在,他继续走,走不稳就开始爬。

  一直爬到训练场,李安生才停下来,跪在地上喘息,睡意来袭,他咬唇惊醒,睡过去又要忍受无尽的折磨,熟悉的训练场,围观的师兄弟,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却感觉有一丝暖意。

  李安生为了不睡,犯困就起来训练,手脚不协调,无数次摔倒,即使是下雨天也不肯躲避,黄有为和方子武尝试制止,都因为李安生的挣扎而失败,最后只能跟在他的身边。

  “三哥是不是已经疯了?”

  “应该没有,他还知道喝水,认得出你我,这背戒就是心魔,他是在和心魔斗,我们都帮不上。”

  “唉,凌彩依居然不管此事,亏我还那么喜欢她!”

  “师姐一定有什么原因,她对安生四弟你回去吧,明天再来,给你三哥带套换洗衣服!”

  “好!呃……三哥这是要去哪?”

  夜色迷茫风云涌动,两兄弟交谈之时,李安生又站起来,这次竟朝着悬崖踉跄跑去,待到方子武和黄有为发现,已经为时已晚。

  “三哥不要!”

  “安生!”

  两个兄弟冲过去的时候,李安生已经跳下去了,他们跪在地上,望着漆黑的河谷,突然看到一个黑影飞上来,等到其落到训练场上,才认出是师姐凌彩依,抱着跳崖的李安生,李安生此时毫无动静。

  “你们两个真是没用,一个残疾都看不住!”

  “对不起。”

  凌彩依出言责骂,两个人一同道歉。

  “这个时候道歉有什么用?要不是我……算了,我先把他带走,你们两个回去休息吧!”

  凌彩依转眼便消失在夜色中,她带着李安生来到峰主殿后花园,凌峰主第一时间出现。

  “怎么回事?”

  “李安生要跳崖自杀!”

  凌峰主没有说话,扫视一眼李安生,身体状态很差,营养不良,还在发高烧,对于修行者来说,这种状况很反常。

  修行者的体质得到改善,普通疾病都不会侵扰,还可以通过吸收天地灵力补充能量,滋养肉身。

  凌峰主把手放在李安生的胸膛,催发灵力给他调理身体,片刻后开始退烧,脸色恢复如常,待到李安生再度醒来,已经是隔天下午。

  在无尽的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峰主的后花园里,一只毛茸茸的生物钻进李安生的怀里,正是许久不见的吃货,吃货赖在峰主的后花园,有吃有喝没有人管,也是李安生默许的。

  “哼!你就知道吃?!我都快疯了你知道么?老子死了你也得陪葬!”

  “喵~”

  李安生揉捏着吃货,吃货发出一声惨叫,蹭一下就跳上树梢。

  “还能欺负小吃货呢,看来你还没疯啊?”

  凌彩依端着果盘出现,把一颗葡萄放进嘴里,目光斜视着李安生,和快饿死的乞丐无异。

  “多谢关心!”

  李安生走到凌彩依身边,拎起葡萄串直接咬着吃。

  “你!”

  凌彩依端着空盘子,狠狠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他有伤在身,早就一脚踢过去。

  “醒啦?”

  凌峰主背着手走出来。

  “师傅!”

  李安生放下葡萄,低头抱拳行礼。

  “不必多礼,养神丹的药效有限,你的时间不多,说说你这几天的感受。”

  “感受……就要快被折磨死了!”

第七十三章 罚背戒三个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