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第二节 初见警事

  京州火车站,人山人海。

  “老爸老妈,感觉怎么样啊?”姜晓洛笑着问道。

  “不怎么样,这么多人!楼倒是挺高的,车子也多……”老姜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取出一支点上火,猛吸了两口。

  “老妈呢?”

  “挺好的啊!”老林笑了一笑。

  “一会儿秦苏来接我们,就是教导队的同学。”姜晓洛拿出电话拨了秦苏的手机。

  在站前广场等了不一会儿,姜晓洛看见秦苏从广场一头的通道走过来,朝他们挥了挥手。

  有些年没有见到秦苏了,眼前的秦苏挺着个大肚子,穿着一件宽松的孕妇装,早已没有了少女时代的羞涩,而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味道。姜晓洛不禁想起教导队的那段青葱岁月,在青青茶园间,对她产生的一丝情愫,现在面对这个曾经孕育了自己年少激情的女同学,他已然平静,没有了男人的激情,却有了一份自来的亲情。这就是人生的成长与经历,过往的一切虽然有苦有甜,但却值得往后去回忆。

  车在京州的环城路上飞驰,姜晓洛一边和秦苏聊着教导队和战友的事,一边给父母介绍着京州的高楼大厦、宽敞马路,还有数不清的立交桥。金秋十月,秋高气爽,一个晴朗天。蔚蓝的天际间,几朵白云悠闲地飘浮着,片片红叶点缀着路边的林荫树,黄色的、紫色的小野花成团地铺在路中间的隔离绿地上。

  城外,一条林荫大道笔直地伸向前方。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一家靠着林荫道的路边餐厅前。

  “这是我姐姐开的,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吧。”秦苏笑着说。

  “那么客气,已经很麻烦你了!”

  “你这是说哪里话,我们什么关系!叔叔、阿姨请!”

  秦苏冲着姜晓洛摆了摆手,把大家带进了饭店。饭店不大,但装修得不错,畅亮雅致,看来秦苏的姐姐在京州发展得挺好,也难怪秦苏后来也跟着跑到了京州。

  姜晓洛早些年就听南陵的战友说,秦苏前几年就不好好上班了,经常请病假,到京州和姐姐一起做生意,后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长期旷工了,单位一开始还想让她回去,但她似乎横下了心,就要走自己的路,经过七八年的拉锯战,她赢了,便一直待在京州并成了家。

  这几年,姜晓洛和教导队的战友联系不多,一般也就是想起来打个电话,随便聊上两句。这次带父母到京州,考虑到他们的年龄大了,怕累着,便想起让秦苏开车接送一下,秦苏两话没说就答应了。

  姜晓洛并不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见了面才知道,这倒让他很是过意不去。这就是战友情深,虽然大家在一起只有短短的3年时间,但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然超越了友情、爱情,变成了亲情。姜晓洛认为这是他军旅生涯的另一个重要收获,值得永远珍惜。

  吃完午饭,秦苏又开车把大家送到锡寺。姜晓洛原本打算和父母住在招待所,和老乡联系请他帮忙预订时,老乡当时就说不用,说他在锡寺的房子正好没人住,比招待所方便。

  老乡叫邢刚,两个人还是江上县中的同学,当时姜晓洛是初中生,邢刚是高中生,姜晓洛比邢刚早一年到的京州。现在想来,姜晓洛觉得两个人的相识还是有些戏剧色彩的,那天姜晓洛正在电视房看电视,一个刚分到单位的新同事走了进来,姜晓洛是老同志了,见对方有些拘束,便主动搭话,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两个人居然都是江上县的,还曾在一个中学上学。这以后两个人自然就相处得近了,后来邢刚也转业了,分到了中直机关,留在了京州,十多年时间就混到了司局级领导干部的位子上。

  邢刚已经在锡寺的大门口等着了,自然又是一番客套。安顿好了后,邢刚说晚上一起吃个饭,老姜是一个劲地推辞,姜晓洛倒是没怎么客气,他知道这是兄弟间的礼节。

  第二天,姜晓洛先带着父母开始了北京之旅,第一站自然就是天安门广场。在广场上逛了逛,三个人便上了天安门城楼,这也是姜晓洛第一次上城楼。站在城楼上,望着眼前气势宏大的广场,他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那个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画面——“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老爸,站在这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姜晓洛笑着问父亲。

  老姜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扶栏前,目光深邃,仿佛已经越过眼前的广场,跨过曾经的岁月,回到了他年轻的时候——那个充满激情又有些疯狂的年代。

  在故宫,老姜一不小心把放在上衣口袋里的玻璃水杯掉在了地上。

  “老爸,你可是犯大错误了,这是破坏历史文物噢!”姜晓洛蹲下来,一边拾着玻璃碎片,一边开着玩笑。

  逛到下午三四点钟,姜晓洛便带着父母回到锡寺休息。晚上,廖云在附近的一家饭店订了包间,叫上熟悉的同事,大家在一起,酒中来、酒中去,尽欢而散。

  第二天休息。第三天陪父母去长城,陆其涛找来的车一大早就等在了锡寺,登长城进皇陵,晚上陆其涛请客,又是一趟酒中行。第四天是颐和园、圆明园,晚上冯坤请客。

  “小洛,这怎么天天喝啊!”老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茶。

  “这说明你儿子人缘好啊!”姜晓洛满脸红红的,笑着答道。

  “这倒是的!”老姜点了点头,自言道。

  “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晚上缓一下,后天晚上我回请大家。”

  “是的,你是要请大家的。”老姜说道。

  “明天你们休息休息,这两天也累了。我去单位办手续,你们就在附近逛逛,旁边有一个大超市,可以买些东西带回去。”

  “我们知道,你忙你的。”

  “我让邢刚买了回南陵的机票,我们坐飞机回去。”

  “花那个钱干什么!”老姜有些生气。

  “你们还从来没坐过飞机呢,享受一下!”

  姜晓洛没有理会父亲的理怨,他觉得这是做儿子应该做的。

  “你也是的,这是孩子的一份孝心,还怪他!”老林在一旁挪揄道。

  老姜没有说话。姜晓洛知道,父亲的心里还是高兴的。

  部队改编,机关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姜晓洛找人联系了一辆顺路车到了西山,找到了冯坤。手续不复杂,人事关系、组织关系、粮油关系,都是有程序的,一个上午也就办完了。中午,两个人找了一家小饭店,简单地吃了个饭。

  下午,姜晓洛专门去了一趟局长办公室。

  “闰局长!”

  “是小陈啊!”

  “闰局长,我来和您道个别。”

  “谢谢闰局长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到了地方好好干!”

  “以前不成熟,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也没有,都是过去的事了。”

  “这也是年轻的回忆,不是吗?”

  闰局长朝姜晓洛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意味深长。是啊!每个人都有过青春的燥动,如果没有,年轻岂不遗憾,待到夕阳黄昏时,至少还有能够一辈子记住的故事。

  离开的前一晚,姜晓洛答谢战友,陆其涛一家、郭方宁一家、廖云一家,还有邢刚和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在部队十余年,姜晓洛和大家建立了深厚的情谊,能在一起喝酒,也能在一起聊天,可以聊大千世界,也可以聊漂亮女人。

  人生无非几十年,不长,也不短,有朋友在,是缘份,也是幸运。多年以后,大家还保持着真诚的友谊,这份友谊不是天天见面,也不是电话粥,而是存在心里的一份认可。

  “兄弟姐妹们!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先干为敬!”

  姜晓洛端起酒杯,站起来,望着眼前的这帮兄弟姐妹,眼睛不由地有些酸楚……他仰起脖子,将杯中的酒一干而尽,大家也都站起来喝完。老姜看着儿子一杯接一杯地和大家灌着酒,心里觉得很欣慰。

  ……

  “我在南陵恭候大家!”

  酒尽,情意未尽。饭店门前,姜晓洛和大家一一拥抱而别。

  夜晚的京州街头,高楼大厦依旧灯火通明,路上依旧车水马龙。路灯下,姜晓洛和父母并肩而行,在地上留下紧紧相依的长长身影……

  京州机场,姜晓洛和父母坐在候机大厅里,旅客穿行如流;跑道上,飞机起落不停。

  飞机呼啸而起,直冲碧空。透过舷窗,高楼大厦很快就变成了火柴盒般的大小,路上的汽车如缓慢爬行的蚂蚁,薄薄的云层之下,京州城隐约成了模型;云层之上,阳光四射,映红了天际。

第三十二章第二节 初见警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