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我经常吃错药

  “吓老子一跳!”

  见狐妖真不会游泳,李安生放下心来。

  “哼,板上之肉莫要张狂,我守在河岸,看你如何逃脱!”

  狐妖跳上岸边一块巨石,甩干浑身毛发,边晒太阳边盯着李安生,眯缝着眼睛并不心急。

  这水塘随地势而成形,四周全无遮挡,都在狐妖的视线范围内,幸好水里没有凶兽,李安生暂时还算安全。

  “咳咳……灵狐姐姐,您怎么称呼?”

  以这只妖狐的实力,绕过水塘追上他太容易,欺骗不成那就贿赂,李安生和其主动攀谈。

  “又想耍花招?”

  妖狐明显对李安生有防备,斜着眼瞄他一眼。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问一下,白狐山为何都是女狐,而且每个都那么漂亮?”

  “我白狐一族以女性为尊,女狐实力普遍高于男狐,而白狐山属于灵狐圣地,是女狐繁衍、沐浴和修炼的地方,自然容不得男狐踏足,即便是他族男性,未经同意乱闯白狐山,那都是要就地格杀的!”

  当谈到这个话题,妖狐起身昂起头颅,一副高傲的姿态,李安生心中冷哼,脸上却露出仰慕之情。

  “哦……那我是被抓上去的,不算是擅闯者吧?”

  “你坏我狐族大计,死不足惜!”

  狐妖又露出一脸凶相,看起来很难说服,正当李安生想继续套话之时,狐妖扭头望向远处,竖起耳朵,似乎是听到什么动静。

  “看吧,我的援军已到!”

  李安生睁眼瞎掰。

  和狐妖一起张望没多久,地平线冒出烟尘,是有什么生灵极速奔来!

  “哒哒哒……”

  隔着数百米终于看清,那生灵是一头恐鸟幼崽,其奔跑速度让人惊叹,数个呼吸便冲到眼前,它的身上插着数根羽箭,顶着一张捕兽网,捕兽网后面拽着两个人类,两个人的身体已经横飘起来。

  恐鸟几乎是贴着地面飞,一步能跨出十几米,当它冲到岸边也不转向,居然能踏着水面狂奔!

  “机会来了!”

  李安生迅速做出反应,用绳子做一个套锁,迎着恐鸟抛出,可惜没能套住恐鸟,却落在后面,套住其中一个拖网人,冲力把他从水中拽起,在水面快速滑行,溅起一道扇形水痕。

  被勒住脖子的人脸色铁青,换做普通人早就断气,另一个拖网人回头观望,看到是个陌生少年,顿时气愤的大吼道:

  “小子你丫的快松手!”

  因为绳子有点长,李安生被拖拽在地,不断撞击丛草和土石,可是那妖狐已经追上来,四周地形又空旷,他松开绳子就没有活路。

  就在他思量对策之时,看到说话的拖网人举起长刀!

  “别——”

  那个拖网人见他不听劝阻,反手一刀斩断绳子,李安生呛了一嘴泥沙,余光看到妖狐的身影,赶忙就势朝侧身翻滚,只差丝毫躲过妖狐的扑咬,可是他没能躲过狐尾抽打,一个趔趄扑倒在地,想起身又被狐爪按住,妖狐的嘴脸近在眼前,她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扬起另一只前爪说道:

  “去死吧!”

  “嗖——”

  关键时刻一只羽箭射来,目标正是这只狐妖,狐妖为躲避攻击只能跳开,李安生得以苟活,本以为是有冒险者出手相救,却发现来人就没打算救他。

  鸟龙上的弓箭手一通乱射,目标是妖狐不错,羽箭却连李安生也不避让,他除了防备妖狐,还要躲闪羽箭的攻击!

  “啊哈,居然是九尾妖狐!所有队员注意,放弃恐鸟围捕妖狐!”

  “弓箭手限制目标移动!巨狼骑顶上去!老三赶紧布阵,这次再失手,老子剁了你的吊!”

  看得出这是一个狩猎小队,粗略估计十来个人,天上有鸟龙骑,地面有巨狼骑和笼车,分工明确操作熟练,狐妖很快就被困住,没办法再追杀李安生,他趁此机会拔腿就跑!

  李安生奔逃至身体不支,拿出青莲的狐香来嗅,顿时又精神抖擞,正当他拿出地图之时,听到身后草丛有异动,猛然回头看到巨蟒来袭!

  “啊……!”

  李安生企图跳闪的瞬间,巨蟒张嘴咬住其左腿,倒刺尖牙刺穿骨肉,痛得他大声惨叫!

  这巨蟒足有十几米长,水桶粗细通体乌黑,嘴巴张合想把他吞下,李安生咬着牙忍住疼痛,唤出灵动剑劈砍蟒头,用尽力气只砍下几片鳞甲。

  李安生的反抗让巨蟒气恼,叼住李安生猛烈甩动,致使他头晕目眩,灵动剑也脱手,随后一仰头把李安生抛起,张开大嘴就要把他整个吞下。

  “唰!”

  一道身影及时出现,挥舞异形大刀,将蟒蛇头颅凌空砍下,整个动作干净利落。

  李安生和蟒头一同落地,巨蟒的嘴巴还在颤动,他望向出手相救的恩人,宽大的黑色斗篷,大沿草帽,左手拿刀,其形如切菜用的剁骨刀,宽背牛角尖,长板保持着挥刀的造型不动。

  “在下李安生,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李安生忍着痛抱拳行礼。

  “哈哈哈……前辈不敢当,我本名曹无忧,是个厨子,盯这大蟒好久,就是不肯出洞,结果被你给勾引出来,你也算帮我个大忙!”

  曹无忧笑呵呵着跑过来,身材颇为高大,看面容和他差不多大,双下巴加大肚腩,是个身手灵活的胖子,从刚才那一刀的威力,其修为至少在上人巅峰。

  “哎呀呀!蛇血浪费了,你先运功疗伤,我把这食材收一下!”

  曹无忧拿出水囊收起蛇血,然后剥皮抽筋,刀法精湛且动作娴熟,随身还带着各种器皿,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个叫做黑龙蟒,据说是龙与蛇的杂交,其肉质鲜美可口,配合血姑和莴笋炖汤最好,蛇胆乃大补之物,能治疗癔症和驱鬼,血液、皮骨、眼目和牙齿都是好东西,可谓浑身都是宝啊!”

  李安生试图运转功法,才发现本源无法调用,已经触发自我治愈,若强行催发可能自毁!

  他在白狐山被妖狐女王震伤,不死已是侥幸,伤未痊愈便开始逃命,加上妖狐和巨蟒的袭击,源根早就承受不住。

  “小兄弟伤的挺重啊,我给你调一味猛药!”

  曹无忧倒上一杯酒,加入蛇胆,递给李安生说道:

  “烈酒配蛇胆,专治内伤,新鲜的蛇胆效果最佳!”

  李安生把酒一饮而尽,蛇胆的药性借酒劲迸发,瞬间涌遍全身,初时如火一般炙热,刺激源根恢复活力,随后变得难以掌控,感觉四肢麻木不听使唤,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怎……呃呃——”

  “哎呀糟糕,我犯了个大错!黑龙蟒的蛇胆含有毒素,以你的修为难以消化,别着急我有办法!”

  曹无忧翻出一大堆瓶瓶罐罐,从中挑出一瓶黑色,倒出几粒绿色药丸,借灵源液灌进李安生嘴里。

  “这是五虫血宴丸,是我亲自提炼的,将竹节蜈蚣、洞穴蜘蛛、金蝎子、七步蛇和不死蚂蟥碾碎,加入各种灵草和兽血熬制,可治疗癔症和解百毒,哎你怎么了?”

  李安生的手脚确实有知觉了,可是眼前突然发黑,随后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幸好意识还在,听着曹无忧那喋喋不休的话语,他简直是欲哭无泪。

  “哎呀!应该是药丸吃多了,没事的,我经常吃错药,我再给你吃点这个!”

  不知曹无忧又给他吃些什么,困意袭来难以抗拒,反正是彻底晕过去了。

  “好香……”

  嗅到一股烤肉的香味,李安生揉揉空腹,缓慢的睁开眼睛,眼前就是一大块烤肉,色泽金黄诱人之极,忍不住咬上一口,其肉质酥软且鲜美多汁,简直像做梦一般舒爽!

  “味道咋么样?”

  一张大脸凑过来,眯缝着眼睛满嘴流油,正是救他的曹无忧。

  李安生晃晃脑袋,站起来活动手脚,除有些酸痛已无大碍,随后抢过肉串大快朵颐,不知为何醒来饿得很。

  “好吃好吃,恩人这是哪?!”

  “恩人啥的听不习惯,你还是叫我无忧吧!人族在塞外都不容易,理当互相帮助,这个地方是我的法宝,我叫它石头屋,很安全,你就放心休息吧!”

  从言行可以看出,曹无忧人很仗义,救了人不图回报,一个人独闯塞外,其实力也不可小视。

  曹无忧人开朗也很健谈,家事、修行和美食无所不聊,他今年只有十七岁,来自东方遥远的九龙城,出生于一个名为美食府的地方,如今已是大师初期修为,一个人闯荡江湖半年有余,几天前刚刚到达塞外。

  其刀法属于家传绝技之一,称之为厨神刀法,主要用于处理食材,但打起架来也相当凶猛。

  “来,多吃点!”

  李安生摆摆手说道:

  “不行,吃不下了!”

  “人是铁饭是钢,多吃点才有力气!”

  曹无忧一直在吃吃吃,身前的骨头堆成小山,这食量太恐怖了!

  “你怎么还能吃得下?”

  “嗯……哈哈,我家传的功法能快速分解食物,提高转化灵力的效果,只要我不停的吃吃吃,就能孕养本源之力!”

第一百零一章 我经常吃错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