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第二节 姜晓洛回到了家乡

  年底的京州已经下过几场不大不小的雪,路边还能看到前两天的残雪,已经没了飘落时的洁白,黑的黑、白的白,掺和在一起,脏兮兮的。

  姜晓洛站在院子里,凝视着四周的办公楼、宿舍,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熟悉是因为他在这里工作了6年,虽然是断断续续的,但毕竟是他在京州的窝,唯一的窝;说是陌生,因为他知道,这里终究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个驿站,且不论他就要离开了,即便现在不离开,他也只是把这里当作一个临时的落脚点。这么多年,姜晓洛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到了这里,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属于这里,就像是外地人,不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真正融入京州这座城市。

  姜晓洛静静地站着,仿佛要把这里的一切记在脑海里。就要离开了,多少还是有些不舍的,毕竟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或者说,姜晓洛还是有些舍不得脱下这身橄榄绿的,十几年的军旅生涯,他的血液里已经融进了浓浓的军人情结。多年以后,经历了更多的人生起落,姜晓洛依然认为他的军旅生涯是他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段心路历程,他不后悔,但多少有些遗憾。这是后话,在此且不表。

  冬夜,很冷。夜空有些灰蒙蒙的,但透过零散的浮云还是能够看到云层之上的烁烁星辰,特别是天际间的那个最亮的星星,一闪一闪地,仿佛在指引着姜晓洛回家的路,还有未来的路。

  第二天,姜晓洛踏上了返回家乡的路。火车缓缓地驶出京州城。他坐在窗前,望着向后一晃而过的高楼、马路、立交桥,不由地想起了11年前——他离开家乡,来到这座曾经陌生的城市,开始了人生的最初经历。时光流逝,真的如一江春水,流过去就不再回头。现在他又独自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没有事业、没有家庭,唯一能够带走的就是十余年的经验和阅历。

  火车行进在华北大地上。车窗外,冬日的阳光有些懒散,路边的树没有绿叶,田里的麦苗没有绿芽,一切都在冬眠中。不过,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姜晓洛知道,再次踏上前途未知的征程,一切又将重新开始,他需要春天、阳光,更需要拼搏,还有运气。

  车进齐鲁大地,越苏北,穿皖北,再进苏南,渐渐驶近长江。

  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从南陵到京州,姜晓洛用了24个小时,后来火车提速,一南一北用了18个小时,再后来是11个小时。短短十余年,速度是越跑越快,列车也从绿皮车跑到了红白相间的空调车,再跑到流线型的动车,最后就是满中国跑的子弹头了。

  从2003年开始,国家提出“推动中国铁路跨越式发展”战略,中国铁路开始进入新时代,不经意间,中国的铁路总里程、高速铁路总里程都站在了世界第一的位置上。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已经踏进了工业国家的大门,并像时速300公里的高铁一样,仍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飞驰。

  列车驶过南陵长江大桥,速度慢慢地减了下来。透过车窗,看着缓缓流淌的长江水,姜晓洛的心情多了一份激动,回家的急迫感涌上心头,熟悉的味道随着家乡的风景扑面而来。他知道,此次回到家乡,已然不同于以往的奔波,有了一点落叶归根的味道。

  姜晓洛走出火车站,抬头看了看家乡的天空,没有太阳,有些阴冷。他释怀般地呼吸着家乡的空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在站前打了车,朝家的方向驶去。

  县城东头的军工厂家属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除了姜晓丁,都在。回到家里,姜晓洛还是很开心的。过去的十几年,离家千里,游子之路太过漫长,现在他回来了,今后便不再北去,从此扎根于家乡,开始新的征途。

  老姜对二小子决定转业并不高兴。在他看来,儿子在京州工作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还有一种家庭的荣耀在里面。对小县城的人来说,能够在京州工作生活、结婚生子,做个京州人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老姜没什么文化,人又实在,一辈子活得也坎坷,自然希望孩子们能够出入头地,也是给自己争个面子,只是孩子们都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走的都是自己的路。

  第二天,姜晓洛到车站把行李拖了回来,老林已经给他把小房间收拾好了。姜艾出嫁后,小房间就一直空着,现在姜晓洛回来了,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也不大可能离开,小房间自然也就归了他了。

  每天,姜晓洛就待在家里,挂网给杂志社和网站写文章。他已经想好,在家等分配有近一年的时间,他要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做一下,赚上一笔。

  南陵的冬天,阴冷潮湿,没有暖气,屋里屋外一个温度,有太阳的日子,屋外还比屋里暖和些。小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小小的取暖器,添些热意。姜晓洛坐在写字台前忙着写稿子,手是冷的,脚是冷的,但看到挂在网上的新闻稿,再看看银行卡每个月的稿费进账,他的心是热的。就在这冷冷热热的日子中,迎来了2004年。

第二十九章第二节 姜晓洛回到了家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