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第二节 姜晓洛来到了京州

  京州,我来了!姜晓洛拿着行李跟在汪队长后面,随着人流向出站口走去,眼睛四处张望,充满了好奇,还没出站,他就感觉到什么叫大了。

  走到出站口,陆其涛一眼就看到出口围栏外有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举着个牌子,四处张望,牌子上写着“教导队汪队长”。

  “队长,那是接我们的人。”陆其涛用手指了指前面。

  “我看到了。”汪队长应了一声,随着人流走过去。

  大家走到栏杆前,姜晓洛看见接他们的是一个战士。

  “是汪队长吗?”

  “是的。”

  “我是研究所的,来接你们,车在前面。”

  战士放下手中的牌子,转过身,等着大家出了栏杆的门,一起向车站东头的停车场走去。姜晓洛跟在后面,转着脑袋,望着身边这座气势恢宏的火车站。

  已是午夜时分,车行驶在京州的大街上。姜晓洛坐在车里望着窗外,车行前方,宽阔的马路,中间用白色的道栏隔着,路两边都是高高的大楼,每一幢都有二三十层楼高,比县城最高的楼高多了,不过一整片都是这样的楼,也就显不出多高来。

  车沿着笔直的大路一直向前,两边灯光通亮,犹如白天,隔不多远就是一座横跨马路的天桥,桥栏边挂着各种各样的宣传广告牌,有激励中国人民的标语口号,也有公益广告和商家广告。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车拐进了一条小马路。在姜晓洛看来,说是小马路,也比县城的三号马路宽上很多,路边的房子倒是比大路上的矮了不少,不过也有十来层高,路灯也暗了不少,偶尔驶过一辆车,看不到行人。车子又走了几分钟,拐进路边的一条巷子,没多远便停了下来。

  姜晓洛透过车前的窗子看见车子停在了一个大门前。大门很简陋,两根水泥方柱顶着个水泥横梁,两扇大铁门关着,门柱上的电灯散着红光,夜深人静的,显得空荡荡的。

  司机按了两声喇叭,从旁边的小屋里走出来一个战士,看了看车,打开了铁门,车开了进去。姜晓洛两边看看,几幢四五层的小楼立在院子西边,有几个房间还亮着灯。又经过一个小操场,车停在了一幢小楼前。

  “领导,到了!”司机回过头来说道。

  “我们领导说,请你们先休息,明天一早我们领导会过来。”

  “好的,谢谢!”汪队长答道。

  大家站起来,从座位上拎起行李,打开车门下了车。

  路边的台阶上是一个对开的玻璃门,门厅亮着灯。司机领着大家进了门,走到前台。

  “这是从南陵来的,政治部安排的。”

  “那你们先登记一下,两个人一间。”女服务员看了看大家,点了点头,从台上拿起几把钥匙。

  姜晓洛走到台前,把大家的名字一起登记了,然后大家跟着服务员,顺着过道走到靠里的几个房间前。陆其涛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钥匙,看了看房间号,把手上的钥匙递给了汪队长和郭方宁,自己打开身边的一个房间,姜晓洛跟在后面进了屋。

  房间里很简陋,就是两张床,一个写字台,上面放着两个水瓶、两个瓷杯子,还有两盏台灯。两个人把随身行李放在地上,坐在床边,四目相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姜晓洛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1点,坐了一整天的车,他感觉很累,便合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这是姜晓洛在京州的第一夜,他根本无法入睡。这里就是自己以后要工作的地方吗?感觉好像很破旧的样子,应该是一个老单位了。他瞅了瞅对面床上的陆其涛,也是一脸困倦的样子,便没有打扰,一个人躺着,想想东想想西,渐渐地迷糊着了。

  天刚麻麻亮,姜晓洛就醒了,看见陆其涛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眼睛。听到动静,陆其涛坐了起来,姜晓洛也跟着起了身,两个人坐在床边,谁也没有先说话。

  “这就是我们以后上班的地方吗?”姜晓洛还是先开了口。

  “不知道。”陆其涛打着呵欠。

  “哎!”姜晓洛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快7点的时候,傅其美来敲门,说是出去吃早饭,两个人答应着,爬起来出了房间,走到洗漱间刷牙洗脸,然后和其他人一起出了招待所。

  站在招待所门前的台阶上,姜晓洛看见对面十来米处就是围墙,围墙后面是一排柏树,冒过了墙头,枝叶繁茂、绿意葱葱,树梢中露出一座造型独特的建筑,不高,刚刚超过围墙一点点,白色的墙体、金色的尖顶。他再环顾四周,左手是一座礼堂模样的建筑,不远处有几幢楼,应该是家属区。

  几个人一起向外走,百把米外就是大门,经过右手的篮球场,旁边就是昨晚经过的小院子,里面是三幢五层小楼,呈凹字形,应该是办公楼。出了大门,左边是一圈铁栏杆,里面是红墙黄瓦的围墙,还有一扇紧闭的大门,看上去像是一座庙宇。姜晓洛想起了那个白色金顶的建筑,应该就是一座佛塔。部队和庙宇靠在一起,挺有意思的。

  右拐,前面是一条小巷子,百八十米长,路口有几家饭店,还有一两家杂货店。大家走到路边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早餐铺坐了下来,瞅了瞅隔壁桌上吃的东西,有豆浆、油条,煎饼什么的,几个人随便点了一些,边吃边聊。这是姜晓洛来到京州后的第一顿早餐。

  “下午我们就走了。一会儿你们先去报到,中午找个好点的地方一起吃个饭,算是我给大家走上工作岗位表示祝贺!”汪队长笑着说。

  “也算是我们给汪队长践行啦!”郭方宁一脸顽皮,大家也都笑起来。

  回到招待所,大家坐在汪队长的房间聊天,等部队的人来。9点不到的时候,有人敲门,打开门,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军官走了进来。

  “请问是汪队长你们吗?”

  汪队长站起来,笑着点了点头。

  “我是政治部人事处的李进,领导让我来带他们去报到。”李进伸出手和汪队长握了一下,又看了看姜晓洛他们。

  “那就麻烦你了。”

  “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先去吧。”

  姜晓洛他们朝汪队长点了点头,跟着李进出了门。

  出了招待所,姜晓洛又抬头望了望围墙那边的白色建筑,仲夏的晨光照在塔尖之上,金光闪闪,有些晃眼。

  拐进大门旁的小院子,上了南边办公楼的二楼,大家跟着走进过道里的第一间办公室,里面坐着的两个人看到他们进来,笑着站了起来。

  “欢迎!欢迎!”一个戴着中校军衔的中年男子伸出手和大家一一握手。

  “这样,一会儿大家填几个表,我们再简单地介绍一下单位的情况,就算是报到了。”旁边戴着上尉军衔的年轻军官从桌子上拿起一摞表格递给大家。

  “你们可以到隔壁的会议室去填,填完后交回来。”

  几个人拿着表格出了办公室,进了隔壁的会议室坐下来填表,一共有3张表,都是填些个人情况、家庭情况和学习情况的,正填着,中校军官走了进来,坐在了他们对面。

  填完后,大家把表格交给了中校军官,他简单地翻了翻,把表格放在桌上。

  “这样,我把单位的情况简单地介绍一下。”

  “我们单位是空军信息技术研究所,直属空军司令部,和你们南陵的单位属于同一系统。这里是我们的机关所在地,在郊区的清水、沙水、汤水还有3个工作处……”

  “那也就是说,大家不一定在这里上班,很有可能要到下面的工作处去。”姜晓洛看了看其他人,心里开始打鼓——那是不是离京州很远啊!

  “刚才简单地说了一下单位的情况。这样,你们今天就算是正式报到了,根据安排,你们先回家休息,8月25日回单位,然后集中培训半年。你们都有托运的行李吧,下午安排车陪你们去车站拉,先放在招待所,等你们回来后,再一起搬到集训队去。”

  “啊,又放假啊!”大家都笑了。

  回到招待所,大家把报到的情况和汪队长说了一下。

  “真是够可以的,这来回一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还有一个月呢,也不可能待在这里,你们可以先在京州玩两天再回去,都是第一次来吧!”汪队长笑了笑。

  “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大家站起来,一起回到姜晓洛的房间。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

  “那要看能不能买到票了?下午正好去火车站,我们先看看。”

  “这几天到什么地方去逛逛呢?”

  “就是那几个著名的景点呗。”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商量得热闹,等到汪队长来喊吃饭,还在吵着去哪里玩。

  出了大门,大家一边逛一边瞧着哪里有好一点的饭店。临近中午,街上人来人往,车子也是过来过去,路边有几个院子好像也是机关单位,其它的多是商铺,开着门,门前的招牌也是各式各样,有开小商店的,卖些烟酒百货,有卖五金水电的,更多的还是小饭店,其中川菜馆更多些。

  走了差不多一条街,大家也没有发现什么好的饭店,便折回头,在部队不远的地方有家店面看起来稍大一些,里面坐了不少人,几个人都说这家人多,口味应该不错,便一起进了店,挑了一张空桌子坐下来。

  “你们想点点什么?”一个女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来,露出甜美的微笑。

  声音真好听!姜晓洛不由地抬头望了望服务员,她的目光也正好转过来,看到有人盯着她,有些难为情,但还是笑了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姜晓洛发现这个女孩长得挺好看,年龄也就在十七八岁左右,个子高高的,身材苗条,胸部起伏,穿着白色的短裙和淡黄色的上衣,应该是饭店的制服,很贴身,显得亭亭玉立。一瞬间,姜晓洛的心里突然冒动了一下。

  两年后,当姜晓洛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20岁了,和她开始了一段两年的情感故事,此处暂且不表。

  点好菜,汪队长又叫来几瓶啤酒。

  “来,一起满上!”

  “祝大家在新的单位工作顺利!”汪队长笑着开了场,大家碰杯而饮。

  “来,我们一起感谢汪队长和队领导三年来对我们的关爱!”陆其涛说道。

  大家一齐倒满杯,站起来一口喝尽杯中酒。

  晚上,大家坐在房间里,情绪看起来有些低落。下午他们去车站把行李拉了回来放在招待所,一切还是蛮顺利的,结果买票的事让大家急得不行。

  京州站。姜晓洛和傅其美刚刚走到站前广场,就看见广场上全是人,站前售票处更是人头攒动,黑鸦鸦的一片,分成六七拨,已经拐了好几个弯,至少也有几千号人。两个人赶忙走过去,发现这哪里是在排队买票啊,简直就像是在赶集,一个个焦急地伸长着脖子,喝水的喝水、抽烟的抽烟,也有人在骂天骂地。每一个从窗口挤出来的人都会被后面排队的人问上半天,有买到票的,更多的是没有买到票,一脸的怒气。

  “这样看来,我们肯定是买不到票的,光排队至少要大半天的时间,我看还是先到陆其涛那里拿完行李,回头再商量,你看还行?”

  姜晓洛看了看这架式,朝傅其美一个劲地苦笑,傅其美听到姜晓洛这样说,看了看长龙一般的队伍,点了点头,两个人转过身朝行李处走去。

  “看这个样子,票是很难买到的,要想想办法。”傅其美一声叹气。

  “我下午已经打电话回去了,我爸让我们去找他的一个战友。”郭方宁说。

  “那明天我们就去找他,他在什么地方?”

  陆其涛和郭方宁是江中县的,知道郭方宁的父亲是县物资局的干部,应该有些关系。

  “他在二炮司令部,明天我们去找他,顺便出去逛逛。”郭方宁征询大家的意见。

  “就这样,先把票的事定下来,玩起来就放心了。”姜晓洛说道。

  大家都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出了门。都是第一次到京州,这么大的一座城市,根本就不知道坐什么车,几个人先找了一家报刊亭,买了一份京州地图,站在马路边上研究了半天,才多少搞清楚先坐什么车到地铁站,然后坐地铁到什么路。

  几个人上了公交车,一路上有说有笑。车外高楼大厦林立,天桥上行人络绎不绝,过了三四站路,大家到了地铁站。地铁站口建在一条河边,站口上方立着地铁的标识牌,旁边写着“建国大街站”,进了站口,是几十级向下的台阶,下了台阶向右拐,又走了几十米才进了站。姜晓洛找到售票处,买了4张票,每张票5毛钱。

  大家进了站,又下了几十级台阶到了月台上,乘客三五成群地站在月台边,左顾右看的。姜晓洛是第一次坐地铁,他四处张望着,月台空间宽敞,大理石柱支撑到顶,巨型的水晶吊灯均匀分布,通明透亮,月台两边是轨道渠,墙壁上贴着不同内容的瓷砖画,多是一些宣传口号标语。

  车进站了,大家开始往前挤,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大声地喊着,让大家有序排队,顺序上车,可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听见,还是人挤人地朝车门前涌,咋一看,都不是自己走进去的,而是被人推进去的。姜晓洛他们站在后面,也被人流塞进了车厢去。车厢里全是人,相互靠着、顶着,车厢顶部的电扇呼呼地吹,热风难挡,他们几个拼命地挤到车厢中间,抓住吊着的扶手。

  车停了几站,下客上客,大约20分钟后到了上元门站。姜晓洛他们下了车,顺着人流,穿过通道,上到换乘月台,继续等车,不一会儿车就来了,几个人又上了车,坐了一站就下了车,出了站回到地面。

  两边依旧是高楼林立,路对面有一个院子,大门口有两个战士笔直地站着,一看就知道是部队大院,应该就是二炮司令部了。几个人走到不远处的过街天桥,上了天桥到了对面,向战士说明了情况,其中一个战士走到岗亭里打了一个电话,便让他们稍等一下,有人出去接。

  安排完车票的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心情也好了不少。几个人出了二炮司令部,在路边找到公交车站,坐车到了西市。

  西市是京州的一个著名商业街,得名于西市牌楼,早在明代这里就是来往京州的主要道口,来自全国八方的陆路商旅、货物在此汇聚,后渐成店铺、酒铺、客栈集中之地,是京州城繁华所在。

  繁华的大街上行人来往不绝,熙熙攘攘,男的大多穿着灰色、白色的短袖衬衫,还有短裤,女的大多穿着裙子,颜色各样,阳光下如盛夏绽放的鲜花,十分招人注目。放眼望去,临街两边商铺聚集,有百年老字号,也有现代化的商场,人出人进。

  姜晓洛边走边看,京州之大,之繁华,小小的江上县城根本就不能比。虽说这两年临山镇也有了一些变化,但终究还是一个落后的小县城,两条大街上也只有国营的商店大一些,临街冒出来的小商铺卖些小吃、百货、五金什么的。街上的车子倒是多了些,时不时还会驶过一两辆进口小轿车,司机一个劲地按着喇叭,从路人的身边傲气地驶过去。

  接下来的两天,大家还是在城里逛了逛,去了几个著名的景点,就结束了第一次的京州之行,登上了回家的火车。车票的确很难买,他们只有两张硬座票,还有两张站票,没办法,几个人轮流换换,一路劳累地回到了家。

第九章第二节 姜晓洛来到了京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