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往事-吴晓渔的回忆

  “那你就要加油了,修炼这事情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过我很看好阿峰你哦,因为你的经历注定你之后的人生都不在平凡,我想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有超过我的实力了。”

  看着吴晓渔那鼓励和期待的目光,秦峰变得更加信心满满,有了一个人的期许就像身上多了一份沉甸甸的希望,同时更多是拥有了一个心灵的牵挂,让自己在前行的道路上不再孤单。

  “压力山大,不过我会把你的这份期待深藏在心底,作为我奋发图强的动力。”

  秦峰的脸上洋溢着莫名的神采,随后他拍了拍脑袋,说道,“对了,还没给你安排住处呢!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别墅的三楼有八个房间,其中楼梯右侧靠后院的那间房是我的,我的对面那间房被杨静选走了,至于我的旁边那间房则属于安洁莉卡,你可以选择右侧剩下的我房间的对角那间房,也可以从左侧的四间空闲房间任选一间。”重新来到三楼,秦峰张手指了指这些房间说道。

  “那个,有个问题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吴晓渔发出蚊子般微弱的声音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你说吧。不过你的音量可以稍微调高一些,要不是我现在耳朵比以前更尖,肯定都听不清你要说些什么。”

  吴晓渔微红的脸更加泛红,鼓起勇气说道,“我想跟你住一个房间。”

  “啥?”秦峰觉得应该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又重新问道,“晓渔你说的什么,我没听太清楚,能重复一遍吗?”

  “我,想和阿峰你,住一个房间。”她调高了音量,又调整了断句,一个词接一个词地说道。

  秦峰瞬间有些发懵,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大胆了吗?不对,肯定是某个方面出现问题了,而且我想的跟她说的不一定是一个意思。

  “能说说为什么吗?”秦峰以审视的目光望着她问道。

  感受到秦峰那有些疑惑和失望的目光,吴晓渔觉得自己似乎并误会成不良少女了,她有些不满地说道,“阿峰你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奇怪,我又没有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我还以为你会立刻答应我的请求呢?”

  “照理说碰到这种超展开事件,我应该表现的很激动,一口答应才对。然后幻想着之后会有什么预料之中的意外发生,想想日常福利事件的展开,然后再想象下自己以后幸福美好的生活情景。不过不好意思,这种场景永远只会存在于想象之中,真正遇到这种事情,我这种持怀疑的态度才是应该有的正常态度。”秦峰有些严肃地说道。

  “你怀疑我在搞什么阴谋吗?才不是这样的,笨蛋阿峰。”说完,吴晓渔掩面而泣,小跑着往楼下离去。

  秦峰愣了一下,没等她跑几步,一个箭步追上了她的步伐,右手够到她的右手,一把拽住,然后左手搭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秦峰就这样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哭红的眼眶,和止不住落下的泪水,不知怎么地心里觉得有些难受,有些暗骂自己前面的言语有些过冲和不尊重人了。

  “对不起,晓渔,是我的错。”说完,拿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看着这有些花了的脸,叹了口气。

  “你年纪还这么小,咱们又是刚认识,我是怕我控制不住体内的蠢蠢欲动的猛兽,对你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伤害。”

  “是吗?看来阿峰也不过是个色胚。”

  “其实我更害怕被别人说成诱拐小姑娘的禽兽。”

  “色胚,就知道想这些色色的、不健康的事情。”吴晓渔有些不满地嘟喃着,随即头部往前一顶,重重地撞击到秦峰的下巴。

  “哎呀,疼。”秦峰捂住自己的下巴,艰难地张口说道。

  “搞突然袭击呀!”

  “哼,谁让阿峰你惹我生气了。”吴晓渔不满地说道。

  “什么事情都存在一个因果关系,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想和我睡一个房间,你说呢?”

  “那,那是因为我害怕一个人睡觉。”

  “那你可以找杨静和安杰莉卡,让她们中的一个答应你的请求不久好了。毕竟你们是相同性别,总比跟我这个异性一起好。”

  “那两位大人一看就不好招惹,很危险,我不敢去触她们的霉头。相较而言,还是阿峰你的感觉亲切一些。”吴晓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害怕一个人睡觉呢?感觉这和你天才美少女的身份有些不相称,还是说天才总在有些意想不到的地方显得脆弱。”秦峰带着一丝疑惑问道。

  “我害怕一个人睡觉,因为那会让人陷入恐惧之中。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你就知道我恐惧的原因了。”

  “那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情。十年前,我还只有六岁,那个时候我爷爷吴源还健在。那一年,在华国超凡界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名叫天命会的邪恶超凡势力席卷全国,很多进化者都被卷入其中。这个天命会的宗旨是:进化者是上天之子,或者说是天命之子,他们的目的是推翻华国政府的统治,建立以进化者为主导的国度。天命会认为普通民众是比进化者低级的生命形态,普通人必须无条件为进化者服务。进化者是天生的贵族,而普通人则应该是被进化奴役的对象。

  天命会的宗旨得到了很多进化者的认可,他们认为自己拥有非凡的能力,确实应该享受更加崇高的地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隐藏自己的存在,仅仅流传在市井传说之中,很多时候甚至需要东躲西藏以逃避普通人的视线。

  天命会认为最大的阻碍就是防卫部,他们四处散播谣言说,防卫部的成员都是进化者的叛徒,政府的走狗鹰犬。防卫部是损害他们身为尊贵的超凡者获取与之相应地位的绊脚石,是普通人的雇佣兵,必须要除掉这个钉子,才能恢复进化者的尊贵地位。

  于是华国各府战火四起,天命会组织了不少超凡者去袭击各府的防卫局和各城的防卫站,当时的防卫部简直乱成一团。我爷爷当时已经卸任,不过作为防卫部的前任部长,抽调了许多吴家进化者派往各地去参与对天命会的战斗,不,战争去了。那时候真叫打得一个惨烈,死了很多防卫部与天命会的进化者。

  不幸的是吴家出了一个叛徒,我的三叔吴成全秘密加入了天命会,并且成为天命会的副会长。天命会的许多袭击防卫部的事件就是他策划的。当时我爷爷把吴家的很多进化者都调了出去,留下吴成全守卫吴家。

  最初,天命会也组织不少超凡者来进攻吴家,这些超凡者的实力不算太强,都在吴安全的指挥下给击退了。我爷爷因此放下了警惕,把吴家的防卫工作让吴安全全权负责。

  等到有一天,天命会对防卫部的总部进行了总攻,我爷爷前去支援,再加上我父亲和小叔早已经被调到外地支援,整个吴家就剩吴安全留守。在我爷爷离开后,吴安全很快便行动起来,他只秘密做了一件事,放火烧了吴家。那天晚上,我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我是被屋外的吵闹声给震醒的,只见整个吴家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中。不少人的衣服都已经着火,浑身被火焰覆盖,火人的影子四处晃动,四周响起凄厉地惨叫声,渐渐地声音变小,只见一具具躯体倒在火海之中。

  我当时有些惊呆了,随着火焰越来越临近,随处都可以感受到灼热的温度,浓烟呛着我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我只是楞楞地呆坐在床上,看着火焰越来越靠近,也没有任何反应。我母亲那段时间和我父亲闹矛盾,待在娘家,我没跟她一起去,因此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孤单地待在这里,傻傻地看着变故的发生。”说道这里,吴晓渔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你知道是谁救我出去的吗?吴安全,他把我带离了火海。当时看到吴安全的到来,我很高兴,毕竟他是我的三叔,小时候他还是比较疼我的。他抱着我,带着我离开了吴家,然后把我送到了位于南京城的江宁府防卫局,交给了防卫局的一名员工。

  至于之后的故事,第二天早上,防卫部总部和天命会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爷爷和天命会会长展开了最后的战斗,本来我爷爷是占据上风的,战斗到激烈处,吴安全是天命会副会长并且放火烧了吴家的消息被天命会会长给捅了出来,用来故意刺激我爷爷,我爷爷怒急攻心,一时不查被他给重创,我爷爷自知命不久矣,自爆自己和天命会会长同归于尽了。

  天命会会长死后,其余成员很快就被四处击溃,而吴安全则从此没有了音讯。

  自此之后,我就经常失眠,常常在梦中一次次地重复着那夜火海的场景,想起吴安全的面孔,让我觉得有些悲伤,更感到恐惧,需要有人的陪伴才能入睡。”

  吴晓渔有些伤感地讲完了这个故事,她看着,秦峰能够感觉她的忧伤和期盼,这个瘦小年轻的躯体也时刻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想到这里,秦峰有些冲动地把她拥入怀中,两人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第十八章 往事-吴晓渔的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