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今生

  凡界:

  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

  这孩子的父亲叫萧易,是禁军统领,母亲是郡主,皇上赐名洛熙。

  那天夜里,宫廷内乱,奸臣以诛杀“暴君”为由谋反,企图暗杀皇上篡位。萧易率禁军守卫皇宫与叛军浴血奋战。

  那天,洛熙难产,旁边两个侍女不知所措。

  随着洛熙的一声惨叫,叛军冲入了萧府……

  击退叛军后萧易骑马飞奔回府,可是一切都晚了,他眼前只有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躺在血泊中。他抱起孩子,看着鲜血染身的洛熙,他攥紧了拳头。

  “孩子,记住你的使命,战斗…”

  “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召曰:禁军统领萧易护驾有功,现赏黄金万两,绸缎万匹。今喜得贵子,特赐名萧筱,钦此。”……

  “老板,上酒。”

  六月品花楼的生意格外兴隆,每层都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有风流倜傥的公子,也有情窦初开的少年。楼里很热闹。

  品花楼是一坐青楼,号称天下第一楼。与其他青楼不同,这里的姑娘可以自由选择客人,也可以适当提价。因此,能进这里的姑娘不是冰肌玉骨就是才华横溢,各个都有迷人的地方。

  “啊,对不起,没伤到你吧。”

  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撞到了萧筱。

  “我没事,到是姑娘没事吧?”

  “是我失礼在先,怎么会有事呢。”

  “那就好,可问姑娘芳名?”

  “嗯…我叫落歆,姓萧。”

  “那好巧啊,我叫萧筱,也姓萧。找个地方聊聊吗,哈哈…”

  萧筱看着这个女子,莫名的笑了,他对这个女子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萧筱领着落歆到一处较空闲的地方坐下了。

  “姑娘喝酒吗?”

  “嗯…我不喝酒。”

  萧筱注视着落歆。她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

  “姑娘如此温文尔雅,为何会在这青楼中呢?”

  “我不是这里的姑娘,我是偷偷溜进来的,看到这里好热闹,就想进来看看。”

  品花楼一向不许女子进出,除非这个女子特别有势。有钱,对于品花楼是没用的。

  “歆儿姑娘是初次来这京城吧,品花楼是不许女子进出的。你要想玩,京城热闹的地方可不止品花楼,姑娘不妨到我府上,让我带姑娘慢慢在京城玩一下。”

  “歆儿?是叫我吗?”

  落歆笑了,笑得像个孩子。

  “可以吗?”

  “当然可以。”

  这是萧筱第一次见她笑……

  清晨,萧筱在院子里舞剑。剑若霜雪,周身银辉。虽是长剑如芒,气贯长虹的势态,却是丝毫无损他温润如玉的气质。

  落歆刚刚醒来,站在门前看着萧筱。她远远地看着,只觉得是哪里的云彩不小心飘落了凡尘。

  “哇,你还会舞剑呀!厉害,厉害。”落歆鼓着掌,一脸羡慕的眼神。

  萧筱将剑入鞘,满足的盯着落歆。

  落歆羞涩的低下了头。

  “歆儿,去洗洗脸出去玩啦,别愣着啦,说好今天带你去玩的。”

  “对了,早膳放在你门口了,记得吃。”

  “知道啦!”落歆微笑的点了点头。

  萧筱站在原地,他觉得冷冷的落歆笑起来很好看。

  “长安城真的很热闹。”

  “是啊,记得以前爹爹经常带我玩。”

  “对了,你们家是干嘛的,看起来真的好大。”

  “我爹爹是禁军统领。我自幼习武,与剑为伴,能和你做朋友真的很开心。”

  “我累了,萧哥哥。”

  “走吧,找个客栈歇一晚吧。”……

  魔界:

  六界中仅次于神界的存在。几千年前的神魔大战,魔族大败,元气大伤。此后隐退六界。

  神魔大战后,老魔帝退位,选举新的魔帝。拥有九级魔脉的萧枫成为了新的魔帝。

  在萧枫的领导下,魔族日益繁盛……

  “大家打起精神,今天是落璃公主魔脉觉醒的日子,不能马虎。”大护法对萧枫可是一心一意。

  当年魔界大皇子出生时,引起魔导水晶波动,魔脉觉醒为八级,惊动了整个魔界。萧枫当即封其为太子,赐名萧落林。

  可魔界二公主萧落璃出生时,不仅仅只是波动了。魔界天空漆黑一片,七七四十九日才将漆黑散尽。

  “现魔界二公主萧落璃行笄礼,魔脉觉醒。仪式开始。”

  “落璃公主,快到时间了,情随我来吧。”

  “啪”一声,落璃把梳子摔了。

  “要是姐姐在就好了,和姐姐在一起我一向不紧张。”

  “落歆公主去凡界历练了。公主不必紧张,倩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还是倩儿疼我。”落璃点了一下倩儿的笔尖。

  落璃跟在倩儿身后,紧张的迈着步伐。她知道今天是她一千五百岁行笄礼的日子,也是她魔脉觉醒的日子。她知道今天很重要。

  “参见父皇、皇兄、四大护法。”

  紫金大殿里聚集了魔界各族族长以及皇室成员。

  大殿中央就是魔导水晶,映着幽森的光。

  “来,璃儿,到我身边。”

  “把手放在上面,慢慢的释放自己的魔力。”

  落璃撩开大红的衣袖伸出手,轻轻的放在水晶上。

  一双芊芊玉手,柔若无骨。

  随即魔导水晶发出耀眼的紫光,水晶中央闪出九颗明珠。

  “恭喜魔帝,几千年来无人打破的,终于被打破了。”大护法笑道。

  “恭喜魔帝,我魔界崛起就在眼前了。”

  “恭喜魔帝!”大殿中传来一阵轰鸣的祝贺声。

  “哈哈,好。我的璃儿干得好!”

  “谢父皇夸奖。”落璃面无表情。

  “恭喜妹妹。”

  萧落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冷笑。

  “父皇,我累了,先退下了。”

  “回去好好休息,仪式就到这吧。”

  “倩儿,扶我回去休息吧”……

  萧筱醒了。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们注定分离。”……

  “咚!咚!咚!”

  “起床了,歆儿。”

  “知道了。”

  落歆轻轻推开了门。

  她的衣服红的发烫,她的嘴唇红的像染了鲜血。

  “走吧。”

  客栈中两竖影子渐渐远去……

  走出客栈,萧筱都惊呆了。这春天居然会下雪。是啊,春天下雪很令人惊奇。不光萧筱惊呆了,路上的行人也惊呆了。

  落歆脸上却毫无一点惊讶。

  “歆儿,快看,下雪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春天的雪呢。”

  “是啊,原来春天也会下雪。”

  落歆用呆滞的目光望着萧筱。

  她知道自己该回家了。可是她还没玩够呐,她还想牵萧筱的手呐,还想和萧筱一起周游世界呐。

  “我能牵一下你的手吗?萧哥哥。”

  “啊?当…当然可以。”

  落歆伸出自己的手。

  那一只纤细又毫无杂质的手,微泛着冷意,似是没有温度一般,令人心寒。那只手仿佛透着魔力,使人着迷。

  她用力的抓住了萧筱的手,紧紧的钻进了萧筱的怀里。趴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萧哥哥,我要回家了,我家很远,你不用找我了,我会回来找你的,要记得我。”……

  瞬时,萧筱怀中的落歆如时光倒流般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袭红袍。

  “歆儿!不管你在何方,有多远,我一定将你寻到!”

  雪停了,人散了,留下的只有一袭红袍……

  魔界:

  天上漆黑黑的,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气息。远处的紫金宫中冒着火光,地上布满尸体。这里似乎发生过一场大战。

  这里委实发生了一场大战……

  魔界二公主萧落璃成年礼第二天。恰逢魔帝萧枫闭关修炼,魔力极为虚弱。

  紫金宫。

  皇子殿。

  “落林太子,这次你翻身的机会就要来了。大公主上凡历练,魔帝闭关,整个魔界大局现在都由你掌控了,这个机会可难得啊。”四护法说道。

  “是啊。这个机会确实难得啊。”萧落林仿佛在思索什么。

  “我可得好好准备一下,毕竟还有三个老东西在外面。”

  说着,萧落林从腰间取下一块透着光亮的令牌。此令牌正是萧枫身上的那一块,魔界大军仅听此令牌号令。

  “这令牌为何会在你手上?”四护法目不转睛的看着令牌。

  “你不需要知道。传我命令,聚集四方魔军。今晚该让那个看不起人的老东西尝尝厉害了。”……

  当晚,萧落林与四护法兵分两路。一路紫金大殿,一路“神魔之井”。

  神魔之井是魔界到神界唯一的入口。据说在井中有藏有萧枫护体神器,八荒镜。八荒镜需用萧枫的血来签订契约,没有血的八荒镜和普通的铜镜没有什么区别。

  宫中大军大都掌握在萧落林的手中,宫中守卫也大多被四护法传通、收买。故萧落林很容易就率领大军入宫。入宫后,直奔紫金大殿。

  紫金大殿。

  萧枫正闭目聚集天地魔气,准备讲自己的魔脉觉醒到顶峰。一只长剑飞入殿内,笔直的插在萧枫身前。

  萧枫缓缓的睁开了眼。

  “哈哈哈,父皇,闭关还顺利吗?”一阵冷笑传入萧枫耳中。

  “哈哈哈,顺利的很。”

  “那最好不过了。”

  萧落林手指一抬,瞬时魔界大军涌入大殿之内。

  “父皇,你要是主动退位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你不死。”

  “你要知道。我杀了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还有资格和我谈生死吗?”

  “那是以前,现在可不一样了!”

  萧落林拔刀跃起,一道紫光划过。

  下一秒。

  倒地的却是他自己。他怎么也想不到九级魔脉竟有如此威力。

  “逆子,今天我就亲手了杀了你。”

  萧枫准备聚集魔力,一个身着黑袍脸带面罩的神秘人从萧落林身后走出。

  “哈哈哈。闭关渡劫受伤,又挡住了八级魔脉的全力一击,恐怕也只是强弩之末了吧。”

  他的笑声极其狰狞,就像一个疯子。

  “对付你们这几个小喽喽还是绰绰有余的。”

  “找死!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这八荒镜!”

  黑袍人一挥袖子,满天的针雨降落下来。每一针都有剧毒,它会渐渐吸收萧枫的魔力,为其自己所用。

  萧枫想用护体挡住,可不料这黑袍人魔力竟如此强大。萧枫仅存的一点魔力被瞬间穿透。虽说仅有一点魔力,但对于九级魔脉的魔帝萧枫,一般人是无法如此轻易突破他的护体。

  四护法嘲讽的说道:“萧枫,整个魔界可不只有你一个人拥有九级魔脉。”

  一道红光闪过,“红璃剑”已立在四护法身前。

  “确实不止我父皇一人,还有我!”一位红衣女子踏风而来。

  她也是一袭红袍,和她姐姐一样,也是那么的迷人。两袖飘飘来到萧枫的身边。她正是萧枫的宝贝女儿,魔界的二公主萧落璃。

  她用冰冷的眼神望着萧落林:“皇兄,你太令妹妹失望了。”她冰冷的眼神似乎将温度降到了极点,萧枫整个人都要被冻成冰块了。

  萧落林回过神来,冷哼一声:“失望在今天都将灰飞烟灭了。”

  说时,萧落林和黑袍人一同化为一道黑影,如闪电般穿向萧枫和萧落璃。

  红璃剑飞速旋转,行成一道剑阵挡住了此次攻击。

  “小小年纪,魔力竟如此强大。”黑袍人声音低沉。

  “正因为如此,她必须死!”萧落林趁萧落璃收剑时扔出一道魔剑,精准的刺进了萧落璃的胸膛。

  鲜红的血与鲜红的衣裳融为一体,已分不清那是衣裳,那是血了。

  萧枫想帮落璃挡这一剑,却怎么也站不起了。中了这毒针,他的魔力就像被掏空一样,丝毫不剩。

  ……

  第二天醒来,他们已在囚魔狱中。

  萧落林将他们关在不同地方,以防汇聚魔力。

  三个护法被关在第一层,萧落璃在第二层,萧枫则被锁在囚魔狱中的寒冰狱中。寒冰狱为囚魔狱中各狱之首狱,最凶险,最可怕。狱中布满万年寒冰。刺骨的寒气会完全抑制狱中的魔力,还会使狱中的人伴随着寒冷刺骨的剧痛,使人生不如死。

  寒冰狱为萧枫所建,如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锁在这狱中。

  萧枫在寒冰狱中盘身而坐,他锁紧眉头,双拳紧握。

  一声“嘀嗒”打破了宁静,寒冰狱门开了。

  开门的不是外人,正是他自己的女儿,魔界大公主萧落歆。

  “歆儿,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你快走,这里危险。”

  “不,父皇。现在魔界大乱,需要你主持大局。我留在这里,你快出去。”

  萧枫用力撑起身道:“好,歆儿,你要撑住,等父皇来接你。”

  萧枫放开了紧抓女儿的手,快步踏出寒冰狱中。

  萧枫走了,她放轻松了。她的手一松,一股鲜血竟流了下来。寒冰狱位于囚魔狱最深处,狱前守护者最低等级也是七级魔脉,八级魔脉的她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狱中的空气仿佛要凝固起来,冷的令人发麻。落歆无法控制自己的魔力了,她累极,任凭鲜血流淌。又是那一袭红袍,姐妹俩一样,都喜欢红色,因为鲜血也是红色的。流了血,爱他们的人就看不见了。

  冥冥之中,落歆闭上了眼。想着凡间疼她的萧筱,默默的笑了。

  她真的累极了,她流下了泪,她真的还不想死!

  几度时光流走,留在地上的只有一袭红袍……

  本章完

  

沐雨公子说
成神堕魔只为你。

第一章 今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