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我要去找青莲

    李安生护着昏迷的米莉,看到吃货突然冒出来,它飞扑进主人怀里,亲昵的磨蹭,可以肯定,援军是吃货找来的,而领队必是师姐凌彩依。

  唰唰唰……

  人牛大战让李安生震撼不已,这是天剑术的实战应用,剑气纵横,在夜色中犹如赤光,步伐优雅,令人赏心悦目,可以看出几个人之间互有配合,打出各种剑阵的效果!

  “哞——!”

  牛头人死的死,伤的伤,天剑门的援军都打空战,让它们毫无反抗的机会,黑甲牛头人见势不妙,发出撤退的信号,残留的牛头人都跑进树林。

  “停止攻击,救人要紧。”

  凌彩依落地收起长剑,飞跃到米莉身边,喂她服下一颗疗伤丹药。

  “师姐,怎么不追?”

  “你以为大家都像你一样,只会逞英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凌彩依站起身来,指挥大家抓紧行动,整顿马匹车辆,要带大家连夜离开。

  “我说过,除了人,什么也不许带!”

  有人想带上箱子,被天剑门师兄拦截,为了加快行进速度,身外之物都要抛弃。

  “是他出卖了我们!应该处死他!”

  一个得救者指着那个叛徒,无比气愤的说道。

  “对,处死他!”

  “处死他,他还是个流氓!”

  ……

  朴刀会的那个男子抱头不语,他惹了众怒,有人拿起石头砸过去。

  “都给我住手!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杀人,等回到安全地点,我会亲自调查!”

  凌彩依一向强势,言语之中透着威严,没有人敢再造次,车队组建完毕即刻出发。

  马车在荒野奔驰,李安生抱着米莉,与师姐同坐在一起。

  “这个女孩你认识?”

  “嗯,她曾经是双子峰的弟子。”

  “修行不易,你可不要沉迷男女私情,背戒的惩罚,你难道没有领悟?”

  “师姐,你想多了。”

  看着他们抱在一起,凌彩依莫名的心烦,而这个女子气息平稳,看得出是在装晕。

  “知道我为什么不追么?”

  凌彩依找出个话题,企图掩盖尴尬的气氛。

  “为了救人。”

  “救人是其一,在那个地方属于禁区,穿过森林,便是妖兽的聚集地——狮虎山,据说有狮虎王者坐镇,仅凭我们几个人,能救人逃跑已是万幸!”

  原来如此凶险,思虑一下,李安生又不解的问道:

  “距离人类的居住地这么近,为什么没有门派出面讨伐?”

  “妖兽的个体战斗力很强,猎杀经验丰富,小队前往等于送死,一旦大军行动,又逃之夭夭,因为他们有飞禽走兽做预警,我们的营救行动也一定暴露了。”

  ……

  六辆马车日夜兼程,路上不做任何停留,三天后返回到天剑小镇,所有人都被安排住进旅馆。

  “队长,人员资料整理完毕,营救人员共计二十九人,这是详细资料。”

  “好。”

  凌彩依接过黄皮草纸,皱起眉头表情凝重,上面记录着被救人的基本资料和遇险经历,其中除李安生和洛洛以外,有一个上人,剩下的全都是修士,牛头人的目标明确,就是要抓修行者,这件事情很反常,必须要上报。

  “把大家召集起来,我有事情宣布。”

  “是。”

  旅馆大厅站满了人,都是得救的修行者,一个天剑门师兄抱拳禀报:

  “队长,到场共计二十七人,青灵山的米莉,与朴刀会的宋阳擅自离开,正准备去找。”

  “不必了,大家听我说,我来自天剑门松柏峰,名为凌彩依,欢迎大家来到天剑小镇!”

  啪啪啪……

  “这位是我的师弟,李安生,是他通知我去营救大家!”

  “谢谢救命之恩!”

  “万分感谢!”

  ……

  李安生笑得有些尴尬,没想到凌彩依把功劳推给自己,凌彩依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继续说道:

  “大家先在这里安心住下,会有人安排饮食,我也会尽快安排大家返回驻地!”

  绑架事件告于段落,米莉离开是不敢面对,李安生的内心也是如此,第一次执行外出任务,就做出这种荒唐又无奈之事,愧疚,不知所措。

  “李安生,跟我回去。”

  凌彩依对李安生说道。

  “师姐,我想……自己走走。”

  “好吧,不要太久,我想,你应该有话和师傅说。”

  一个人走在街头,听不到集市的喧闹,麻痹了背戒之痛,心里有太多问题,该怎么和师傅说,该怎么补偿米莉,又该如何面对心爱的青莲儿?

  “哥哥!”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穿着土布裙子,嘴里嚼着糖果,突然拦住他的去路,双手举起一个小木盒。

  “小妹妹,你想干嘛?”

  “木盒,是你的。”

  “我的?”

  李安生下意识的接过木盒,小姑娘就跑开了,木盒看着很普通,打来的一刹那,他却愣在那里激动不已,一向坚强的李安生热泪盈眶。

  木盒里放着一条项链,是用他的乳牙制作,还散发着熟悉的体香,正是他送给青莲儿的临别礼物!

  怎会出现在这里,是青莲儿来了么?李安生四处寻找,心情矛盾,他想见到她,又害怕见到她。

  待到他冷静下来以后,再度打开木盒,看到项链下面压着纸条,打开看,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

  北山坡凉亭。

  北山坡距离天剑小镇十几里,盛产青竹和黄蘑,平时只有樵夫偶尔往来。

  青竹林随风轻摆,发出簌簌的响声,李安生在林中穿梭,引起那林鸟惊飞。

  登上北山坡最高处,是一个破落的四角凉亭,这就是约好的见面地点。

  “啪!”

  李安生被一巴掌扇飞,脸颊火辣辣的痛,他跌坐在凉亭外,起身拔出长剑防御,空荡荡的竹林,根本看不到偷袭他的人。

  “是谁?有种站出来!”

  李安生对着空气大吼。

  “项链为什么在你手里?”

  “青莲在哪里?”

  唰——

  一个少女落在凉亭里,肤白貌美,白色飘仙裙轻纱飞舞,有一对毛绒绒的尖耳朵,正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李安生的怒容褪去,收起长剑,他认得出来,这个少女和青莲是同族。

  “哼!这一巴掌是我替青莲打的。”

  李安生低头不语。

  “你就不想知道原因?”

  “我是该打。”

  少女又一巴掌打过去,把李安生再次扇飞,歇斯底里地怒骂:

  “我就说人类不可靠,奸诈,花心!”

  “青莲和我说,你有多么的爱她……可是你呢?”

  “你竟在外面睡其他女人!”

  “你怎么不辩解?”

  “告诉你,我白狐一族,对气息最敏感,隔着整片竹林,也能嗅见你身上的异味!”

  李安生默不作声,少女也骂够了,唤出一枚储戒放在石桌上。

  “这是青莲让我捎给你的,从此以后永不相见!”

  “等一下,我……那件事是个意外,我要见青莲,我会当面解释!”

  李安生冲过去,拦住白裙少女。

  “哼!有什么好解释的,哦,我忘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青莲要出嫁了,夫君比你强大不止百倍!”

  心爱的人要出嫁,听到这个消息,让李安生伤痛欲绝,背上的戒字再度发作,迸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感觉犹如烈火灼心,他跪倒在地颤抖不已。

  “你……你想干嘛?!”

  白裙少女后退数步,摆出防御的姿态,李安生仰起头,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咬牙切齿的问道:

  “青……莲……在……哪?”

  “行吧,我就告诉你,让你死心,青莲已经被接回白狐山,白狐山在十万大山深处,你都没听说过吧?东西给你了,我要回去了!”

  白裙少女说完话,纵身消失在竹林里,李安生挣扎着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戒指,再也坚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青莲……青莲……不要离开我!”

  李安生猛然惊醒,坐起来大口喘气,看着周围,是他住在峰主殿的房间,心里想着,这一切都是梦么?

  “你醒了?”

  师姐凌彩依走进来,端着一碗药膳羹。

  “醒了就自己喝吧。”

  李安生接过药膳羹,却根本没有心思喝。

  “师姐,我是怎么回来的?”

  “你在北山坡凉亭晕倒,一个樵夫把你救回来的,这是你带的储戒,上面有妖兽标志,我需要一个解释。”

  凌彩依手里捏着一枚戒指,戒指上的小狐狸栩栩如生,李安生眼神呆滞,不想接受现实,他把储戒拿过来,用力攥在手心里。

  “师姐,我要自己待一会。”

  李安生扭身下床,朝着门外走去,吃货默默的跟在身后,它目睹竹林发生的事情,也是它把樵夫引过去。

  漫无目的的行走,直到天黑,李安生从心里确定,如果就此失去青莲儿,那必将遗憾终生!

  “我要去找青莲!”

  李安生对着天空呐喊,不管结局如何,不管有多危险,他一定要见到青莲儿!

  刘奇武馆内的专属休息室,李安生独自在油灯下写信,丢下满地的废纸团。

  “就这样吧。”

  李安生第一次写书信,字歪歪扭扭,有些还不会写,他不想和亲人朋友当面道别,开不了口,也许他这一去就是永别。

  当第一缕晨光照进房间,李安生将书信装进行囊,把乳牙项链自己带上,收起青莲送她的储戒,准备去和所有人告别。

  青莲送他的那一枚储戒里,存放着整整八百颗紫灵源,价值十万金币以上,不过这些东西,都无法让李安生高兴半分。

  “师傅。”

  李安生抱拳行礼。

  “坐。”

  凌峰主似乎在等他,特意泡了一壶清茶。

  “金菊花茶,尝尝。”

  李安生陪同师傅喝茶,听着虫鸣鸟叫,流水淅沥,良久都没有对话。

  凌彩依端着糕点过来,有他最爱吃的桂花糕,李安生拿起一块又放下,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

  “师傅,我晋升上人了。”

  “我知道。”

  凌峰主没有责怪,也没有问缘由。

  “师傅,我想请假,有些私事要处理。”

  “好,多长时间?”

  李安生低着头沉默不语,这一去生死未卜,他不想和师傅撒谎。

  “一个人在外要多加小心,这世道很乱,你的性子刚烈易招惹是非,听为师之告诫,凡事要忍多动脑筋。”

  凌峰主拿出一枚戒指,放到李安生的面前。

  “这是为师送你的小礼物,疾风之戒,每天只能激活三次。”

第七十七章 我要去找青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