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毕业的故事

  《泰坦尼克号》是美国20世纪福克斯公司和派拉蒙影业公司共同出资拍摄的浪漫爱情灾难片,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凯特·温斯莱特主演。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邮轮从英国出发,处女航,前往美国纽约,4月14日深夜,触礁冰山沉没,船上1500余人遇难。电影以这一事件为背景,描述了穷画家杰克和贵族女露丝抛弃世俗偏见,勇敢相爱,在沉船的最后时刻,杰克将活下去的机会让给露丝,为爱人献出生命的动人爱情故事。

  1997年年底电影在国内上映,旋即引起热烈追捧,年轻人特别是男女情侣为电影中的爱情故事疯狂不己。全国各地的电影院全部爆满,票价大好几十元,创下了当时国内电影票价之最,也由此拉开了中国电影院线化改革的序幕。

  3月,《泰坦尼克号》终于来到了安陵,青年男女翘首期盼了很久,全都兴奋不己。骆雨儿也是少女情怀,自然不会错过,星期天一大早她就把姜晓洛从床上拽了起来,两个人出了校门,坐公交车到了城里。

  城东大街的电影院门口早已是人山人海,成双成对的年轻人排着长队等着买票,队伍中还能看见不多的几对中年夫妇,与身边激情迸发的少男少女站在一起,显得有些不大合群。影院外墙挂的大幅海报上,男女主角站在邮轮舷头,扬臂迎风,透露出淋漓尽致的浪漫之意。强憾的感染力惹得队伍里的少女一片羡慕之声,对着身边的男生直叫,“我也要坐邮轮,我也要这样!”,又引来更多女生的大声尖叫。

  姜晓洛和骆雨儿排在队伍里,顺着人潮往前走。眼前的狂热氛围,让他们也不由地融入其间,两个人相拥相视,彼此的目光里透着浓浓的爱意。

  “那你想不想啊?”

  姜晓洛望着骆雨儿,眼神里一片温柔……骆雨儿点了点头,靠在姜晓洛的怀里。

  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他们才买到下午4点钟的票。买好票后,两个人沿着城东大街闲逛,进进这个店,瞅瞅那个店,中午在一家中式快餐店吃了午饭,又到书店待了一会儿,便晃到电影院附近的肯德基,点了两杯可乐、一份薯条,等着电影开场。

  影院里,大幕上,一艘豪华邮轮,在大海里行进。

  “你要跳,我也跟着你跳……”

  整个影院里到处都是抽泣声,一句看似平和的言语,让少女们哭得稀里哗啦。骆雨儿靠在姜晓洛的肩头,也早已泪流满面,不能自持。他紧紧地搂着她,不停地递上纸巾,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 spaces between us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near, far, wherever you are

  I believe that the heart does go on

  once more, you opened the door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

  “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杰克深情地望着露丝,放开了她紧紧抓住的手,慢慢地沉入了大海……

  阳春3月,和煦暖风,万物回醒。这天是姜晓洛的生日,他24岁了,本命年。姜晓洛和骆雨儿进了城,在城南大街上找了一家湘菜馆。骆雨儿是江南女孩,不怎么喜欢吃辣,但姜晓洛爱吃,她特意请他吃湘菜,这让他很感动。姜晓洛知道,她对他是有感情的,特别是在知道她的家世之后,他没有想过离开,而是决定陪着她,承诺给她幸福,他的宽容和勇气让她选择留在他的身边。

  夜晚,丝丝春意洋溢在西河之上,河边柳叶吐出嫩芽,田间青麦随风起伏,处处散发着泥土清香的味道。姜晓洛牵着骆雨儿,走在河边。夜幕下,挂着一轮弯月,在河中映出婉约的倒影。

  “姜晓洛。”

  “嗯。”姜晓洛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骆雨儿。

  “送给你,生日快乐!”骆雨儿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方盒,递到姜晓洛的面前。

  “你不是已经送给我生日礼物了吗?还有啊!”姜晓洛有些意外,一股幸福的甜蜜,就像一弯溪水,流过了他的心间。

  “你打开看看!”骆雨儿语柔似绸。

  姜晓洛打开盒子,是一枚领带夹,银面细金、小而精致。

  “雨儿,谢谢你!”

  姜晓洛将骆雨儿揽入怀中,紧紧地搂着她。他明白这份礼物意味着什么,这是她的回应,很快就要回京州了,她用这份礼物表达了她的决定,他知道。

  进入5月,临近毕业,外语系的毕业活动多了起来,毕业考试、论文答辩,还有每年固定的毕业演出,每天过得都很充实。到了周末,大家呼朋唤友,男生出去喝酒,女生出去逛街,小情侣们也不再偷偷摸摸地躲着队里,到了晚上,学院的公园里、树林里、操场上,一对对、一双双,述说着离别前的依恋与不舍。

  照完毕业照,紧跟着几天的毕业考试。经过两年的努力,姜晓洛基本跟上了大家的学习进度,他在学习上的坚持和努力,让系领导和教员赞赏有加,经常在同学们面前提及。姜晓洛倒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几年的工作经历,他知道原有的知识结构和业务能力根本不可能在工作上取得大的成绩,充其量混混日子罢了。他还年轻,知道自己的短处和劣势,这就让他有了学习的自觉性和推动力。骆雨儿曾经告诉姜晓洛,她很佩服他的坚持,也欣赏他的这种品质。

  6月中旬,姜晓洛接到单位的电话,让他们提前离校返京。姜晓洛跟骆雨儿说了这件事,在他看来,他们和其他同学不同,不需要为分配的事担心焦虑,相反他期待着早点回到京州,和骆雨儿在京州开始两个人的生活,他甚至想到再过年把就和她提结婚的事,从此在京州安家落户,成家立业。

  教室里,姜晓洛站在讲台上。

  “兄弟姐妹们,非常高兴能够和大家在一起度过两年的美好时光。明天我们就先离开了,在这里,向大家两年来给我们的支持和照顾表示衷心的感谢。有缘才会相遇,常联系!”姜晓洛看了看眼前的同学,又特意望了一眼骆雨儿,平和地笑着。

  窗外,初夏的阳光有些辣,但微风中还留着一丝轻和的余春。顺着外语系的院落向上,绿树林间隐约可见空技院的一幢幢建筑静静地立在那里,似在送别1998年的毕业生,又在迎接1998年的新生。越过空技院,向南,顺着山梁,向上,向上,黄土高原依旧浑厚有力;向北,顺着西河,向东,向东,黄河之水依然湍急苍劲……

第十九章 毕业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