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第二节 三个月的军训

  在教导队的院子西面有一个和这边院子一般大小的院子,也是三排红墙黑瓦的平房,这里是机务连。院子西头有一个水泥操场,两边支着篮球架,已经很旧了,篮板都裂开了,球框光光的,没有球网。已入秋,但太阳还是辣辣的,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姜晓洛他们站在操场中间,两排对站,中间隔着三四米远,队伍也不是高矮不齐了,从高到低,前面是男生,后面是女生,十一个人一组,就这么站在场子上,一动不动,像水泥桩子,在地上留下斜行的影子。

  下午二三点钟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光光的水泥地,远远地能看到地面上飘着丝丝的光浪,像水面涟漪,充满了虚幻感。大家已经站了20分钟了,脸上的汗水一串一串地从额头的两侧顺着脸颊向下淌,流过脖子渗到衣服里。淡蓝色的军装紧紧地粘在身上,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的深蓝色,边上还沾着点点白斑,裤子也是,裹在大腿根上,潮潮的。

  “还有10分钟,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姜晓洛想着,端着头盯着前方,汗珠子挂在眉睫上,迷糊了双眼,又顺着鼻梁流到嘴角,有股咸咸的味道。

  这已经是军训的第三天了,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前两天的新鲜感早已被炙热的阳光打没了,一鼓子冲劲儿也被部队的规距扫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被逼的无奈。

  “咻咻咻……咻咻咻……”,口哨声刚响起,还没等刘副队长下令,两排水泥桩子好像被炸弹轰了一下,顿时散的散,倒的倒。

  “休息10分钟。”看着这群可怜的孩子,刘副队长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姜晓洛刚瘫倒在水泥地上,又被弹了起来,摸摸屁股,再看看身边的人,也是急猴猴地坐下去又跳起来,像坐在弹簧上似的。这种天,大太阳直直地晒着,水泥地上至少有50度,都可以摊鸡蛋了。

  他一脸疲惫地看看四周,操场西头有一排不高的松树,留给地上一点阴凉,已经有几个同学跑过去占了地方,正大口大口地喝着水。他舔了一下已经起皮的双唇,走到场边,拿起水壶,仰着脖子往嘴里猛灌。

  “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休息,晚上开队会。”

  太阳已经向西滑过去,外面还是热浪滚滚。刘副队长看了看表,又瞅了瞅眼前这帮被晒枯的孩子,直摇头。没有任何欢呼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见,大家耷拉着脑袋,懒懒地向队里拖过去,像一支打了败仗的散兵游勇。

  参加完队会,还没等队里吹熄灯哨,大家全都倒在了床上。姜晓洛四肢无力地躺着,两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脑袋里空空的,不一会儿就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已是深夜。窗外,一轮弯月挂在天际,皎洁的月光洒在教导队的屋顶上,削平了尖尖的瓦檐。

  “咻咻咻……咻咻咻……”。宁静的夜晚,一阵急促的哨声响起。

  “咻咻咻……咻咻咻……”,又是一长串。

  “紧急集合!”常家杰最先反应过来,翻起身从床上爬起来,抹黑叠起被子,姜晓洛和隋兴国也缓过了神,蹦下床,忙着一边穿衣服一边叠被子。黑暗中,一通手忙脚乱。

  “快!快!快!”门外,刘副队长的声音又大又重,深夜里显得瘆人。

  姜晓洛还在忙着用背包绳给被子打包,听到有人跑出去站队的声音,更加紧张,结果是越紧张越乱,全身都冒出汗来。

  “最后5个人今晚要罚5公里,快快快!”

  胡乱中,姜晓洛抱起被子跑了出去。

  队部门口已经乱散散地站了十来个人,还有人向队伍里钻。姜晓洛扫了一眼,一个个都抱着个被子,有衣服敞开着的,有鞋子搭拉着的,都在偷偷地忙着整理。

  “10分钟时间到!”刘副队长大喊一声。

  “下面到的人站到另一边去!”

  昏暗的路灯下,姜晓洛看到最后跑出来的人想躲进队伍里,被刘副队长一声厉吼吓了回去,只得站在一边,低着个头,再仔细瞅瞅,也是衣冠不整,抱着个被子。

  “这边的,向左转!”刘副队长喊道。

  队伍听到口令,向左转身,跟着刘副队长出了队里的铁门,下了台阶上了马路。

  “前方一公里,跑步走!”

  队伍稀稀拉拉地跑起来,一帮子人抱着被子勉强凑成二列,完全没有了军训时的从容。不时从前面一个人的身上拖下来一条背包绳,也有人鞋子穿反了,跑掉了,停下来,蹲下身捡,后面的人赶紧跳起来,闪到一边,生怕碰到绊倒。还没跑上百八十米,几乎所有人的被子都散了架,有人干脆披在身上,长长的背包绳拖在地上,后面的人几乎都是一步一跳,整个队伍早就不成行、不成列,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深夜逃跑的敌军。

  回到队里,领导点评,结果可想而知,反倒是最后出来的那几个人,因为太晚了也没跑5公里,罚他们第二天在操场上多站了30分钟的军姿。这是姜晓洛在部队经历的第一次紧急集合,很是狼狈,但却记忆犹新。

  9月,一天天的,过得很慢。大家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背纪律、站军姿、走队列。还有更累的,就是除草。院外的马路对面一直是块荒地,长满了杂草,到教导队没几天,队里就安排大家干活,每天吃完晚饭,所有人就拿上锄头、镰刀、铁锹,上地除草、翻地,整出垄,浇上肥,等着下菜籽。

  姜晓洛的家境一般,父辈以上都是出生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在农田里忙活,到了父亲这里,当了兵提了干,转业回到家乡,终于成了城里人。他从小跟在父母身边,自然也没干过农活,现在和大家每天砍草、铲地、施肥,看起来活脱脱的农家孩子。这些活还好说,虽然没干过,但慢慢地也就学会了,还有模有样的,让大家受不了的是挑肥。

  在教导队后角的山坡上,教室那排平房的东头有一块高地,队里的公共厕所就在那里,走上去要二十几步台阶,还要转个弯。菜地上的肥料就是从那里挑上来的。

  到队里快一个月了,大家困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三排平房、三排树,还有就是教室西头的那个大铁锅。没事的时候,大伙儿这儿看看那里瞅瞅,巴掌大的地方早就摸透了,有一个地方是大家最不愿意去,又是每天必须要去的地方,那就是山坡上的厕所。

  夏天,天热,树多,蚊蝇自然多,厕所杵在山坡上,更是蚊蝇的天堂。山里的蚊子个大,都是花蚊子,被叮上一口,立马鼓起一个大包,没有半天时候根本消不下去;苍蝇也是到处飞,在厕所门口集中地飞,嗡嗡的一大片,听起来就像是轰炸机,一批一批的、一群一群的,不停地飞。这架式男生受不了,女生更是吃不住,唯一的办法就是少喝水,可是大夏天的不喝水也不行,军训天天日暴日晒的,汗水流得快,水自然也喝得多,上厕所就成了大家最不愿意去做的一件事,更不用说去厕所挑粪了。

  姜晓洛渐渐地适应了部队的快节奏、严纪律,每天不变的军训,他的皮肤晒黑了,饭量猛地上去了,晚上倒床就能睡着。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想想家,现在和大家熟悉了,22个人都还小,刚认识也没什么矛盾,自然能够玩到一起,站队列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本正经的,休息的时候就像是撒了花,你一群我一群的,男生和男生一拨,女生和女生一起,还分得挺清楚。

第三章第二节 三个月的军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