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第三节 集训队的半年时光

  京城十月,扬风落叶,院外的柳树已呈秋色,院内的矮冬青虽然还带着绿,但也是夏末留残,没了生机。

  集训队的日子简单重复,整天坐在教室里一遍遍地听着同样的带子。为了提高日语班的集训效果,队里还特意从南陵请了一个教员专门给姜晓洛他们上课。课后,大家就是散散步、打打球、聊聊天、玩玩牌,有些聊虚度日。

  日子长了,大家也都认识了,不过,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还是更多地聚在一起。姜晓洛也知道,整个集训队里,有来自部队正规院校的本科毕业生,也有和他们一样来自部队教导队的中专生,在他看来原本就有些区别,平时也没有太多的接触。

  黄昏时分,日落鸟归林。初秋的京州城郊,微风轻拂林荫路,晚霞映照半山坡。丛林点点中,一条条金色的纹线印在白色的大铁锅上,许添温和。

  吃完晚饭,陆其涛回宿舍休息去了,姜晓洛一个人想出去走走,便信步出了院门。院外柳树条垂,阵风过来便飘扬一番,路两边的麦田已经收割,露出大片的黑土,正等着庄子里的人重新打翻,好下一次撒播。

  姜晓洛一个人走着,心情有些低落,想想家,想想今后,也没个头绪。正准备往回走,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像几只归家的百灵鸟,喜悦万分。他回过头,看见两个女生从院门结伴走出来,手挽着手,叽叽喳喳的。

  两个灵动的身影在夕阳下的林荫间闪动,姜晓洛盯眼望去,是英语班的两个女生,记得一个叫司马君,一个叫黄娟。司马君瘦一些,圆巧的脸庞、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很可爱的样子。黄娟有些胖,眼睛不大。

  两个女生低着头,捂着嘴,笑得有些肆无忌惮,朝姜晓洛这边走过来。擦肩而过的瞬间,姜晓洛察觉到司马君的一双大眼睛似乎向他瞄了一眼,长长的睫毛掩着黑黑的瞳眸,一闪一闪的,走过去了还听见两个人在笑,低声嘀咕着。

  “司马君!司马君!”姜晓洛转过身,有些呆呆地望着司马君远去的身影,默默地重复了两遍,心突然好像被穿进来的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却不疼。

  课间,小院子。姜晓洛站在围墙边弯了弯腰、踢了踢腿,天天坐着,浑身酸酸的。

  “你在做什么呢?”

  一声轻柔的话音从身后传来,很熟悉,姜晓洛微微一笑,没有回头,紧跟着一味悠悠的清香伴着微风飘了过来,他知道,她站在了自己的身边。他侧过头,两个人四目相视、微笑无言。院落之上,槐树遮阴。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姜晓洛一个人在宿舍休息,躺在床上看书。这一年来,他对《红楼梦》产生了兴趣,从家里带了一本来,没事的时候就翻上几页。

  《红楼梦》,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曹雪芹著,又名《石头记》、《情僧记》、《金玉缘》。《红楼梦》以“真事隐去,假语村言”,描写了一个皇朝贵族由兴盛到衰败的全过程,通过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婚姻故事,刻画了人性美和悲剧美。其特殊的笔法,让后人细加研究,更揣测出小说背后隐藏的诸多内容,其品读研究最终形成了一门红学。

  “哈哈!咯咯!”

  姜晓洛正在静静地看着书,门外却传来大声的嘻闹声。

  “谁啊?”

  他爬起来走到门口,寻着声音看去。操场上,两个女生穿着运动服正在打羽毛球,一身红、一身白,在阳光下跳动,红的像火焰,白的像小兔,伴着嘻嘻的笑声,引来不少人的注目,而她们好像也不在乎大家的目光,旁若无人地自己乐着。

  是司马君和黄娟。不知怎的,姜晓洛的心头掀起了一层水波,仿佛火热的夏天里,一杯冰水划过喉咙,顺着血液流过心间。他不由自主地朝操场边走过去,站在那里,眼睛随着白色的衣衫上下跳跃。

  司马君看到姜晓洛,愣了一下,站在那里冲着他微微一笑,黄娟正好发球过来,白色的羽毛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轻轻地落在地上。司马君朝姜晓洛吐了吐舌头,弯下腰接起球,向上一抛,挥拍,球向对面飞去。姜晓洛隐约看到司马君的脸颊上泛起一缕红晕,他的心里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天已秋,晚间渐凉。夜深了,姜晓洛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日间司马君娇好的身影一个劲地冲进他的脑海,挥之不去——操场上,白色的跳动,灵气、活泼,豆寇年华、青春靓丽。

  课间,姜晓洛独自坐在院子的墙台上,抱着膝头,像是在想什么,又好像是在等什么。

  “你在做什么?”

  听到身后传来一句柔柔的轻声,姜晓洛抿嘴一笑,露出一丝狡黠。司马君从教室里走出来,两手背腰,慢慢地踱到墙头,抬头望着姜晓洛。黄娟站在司马君的身边,脸上藏着一丝不知何意的坏笑。

  “没做什么啊!发呆呢!”姜晓洛转过头朝司马君笑了笑。

  “发呆?那在呆想什么呢?”司马君紧追了一句。

  姜晓洛歪着头,盯着司马君,嘴角微起,没有说话。

  “《红楼梦》是一本奇书,我们所读到的、看到的,只是这本小说的表面,在小说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真相,是作者用春秋手法遮人耳目,把一个可能的历史事实藏在了小说里。”

  “那是什么样的历史事实呢?”

  司马君抬起头静静地望着姜晓洛,眼神里透出一抹无言的深意,姜晓洛迎着她温柔的目光,心里生出一阵阵的暖意。

  “其实,曹雪芹所写的故事是雍正朝的事。当时曹家已被抄家,开始没落,曹雪芹从小的伴读玉儿被雍正强行招入宫中为妃,曹雪芹与玉儿青梅竹马,此事让他怀恨在心,后与玉儿设计将雍正害死。”

  姜晓洛坐在墙肩上,双手抱膝,司马君靠在围墙上,听他讲述红楼的故事。余光中,他发现她很漂亮,安安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浑身散发出豆蔻女孩特有的青春活力。他想到了林黛玉,但司马君更像史湘云,没有黛子的多愁善感,却有史子的端庄大方。

第十章第三节 集训队的半年时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