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姜晓洛的人生机遇

  姜晓洛曾经和关倩说过,他很喜欢21这个数字,这个数字意味着年轻又初见成熟,稳重又还留有张狂。1995年,姜晓洛21岁。

  春节刚过,姜晓洛接到通知,借调空军司令部信息技术研究部工作。听到这个消息,他有些意外。到京州两年多了,他一直努力工作,领导也多有肯定,工作不久自己就被调到了整编组,不再从事日语编译,而是做起了文字工作,这多多少少让他有些不安,他还没有做好改行的准备。他也知道,语言只是一种工具、一种手段,他需要学习一些新的知识,从中选择一个作为自己的技能,不论以后人生如何经历或者改变,有一技在身就可以生存。这两年他一直在尝试,学习3D就是其中的一个,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自己学不下去了,因为没有绘画的根底,缺乏基本的创意思维和能力。

  姜晓洛一直在寻找,现在却突然间掉下来一个机会,直接从基层跨到最高层部门工作,他有些惶惶不安,思绪回到了半年前。

  这是姜晓洛第一次休探亲假,他早早找人定好了票,抽了一个星期天专门去了一趟京府口的永安市场,给一家人买了东西。

  这天单位没有班车,姜晓洛吃过午饭,拎着行李箱,在门口上了一辆三轮车,到镇上坐公交车到了安胜门,又转车到了锡寺。关倩下午特意请了假,两个人在她的宿舍里缠绵了一下午,又一起坐地铁在京州火车站站下了车,上了地面。时间还早,两个人手牵着手,随意逛着,又坐在站前广场的花坛边聊天。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两个礼拜。”

  “这么长时间啊!”

  “怎么,舍不得我啊!”

  “谁舍不得你啦,讨厌!”关倩挥起她的双手,一把把姜晓洛从身边推开。

  “哈哈!”姜晓洛故作倒地状闪过一边,又摇回来,顺势把关倩搂在怀里,低下头,嘴唇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火车南行,经河北、过天津、再穿河北,入山东、经江苏、过安徽,再穿江苏,跨过长江,慢慢地驶进了南陵站,已是第二天上午11点。姜晓洛提着行李箱出了站,在站前上了一辆出租车,由北向南,穿过大半个南陵城,出了天佑门,往江上县城驶去。

  8月天,正是南陵最热的时候。中午时分,烈日当头,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出租车司机也舍不得开个空调。从北方回来的姜晓洛感觉已经不太适应家乡的天气,虽然热,但身上却没有出多少汗,闷得不行,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也有些累了。

  车进了县城,姜晓洛才慢慢地缓了过来,思家的迫切战胜了酷热,愈加浓烈,同时还带着点小激动。他特意选在暑假期间探亲,就是因为一家人都在,两年了,第一次回家,姜晓洛很想体验一下游子归乡的感觉。

  军工厂的家属区还是两年前的老样子,只是门口的路边多了一些小店面,人来人往的,有了不少喧嚣。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下来,姜晓洛下了车,从后备厢提下行李,进了小区,经过周玉君家时他还特意望上一眼。两年了,他和教导队的战友们并没有多少联系,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样?

  过了小区的百货店,姜晓洛左拐朝手边的楼房走去,跨了几步,突然想起家里已经搬了,他自嘲地笑起来,又朝前走,经过小区的花廊,抬起头向左上方望了一下。越过花廊上方,不远处,五楼的最西边阳台上,一个中年男子探出身子望着路边。姜晓洛知道,那是父亲。

  走到楼梯口,姜晓丁已经站在了楼下,冲着姜晓洛直笑。

  “回来啦!”

  “嗯。”

  姜晓丁上前接过行李箱,两个人一起上了楼。

  “回来啦!”老姜站在门口看着儿子上楼。

  “爸!”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进门是一个不大的客厅,靠门的地方摆着一张方桌,右手是厨房,厨房隔壁是卫生间,紧挨着一个小房间,贴着门框的地方放着一台单开门冰箱,旁边有个小储物间,左边是两个隔壁隔的房间。

  老姜和老伴站在客厅里,脸上带着笑容。晚上,姜成、姜艾也赶了回来。老林在厨房里忙着,老姜在帮忙,兄弟姐妹几个在客厅里搬桌子、摆椅子、放碗筷,一家人两年后的第一次团聚,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事。

  姜成是学食品专业的,毕业后分到了市里的一家食品厂。

  姜艾是学财经专业的,毕业后分到了县里的农业银行。

  姜晓丁考上了西南大学,高分子材料专业,已经大二了。

  姜晓洛是学日语专业的,毕业后分到了京州。

  老姜两口子都没什么文化,但孩子们的出息让他们很有面子,一些亲近的同事也常常夸,让两口子很开心,这也是老姜的出息。

  桌前,老姜一边抿着小酒,一边听孩子们说着自己的工作学习。这个时候,老姜就像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听手下的人汇报生意,现在生意的势头很好,他有信心,只要一家人努力,就会越来越好,或许过程中有挫折,但这是必须要经历的,只要坚定信念,就一定会成功。老姜自己也有过挫折,但他一直在往前走,现在他把孩子们带大了,一个个也很长进,正在书写各自的人生。这是老姜的使命,也是他的人生。

  “你那天说你已经不做日语翻译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老姜扯出了话头。

  “啊!噢,是这样的……”姜晓洛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

  “我们不是因为学日语才分到京州的嘛,结果没多长时间就被调整了,基本上已经停了这项工作,现在我被转到信息整编这一块了。”

  “那对你以后的工作有影响吗?”老姜望着二小子。

  “没有!就是岗位调整,现在天天就是写东西、报材料,也不复杂。”

  “那就好!”

  “其实,在部队光写写画画发展也不大,有机会还是要弄个一官半职才能在京州待下去!”老姜说出了考虑很久的话题。

  “我知道,陆其涛已经借调到政治部去了,如果有机会,我可能也会改行的。”

  姜晓洛也考虑过在部队好好表现,以后有机会也干个行政或者政工什么的,这样发展的机会更多一些、更大一些。身边就有现成的例子,处里有两个老同志,已经是大校了,干了一辈子技术,很受领导的重视和关照,但姜晓洛多多少少也能看出来,毕竟不是工作处的领导,除了外面来人处里请吃饭喊他们作陪外,每天也只能坐着处里的班车上下班。处里的所有人对他们也非常得尊重和客气,他们自己也没有倚老卖老,但终究只是一个普遍的技术干部罢了。姜晓洛想,自己也应该好好地考虑一下今后的路了。

第十三章 姜晓洛的人生机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