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死在他乡葬在兽腹

  “李安生……在监狱三号区,我带您去找。”

  “前面带路!”

  监狱长毕恭毕敬,做出请的动作,他也是创始家族之后人,不过和天盛大统领比起来,无论是权势地位,还是实力都差着一大截,刘天盛掌管监察院,监狱里的特殊情况,都要由监狱长上报检察院。

  创始家族共有十几个,能掌控实权的就这三家,同样都被称之为世家,却亦有所具体区分,普通世家没有话语权,之上为王者、长生和神裔世家,刘氏等三家便是长生世家,他们的家族兴衰,直接影响着人族的发展。

  “监狱长来啦!”

  狱卒朝着牢头大声喊到,他没认出刘天盛,这等大人物很难见到。

  “监狱长怎么来了?快快快,把骰子收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牢头和几个狱卒正在赌钱,听到传话赶忙收拾东西,当他们把盔甲穿戴好,监狱长和大统领已经到门口。

  “见过大……大统领,见过监狱长!”

  牢头见到刘天盛,额头冒汗,说话都磕磕巴巴。

  “孟队长,把李安生带过来!”

  监狱长看得出来,大统领急着见李安生,所以直接发布命令。

  “李……李安生?我这就去找!”

  牢头明知李安生已死,没敢说实话,大统领来提人,定是有什么大事,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他想缓一下想想对策。

  “不必了,带我直接去!”

  刘天盛开口说道。

  “大……大统领,监狱是污秽之所,您身子金贵,还是在外面等吧!”

  牢头心中慌乱不安,拦住大统领,犯了军中大忌,监狱长见状怒骂道:

  “别废话,前面带路!”

  牢头硬着头皮在前面走,领到李安生住过的牢房,狱卒熟练的打开牢门,监狱长和大统领迈步而进。

  大统领站在那里不怒自威,所有罪犯都贴着墙自觉站好,他看过天剑门大审判的水晶影像,记得李安生的大概模样,牢房里的人绝对没有。

  “李安生人呢?”

  大统领沉着脸问道。

  牢头缩着脑袋,一时语塞,旁边的狱卒但是痛快,走到人前说道:

  “大统领,监狱长,李安生昨天就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大统领声如炸雷,几个犯人被震得吐血。

  “他是被这群犯人打成重伤,经过医治没能救活!”

  牢头立刻上前答话,害怕这狱卒再乱说话,为了口供给犯人喝安乐酒,这违规的事容易惹祸上身。

  “噗噗噗……”

  刘天盛释放出霸气之力,几个犯人先后倒地,暴毙身亡,甚至来不及哀嚎,山哥体质强一些,依然被震得吐血。

  “大统领,我们是有打伤李安生,可是将他杀死的是安乐酒!”

  大肚腩山哥跪在地上,死也要拉上牢头垫背。

  “大统领!他……他撒谎!”

  牢头狡辩道。

  “李安生死了,你们都要陪葬!”

  刘天盛眼神透着冰冷,手里唤出一柄黑背刀,刀刃散发着丝丝寒气,他若想杀这几个人,一巴掌足矣,唤出兵器只为逼出真相。

  “大……大统领息怒,李安生是今天早上抬出去的,听办事的狱卒讲,他一息尚存,也许并没有死!”

  “立刻带我去找!”

  大统领提起牢头的衣领,大踏步往牢房外面走,监狱长赶忙跟随在后头。

  黄金狮鹫腾空而起,一声鸣叫,直奔乱坟岗而去。

  “李安生人在哪?”

  大统领厉声问道。

  “在……在……下面的赶尸人知道!”

  牢头吭哧瘪肚说不上来,额头直冒冷汗,心如死灰,李安生估计已经埋了,今天他算是在劫难逃,突然瞄到赶尸人的马车,又生出一丝活着的希望。

  “带我去找李安生!”

  年长的赶尸人抬头张望,看到俯冲而来的黄金狮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刘天盛的真灵大手抓起,朝着刚离开的乱坟岗倒飞。

  “就在前面的山坳里,我还没来得及埋!”

  赶尸人擦着额头冷汗,指出埋尸的位置,他看得出来者是有权之人,而且火气很大,定是有什么不好事情发生。

  不远处的大树下,一头食腐兽正从坑里拖出食物,那食物正是李安生的肉体!

  “我已经死了么?”

  李安生自言自语道,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恍惚中飘到空中,被一股力量牵扯无法离开,就悬停在七八米高度,看着远处满地尸骨,争食的秃鹫和丑陋的食腐兽,视线转移到身下那具尸体,那具尸体不正是自己么?

  从来没有这般审视过自己,感觉甚是奇怪,失落、解脱、迷茫……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似乎听到某种召唤,催促他赶快上路。

  “死在他乡,葬在兽腹。”

  眼看着一头食腐兽靠近,将他的尸体拖出土坑,李安生只能摇头苦笑,想起那句悲伤的古人诗句。

  “嗖——”

  一把黑背刀暴射而来,将食腐兽的头颅钉在地上,李安生的魂体抬头张望,远处奔来数道身影,走近后认是两头异兽四个人类,其中有那个问话的牢头。

  “他是李安生?”

  刘天盛看着眼前的少年,也可以说时一具尸体,那浑身伤疤浮肿,烧焦的头发,面目模糊,左腿被食腐兽啃得血肉模糊,已经分辨不出是谁。

  他没有参加天剑门大审判,却看过水晶影像,加之其侄子刘子豪经常提起,对李安生可谓是特别关注。

  “对……对,他就……就是李安生!”

  牢头看着李安生的尸体,吓得满头大汗,两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睛哀求着监狱长,赶尸人见状也跟着跪下。

  监狱长就站在后面,一路都低着头没有说话,这牢头是其亲信与族人,可是他不想惹祸上身。

  刘天盛把李安生抱起,跃起到空中,黄金狮鹫熟练的将其接住,而后脚踏虚空极速飞走。

  李安生的魂魄被一起扯走,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阻力,他飘到狮鹫前面,观察带走自己肉体的中年人,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快点,都让开!”

  一队士兵刚好经过,见到大统领的坐骑要落地,立刻驱赶行人腾出场地。

  黄金狮鹫落到黄金城第一大街,周围全是赫赫有名的商铺,大统领刘天盛跳下坐骑,抱着李安生走进朱氏炼丹阁。

  “见过天盛伯伯!”

  一个白衣女孩上前迎接,对着大统领鞠身行礼,其说话声音甜美动听,且肤白貌美,黑色长发垂落腰际,乃是返祖体质,真灵族后裔,堪称是美若天仙!

  “仙儿侄女不必多礼,快去把你爹请来,这个少年需要及时医治!”

  “好!”

  不出几息时间,一个年长者随女孩返回,同样衣着朴素,灰袍步靴,李安生却能直接认出,他就是唯一的九品丹师,人称丹圣的朱令前辈!

  朱令,一个传奇人物,百年前他研制出虚神丹,可助大师晋级王者,时至今日,亦无丹师可以做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让整个修行界获得突破,令人族走向辉煌!

  这个名为天盛的中年人,居然是想救他,而且能请得动丹圣朱令,地位定是非同一般,李安生心中万分诧异,此人为何要救他,魂已离身又怎么救?

  “这少年是谁?”

  朱令询问道。

  “令叔,他是天剑门弟子李安生。”

  刘天盛回应道。

  “气息已断,多半是会夭折。”

  朱令摇着头,以他的医学造诣,根本无需接触便可治病。

  “所以我才来这里,请您出手,用什么灵宝都算我头上!”

  “我试试吧,且跟我来。”

  朱令带着他们走到后院,入目全是各种植被,有名贵的七色堇和白玉竹等,亦有普通的杨柳,常见的猪毛草,荷塘锦鲤,瀑布假山……听着那虫鸣鸟叫,宛如身在一片森林。

  “嘎——咕咕咕咕……”

  一只类似乌鸦的鸟类站在枝头,发出怪叫,眼神盯着李安生飘着的魂魄,李安生试着左右摆动,它的眼神便跟着摆动。

  “嘘——不许叫!”

  朱仙儿指点黑鸟,黑鸟立刻闭上嘴巴,却一直在低头煽动翅膀。

  沿着石子路走进林中石屋,石屋里颇为宽敞简洁,有书架、座椅、工作台、置物架和炼丹炉等,最醒目当属那墙壁上挂着的画像,画中是一个年轻女子,穿着白色飘仙裙,身姿曼妙美若天仙,

  朱令掀开一块白布,露出玉质石台,看其形状像是棺材,李安生想不明白,朱令为何在房间里放一具棺材。

  “仙儿回避一下。”

  “知道了。”

  朱仙儿和一个侍从离开,屋子里就剩下朱令、刘天盛和李安生三人,朱令抬手释放出霸气力场,将李安生的肉体拖到空中,而后把他的衣物脱下,又举起另一只手,将玉质石棺盖子移开,石棺里装着乳白色的液体,液体里散发着点点星光。

  “灵前辈,这可是星耀石乳?”

  刘天盛惊讶的问道。

  “正是,这次我可是掏出老本,是看你天盛的面子啊!”

  朱令继续操控力场,将李安生的肉体没入石乳,而后把棺材盖合上,随后启动某种法阵,把李安生的灵魂封印,他现在只能在不大的圆形空间移动。

第一百零九章 死在他乡葬在兽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