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比生死更重要

  “砰!”

  紫裙少女运足力气一脚踢出,目标正是李安生的裤裆,没听到想象中的哀嚎,李安生表情微变却依然挺立。

  “这一次就……放过你!”

  紫裙少女轻轻放下脚,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

  “多谢。”

  “好,这件事情就算结束。”

  执事一招手把禁锢解除,李安生直接迈步离开,怕再填其他事端,这一次他没受伤实属侥幸,因为他一直带着护裆。

  以前做人偶的时候,狗哥曾讲过护具的重要性,其中有一件很特别,专门保护命根子的护裆,作为善用阴招的他,对这种小发明极为喜欢,还尝试升级和改进,穿着更加轻巧舒适,不过对于修炼者来说,这种偏门的东西用处不大。

  而这一次要接受惩罚,自然不能动用灵力,护裆的作用就体现出来,恰好紫衣少女修炼的是法术系,拳脚上的力道比较弱些,如果换做是一个炼体者,李安生早就跪地不起。

  “玉兰,你哪里不舒服?”

  “没有啦!”

  “是不是还生气,我找人把他丢下去飞船!”

  “这般猖狂不可饶恕!”

  “你们别乱来啊,事情都结束了。”

  ……

  几个女孩子聚在一起,都是赵家亲姊妹,难得一起出游,碰到这样的事情,一个个气得想杀人。

  “那你怎么还不开心?”

  又一个姐姐追问,赵玉兰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就是在想嗯……想……他那里怎么是硬的……踢得我脚还在痛!”

  “哪里?硬?玉兰姐你什么意思啊?”

  “咯咯咯……”

  “你说的是真的?”

  ……

  “坐。”

  一个侍从把李安生带到忘忧阁,屋子里只有一个老者,两鬓斑白,坐着轮椅,招呼李安生坐下。

  “喝茶。”

  “前辈找我所为何事?”

  李安生没有喝茶直接问道。

  “除了前辈,你还可以称呼我为师兄,五十三年前,我曾经是天剑门弟子,双子峰孙耀武,出任务受伤双腿截断,喏……都是假腿,被狼人当着面啃食。”

  听到这些李安生肃然起敬,站立起身恭敬行礼。

  “松柏峰弟子李安生,见过师兄!”

  老者示意他坐下,看着他继续说道:

  “天剑门大审判我在现场,你让我印象深刻,年少有为啊!”

  “师兄过誉。”

  “一把好剑,当千锤百炼,但是总有个度,过之则毁,修行亦是如此,你这般苦修,容易适得其反,看你的脸色,是很久没睡过觉,吃过饭了吧?”

  李安生沉默不语,有些事情不能说。

  “如今这世道乱,要懂得变通,有想法也需要用合适的方式去实现。对了,我就是那个想花钱捞你的人,还有一个小姑娘也想救你,她的名字叫楚人凤。”

  李安生有些意外,耀武前辈救他可以理解,楚人凤又是为何?

  “多谢大师兄,其实做苦力并非我的本意,只是想省点路费。”

  “嗯……看来是我会错意了,你应该是遇到难事,如果需要我帮忙可以直说。”

  “多谢师兄,我能应付。”

  “喝茶。”

  “您先请。”

  李安生委婉的拒绝帮助,老者也不再过多干涉,而是聊起修行心得。

  “那日在角斗场一见,你的剑术造诣让我惊讶,这般年轻,远比我当年要出色,只是在和桑柳门弟子比拼时,对手实战经验很老道,且内功实力更强,其实两种功法有很多共同点……”

  耀武前辈分析讲解,还用手指代剑演示,从实战的技巧谈到冲劲的应用,从自己的经历谈人生的感悟,言语通俗易懂,都是在宗门里学不到的东西,着实让李安生获益匪浅。

  窗外天色见黑,李安生面露笑容,拜别耀武前辈返回住处,感觉一身轻松,因为他心结逐渐化解,连背戒的隐痛都有所减轻。

  正如孙耀武前辈所言,天剑术讲究自然连贯,需要放松心态,而他情绪不稳,导致剑术僵硬有形无意,才在角斗场上被桑柳刀法压制,最后赢了也属侥幸。

  所谓的人生亦是如此,比角斗场更加凶险,角斗场上只分生死,而人生,有比生死更重要的目标,侥幸心理要不得,有一个好的心态,才能看清自己的目标,才能更有把握实现!

  我的目标是什么?李安生心中自语,他现在只想见到青莲儿,把事情解释清楚,不能失去她,一定要把她娶回家!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必死的决心不够,还要冷静的思考,良好的心态,和旺盛的精力和斗志才行!

  不能让青莲看到他的颓废,博取同情,乞求那是懦夫的行为,即便是死也要仰起头颅!

  “回来啦,要不要吃些东西?”

  两姐妹正在吃晚饭,见李安生回来,胡雅菲下意识的问道。

  “好啊,我感觉好饿啊!”

  李安生拿碗盛饭,坐在饭桌前大口吃起来。

  “雅菲姐的厨艺真不错,可惜没有酒啊!”

  两姐妹都愣在那里,看惯那个不吃不睡,面无表情,且不怎么说话的少年,突然就变得开朗起来,有了笑容,还真让人有一些意外!

  “咯咯咯太好了,看来那个前辈不简单啊,一个下午把你的心病治好了?呃……我这里还真有酒,大草原的马奶酒,等我去拿,庆祝安生弟弟重获新生!”

  三个人吃过晚饭后,两姐妹吵着要玩斗兽牌,直到林安然困得打哈气才散局,李安生躺在软塌上,闭上眼不久就酣然入睡,身心困乏一夜无梦,直到日上三竿才醒来。

  “你在练习内力的爆发?”

  胡雅菲开口问道。

  “嗯。”

  李安生站在观光台空旷处,不断施展体会着冲劲。

  “这样的练习效果低微,你需要有个对手,让内力找到着力点,不如我们切磋一番如何?”

  “好!正想见识一下雅菲姐的七节鞭!”

  在一间独立的训练室里,胡雅菲换上黑色皮甲,只护住关节和隐私位置,露出小麦色的肌肤,肌肉线条明朗,很难想象,她的身材竟如此性感火爆!

  “这种款式的皮甲,又称为女王装,史书记载,露出女性的魅力,可以在战场上获得优势,尤其是对付男性,安生弟弟你可不要分心呦!”

  胡雅菲抬手唤出七节鞭,通体银白色,每节三寸手指粗细,两头是锋利的刃尖,她简单耍了几下又说道:

  “炼体系的贯力,与法术系的冲劲类似,要的都是爆发力,要做到收放自如,力随心动才算合格。”

  “唰”

  “请赐教!”

  李安生从后背抽出长剑,率先发起攻击,起手一记冲剑试探,胡雅菲右迈一步转身,甩出七节鞭直取咽喉,李安生滑步侧闪,脚踩蝶舞,占据有利身位打出抖剑,每一击都试图加上冲劲。

  锵锵锵……

  长剑与七节鞭擦出火花,是招法和力道的碰撞,两个人你来我往,场面上李安生占优,暗中却是危机隐现,胡雅菲手里的七节鞭犹如灵蛇乱舞,变化多端无从预判,几次都险些命中他的要害,明显是点到为止,如果是与敌人搏斗,他早就遭到致命重创!

  胡雅菲修炼的是旁氏七节鞭,连门派都未创立,而天剑门属顶级宗门,在江湖之上无人不知,凭借李安生的剑术实力居然难占上峰!

  “旁氏七节鞭招法刚柔并济,可随心控制发力方式,直线如剑弯曲如鞭,出奇制胜是它的特点,贴身短打是强项,你要根据对手的特点改变策略!”

  胡雅菲收起鞭子稍作休息。

  “七节鞭远比我想的厉害,出招诡异速度快,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偷袭,看来天下武学都不能轻视啊!谢雅菲姐指点。”

  李安生皱着眉头感叹道。

  “咯咯咯……其实论大成者还属八大宗门,比如天剑门,你还未能使用罡气、剑气和御剑等,那才是天剑术的精髓,所以当世王者几乎都是宗门之后,皆因其他功法到大师境界就陷入瓶颈……黄金城经常举办学术论坛,有很多高手参加,我学到很多,想成长就要多交流,你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李安生点头表示同意,柳青也说过同样的话,要不是发生意外,师傅也准备给他安排机会,参加各种切磋比试的活动。

  “嘭!”

  巨大的闷响突然传来,整个飞船随之晃动,李安生和胡雅菲毫无防备,被巨大的惯性甩向一边,可移动的物品都砸过来!

  “这是——”

  “嘭嘭嘭嘭……!”

  不等李安生把话说完,更多的闷响持续不断,飞船又朝另一边倾斜,犹如天翻地覆,身体被甩来甩去无力控制!

  “轰嚓——”

  巨大的冲击引发爆鸣,李安生顿时失聪,气血翻涌,运功护体才不至于受重伤,他推开武器架,把胡雅菲救出来,其腿部被砸伤,几次起身都没有站稳。

  “快!去找林安然!别管我快去!”

  看着胡雅菲大声叫嚷,李安生却听不见,读口型突然想到小苦力林安然,立刻往下仓的住处飞奔,他和胡雅菲都是修行者,尚能抵挡住这等冲击,那林安然可就有危险了!

  “林安然!”

  李安生打开房门大喊,不见有人回应,屋子里已经乱七八糟,最后在卧室找到林安然,林安然晕倒在墙角,赤身裸体,浑身是水渍和鲜红的血迹,显然她刚才在屋子里洗澡,管不上尴尬的局面,李安生拽起床单包裹住林安然,而后为其输送本源疗伤,把她从生死一线的边缘拉回来。

  “我……我死了么?”

  林安然睁开眼睛,带着哭腔说道。

  “你还活着。”

  李安生跌坐在一边,能把人救活松了一口气。

  “我怎么动……动不了。”

  林安然包裹着床单,手脚都束缚在内,话说到一半想到什么,顿时羞得满面红霞。

  “当时情形很急,我什么也没看到!”

  李安生慌张解释,目光看向他处。

  “安生哥……你出去一下,我要穿衣服。”

第八十三章 比生死更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