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成长的经历

  8月,伊拉克出兵科威特。

  姜晓洛到教导队已经一年了,他正在成长,从一个懵懵不懂的初中毕业生渐渐适应了部队的节奏,经历了一些锻炼,言行举止看起来也蛮像个小大人了。老姜也能感觉到孩子的进步,暑假在家,起床后会自觉地把被子叠起来,像个豆腐块,就和当年自己在部队一样。

  上半年的时候,山脚下的荷花乳品厂来人说是想和教导队结成军民对子,表达军民鱼水深情。这是政治任务,教导队也在找,双方顺理成章地结了对子,不定期地组织活动,有时候是厂里组织一些年轻人到队里参观,有时是队里安排人到厂子打扫卫生、整理仓库。姜晓洛是团支部副书记,这些事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乳品厂生产鲜奶,每天供应给周边镇子和城里的人,还生产一种酸酸的牛奶。两家结成对子后不久,到了下午3点多钟,就有一个中年男子推着一辆自行车停在教导队外面的马路边,车后架子上放着一个塑料筐,用松紧带拴着,筐里隔成24个小格子,每个小格子里插着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的就是乳品厂当天生产的酸奶。

  姜晓洛从没喝过酸奶,他甚至不知道牛奶还可以是酸的,第一次到乳品厂参观,厂里的人就搬过来一箱,一人一瓶,他一开始还不敢喝,捧着瓶子疑惑地看着别人,见常家杰接过瓶子,拿起桌子上放着的塑料吸管,对着瓶口上的纸盖向下用力一戳,拿起瓶子,把管子塞到嘴里用力地吸着,很享受的样子。

  姜晓洛知道常家杰的家境很好,在家的时候一定喝过,应该不难喝。他照葫芦画瓢,把管子插到瓶子里,嘴巴对着吸管轻轻地吸了一口,有点酸酸的、甜甜的、稀稀的,第一口下去感觉不好喝,有些粘喉咙,再吸一下,一种凉凉的、滑滑的奶油感滑过喉咙,感觉很清爽。

  大半个夏天,卖酸奶的中年男子每隔两三天就会出现在队门口,常家杰每次都会跑出去拿一瓶回来,其他人也时不时地喝上一回。一毛五一瓶,对姜晓洛来说还是有些舍不得——一个月19块钱的津贴,衣服、吃饭不要钱,每个月的牙膏、肥皂、洗衣粉用掉5块钱,还有14块,他一般会留下10块钱存着,这样每个月只有4块钱的零用。当然,隔上几天,他也会掏钱买上一瓶解解馋,慢慢地也适应了酸奶的味道,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喜欢喝酸奶。

  姜晓洛知道,常家杰和其他几个同学的家境比较好,家里每个月还给他们零花钱,他不想跟他们比,也比不了。到部队一年多了,姜晓洛也渐渐地懂得,每个人的出身不同,生活环境也不同,大家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差距,好在家境好的同学也没有刻意地表现出来,毕竟都是孩子,又是在部队,与社会还有隔阂,外面发生的变化还没有影响到这里。

  除了酸奶,队里还流行一种食品,那就是方便面。教导队只有30多个人,负责一日三餐的是3个战士,刚进队的时候,大家有一股新鲜劲儿,觉得大锅饭挺好吃的,队领导和教员一桌,姜晓洛他们8个人一桌,大家相互抢着吃,吃得香。时间长了,队里的伙食一直没什么变化,除了周四晚上的加餐和节日前的聚餐,平时就是一些蔬菜,里面放些肉丝、肉末什么的,吃的最多的就是西红柿炒鸡蛋、炒平菇、炒花菜。

  大家还在长身体,饭量大,天天就是老三样,也就不想吃了,晚上饿了,就弄些饼干什么的填填肚子。后来,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带头,放假回来的时候带了几袋方便面,不想吃食堂的时候就在宿舍里泡面吃,这下提醒了大家,从此教导队的垃圾桶里便多了很多方便面的袋子。

  上个世纪80年代初,随着国门向世界打开,越来越多的洋玩意儿出现在中国,美国的可口可乐在中美建交后很快重返中国,也就是在那个时期,来自日本的方便面进入了国内,这是一种用开水泡着吃的面条,方便快捷、味道鲜美,很快就被中国老百姓接受了。

  部队的小卖部也有一种方便面,1块钱一大袋子,里面有5块面、5包调味料,平均2毛钱一块,能吃一个礼拜,很快就成了大家的晚饭和夜宵。不过,方便面里只有一包调味料,说到底就是一个盐包,大家很快就想到了办法,从家里带些荤油、咸菜,甚至还有人带来了咸肉、咸鸭蛋什么的,大伙儿一起吃,两三天就消灭了,后面的日子就在小卖部买些豆腐乳和榨菜。小卖部的销量自然又是直线上升,把军嫂乐得,见到教导队的人脸上就笑开了花。

  星期天轮到姜晓洛回家,一大早,他就和陈长海两个人到了车站,又是等了快两个小时,一路换车,快中午的时候才到家。家里只有爸妈和姜晓丁在家,姜艾考大学去了江苏北部的一个城市学习会计。吃完中饭休息了一会儿,姜晓洛从家里带了一瓶荤油、一小包盐、一盒子咸肉,还有一袋子炒米,在车站和陈长海会合一起回到了队里。这后面的一段时间,他就用方便面和炒米相互调剂。炒米也是一种方便食品,放点荤油,搁点盐,用开水一泡,也非常好吃。小时候,外婆家每年都会准备一点给孩子们当零食,抓一把放在嘴里,嘣脆嘣脆的。

  很快又到了礼拜天,姜晓洛一个人躺在宿舍里看书。常家杰回家了,隋兴国请假去了城里,他原本想着去找秦苏,但她也回家了。这段时间,姜晓洛老是觉得有个影子在脑海里晃,看见秦苏心跳就加速,但又不敢接近她,只能装作没事一样,在教室里说上两句或者吃饭时和大家一起扯上几句。姜晓洛觉得秦苏对自己并不是特别得热情,倒是和韩平有说有笑的,这让他的心里有些酸酸的,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韩平是队里个子最高的,听说父亲也是部队里的一个领导。

  在食堂吃完晚饭,姜晓洛一个人在队外的路上闲逛。初秋的南陵,徐风轻拂,一轮红日悬在不远处的钟山山顶,映红了半边天。他望着初落的夕阳,感到很累,不是身体乏力,也不是脑袋晕胀,就是有些心慌,空落落的。他低着头往回走,无聊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快到队门口的时候,看见常家杰从对面走过来,肩上背着个包,鼓鼓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队里,没一会儿隋兴国也回来了。常家杰从包里拿出一些吃的递给姜晓洛和隋兴国,有瓜子、饼干,还有牛肉干,两个人也不客气,接了过去。

  “今天在超市上了一个当!”

  常家杰拿出一个碗状的盒子,上面是红红白白的图案,细看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旁边写着“红烧牛肉面”几个字。

  “这不是方便面嘛!”隋兴国说。

  “是的,不过你们知道多少钱吗?”

  “多少钱啊?”姜晓洛拿过来,放在手里转了一圈。

  “6块钱!”

  “啊!啊!”姜晓洛叫了起来。

  “这么贵啊!”隋兴国也很惊讶。

  “我在超市看到的,瞄了一眼价格,以为是6毛钱,就拿了一盒,结果一结账,说是6块钱!”

  常家杰有近视,度数还挺高,听他这么一说,姜晓洛和隋兴国都笑了起来。

  常家杰的家境好,但接触时间长了,发现他还是比较朴实的,也没看到他乱花钱,这6块钱的方便面他也觉得太贵了。当天晚上,姜晓洛和隋兴国就沾了常家杰的光,三个人有滋有味地品尝了一下6块钱的天价方便面。真的是一份价钱一份货,这个方便面里不仅有调味包、油包,还有一小袋子蔬菜肉丁包,干干的,撕开撒在面盒里,倒进开水,一会儿就化开了,跟木耳一样,味道很鲜,特别是面汤,特别香,非常好喝。

  到部队的第二年,姜晓洛的津贴涨到了21块钱,他偶尔也会犒劳一下自己,到小卖部买一两袋贵一点的方便面,外加一根火腿肠。

  1990年9月22日,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盛大的节日,第11届亚运会在首都北京盛大开幕。

  上个世纪70年代末,伟大的中国经历十年浩劫迎来了全中国全民族自解放以来又一次重要的大转折——改革开放,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国门。自此,整个国家开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综合国力,带领老百姓走向富裕。亚运会是中国举办的第一个综合性国际体育大赛,表明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迎接中国。

  教导队接到上级的通知,组织全体人员收看亚运会开幕式,下午全队人坐在队里的电视房,为中国欢呼,为中国骄傲。

  10月,东西德合并。

  国庆节后,教导队也迎来了一个喜庆事——开春后养的猪在大家的精心喂养下茁壮成长,十几头猪前前后后下了一窝小猪仔,队里的猪圈实在放不下,只好留下十余头,其它的送到所里的猪圈去了。

  这两天大家都没有闲下来,喂猪的活多了一倍,关键还不在这里,天渐渐地冷了,小猪仔体弱,需要时时看着,队里决定让大家守猪圈,每天排班睡在猪圈陪着小猪仔。听到要干这活,大家直乐,觉得应该是一件挺有趣的事。

  部队西头的猪圈,朝东有几间废弃很久的破房子,队里简单地倒饬了一下,放了两张床,就让大家轮流值班了。陆其涛和陈长海是第一个值班,傍晚吃完饭,两个人在队里简单地洗漱一下,就夹着被子、枕头去了猪圈,其他人结伴跟着去瞧热闹。

  这天轮到了姜晓洛和孔兵,两个人吃完晚饭就到了猪圈,听前面的人说,晚上根本睡不了,夜里要起来好几次给小猪仔喂食,还要看看小猪仔会不会被母猪压着,怕稍不留神就被压死了。

  姜晓洛躺在铺着稻草垫的床上,听着小猪仔嗷嗷直叫。夜里11点,他们被闹钟叫醒,爬起来,趁着月光走到猪圈,把桶里的泔水舀起来盛到小桶里再倒进石槽里,用长棍子敲敲地面,把小猪仔弄醒,赶到石槽旁,看着小猪仔拱着抢。夜里3点和6点,两个人又爬起来重复同样的活,一夜就过去了。以后的一个月,大家又轮流睡了好几次,小猪仔渐渐地长大了,这段有趣的陪猪生活也结束了。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国家的改革步伐还在继续,老百姓的日子也一天天地好过起来,但传统的生活习俗还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一直被老百姓坚守着。每到冬天,当地人就开始腌蔬菜,主要是高根白和雪里蕻,姜晓洛家里每年都会腌上不少,早上当小菜就稀饭,还可以加些肉丝清炒,一个冬天,每天饭桌上的蔬菜基本上就可以对付过去了。

  一家人还特别喜欢吃腌制腐烂的菜叶,俗称“烂腌菜”,装上一碗,烂乎乎的,放入姜蒜和干辣椒,蒸上十几分钟,滴上几点香油,撒上葱花,很是下饭;也可以在面粉里掺些腌制的卤水清蒸,叫做“面水”。这两道菜都是老姜家的传统菜,外面的人都说不健康,但一家人以外公外婆吃了一辈子活到八九十岁的高寿予以驳之。

  去年教导队刚刚成立,没有赶上,今年队里早早地就开始准备,除了自己地里种的,又从外面买了一卡车。大家课余时间就去食堂帮助洗菜,然后晾在院子的围墙上和食堂前朝阳的石台子上,一根根绿油油的高根白和雪里蕻整齐地码在墙头和台子上,就像战士列队接受检阅似的。晒上几周晾干之后,再一根根收起来,放到缸里,每摞一层撒上一大把粗盐,食堂的战士穿着干净的雨靴踩在上面,一脚一脚地转着踩,压实后再摞一层,再撒上一大把盐,再转着身踩,一缸放满后,用大石块压在上面,放在阴凉的地方储存,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拿出来吃了。

  腌菜还是很好吃的,早上用油过一下,咸咸的,很下饭,中午的时候加些肉丝炒一下就是一道菜,但这样连续吃了一个月,大家终于受不了了,早上就稀饭还好,中午进了食堂,看见桌子上放着雪里蕻炒肉丝就想吐,简单地扒上两口,回到宿舍吃方便面。

第六章 成长的经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