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刀与矛

  “长城危急,魔种来袭!”女帝的目光越过了八个光字,也越过了宫殿。她没想到魔种复苏得这么快,“如果老师还在就好了!”她自语道,身边已没有一个人能听她说。

  “驾!”赤面大汉跟赤色骏马的配合,行云流水,每一次冲锋每一次提刀,都能撕开魔种坚硬的身躯,在地面留下一道丈余的刀痕。

  明世隐看着八百铁骑流窜在上万的魔种之间,自豪感油然而生!这便是帝国的军队。只是裂谷处仍让他忧虑不止,那是魔种的源头,星龙圣骑已独自下去。

  花木兰无暇去顾虑李白,跟护卫军一起拼命地阻拦着潮水般的魔种,不让它们越过缺口。英灵剑上的红芒几近溃散,魔种的实力也在不断增强。到最后三人只能围住昏迷的铠,顾及不到冲入城墙的魔种群。

  魔种跑入城墙几百米后,几乎无一例外地轰然倒下,兰陵王只是不想见到让人厌恶的帝国使者,击杀魔种确是责无旁贷。“撕裂吧!”这些魔种没有一个能抵得下他的一击。

  “真够嚣张的!”一个声音从兰陵王的身后传来,男子的身形遮盖在一件红色披风下,满地魔种的尸体衬托着他的威压。

  ”你是谁?“兰陵王问道,头也不回地杀着涌入的魔种。没有人能从他的背后偷袭他,他确信。

  ”张飞。“大汉缓缓褪下了红色披风,健硕的肌背上背着一个封印壶,他反手从壶中抽出了丈八蛇矛。

  兰陵王的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背后的危险远远超过了面前的魔种,他将手中利刃转身划过,与背后刺出的丈八蛇矛相撞,凌空而起,卸开了一半的冲击力。光是这泄露的蛇矛威力就在兰陵王身后的魔种群中撕开了一道大口子。”你跟魔种什么关系?“兰陵王问道,面罩下大口喘息。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真正的魔种是什么样的!“张飞的露齿笑,让人觉得像狰狞大口里的利齿,但兰陵王来不及细细观察,攻击又迎面而来。蛇矛只是矛端似蛇,在张飞的挥舞下竟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兰陵王招架间宛若面对一条吐信的灵蛇。

  “我这个魔种还没有认真呢?你这个高贵的人类怎么就受不了了?哈哈。”张飞大笑着,跃起的一击,兰陵王已退无可退。刺客从来都不应该正面硬干的,兰陵王想起了师父的教诲,若不是为了抗击魔种群,自己也不会陷入这般险境,他有些后悔。

  势不可挡的长矛,能抵挡它的是所向披靡的大刀,“青龙偃月!”升空的巨龙如同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跳到半空中的张飞,“嘶——”赤兔马举蹄长啸,而被击败的张飞也在同一时刻掉落在了地上,草木砸烂,绿色的草浆沾染在张飞背后的封印壶上。据说关羽入伍之前是一个强大的猎魔人,手中青龙偃月刀可以召唤傀儡骑兵,只不过没想到傀儡骑兵的数量可以达到八百匹,更想不到比刀更可怕的是他这个人。

  兰陵王心海翻涌,毫不迟疑地隐匿了起来,魔种是全人类的敌人,而帝国则是他的敌人。关羽对于兰陵王的逃跑,看都不看一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张飞,“好久好久没见过这么强大的魔种了!”他开怀大笑,眼前的猎物似乎已经注定了死亡。

  “真是狂妄,你以为我跟那些怨念聚集成的只剩下本能的菜鸡一样吗?”张飞抹着嘴角的鲜血,说话总是习惯性地露出洁白的牙齿。当他从地上站起来时,一股赤色的能量从封印壶中泄露出来,滋养着被青龙刀划破的伤口。“啊啊啊!”张飞嘶吼着,输出全靠吼,额头的血痕蔓延到了整张脸,而封印壶也悬空漂浮到了他的身后,飞快旋转,像风车又像引擎。

  当张飞再次握住蛇矛的时候,矛体通身散发出了烈焰般的光芒,一个八卦痕自他脚底裂开,风竟然从脚底吹上。关羽连同赤兔,双眼发光,精通魔道的魔种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那八百铁骑正用身躯填补着长城的缺口,无法协助关羽,但他无所畏惧。张飞的进攻充满了暴虐的蛮力,每一次相撞都会炸出青与赤的火花,关羽发现自己不止是在跟张飞一个人作战,他身体里似乎还有存在着一只恐怖的猛兽,碰撞中从那长矛上先后传来了两股力量,第一股与刀意势均力敌而第二股令赤兔马都颤抖了一下。

  魔种的力量终归在人类之上,不讲技巧的硬拼结局必是惨败,关羽心想,驾驭着赤兔拉开了距离,张飞力量虽大,速度确是无论如何都不比上,眨眼便被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赤兔三百六十度回转,宛若神降,速度半分也未慢,等到关羽提刀剁向张飞时,张飞已经来不及蓄力守卫,硕大的能量将其劈飞了近百米远,砸在了长城之上。全身镶嵌在长城上的张飞颤抖着双臂,想要挣开砖石的禁锢。

  墨家的机关术吗?张飞发现自己的血肉似乎跟这一整个城墙融为了一体,再强大的力量也撼动不了这长达千里城墙。“魔种的力量唤醒了长城。”花木兰恍然大悟,喊道。关羽看着被长城禁锢着的张飞,一言不发。长城的觉醒才刚刚开始,墨绿色的魔道力量从五十米的底部升起,然后滋长,如同雨后春笋,肉眼可见。

  “这是在构建防御结界吗?木兰姐姐。”玄策问道,像水流往缺口,整个结界的力量都先涌向了被摧毁的长城缺口。原本,墨家的机关魔道是不会影响人类的活动的,但同农药一样,过量也会引起人类不适。花木兰感觉到了头疼,对着大家唤道:“快!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闯入缺口的魔种无一例外地像泡沫一样破裂,八百傀儡铁骑被关羽收回了刀中。花木兰看着玄策苏烈扶着凯撤退,想要跟上,发现了不远处废墟里的一抹亮光,走近一看,是断成两截的流星蝴蝶剑,顺便收入了怀中,飞跳着撤离。

  众人看着已经蔓延到长城一半高度的防护结界,张飞镶嵌在十余米高的城墙上还没死去。

  “对了,明大人呢?”关羽问道。

第五章 刀与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