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第四节 集训队的半年时光

  已近年底。这一天,雪落京州,一夜飞扬,郊区已是一片素装。天际边,雪花仍在飘洒,田间,厚雪盖土,已不见黑泥外露;院内,屋顶覆雪,如白色床单,平整如面;操场上,不知谁堆了两个不大不小的雪人,倒插着一根扫把,显出拟人的可爱。

  到京州4个月了,姜晓洛还是没有整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星期天只吃两顿饭,第一顿在上午10点钟左右,也不知道是早饭还是午饭,下午4点钟就吃晚饭了。到了星期天,大家一般都会睡到9点多钟,然后爬起来跑到食堂,狼吞虎咽地干掉一顿,就眼巴巴地等着下午饭。还有就是那个玉米粥,吃了三四个月了,姜晓洛他们还是不怎么习惯,后来就弄些盐,每次撒点在里面,算是有了点咸味,勉强能喝一碗。

  多年以后,姜晓洛反而喜欢上了这种原生、清淡的玉米粥,回到家乡后还时不时地想起这一口,便让家人做上一些解解馋,也早已不放盐了,趁热一口喝下去,很解味,还有一种回忆的苦甜在里面。

  逢五逢十小各庄就会开集,周边庄子上的人一大早赶到集市上,摆个摊子,卖些农具、菜仔什么的,顺便带些生活用品回去。赶上星期天,集训队的人也会去凑凑热闹,买些吃的用的,这样就不用隔段时间就坐两个多小时的车赶到城里,在那个破旧的招待所住上一晚,折腾两天,累个半死。

  “司马君!”

  “来了!”

  姜晓洛站在女生宿舍门口,雪花落在他的肩头,很快化成了水珠子。外面已经零下十几度,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冷,心里暖暖和和的。门开了,司马君穿着一件白色的短款滑雪衫出现在姜晓洛的面前,毛绒绒的帽子包着一张红扑扑的脸庞,甜美可爱,冲他嫣然一笑,跳下台阶,活泼灵动。这一刻,姜晓洛想到了《红楼梦》里的薛宝琴。

  “走吧!”

  司马君拍了拍姜晓洛身上的落雪,奔到前面,扬着头,伸出双臂,迎着空中的雪花忘情地呼吸着,爽朗的笑声传进姜晓洛的耳朵,让他心潮激动。昨晚,两个人在院子里散步,他说想去逛集市,就他们两个人,她低着头想了想,点点头,他很开心,一份若隐若现的期待浮现在脑海里。

  出了门,路边的柳树薄雪压枝,轻风一吹,如蕠飞舞,飘飘扬扬,落在两个人的肩上。姜晓洛抬起手,轻轻地拂去司马君身上的雪瓣,她转过脸,妩媚而笑,此刻,面若桃花。

  集市离部队四五里地,两个人肩并肩地走在路边,姜晓洛听她说说自己的过去,司马君听他讲讲自己的经历。雪在飘,心已近,两个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人在这一刻拥有了彼此的故事。

  路上的人多了起来,庄子里的人行色匆匆,骑着自行车、三轮车,带着人、装着货,跌跌撞撞、歪歪扭扭的,一个不小心就摔在地上,哎哟一声爬起来,扶起车子骑上去,继续向前,狼狈的样子,引来旁人的开心大笑。

  集市上已经很热闹了,不大的水泥场子摆满了摊子,摊主正在大声地叫卖。摊前有人蹲着挑选农具,有人站着和摊主讨价还价,小孩子手里拿着葫芦串,围着摊子跑。

  姜晓洛和司马君挤进人群里,这边看看,那边瞅瞅,随意逛着。刚转过一个摊棚,司马君突然拽了拽姜晓洛的袖子,他回头望着她,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前看,是蔡红和鲁东北两个人走在前面。蔡红就是和姜晓洛他们一起学日语的,本科毕业,水平比他们高出很多;鲁东北个子高高的、瘦瘦的,也戴着眼镜,和蔡红边走边聊,很亲密的样子。姜晓洛和司马君相视一笑,连忙闪到一边。

  集训队地处偏僻之地,离城百八十公里,进趟城就是跑个长途,大家平时也出不去,就呆在院子里,偶尔到集市上或者汤水县城逛逛,时间长了,自然也就有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故事。一开始大家还悄悄的,公开场合看不出什么,到了晚上和星期天,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在院子的山坡上、林荫间,时不时地能看到一男一女走在一起,肩并肩地散步聊天,甚至有的还偷偷地搂搂腰、牵牵手。姜晓洛和司马君也一样,青春年少、情窦初开、两情相愿,一开始还有些扭捏和拘束,渐渐地看大家都很自然,队里也没有约束的意思,也就心安了,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聊天,有时候大家起哄,两个人会意一笑,心里却也坦然。

  不知不觉,1992年过去了,1993年来了。

  虽然学习很枯燥,但姜晓洛很开心,因为他恋爱了。一个来自江南的十八岁男孩,与一个来自东北的妙龄少女,命运安排、机缘使然,在京州郊外走到了一起,开始了一段情感交流。这是姜晓洛的初恋,真正的初恋。

  年前,集训接近尾声,这几天大家的话题都转到了二次分配的事上。有消息说,一部分人将被分到沙水一处,还有一部分人就留在原地。二处没有日语岗位,只有一处有,姜晓洛他们肯定是去一处的。

  姜晓洛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司马君。司马君来自直属教导队,有人说她们几个很有可能留在二处,这样两个人就要分隔两地了。虽然还是在一个所,但京州太大,两个工作处相距又远,交通十分不便,不可能常常见面,这对两个刚刚坠入爱海,正享受着甜蜜爱情的年轻人来说,无疑可以说是生死离别。

  夜晚,已十分寒冷。11月底开始供暖,房间里暖气十足,穿一件毛线衣都嫌热,屋外却是天寒地冻,冰凌挂檐、冰盖覆地。

  院外的小铁锅下,姜晓洛和司马君靠在石墙上,她小鸟般地依偎在他的肩头,柔顺的长发不时地拨撩着他的脸颊,淡淡的发香散在冷冷的空气里,不停地刺激着他的情感神经。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姜晓洛将司马君轻轻地揽入怀里,她抬头望着他,眼神里流露出一片柔情,更多的是不舍。

  “姜晓洛……”

  “君子,我们还在一个单位嘛,有时间我就来看你,你也可以去找我,不是吗?”姜晓洛把嘴巴贴着司马君的耳朵,低声地说道,语气却有些万般无奈。

  “嗯!”

  司马君点了点头,紧紧地靠在姜晓洛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姜晓洛温柔地搂着司马君的身子,把她轻轻地靠在石墙上,捧起她的脸庞,看着她泪珠含光的眼睛,慢慢地低下了头……司马君含羞地闭上了眼睛……两唇相吻。

  皎洁的冬月下,地上留下两个年轻人相依相拥的身影……

第十章第四节 集训队的半年时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