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第三节 无言的离开

  6月底,姜晓洛毕业了,两年的学习生活又结束了。没有什么毕业活动,照完毕业照,大家抽时间聚了聚,也没有毕业留念册,时代在进步,通讯工具已经是移动电话了,大家相互留了手机号码,便陆续离开了校园。姜晓洛和同事找了一家物流公司,把他们和卓文霞的行李运回京州,然后先行回了京州。

  又两年时间,京州又变了模样,到处都在大搞建设,路在修、楼在盖,工地是一个连着一个。工作处也有了不小的变化,盖了新的食堂,院子里有了几块绿茵茵的草坪,围墙外还弄了个不大的鱼塘,池边柳树轻曼,叶尖点水。

  单位派车把几个人的行李拉了回来,姜晓洛顺便请司机再跑一趟,把卓文霞的行李送到教导队去。他坐在车上,沿着曾经走过的路,进了教导队的大门。

  教导队倒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5年前的样子,只是经过日晒雨淋,外墙已经有些剥落了。姜晓洛下了车,环顾四周,脑海中闪出了骆雨儿,过往岁月,此时的他已经很平静了。他原本想去看看骆雨儿,听说她很早就结了婚,丈夫就是他见过的那个人,后来调到了部里,但最后他还是放弃了。物是人非,再见面也没有了意义。

  世界真得很小,转来转去,命运最终还是会让一些人产生交集。现在姜晓洛又来到了这个小小的院子,但与他发生联系的,已不再是那个曾经的恋人,而是一段新的感情。

  车在院子里停了下来,姜晓洛看见卓文霞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几个人把行李搬下来,抬到二楼的宿舍。走进曾经熟悉的楼道,他又一次想起了骆雨儿,她现在还好吗?

  卓文霞在收拾行李,姜晓洛坐在椅子上休息。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非常熟悉的身影,姜晓洛有些感慨——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否还能继续下去?仅从感情的角度来说,他希望这次回到京州,两个人能够有个新的开始。那个男的家在安陵,现在也工作了,相距千里,时间长了,可能也就慢慢地淡了,而自己和她相隔不过十余里地,他有信心和她好好地相处下去。至于结婚,他现在倒没有多想,他隐隐觉得,结婚对于卓文霞来说,或许是她情感生活中的另一道大坎。

  窗外,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有些起风,看起来要下雨了。卓文霞走到门边,打开了灯,转过身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了起来,屋里顿时温馨起来,带着一份迟来的暧昧。姜晓洛有些感动,他起身走到卓文霞的身边,从身后紧紧地抱着她……她转过身,抬头望着他,闭上了眼睛……两个人急切地热吻起来,倒在了床上……

  又是一个两年的时间,工作处里又见到了许多新面孔。廖云还在,已经是工作室的副主任了。他和处里的一个女同事处了好几年,开始谈婚论嫁,女孩是京州人,廖云是河北农村的,女方父母不是很赞成这门婚事,但抵不过女儿的坚持,也就答应了。

  姜晓洛和廖云约好一起吃饭,姜晓洛和卓文霞商量,她答应了,这让他安心了不少。对他来说,只要她能够待在他的身边,他愿意用时间来打消她的顾虑,他也愿意用真诚来说服她,他更愿意用婚姻来承担两个人的未来。只是,他也很清楚,这一切现在都还是未知数。

  上阳庄的一家涮羊肉店,大家见了面,坐下来边吃边聊。姜晓洛和廖云聊聊单位这两年的变化,两个女人聊着她们自己的话题。看着卓文霞和廖云的女友开心地说着,姜晓洛很满足,他希望这样的场景能够继续下去,对他而言,这就是幸福,很简单。

  第二天,廖云的女友碰到姜晓洛,直夸他的女友漂亮,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膨胀。廖云知道姜晓洛的情感经历,告诉他并不看好,他倒也没有反驳。姜晓洛自己知道,过去的每一段感情,他都是被动的结束者,而这次他做好了主动离开的心理准备。

  还是以前的工作,姜晓洛很快就适应了,一切又恢复了往常的平淡。隔上个把礼拜,姜晓洛和卓文霞就会见个面,不是他到她那里去,就是她到他这边来,两个人的感情看起来很平稳。

  “十一”黄金周,姜晓洛就在单位休息。回来后不久,他除了两家杂志社的约稿外,开始给国内的一家门户网站新闻频道译稿,经过试用,他成了在线供稿人。每天一有时间,他就挂在网上,随时接收媒体发过来的英文新闻稿,然后以最快的时间译出来传过去,时效性很强。没有实时稿件时,他在网上找些有趣的新闻稿、背景稿、分析稿,让媒体初审,对方通过后,他就找时间译传过去。这类稿件实效性不高,做起来也就从容些。

  期间,卓文霞来过一次,两个人躲在宿舍里,自然少不了你亲我爱地折腾一番。傍晚送她回去,下楼时碰到一个同事,也是卓文霞在安陵一起上大专的同学。这个同事看到卓文霞,有些惊讶,瞅了瞅姜晓洛,没有说话,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这天,姜晓洛忙完工作,写了几篇稿子,便给卓文霞打电话,铃声响着,但没人接,他又打了一遍,还是没人接,他感觉有些不对劲,给她发了信息,让她回电话。一整天,他都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傍晚,姜晓洛一个人走在院子里的小山坡上,望着院外池边轻拂的垂柳,心里有些苦楚。他有心理准备,但心中还留有一线希望——他希望她只是有事不方便,但再不方便,回个短消息总是可以的吧。他有些生气,但理智告诉他,绝不能重蹈5年前的冲动,他在心里一次次地告诫自己。

  望着西落的霞光,姜晓洛走到垃圾筒边,把手中的烟头摁灭在筒盖上,拿出手机拨了出去,铃声响了几声,终于通了。

  “你在做什么,怎么不接电话!”姜晓洛直截了当地质问道。

  “你是谁啊?”

  “我是姜晓洛!”

  卓文霞的回答很不对劲,姜晓洛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姜晓洛追问道。

  “我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晓洛隐约觉得电话那头有一个人在她的旁边。

  “没什么意思!”卓文霞的语气十分生硬。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姜晓洛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怒气,还有杂陈的感觉。

  ……

  “我告诉你,不要再来打扰卓文霞!要不然有你好看!”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话语里带着威胁。

  姜晓洛知道,那个人来了!他默默地挂了电话。太阳已经落山,一轮弯月悬在天际线上,冰冷冰冷的……

第二十七章第三节 无言的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