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身体里沉睡的猛兽

  天虽大,不是魔种所能仰望;地之广,不是魔种所能浪荡。拥有着比人类更强大力量的魔种,却很少活得比人类长久。它们是奴隶,是试验品,是被放逐的种族,不计其数地死在人类的奴役或者屠杀之下。

  “不甘心吗?“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回响,小男孩被禁锢在十字架上,巨大的锁链牵扯着他的脖子以及四肢,那个老人在他身前站立。男孩看着自己的鲜血被一寸寸地抽离,老人笑得越发狰狞!男孩有些恐惧,因为这一次的血液抽的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有些晕眩。

  ”终于,要成功了!“老人看着灯光摇曳下,晶莹的血液在试管里振荡。

  男孩想起了弓里安,那个抚养他长大的巨大魔种。自己的家乡在很遥远的地方,他为了寻找消失不见的弓里安,落入了老人的陷阱。老人风烛残年,可怕无比。

  死亡让老人搜寻魔种,希望汲取他们长生的秘诀,老人研究过数百只狰狞可怖的魔种,那些都是普通种,对于延缓寿命收效甚微。

  直到捕捉到了飞里安。老人从他的血液里感受到了兽王类魔种的味道,他觉得自己快要有能力与死亡开战了。

  他哆哆嗦嗦地从黑暗的角落里取出了祖上传下来的宝物,”只要把他熔炼到壶里吃下去就好了。”把试管里的鲜血洒到了殷虹的壶上,催动起封印壶。

  飞里安看着那个封印壶,害怕到扭动不止,哗啦啦铁链像在唱歌,想逃却逃不掉。老人的封印壶在半空中飞旋,像弓里安大笑时的巨嘴,飞里安着魔般地问道:“是你吗?弓里安。你怎么被关在壶里了?“

  ”不,我在你身体里。“弓里安说。这封印壶本是魔种的宝物,老人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唤醒了沉睡在飞里安身体里的弓里安。

  ”吼吼!“暴走的野兽,深埋在地底的实验牢狱连同睿智的老者被巨大的臂膀扫荡一空。

  ”张飞?因为弓里安和飞里安都是我呀!“猛兽畅意地大笑。

  固若金汤的结界飞速聚集,关羽眉头紧锁,这魔种不是一般的强大!

  结界上绿色的光死命地压制着双眼通红的张飞的反抗,只是越压制,越催长,他已经四肢膨胀,身后的封印壶猛地爆发,如同从苍蝇纸上挣脱而出般飞射,不过这苍蝇却足有十余米之大。“吼吼!”从天而降的张飞对着身前渺小的众人大声嘶吼,风刮裂了尺许厚的土地。

  关羽策马扬鞭,想把张飞引离花木兰等人,双眼通红的巨兽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举起双臂就砸了下去。

  天空被巨大的兽拳所遮盖,高大的强壮的苏烈举柱相迎,力与力的抵抗,人与魔种的对抗。人类在巨浪般的压力下蜷缩膝盖,借助大地抵挡着威力无穷的魔种。苏烈的下半身几乎都被这一击摁入土地,像半掩埋的花岗岩。占据上风的猛兽一声咆哮,举起双臂准备发动下一次捶击。它突兀地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勒紧了一条锁链,一个少年正把锋利的镰刀剁向它的脸庞。

  最讨厌锁链了,张飞心想,松开了握在一起铁锤般准备砸下的双手,想要抓住这今人厌恶的少年。苏烈趁机反击,巨柱横扫了猛兽的下肢,“啊!”如同魔化猩猩的张飞,下肢远不如上肢强壮,苏烈这一击把它打得横飞。张飞满脸惊容,下一秒,镰刀在它狂野的脸上划开了更狂野的血痕!血从高昂的头部喷薄而出,巨兽轰然瘫倒。

  “可恶,可恶,可恶啊!你们这群该死的混蛋!”受伤的野兽挤压手掌下的大地,愤怒地要拔地而起,“去死吧!”巨大的魔道能量从张飞的身上涌出,如同一个绽开的花朵。

  “该死的是你。”巨剑像是烧红的铁块,不断舔食着张飞受创的脸庞,每一下砸压出更多的血液。玄策跟苏烈见花木兰绚烂的连招,乘胜追击,也一同加入了战斗。

  一时间,张飞三面受敌,毫无招架之力,伤口无处不在,但那背后巨大的封印壶旋转得更快,像是巨兽寄存在体外的心脏,给它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似乎,这家伙在探索壶的使用方法。”铠看着三人与野兽的交锋,发现它愈战愈勇,竟然开始有反击的能力。铠爬将起来准备提刀帮忙,另一把刀已经先他而上。

  蛟龙一般,人马合一,关羽的冲击从来都是充满残影的,那长刀横天,带着石破天惊之势斩在了张飞与封印壶之间。能够劈开城墙的一击,却没有切断兽与壶的联系,刀气冲击得张飞在地上翻滚。关羽知道,这一刀,他失败了。

  “吼吼!”四肢着地的张飞像是巨大的雄狮对着关羽嘶吼,赤兔跟关羽一般冷冷的眼神。花木兰等人退到了后方,因为八百铁骑已经占据了能跟张飞战斗的每个角落。神风特种队,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关羽一人,那些不死的骑兵不过是他的武器。

  “冲!”骑兵交叉冲刺的车轮阵型,是战场上的利刃,片刻之间就能屠杀上万人。但张飞毫无畏惧,他在孤军奋战,也喜欢孤军奋战,因为一只兽,就是足以撼动人间的存在。它的双眼吐火,它的身上流血,它的生命流逝却又燃起熊熊烈火!

  “魔种永不为奴!”张飞咆哮着捏碎着那些不灭的死骑。

  “你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维护什么?”关羽问它。

  张飞一怔,却是答也不答地继续战斗。

  “也罢,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追求和意义!我的意义就是。”关羽提刀加入围剿,“猎杀这世间最强大的魔种!”

  花木兰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有点像蚂蚁围攻一只大甲虫,大概从本质上看,这二者并没有什么区别。结界外面的魔种即便被结界化作飞灰也丝毫不怕地往里冲,木兰不知道它们是没脑子,还是勇敢。

  “你们在这待着,我去找一下明大人。”花木兰对着三个人说,她感觉到有人闯入了长城地下。可能是明大人在下面避难吧,花木兰想着起身离去。

  稷下学院……

  “你说这家伙是神?”墨子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说谁是神?”李白心想闻名天下的老夫子也会开冷笑话,很接地气。

  “年轻人,那你说说你这身本领哪儿来的?”老夫子说着,已经走到了李白的身前。

  我靠,这家伙老了驼背了都比我高,李白心想,顺便开启了嘴硬模式:“娘胎里练出来的。”

  老夫子活这么久,什么样的语境没遇到过,他笑道:“那你娘胎蛮结实的。”

  “哧”李白的剑已经出鞘,一言不合就要干仗。“老家伙,亏你还为人师表,怎么嘴巴这么脏。”

  “那你倒是说实话呐。”老夫子笑眯眯地道。

  午后的一片叶子,像是在阳光上漂浮,本该自由自在,被一只手给捕获。李白叼着刚抓来的树叶,笑道:“除非你打赢我。”

  墨子目瞪口呆,庄周闭着眼都笑出声,好戏要上场了。“喂,庄先生,你闭着眼又看不见,有啥好笑的?”李白问道。

  “我眯着眼看不行吗?”

  ……

  老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上衣,在那里显摆肌肉!“老夫已经好多年没活动筋骨了,要不是遇见你,怕是这辈子再没机会出手。”

  “天意呀,天意。”夫子又感叹道。

  “好吧,说实话,我只是想试试自己得到的力量有多强大!可不是无脑找死,看夫子你信心满满的样子,我八成打不过你,我不打了。”李白耍赖道,毕竟眼前是大陆第一人,没有理由枉自送命。

  夫子气的满脸通红,怒道:“传闻近几年,人类青年才俊以青莲剑仙为首,才品皆高,怎么真人跟个地痞流氓一般,言而无信。”

  李白听他这么一说,发现自己确实性情大变,以前虽爱顶嘴,也不会失礼,莫非是主宰之力的影响?

  “那,对不起!”李白歉意陡生,但让他对着面前老人出手却是出不去手的。

  稷下三贤等了良久,也不见李白有出手的意思,终于,老夫子提起了衣服,准备穿回去。李白见状,正欲松一口气。

  宛若脱膛的炮弹,夫子的拳直接把李白击倒在庄周的棺材板上,一串绚丽的符咒只一闪便被震散,棺材的金属被瞬间汽化。崩溃本该有顺序,稷下墓园却一瞬间全都溃散成了原子,然后微量的自由元素聚变,空气中不时出现小型的核聚变!

  躺在深到见不到阳光的坑底,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痛意,像钢化玻璃上的裂痕。“毕竟是几百万摄氏度呐。”李白苦笑道。

  

第七章 身体里沉睡的猛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