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年轻的感情终究脆弱

  沙水镇依旧还是两年前的老模样,只是大路两旁多了几幢新建的楼房,新崭崭的,和周围的环境并不协调。路上很热闹,但热闹中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嘈杂。从镇上通往工作处的道路正在拓宽,到处都是灰尘。进了大门,一眼望去,还是那块场子,还是那幢楼,只不过遇到的人中已经有了新的面孔。

  调整了两天,收拾收拾东西、整理整理宿舍,姜晓洛又开始了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还是做资料整编,工作内容有了调整,开始编译英文资料。

  不上班的时候,姜晓洛就待在宿舍里继续翻阅着《红楼梦》。他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司马君和关倩的记忆,有时候会偶尔想起她们,但转瞬间就被骆雨儿的身影占据了他的思念。

  一个月后,骆雨儿回到了京州。

  从沙水向西,经过中庄,大约15公里,就是直属教导队的新址,骆雨儿的单位就在这里。这是一幢回字形的建筑,四面主楼,中间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天井。离队里不远处的地方还有一个垃圾处理场,整天散发出一种酸酸的味道,很难闻。教导队的对面,隔着马路是一个典型的京州郊区庄子,一片灰色的砖墙平房,一条狭窄的水泥路穿过庄子,连着大路。村头有一个小商店,卖些日用品和零食,自从来了教导队,生意明显好了起来,庄子上有头脑好使的人就在马路边上开了小饭店和水果铺,基本上专做教导队的生意。

  姜晓洛几乎每个周末,不是星期六就是星期天,从单位坐个三轮摩托车,讨价还价,15块钱,直接到教导队。一整天,两个人就待在宿舍里说说话、聊聊天,激情中也少不了卿卿我我。荷尔蒙的冲动下,姜晓洛一直想和骆雨儿两性相合,始终没有得逞,她只允许他的双唇在她光滑柔软的身体上游走,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爱抚,情到深处也会紧紧地抱着他,发出轻轻的愉悦声。每当他想趁机迎上去,进入她的女人世界时,她都会笑着把他推开,躲到被子里,死死地拽着被角,让他无计可施,只能低着个脑袋,十分委屈的样子。

  两个月后,姜晓洛接到通知,又回到了部里,一切如他所想。姜晓洛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住这个机会,争取留在部里,和基层工作处相比,部里是一个更高的平台。他知道,能够回到部里,是自己的努力,也是部长和处长对他的关照,他没有人脉,现在有这个机会和部里的领导搞好关系,对今后的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两年的脱产学习,不仅让他的专业技能得到了提高,也让他有了更高的视界、更阔的视角去审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感情。

  “雨儿,我又要回部里上班了!”

  “噢。”

  “我会努力的,我要争取调到部里去!”

  “等我两三年,稳定下来,我就娶你!”姜晓洛开心地笑着,显得很兴奋,更有一份巨大的期盼。

  “好不好?”

  ……

  “怎么不说话啊?”

  “好不好?”姜晓洛又问了一遍。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他把话筒拿到眼前摇了摇,又放到耳边。

  “雨儿!雨儿!”姜晓洛在电话里喊了两声。

  “在呢!”

  “那你到那边好好工作。”骆雨儿说着。

  “我知道,你放心。”

  “一有时间,我就去看你!”

  “你忙你的。”

  走进司令部大院,望着熟悉的大楼,姜晓洛有些感慨,一切又将从头开始。他先去了处长办公室,闰处长鼓励他好好抓住机会;在部长办公室,他汇报了自己的学习情况,对部长的关心表示感谢。姜晓洛知道,这次部里让自己回来,就是要给他一个机会,他明白,他也相信自己。

  回到部里的第二个周末,一大早姜晓洛就出了门,打了一辆面的,急急忙忙地往教导队赶。他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见到骆雨儿了,每天只是打个电话聊聊工作、聊聊生活。他很想她,电话里总是唠叨着对她的思念,也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对两个人未来的憧憬。

  进了教导队的大门,姜晓洛径直上了骆雨儿在三楼的宿舍。门关着,他敲了敲,没人应,他又看了看表,才早上8点多。今天是星期六,骆雨儿一般情况下都会睡个懒觉,这是她的爱好,早前到这里来,他都会抱着她睡一会儿。姜晓洛又敲了敲门,还是没人答应。他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生气——她知道他今天来,那她会去哪里呢?姜晓洛站在楼道里望了望两边,还早,他知道不能在这里干等,便下了楼,出了门,站在大门外的树荫下,左顾右盼,焦急地熬时间。

  太阳渐渐地升上来,天热了起来。姜晓洛站在路边,时不时地擦擦脸上的汗。他感觉有些不太舒服,一大早出门,没有吃早饭,原本想着和骆雨儿一起吃的。他不停地看着表,已经9点半了。他又上了楼,走到骆雨儿的宿舍,敲了敲门,门开了,骆雨儿站在门口看了看姜晓洛,没说话,转过身去,姜晓洛跟着进了门,关上门。

  “你刚才去哪里了?”

  “我去办公室的。”

  “噢。”

  “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

  “噢。”

  姜晓洛有些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他现在只想和她待在一起,当然也想做些恩爱之事。

  ……

  “你什么时候到的?”

  “有一会儿了,来的时候敲门,你不在,我就在大门口等了一会儿。”

  “噢。”

  骆雨儿穿着一件薄薄的浅红色短袖T恤,头发披在肩上,下身套着一条黑色的短裙,站在窗边,迎着阳光,身材,凹凸起伏。姜晓洛激情而起,走过去,从身后抱住骆雨儿,嗅着她的发香……她没有动,静静地站着,望着窗外……姜晓洛的荷尔蒙骤起,扳过骆雨儿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她,看着她的脸,低下头吻着她的嘴唇,又向下吻着她的脖子……她没有动,顺从地由着他……他察觉到了她的被动,停了下来,望着她的脸……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怎么啦?”

  “没什么。”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有,就是有些累了。”

  “那我陪你睡会儿吧,你不是喜欢睡懒觉嘛!”姜晓洛有些讨好似地说道。

  “没事,不睡了,陪你一会儿吧。”骆雨儿淡淡地回了一句。

  一时间,宿舍里有些安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第二十章 年轻的感情终究脆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