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在家待业的日子

  不用上班的日子果然很爽。早上睡到自然醒,吃过早饭,稍微休息一下,姜晓洛就进了小房间,关上门,一个上午就基本上见不到人了,偶尔打开门,一股浓呛的烟味首先喷了出来;中午,他会睡上一小会儿,然后坐在电脑前继续,一直忙到晚上才从房间出来,陪父母吃饭,有时候也陪父亲喝上一杯;晚上,他一般会下网,看看书、电影什么的,放松一下,同时想想分配的事。

  2004年,对姜晓洛来说是个转折年,虽然离10月份分配工作还有一段时间,但这是人生的又一个重要起点,他还需要努力,为自己未来的命运拼一把。

  姜家兄弟姐妹的厂子已经搬到了上水镇,离家不远。姜晓洛不忙的时候,就会骑上姜艾的那辆破轻摩,嘟嘟嘟地赶到厂子里,看一看,帮帮忙。厂里的生意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只是将就维持着,为了生存,姜成最终做起了豆腐。俗话说的好,“世上三大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对姜家兄弟姐妹们来说,原本想着搏上一把,改变家庭和自己的命运,结果,不知道是上天还没有发现兄弟姐妹们改变命运的渴望,还是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几十万投了进去,却看不到回报,唯有面对现实,无奈接受。

  厂子在一个两层楼里,面积不大,一楼是生产车间,二楼有个房间是办公室。厂里除了姜成外,雇了三四个人。做豆腐,苦就苦在时间上,基本都是夜里活。白天把黄豆泡在水里,晚上七八点钟开始上工,先是用打浆机把黄豆打成浆水,用蒸汽高温煮沸,点卤,凝固成豆花,然后装进铺上包布的木制方框中,压上盖板,挤压十几分钟,做成水豆腐。整个过程不能停顿,几个小时,一环扣着一环,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就要全部做出来,在菜场开门前送到商贩手里。除了豆腐之外,还有油果,白干、香干、臭干什么的:油果就是将豆腐切成一个个一公分宽的正方形豆腐块,然后在热油中翻煎,外表金黄黄的,里面是空心的;白干做起来时间更长一些,要将浆水全部挤压出来,再切成10公分大小的正方块;香干和臭干要用小包布先将豆腐干子包好,放在特制的原料中,特别是臭干,放在一种看起来黑乎乎、闻起来臭臭的黑色卤水里浸泡一段时间,然后再把包布拆开。这些过程只能用人工,一个个地包、一个个地拆,新手一般一分钟也就五六个,老手熟能生巧能做十几个;还有一种豆制品,是把做好的豆干叠上五六层,用包布卷起来,再用布绳一道道斜着用力系起来,使之成为手腕粗细的20公分的圆柱体,外表看起来有些像藕莲,一节一节的,南陵人称之为素鸡。

  南陵人喜食豆制品,特别是春节、清明的时候,有用豆制品祭奠先人的习俗。这往往是厂里最忙的时候,也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姜成基本上天天就待在厂里,晚上忙,白天休息,然后是继续忙,越是临近春节,越是忙。姜晓洛也暂时放下手里的文字活儿,在家里吃过晚饭,骑上车赶到厂里,打打下手帮帮忙,学着做做豆腐。有时候,他会趁热捞上一碗刚刚点出来的豆花,撒上盐和葱花,再放上点香油、辣椒酱,冒着热气的豆花顿时秀色可餐,散发出黄豆原本的清香,让人不由地直流口水。

  忙完一夜,姜晓洛也就睡在厂子里,第二天中午整上几个菜,买上一捆啤酒,和姜成喝着吹着,姜晓洛聊聊自己的部队生活,姜成聊聊生意,一起说说今后的打算,倒也挺惬意,就这样忙到了大年三十。

  这是姜晓洛转业回到家乡后的第一个春节。想来,到部队14年,上学用了7年,都是在家过的春节,在京州工作的几年里也回来过几次,基本上没怎么落下和家人团聚的日子。生活好了,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在吃的上面也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更重要的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才有团圆的感觉。老姜比较古板,姜艾结婚后一直不让她回来过年,姜艾没办法,只能在老公公家吃上一顿,然后和丈夫带着儿子跑回来再大吃一顿。

  屋外,鞭炮声齐鸣,一阵连着一阵,天渐渐地暗了下来,烟花秀也随之开始,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噪音分贝也升到了极点。

  随着国家对环境污染重视程度的提高,全国不少城市开始实施烟花禁放,虽然禁放的区域时间有所不同,但至少开始了尝试,就像80年代曾经试行的夏令制一样,这是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不过,毕竟是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习俗,老百姓的态度还是不一样的,有赞同的也有反对的,赞同的人美其曰环境保护,反对的人论其曰丢落传统。但不管怎样,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其中,因为环境污染正日益成为城市面临的大问题,曾经的青山绿水少了,曾经的满天星辰不见了。国家在让人民过上好日子的路上,最终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目标,开始了可协调发展的征程。

  春节过后,姜晓洛每天还是上上网、写写东西,有时间就到厂里帮帮忙,陪姜成喝喝酒。当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考虑,那就是工作分配。回来后,他找了找老同学,仔细了解了一下区里的军转安置政策,消息是利好的,只要服从安置,公务员是最低保障。政府部门里,很明显,区委、区政府是他的第一选择,至于公安局,那毫无疑问就是政府部门里最差的,也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

  一直都说,军警一家,都是纪律部门,一些有着深厚制服情结的人从部队转业,就想着进公安机关继续穿制服,虽然颜色不同、样式不同,但都是头顶国徽,总有一种荣耀和自豪。

  姜晓洛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情结,甚至说他根本就不想有这样的情结。从军十余载,他不后悔自己的军旅生涯,他的成长是部队给予的。他感谢部队让他从一个不懂事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有着一定社会阅历的人,这是人生的财富,对今后的路是一种支撑,但他更想换换环境,尝试过一过相对自由的人生。

  多年以后,姜晓洛多少有些后悔,在他最初面临选择和决定时没有勇气和胆量尝试一条可能更加适合自己的道路。他想过放弃国家计划安置,离开家乡,甚至离开中国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或许他的路会完全不同,也许更差,但至少是自己选的,结果他还是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这是后话,再表。

第三十章 在家待业的日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