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尽显人间冷暖

    “砰!”

  “砰!”

  “砰!”

  李安生眼含泪水,给师傅磕三个响头,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刚走出峰主殿不远,师姐凌彩依从后面追上来。

  “李安生!”

  “师姐,你有事?”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查看过你的身体,所以……还有,你说很多梦话……我只告诉我爹一个人,说你遇到感情问题。”

  “哦。”

  “需要我帮忙么?”

  “不需要,谢谢师姐。”

  李安生回到石屋收拾东西,拜师礼留在峰主殿的房间里,放在石屋里不放心,这边就几件换洗衣服,还有那块吃货相中的玉佩,决定交给吃货自己保管。

  ……

  “梅兰大师,请您帮我和灵虫解除契约。”

  “哦,为什么?”

  李安生来到青灵山,找到梅兰大师,他要和吃货解除契约,相处一年多也有感情,不想它陪着自己冒险,吃货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却不敢见梅兰大师。

  “没有特殊原因,还请梅兰大师帮忙。”

  “好。”

  手臂上的契约图案幻灭不定,一丝刺痛之后,李安生感应不到吃货的存在。

  和梅兰大师告别之后,吃货还是跟着他走,不时低声的咕咕叫。

  “走吧,你自由了!”

  米莉还住在药田小木屋,看到李安生就躲进去,两个人隔着门沉默不语。

  “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放下一百颗紫灵源,李安生默默走开。

  ……

  食为天酒楼,黄有为、方子武和李安生三兄弟,加上妹妹馨儿开怀畅饮,李安生难得大方请客,名义上是庆祝晋升上人。

  “我接了个任务,在外地,可能去的时间有点长。”

  待到酒足饭饱之后,李安生突然说道。

  “三哥,什么任务啊?”

  “保密。”

  “连我们都不能说?”

  李安生微笑着摇头,心里面却在叹息。

  ……

  “如果我三个月还没回来,请把这些信件和物品寄出去。”

  “好,我一定办到。”

  李安生找到刘奇师伯,是他比较信任的长辈,简单说明缘由请求帮忙。他给两个兄弟、家人和南宫翎叔叔留下信件,还给妹妹留下一百颗紫灵源,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他即刻启程,连夜赶往凤凰城。

  从天剑小镇租马出发,行程六百多里,终于在隔天夜里赶到,远远的就能看见亮光。

  满天绽放的烟花,绚丽多彩,城门前人潮涌动,热闹非凡,今天是凤凰城的百年庆典,李安生无心观看,低着头牵着马进城,他看到有同门在此,不想透漏自己的行踪。

  把马送还驿站拿回押金,此去路途遥远,不知会有什么变故,他要把钱花在刀刃上。

  李安生拿着一份地图,是前不久柳青送给他的,地图上标注着黄金、野马、万灵和九龙城邦,以及地界内的主要地点,而大荒城邦和十万大山只有名字。

  如果要去十万大山,乘坐飞船是李安生的唯一选择,而凤凰城是飞船起降站点,可以让他以最快速度到达。

  “航站要地,何人擅闯?!”

  李安生来到飞船停泊处,那里有百米灯塔,很容易就能找到,数个铠甲战士守在门口,李安生抱拳行礼而后说道:

  “大叔,我想乘坐飞船。”

  “这里是飞船停泊场,有飞船降落才会开放,请你马上离开!”

  “请问到哪里买票?”

  “往北两百米左拐,荣华典当行代售!”

  “谢谢大叔。”

  按着守卫大叔的指引,李安生找到荣华典当行,门口挂着一块金色牌匾,浮雕四个大字‘飞票代售’。

  “就是这里,还没关门。”

  李安生自言自语道,门口倚着一年轻女子,正磕着瓜子,拿着望远镜观看烟花。

  “请问,你这里的接待人么?”

  “是的呀,客官有何需要?”

  “我要买票。”

  年轻女子收起望远镜,上下打量来人之后,表情变得十分不爽。

  “跟我进来,要去哪里?”

  “十万大山。”

  “你怎么不去葬王岛?”

  “我真的是去十万大山。”

  “就你?”

  为不引人注意少惹麻烦,李安生换上一套灰色粗布衣裤,脚蹬软底布鞋,除背着一柄长剑外,和普通人的装束无异,而这个接待女子以貌取人,言语和表情都尽显鄙视。

  “我要买票。”

  李安生的情绪毫无波动,背戒让他的心性变得成熟,也想尽快启程避免发生意外。

  “去十万大山是吧,没有直达的飞船,需要先到黄金城,转航到黑石要塞,那里距离十万大山最近。”

  接待女子扣着指甲说道。

  “好,我去黄金城。”

  “下仓票,一个人两千八百金币。”

  “这么贵?”

  上次回家只用八十金币,不过李安生转念一想,黄金城距离几千里,贵一些也属应当,幸好有青莲送来的灵源,要不然连飞船都坐不起。

  “哼,这点钱还嫌贵?中仓票三千五百金币,上仓票五千六百金币,贵宾房八千金币,没钱坐什么飞船?哦对了,有仓底票要不要?嗯……只要一千金币,不过我看,就你这小身板,是熬不到终点喽!”

  听接待女子说完,李安生直接说道:

  “我要仓底票。”

  飞船票总算是买好了,最快的三天后出发,李安生需要找个地方住下,走过多家旅馆全都满员,都是来参加建城百年庆典的,连城外的露营地都已爆满。

  李安生游走一圈回到城中,打算找个街角胡同对付一晚,因为城门前有贴红字告示,野外有食人双煞出没,他可不想再被绑架。

  “啪啪啪!”

  “你给我滚开,这是我的地盘!”

  一个脏兮兮的乞丐,衣着破烂不堪,拿着棍子敲打地面,口中骂的人正是李安生,好不容易找到一处草垛,刚坐下就被人呵斥,这种地方何谈是谁的地盘?李安生猛然站起来和乞丐对视。

  “呦,比狠?想打架是吧,咻——!”

  乞丐打了个口哨,片刻冲过来七八个人,全都是乞丐,敲打地面发出怪叫声。

  看着他们骨瘦如柴,衣不遮体,李安生选择退让,默默走开,身后传来胜利的欢笑。

  偌大的凤凰城居然无处安身,李安生摇头苦笑,最后选择回到航站楼,就盘坐在门口不远处,任凭风吹日晒和闲言碎语,不吃不喝等着飞船。

  隔天下午,一个老妇人看李安生可怜,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羊杂碎,和两个白馍馍,放在他的身前,李安生没有吃,被几条路过的野狗吃光,留下一个空碗。

  有好心人以为他在乞讨,在碗里丢下几个铜板,之后又被一群乞丐发现,围着他辱骂声讨,李安生闭上眼不做回应,乞丐们就把碗里的铜板收走……仅三天的时间,尽显人间冷暖。

  “咕……”

  那特有的轰鸣声传来,李安生抬头瞭望,天边的飞船现出身形,无帆无浆,犹如书本里描绘的鲸鲨,飞船悬停在灯塔上空,感觉像是遮天蔽日,感叹制造者的鬼斧神工,每一次见到它都无比震撼!

  “咦?你是……你是李安生对不对?!”

  航站楼大门还未打开,所以李安生也没有动身,此时许多人都来到航站楼准备登船,其中有一华服少女停在面前,是曾见过一面的楚人凤,看她得意又鄙视的表情,李安生看向飞船没有搭理。

  “哼,你都到这里要饭了,还有什么可傲气的?让我猜猜,你是不是被逐出师门?听我哥说,你在宗门里乱搞男女关系,被罚背戒之邢,啧啧啧,哎你给我站住,我还说完话呢!”

  李安生根本没听他说话,看见航楼大门打开起身就走。

  “这个人实在无礼,我替你教训他!”

  楚人凤身后站着数个同伴,其中一个黑衣男子挺身而出,几步冲到李安生身后,抬脚便踹,李安生眯着眼闻声辩位,滑步侧移,躲过这突然的背后偷袭!

  这一招是和柳青切磋时研究的,对付比他速度快或者偷袭的对手,就要用更简洁的应对策略。

  黑衣男子见偷袭不成,大感丢了面子,马上连出数拳,可是全被目标躲开,连衣角都没碰到,且都没回头看他一眼,恼羞成怒的他运转功法,举起的手掌之上寒气逼人!

  “住手!航站重地,禁止打斗!”

  “锵锵锵锵!”

  那些铠甲守卫面色铁青,刀剑出鞘,摆出攻击姿势,大有一声令下就杀人的冲动。

  楚人凤上前劝说阻拦,黑衣男子才不甘心的放下手,而李安生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头。

  “客官,请出示船票。”

  接待员又是一女子,浓妆艳抹面容妖娆。

  “底仓票?到后面去,最后上船!”

  李安生拿回船票,退到人群后面,没想到买个船票也被歧视。

  等待半个时辰以后,门前剩下近百人,服装出奇的一致,都身穿破旧的粗布衣裤。

  “剩下的人过来登船!”

  接待员都没有查票,扭着屁股自己先走。

  “看什么看?一群废物,都跟我走!”

  一个大胡子壮汉,青面獠牙,光着膀子,露出浑身肌肉,推搡着剩下的人前行,他的几个手下亦是如此,大家进入航站楼,步入灯塔,沿着旋转楼梯登上飞船。

  “下去下去!”

  大胡子不耐烦的叫嚷。

  “哐当——”

  铁门被重重关上,李安生扫视一番,轻声叹息,所谓的底仓票,便是飞船多出来的几个夹层,不仅昏暗潮湿,还有难闻的腥臭,大部分地方都站不直身体,环境比监狱还要差,李安生倒也无所谓,随便找个空地坐下。

  “滚开!”

  一个刀疤脸目漏凶光,戴着狼牙吊坠,摆弄着匕首抢占地盘,看向谁谁都要躲避。

  “你是聋子么?”

  刀疤脸对着李安生怒吼,李安生不为所动,抬头与他对视,附近的人都开始后退。

  “呵,小子挺有种啊,来,把你的剑拔出来,老子教你做人!”

  可是就在这紧要关头,李安生突然起身走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呸!”

  刀疤脸占据几个人的位置,仰面朝天倒下休息。

  “咔咔……”

  刺耳的机械摩擦声传来,仓底的人都捂住耳朵,有的哀嚎,有的打滚,随着飞船升到飞行高度,声音才变得平缓,不过也吵的人心烦,有些人开始抱怨。

  “都给老子安静点!”

  刀疤脸大吼一声,匕首插在地板上,没人再言语,仓底就剩下机械运动的声音。

第七十八章 尽显人间冷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