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第五节 三个月的军训

  国庆节后,军训又开始了。天已经转凉,但大白天有太阳还是挺热的。负责军训的刘副队长年龄也不大,看到大家每天站队姿、走队列,晒得枯焉焉的,心里有些挂不住,时不时地找个机会给大家多休息休息。渐渐地,大家发现刘副队长比较“好欺负”,只要一逗笑他,就会让大家休息,也就得寸进尺,经常故意做些古怪的动作,说些好笑的话,把他逗笑了,就能多休息一会儿。

  日子在一天天地流过,夏天走了,秋天也到了老虎的尾巴。教导队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早晨6点钟起床,洗漱10分钟,出早操,7点钟吃早饭,整理内务,8点钟军训,如果遇到下雨或者其它情况,就在教室里学政治理论,学部队历史,午饭后休息2个小时,下午2点钟开始又是军训,一直到下午5点半,然后是晚饭,自由休息1个小时,6点半开班会,又是一通政治学习,其间每天的《新闻联播》雷打不动,有时候早晨不出操,就到队里的菜地里干活,翻地、浇水、施肥、除草。

  院子里外的两块地头上,已经是一大片绿绿的、黄黄的、红红的、紫紫的,种满了黄瓜、豇豆、西红柿、茄子、辣椒什么的。队里每天都安排人手打理,这几天大家早晨也没怎么出操,都在地里忙活着收菜,然后及时地翻地、施肥,等着下一波撒种。收下来的黄瓜、菜瓜、茄子都是队里的食堂自己用,吃起来自然非常香,自己的劳动成果嘛!

  不光种菜,队里已经和大家说了,明年一开春就养猪,过年吃肉,这几天已经找人把猪圈搭好了,队里还说养猪也是大家后面3年里的一项重要任务,每天都会安排人手把食堂的泔水收集好,抬到猪圈喂猪。

  大家的年龄还小,虽然家境不同,有困难一点的,也有好一点的,有在城里的,也有农村的,可养猪这事大家都没干过,农村来的最多也就是帮大人抬抬猪食,喂个一两下,纯粹就是为了好玩。现在队里安排大家养猪,而且还不是一头两头,这事让大家既兴奋又有些担心,这要是把猪养死了,岂不是犯错误了。当然,现在大家还是很有信心的,看看两块地就知道了,农活都能干好,养猪应该也不成问题吧,就等着吃猪肉了!

  10月、11月就在一天天的紧张忙碌中过去了。大家在一起生活了3个月,相互之间已经很熟悉了,都是十五六岁的男孩女孩,本来就是好玩的年龄,又没有什么大人的烦恼,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休息的时候,这个房间一拨人,那个房间一伙人,吹牛聊天,而且也不是男生一起女生一起,开始混搭了,男生跑到女生房间吃零食,女生跑到男生房间打扑克。

  在部队大门里的西北角,上个几级台阶有两间房子,门口挂着一个小牌子——“小卖部”,这里是女生的天堂。

  军训3个月,除了国庆节放假回家的那一次,平时大家是出不去的,星期天队里也只批准三四个人出去,到下面的村子买点东西,大家轮流去。村子小,就一个很小的供销社,卖些油盐酱醋、镰刀锄头,没什么东西可买,也不需要。

  只有部队的小卖部可以随时去逛逛,自然成了女生最爱去的地方。小卖部是部队的一个军属管着,听刘副队长聊天时说打教导队成立以来,小卖部的生意立马好了很多,特别是饼干、瓜子什么的,卖得特别快,主力军就是教导队的8个女生。

  这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明天研究所的领导要来队里看大家的军训总结演练,然后是授衔仪式,这意味着姜晓洛和他的战友们已经顺利完成入伍后的第一堂课,从仪式上成为了一名军人。

  明天就可以戴上领花和肩章了,这让大伙儿很期待。操场上,大家正在一遍遍地重复着队列动作,精神饱满、整齐划一。刘副队长也一改往日的慈祥,大声严肃地纠正着个别人的小错误。姜晓洛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听着刘副队长的口令,左转、右转、向后转、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向左半面转、敬礼……

  12月的第一天。早上的起床哨刚刚吹响,大家就一个打身起了床,洗漱吃早饭,整理内务,然后换上新发的军装,等着集合。前一晚开班会,汪队长说上午军训结业后,下午带大家到南陵博物馆参观,算是放个小假休整一下,也就在昨天晚上,姜晓洛才知道常家杰来自一个干部家庭,父亲就是博物馆的领导。

  那他为什么会来当兵呢?姜晓洛想了很长时间。

  初冬的阳光,有些软绵绵的,无力地发出微白的光线,照在山坡上。操场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小小的阅兵场,正北面摆着一排桌椅,铺着绿绒布,放着麦克风,四周放着不少小马扎,已经零散地坐了一些人,有教导队的后勤战士,有机务连的战士,还有研究所其它部门的人。

  快9点的时候,机务连的大门外热闹起来,队领导全都站在门口等着所领导,不一会儿所领导到了,汪队长把大家迎到主席台就坐。姜晓洛他们已经在操场东边列队等候了。

  “华东信息技术研究所教导队军训总结演练现在开始!”汪队长站起来,对着麦克风下了指令。

  9点整,军训总结演练正式开始。两排队伍迅速列队,跑步进了操场,在场子中间站定,刘副队长的口哨声响起,演练开始了,整齐的队伍、宏亮的声音,一招一式都已经有了军人的气质,引来大家的热烈掌声。姜晓洛站在队伍里,跟着大家认真地做着每一个动作。

  这是从军生涯的最初阶段,是一个过程的结束,也是一个新过程的开始,从明天起,姜晓洛和他的战友们就将迎来从军生涯新的征程。

  “同志们,从明天开始,你们就要进入业务知识的学习了。刚才,你们已经用饱满的精神和整齐划一的队列向我们大家展现了你们的军人素质,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在今后的学习中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学好专业知识,报效部队,报效国家!”

  在一片鼓掌声中,军训生活结束了。

  教室里。讲台上放着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放着一堆空军制服领花,一个盒子里放着几撂空军学员肩章,蓝色面、黄边带。大家静静地等待着庄严时刻的到来。

  “下面,请所领导为大家授衔。”掌声中,大家齐齐地站立起来。

  “陆其涛。”

  “到!”

  陆其涛走到讲台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双手从领导手中接过一对制服领花和一副学员肩章,转身回到座位上。

  ……

  “姜晓洛。”

  “到!”

  姜晓洛站起来,走到讲台前,敬礼,双手接过领花和肩章,转身坐到位子上。此时,他的内心涌起一番涟漪——3个月前自己还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在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他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也是在人生的第一次命运变化中,他成了一名军人,今后的路到底伸向何方,是一路平坦,还是一路崎岖,只有让时间来证明。

  下午1点,教导队院子外,还是那辆将姜晓洛接到部队的大客车停在路上。院子里,大家已经整齐地站在队部前,上身绿色制服,下身藏青色裤子,领花上领、肩章上肩,大檐帽上的国徽锃锃闪亮,一身空军学员军装,少了曾经的稚嫩,多了一份成熟的模样。

  “向左转!出发!”

  两排队伍应声左转,军用皮鞋的碰靠声齐唰唰,威武十足。汪队长望着眼前的队伍,满意地点了点头。

  初冬的钟山,满野松林,依然可见山的绿色,山腰间点缀着片片金黄,这是秋后银杏树留下的痕迹。车沿着山麓行驶进了文昌门,前行不远车子右拐,进了博物馆的大门。宏大的前殿在阳光下闪耀,红色的门前大柱、黄色的琉璃瓦闪烁着皇家曾经的荣耀。

  车在大殿的台阶前停了下来。从台阶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身着黑色西装,戴着一幅金丝眼镜,笑容满面。汪队长下车迎了上去,伸出去握住对方的手,大家跟着下了车,常家杰走在前面,站在汪队长旁边。姜晓洛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常家杰的父亲,南陵博物馆的领导。

  一番寒喧之后,大家跟着常院长上了台阶进了大殿,大殿门口站着一位女工作人员,身上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拿着一支小喇叭,看见大家进来,走在最前面,开始了专程讲解。

  太阳西下,大家回到大殿前,殿前的台阶下,支着一架照相机。

  “下面我们一起照个合影,大家按高低排队,领导和女生坐在第一排,男生站在第二排和第三排,个子高的站在中间。来,站好,你往外走一个,你到里面去一个……”刘副队长站在照相机前指挥着。

  “咔嚓!咔嚓!”博物馆的大殿前,留下了教导队的第一张集体合影。

  数十只白色的、灰色的鸽子从城市的上空划过大殿的琉璃屋檐,朝着晚霞映照的钟山方向飞去……

第三章第五节 三个月的军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