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塌天

  黄河北岸,祝融灰头土脸,焦头烂额,垂头丧气。

  当初,他与黄帝兵分两路,带队向南征伐,骑在他那匹浑身没有一根杂毛,枣红火龙驹上,看着大队人马蹋着整齐的步伐,何等荣耀,何等意气奋发。在他看来,蚩尤不过一个未脱野蛮的粗人,那里是他的对手。只要他大军一到,那蚩尤还不是束手就擒?

  过了黄河,没出五十里就遇到了蚩尤的前锋,那领头的将领长得高大威猛,身上披几片野藤编织的防护甲,跨下骑一匹油光发亮的乌骓马,手中握着一条大棒子。祝融和他交手三合,感觉这家伙力大棒沉,久战下去,弄不好要吃亏。这时候,那家伙一个泰山压顶,砸了下来。祝融也不躲闪,手中飞云叉一招举火燎天,硬碰硬架了上去。”咣“的一声,震的祝融手臂微微一颤,不过,还是架住了,不待那家伙抽回棒子,祝融一口火喷出,直奔那家伙面门。那家伙面上吃疼,抽回棒子,用一只手扑打救火。祝融一叉结果了他的性命。祝融哈哈大笑:“饶是你神力非凡,怎抵天火?”

  又往前走了二十里地,被蚩尤拦来下来。蚩尤大喝一声:“祝融,你竟敢杀我先锋,今天就叫你有来无回。”祝融笑哈哈地说:“蚩尤,想你那偏远之地,有什么能兵强将,竟敢犯我领地。你现在下马投降,我高兴了可以饶你不死,如果不肯,就让你和你的先锋一个下场。”蚩尤冷笑一声:“哼,黄毛小子,敢口出狂言,拿命来。”身子跃上空,一刀劈了下来。这招式简单,威力却是不凡,祝融就觉得方圆三丈内都被刀光笼罩,不容多想,一催火龙驹,就见一道火光冲了出去。回头再看,后面尘土飞扬,地上劈出一条深有丈许的大沟。暗道:“好悬,多亏了这匹火龙驹了。”乘蚩尤力尽还未回身,一叉刺了上去。蚩尤身上左转,大刀回搂,向飞云叉磕去。祝融知道蚩尤力大,不敢硬碰,一催火龙驹又转到了蚩尤背后,照蚩尤后背就是一叉,蚩尤一转身,祝融又转了另一个方向。

  祝融仗着身法好,火龙驹速度快,转着蚩尤乱转。蚩尤虽然力大刀沉,可就是砍不到祝融。蚩尤那个气呀,大叫一声,把刀抡圆了,来了一个横扫千军,心说管你在哪儿,扫着就得受伤。祝融那匹火龙驹一见刀气水盛,未等祝融命令,就跑了出去,一气跑出三十丈开外,祝融回头一看,好家伙,蚩尤在身外十丈方圆扫了个寸草不生。

  蚩尤一看祝融又跑出去了,心中大怒,把刀在空中一挥,喊到:“冲,给我把他们全部杀了。”一声令下,蚩尤大军冲了过去。领头的正是八十一名妖兽,什么虎狼熊豹,什么蛇蝎蛛蚣,一个张牙舞爪,凶相毕露。祝融的兵虽然是狩猎出身,可是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野兽,心中害怕,掉头就跑。一口气跑过了黄河,清点人数少了五分之一,想来那些腿脚慢的是被那些妖兽吃了。

  祝融跟着军兵跑过来黄河,心里那个气呀,叫喊到:“你跑啥呀,还没打就跑,这是打仗吗。”可是,也知道自己的人是真的打不过人家。在黄河之上摆了一个五行火龙阵,抵挡蚩尤的追兵。这也就是祝融,本来水火不容,可他就是在水上摆了火阵。

  那些妖兽还有兽的本性,对火光有着与生俱来的害怕,又见这火势熏天,象是千万条火龙在黄河上翻滚,都停了下来。蚩尤来到,哈哈一笑:“水上怎能有火。不过小小幻术,怎能挡我大军?”让军士弄来船只抢渡,可船一挨火阵就着了。这下蚩尤为难了,只得扎住营盘,另寻他法。

  祝融坐在帐篷内喝着闷酒,这时有人来报:“将军,大王来了。”祝融急忙迎了出去,刚走出营盘,黄帝已经到了跟前。祝融上前施礼:“大王,小将无能....”还想说什么,黄帝大手一挥:“将军不用自责,进去再说。“

  黄帝率先走进军营,祝融忐忑地在后面跟着。进了大帐,祝融把经过详细说了一遍,黄帝说:”看来这个蚩尤倒是难对付,他从哪儿弄来的那些妖兽。不想办除去这些妖兽,大军不敢上前,士气不振,如何能胜?“

  正在此时,有人来报:”大王,黄河之上忽然水浪滔天,将军的火阵也灭了,蚩尤正在渡河。“祝融惊道:”我哪五行火阵是先天之火,普通的水怎么能灭得了,难不成蚩尤请来了高人。我得去看看。“说罢,先黄帝请了一个将领,带着亲兵,骑着火龙驹来到黄河边,果然黄河之上没有了一丝火气,蚩尤正指挥人马乘船渡河。祝融一催火龙驹,那火龙驹蹄下生火,腾空而起,在黄河上撒下一溜火去。可这火刚撒下去,那黄河突然掀起数十丈高的水浪把火卷了进去。祝融赶紧催动火龙驹跑了出去,差点被水卷去。

  祝融看到水里一个长着两只角的怪物,正翻动水浪,心想原来是这个怪物呀。

  水里的是共工,住在南海的一个水怪。蚩尤补火阵挡住,前进不得,就想到了共工,两个本有交情,一请自到。共工玩水的本领出众,别说还有黄河,就是没有黄河也能凭空弄出水来,而且,他自带的水正是先天水灵,所以才能灭了祝融的先天之火。

  祝融一见,心道:”不把这怪物引走,大王也没和蚩尤交战,而且在这黄河之上,他占尽地利,我也打不赢他。不如把他引到高处再战。“想到做到,手中一串火种打下,直奔共工。共工手一抬,一条水浪打出,火灭了,却不料祝融的水中掺杂了一些火石,这些火石冲破了水浪打在了共工身上,虽然劲力全失,没有给共工造成伤害。可这共工也是火爆脾气,不肯吃一点亏的主儿。当即怪叫一声,冲出水来,手中两条水浪向祝融卷去。祝融催动火龙驹向西北方向跑去,共工哪里肯放,也不管蚩尤在后面喊叫,脚下水浪翻滚追了下去。

  祝融正跑着,面前高山挡路,心中还在奇怪:”我这半天空跑着,还有山挡路,这山挺高。不如上山去斗这怪物。“火龙驹顺着山坡向上跑去,越跑越陡,后来就象跑在悬崖上一般。也亏这火龙驹是神兽,直上直下的跑着,毫不费力。共工踩着水浪越追越慢,感觉脚下的水越来越少。祝融跑在前头,可是看着后面,一见这共工带着的水越来越少,知道计谋得逞,回身一串火打来,共工双手一挥,一股水浪打出,却纤细的很,不但灭不了火,连挡都挡不住。一串火打到面门,把头发燎了半边。共工感觉不好,返身要退走,祝融急忙几把火抛出,把共工困在火中,共工急忙放出水抵抗,可怎奈水势太小,根本不可与之相抗。共工把有限的一些水在身边围了一圈,勉强挡住火进不来,然后,仔细观看外面,想看看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水势微薄。远远望去,原来两人已近山顶,见这山远看就象一根巨大的柱子,上面顶住清虚,那柱子三个大字”不周山“。共工怪叫一声:”原来如此”。原来这不周山就是天柱子,极阳之地,火盛而水衰。故此,共工的水打不过祝融的火。共工这个气呀,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到,跑到这地方来了。也怨这不周山,偏偏向着共工,扶火阻水,想到这儿,大叫一声:“好你不周山,今天我共工与你不共戴天。”说吧,把全身水灵向着不周山打出,把火势阻了一阻,整个向着不周山撞去。

  哗,山崩地裂,不周山拦腰而断。

第七章 塌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