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青青茶园

  在城郊西南有一片小山头,起伏连绵,其中有一座当地村民把它叫作荷花山。初夏时分,漫山绿装,红果点点,映耀山间,十分美丽。荷花山的南麓就是教导队所在的部队,院外的山坡是层层垄地,种满了茶树,一年四季大部分时候,茶园青青。清明和白露前后,茶农就会上山采茶,当地的茶叫落雨茶,是绿茶的一种,以明前茶为最佳。

  进入学习阶段,教导队的管理也相对松了一些。晚饭后,大家会在院子附近走走,散散心,有时走到部队的大门口,和站岗的战士打个招呼,出了院子,沿着下坡路逛一逛。夕阳下,薄日柔光,漫射在山林间,延伸到山脚的茶园,映在叶尖上,微红一片,静看一刻,身心放松。

  到教导队大半年了,大家已经很熟悉了,除了上课之外,平时都待在一起,慢慢地也有了亲疏,常常分成几拨,男生之间有,女生之间有,男女之间也有。傍晚,在队里的菜地旁、大铁锅下,偶尔也能看到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坐着或站着,说话聊天,有时候时间长,有时候时间短。到了星期天,有人撇开大伙儿,结伴走到院外的茶园,站在茶垄间,迎着朝阳,背影间,有距离,但有时也会相互靠一靠。

  虽然还是孩子,但也十六七岁,大小伙子、大小姑娘了,正是青春年华的岁月。时代在变,人的观念也在变,即便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也多多少少有了些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就这么大的一个院子,一个教室上课,一排平房睡觉,抬头不见低头见,时间长了,也就有了一份亲切感,这份亲切感里也开始有了一些不寻常的内容。

  平房东头,第一间是队里的储藏室,旁边3间是女生宿舍,然后是男生宿舍。

  “郭方宁。”

  星期天的傍晚,女生宿舍。郭方宁正在宿舍里看书,听到门外有人喊。

  “谁啊?”

  郭方宁从桌前站起来向门口走,门外的人没有吱声,她打开门,看见蒋勇站在门口,瞅着有些拘束。

  “有事吗?”

  “没事……噢,也有一件事和你说。”蒋勇犹豫了一下,低着头哼了一句。

  “噢。”郭方宁转身进了屋,不一会儿又走出来,跟在蒋勇后面出了队里的门,上了马路。

  日薄西山,晚霞飘浮在西边的天际线上。蒋勇和郭方宁并肩出了部队的院门,走到山坡上的茶园边停了下来,静静地站着,两个背影间空着一个人的距离,身后的地上留下两条长长的影子。

  几个个子高的男生被队长叫去打篮球了,剩下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男男女女,有的在教室里边看书边聊天,有的在教室外捧着本书,趴在低矮的石头栏杆上说着笑着。

  这段时间,姜晓洛也有了一点小心思。上课的时候,他总会不做主地歪着头,望着前排的一个背影——瘦巧的身子套在宽宽的军装里,齐肩短发黑黑的、亮亮的,时不时地和旁边的同桌咬咬耳朵,说着悄悄话——这一刻,姜晓洛觉得这个背影很美,心里泛起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

  这天,队里召集班干部开会,姜晓洛拿着笔记本走进教室隔壁的乒乓球室,坐下来等着开会。

  开课后,队里为了方便管理,把22个人分成了两个班,一班班长是韩平、副班长是郑敏,二班班长是陆其涛,副班长是金婷婷。队里还成立了团支部,支部书记是刘副队长,副书记就是姜晓洛。知道队里让自己当团支部副书记的时候,姜晓洛很是激动了一下,虽然不是班长副班长,但团支部是整个队里的,这让他挺骄傲的。大家都是初中毕业生,年龄小,还不是党员,其中几个连团员也不是,姜晓洛在初二的时候就入了团,这是一种政治待遇,特别是在部队很重要。他想起父亲多次说过,到部队好好干,争取入个党,这句话姜晓洛记在了心里。

  会上,王教导员告诉大家,上面要搞文艺会演,研究所要出个节目,这个任务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队里。教导队是学校嘛,有男有女,表演个节目很正常,队领导也想从这次活动中看看大家都有些什么特长,便爽快地接了下来。队领导开会,就是和大家商量一下搞个什么节目,一开始,大家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说话。

  “郑敏,金婷婷,你们俩是女生,在学校的时候有没有表演过什么节目啊?”王教导员笑着问。

  郑敏和金婷婷咧了咧嘴,没有回答。

  “那大家一起想想,我们出个什么节目?”王教导员背着手,绕着乒乓球桌。

  还是一片沉默。

  “要不,我们表演一个大合唱吧?”姜晓洛想了想,提出了一个建议。

  “那唱什么歌呢?”王教导员转过身。

  大家相互看着,没有说话。

  “合唱也行,大家一起上,气势也就有了。”

  “现在关键是唱什么歌?大家想想看,要适合大合唱的,还要符合部队的形象,要正面的。”王教导员琢磨道。

  大家开始搜肠刮肚,“我爱你,中国”、“歌唱祖国”、“祖国,慈祥的母亲”、“祖国永在我心中”、“唱支山歌给党听”、“党啊,亲爱的妈妈”……大家报出一大堆老歌,都是歌颂党、歌颂祖国的。

  “那先这样,最后唱什么队里来定。后面怎么练习,怎么排练,团支部牵个头,两个班都要参与,班干部要带头。这是我们教导队第一次代表所里去上面比赛,一定要起个好头!”王教导员一本正经地说道。

  第二天队里就定了《歌唱祖国》,随后的几个礼拜,大家上完课就聚在一起排节目,一开始高高低低不成个调,渐渐地也就唱出点味道来了,引得隔壁机务连的战士没事就站在院子里的高台上欣赏起哄,捂着嘴大声地笑。

  一大早,部队的大客车就停在了队门口。为了展现教导队的精神面貌,队里特意向所里打申请,又给大家发了一套新军装,还从外面请了一个化妆师,说是到了司令部大礼堂后给所有人的化妆,这让女生很期待,男生则一个个不情愿的样子。

  收拾完,大家从宿舍里出来集合,乍一看,一个个新装在身,毕挺毕挺的,精神头十足,特别是女生。这次发新衣服,队里说了,如果实在是不合身,可以稍微改一下,结果女生们就像是得了圣旨似的,兴奋得不行,结伴成队地请假跑了出去,回来再一看,一个个都变成了纤腰细腿,平时看起来有些傻呼呼的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瞬间变成了亭亭玉立的时尚少女,还带着一股军人气概,站在一起,巾帼飒爽,让大家不由地眼前一亮。男生们早就看花了眼,指指点点,说说这个,看看那个,姜晓洛站在队伍里,目光停在了秦苏的身上。

  不高的个子,白白的肤色,穿上新改的军装,衬托出细细的束腰,藏蓝色的裤子紧紧地贴裹住瘦长的双腿,已经有了豆蔻少女的模样,站在队伍里楚楚动人,让姜晓洛不禁有些心动。

  司令部大礼堂,舞台蓝幕,素雅庄重。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大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我们勤劳,我们勇敢,五千年历史光辉灿烂;

  我们战胜了一切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

  我们爱和平,我们爱家乡,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太阳升起,万丈光芒,人民共和国正在成长;

  我们领袖***,指点着前进的方向。

  我们的生活天天向上,我们的前途万丈光芒。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舞台上,大家站成两排,整齐划一,精神饱满,合着乐曲,歌声嘹亮,气势震场,赢得阵阵掌声。

  比赛结束了,教导队获得了第二名,这让研究所的领导脸上很有光,好好地表扬了大伙儿一番,队领导也很有面子,在车上就说了,晚上加餐。

  队里的伙食不怎么样,大家聊起时就会发发小牢骚。虽然有菜地,但每顿也就一两个菜,半荤半蔬,食堂的战士也没经过什么培训,手艺不行,烧出来的菜色香味俱无。队里养的猪还在猪圈里,一时半会儿杀不了,大家都等着把猪杀了,吃一顿猪肉席呢!

  课程一天天地紧了,大家开始感觉到了压力。果然如马教员说的,日语是入门容易学好难,别看日语里有那么多汉字,可是读音和汉语完全不同,还有不少日文汉字是独有的。对姜晓洛来说,读写还好,就是听力越来越难,有时候根本反应不过来,这让他很着急。大家看起来没什么竞争,但相互之间还是在暗中较劲,女生的成绩都差不多,听力也都非常得好,秦苏的听力更是不错,这让姜晓洛动起了小心思。

  教室,讲台上。

  “秦苏。”

  “干嘛?”

  “我这里听不出来,你能帮我听一下吗?”

  “好。”

  秦苏走到讲台上,径直站在姜晓洛的身边,拿起耳机戴在头上,按下了录音机上的放音键。姜晓洛双手撑在讲台上,一股好闻的发香飘过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加速,不由地低下了头。秦苏摁着磁带,转一下停一下,抬起头低下头,右手拿着笔在纸上快速地记着,她的上身靠着讲台,微显的胸部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

  “好了!”

  秦苏摘下耳机,搁在录音机上,侧过身,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姜晓洛能够看到秦苏清秀的脸庞有些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他自己也感觉到心跳得很快,耳根发烫。

  姜晓洛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一个女生挨着,男孩子刚刚有些生效的荷尔蒙在他的体内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终于有了一种想抱住她的冲动。秦苏似乎发现了姜晓洛的异样,紧张地看了一眼,转过身离开了讲台。

  这以后,姜晓洛总会有意无意地关注着秦苏,教室、食堂、宿舍,只要是秦苏在的地方,他都会留意她在做什么、说什么。但他也发现,自那天以后,秦苏好像有意在躲避自己,以前碰到了,她还会主动地和自己说说话,现在则是爱理不理,这让他有些失望,没事的时候就坐在那里胡思乱想,不过他也没想太多,只是还时不时地寻找着她的身影。

  十五六岁正是青春活力的年龄,也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少男少女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小小的故事在他们中间发生。姜晓洛在关注秦苏的时候,也发现了不少小秘密——周玉君和蒋勇,傅其美和陈长海,常家杰和金婷婷,两两地常待在一起,有时候在教室里,有时候在操场上,更多的时候是在院外的茶园旁。队领导好像也发现了点苗头,不过没说什么,也许他们想着大家还是小孩子呢,能有什么事啊!

第五章 青青茶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