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 局破

  沐修羽此时心理也十分的纠结,这是一个很大的局。

  她知道自己作为公安副局长的父亲沐离花费了特别多的心血,也知道若是让这网中的犯罪分子逃出去,可能再也没有抓到他们的机会。

  更是知道在竞争局长位置的关键时刻,她出了这种幺蛾子事,会直接拖累她的父亲,最严重的结果,可能他们连公安都做不成了,会被直接开除。

  但是没办法,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沐修羽,回来等着受罚吧!”

  公安局总部控制室内,一个看起来十分威严,身材高大一脸正气的人,通过手中的麦克风道,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沐修羽与他长得有那么一像。

  沐离是公安局的副局长,也是沐修羽的父亲。

  此时他的手捏得紧紧的,强忍着暴跳如雷,的确,这个局他布置了太久太久,若是因为自己的闺女导致功亏一篑的话,那实在是太冤枉了。

  他真正在乎的倒并不是升官进爵,而是若是这个大网里面的主要头目被放出去了,又会有几万的人受苦。

  在一旁的一个身材矮小,同样是副局长身份的人则眼中闪过光彩,不过随后又让他压了回去,这就是他的好机会!

  “哼,沐离啊沐离,等着吧,这次你的失误大了!老子不把你踩在脚下狠狠吐几口唾沫,就不姓李!”

  他在心里这样想着,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道:“老沐,你干啥,那可是你的闺女,她出去肯定有出去的道理,没事儿,不会打草惊蛇的。”

  “我没有这样的闺女!”

  沐离鼻息如火,破口而出。

  矮个子的副局长李天又假装劝到:“都等到现在了那些人也没有交易,说不定早就听到风声走了。”

  李天是做了好人,这个时候他给自己的亲信递了个眼色,让他去做坏人。

  李天亲信自然是明白什么意思,他冷言冷语的说道:“沐局长,这个局我们可是布置了好久,牺牲了好几个线人才换来的情报,若是你的女儿把它搞糟了,哼哼,我第一个就不服!”

  这个人倒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其实呢,平时他来就是混口饭吃,正经事从来帮不上忙,就是会溜须拍马,还特别有眼力劲儿,这才让李天看上,收做了亲信。

  “就是,沐局长,你不知道你这个闺女在局子里有多霸道,上次我想和她说句话,她就直接抽了我一巴掌,我一直都没好意思说出来…”

  这是一个颠倒是非黑白的歪鼻子警察,沐修羽的确是打了他一巴掌,不过原因可不是他说的那样,而是他试图非礼沐修羽,结果没有成功被发现了,沐修羽这才出的手。

  “嘿,老沐,我就说你平时太宠着你闺女了吧,你看,闯了这么大的祸。”

  这是一个资历比较老的警察在一边碎碎念叨,眼神中的幸灾乐祸根本隐藏不住。

  “等李副局长正式成为了正局长,我们就要坚决杜绝这种关系户,要不然自己没有能力,在关键的时候会坏了事的。”

  “对对对,我跟你说,上次要不是因为我出手快,沐修羽就闯了大祸了…”

  “行了,别说了,沐副局长都不高兴了…”

  对于这些心中没有正义的人渣来说,看到别人犯错误,自己可以更进一步才是更重要的,而他们都纷纷忽略了背后可能受到危害的人。

  沐离此时心中十分的悲凉,心中羞愧难当,他觉得愧对了人民对于警察的信任,愧对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愧对了帽檐上的国旗警徽。

  一次出手不行,下次他们必定更加的隐晦。

  “哎,闺女啊闺女,你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去呢?”

  沐离听着大家的冷言冷语,在心中暗暗叹息着。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现实就是这样的,当人们看到沐离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被刷下去,他们纷纷都倒下了李天的阵营,纷纷说着风凉话。

  沐离气急,胸中好像塞了一个快要爆炸的炸弹一样,他对着麦克风说道:“沐修羽,你不配作为一个警察,去做你的事儿吧,明天回来办理离职手续。”

  大家都震惊了,没想到老沐居然这么狠,那可是他的宝贝闺女啊……

  李天更是幸灾乐祸了,心里想着:“哼,沐离,再让你傲气,现在好了吧?跟自己闺女都闹僵了,看你以后怎么和她相处。”

  沐修羽眼中的泪水终于是忍不住了,顺着脸颊就滴了下来,连成了一长串,好像一条小溪流。

  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将耳机摘了下来,但是跑向孙静雪家的脚步并没有停,虽然她当警察的梦破碎了,但是她觉得好朋友的安危更重要。

  她没有和父亲去辩解什么,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

  沐修羽十分的绝望,看不到前面的方向,如同堕进了深渊一般。

  孙静雪家没有上锁,沐修羽心里就是咯噔一声,她紧张地推门而入,来到卧室,看见孙静雪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

  这时她突然注意到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退烧药已经喂过了,到后半夜的时候看看有没有好转,实在不行明天就送去医院。记得帮她脱掉衣服,要侧着睡,怕她醉酒呕吐导致呛死。还有,你很漂亮,早点睡。总有人在守护着你们。”

  看见这个纸条的时候,沐修羽先是被上面的内容暖到了,不过随后又起了疑惑,刚刚那个很像孙静雪弟弟的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难不成是上天送来的?

  沐修羽长出了一口气,想把心中的悲伤都吐出去,不过这又谈何容易呢?

  过了一会儿,她的手机上就接掉了一条短信,是父亲沐离发来的:“做你应该做的事,不要听他们的闲言碎语,我永远支持你。”

  沐修羽属于有泪不轻弹性格比较好强的那种,但是看到了这条短信内容的时候,又是流下了滚烫的眼泪。

  有人支持,有人懂,真的感觉很棒。

  她很累,陪着孙静雪躺在床上,很快也就睡着了。

  而孙皓此时已经进了楼上那一家。

  现场很诡异,一个壮汉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但是却一动不动,就好像没来得及惊呼,就被做成了雕塑一样。

  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子洗了一个苹果,来到茶几边,闲庭信步的样子就好像这里是他的家一样。

  “我说一个问题,你就回答一个问题,要是让我发现你说谎了,我会让那种扎心的疼痛一直持续。”

  下一刻,扎在大汉心脏部位的刀,便消失不见。

  大汉能动了,整个人瘫在了地上,那种噬骨的扎心疼痛感一下子消失了,他如释重负的出了好几口粗气,就好像刚刚从死神手下逃出来一样。

  他的实力十分高强,是青龙帮金牌打手之一,但是在孙皓的手下却根本连手都来不及出。

  其实如果正面硬刚的话,孙皓一定死的很惨,但是他为什么要硬刚?

  尤其是在他发现了匕首的新功能之后,更是懒得和人硬碰硬的斗争了。

  大汉过了一会儿好像休息了过来,好像虎狼一样就朝着孙皓扑来,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狰狞,身上残酷的杀气外漏,若是一般的人就被他吓住了。

  但是孙皓是什么人?是被上天眷顾的逗比啊!

  只见他嘴角升起一抹冷笑,那柄匕首便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的手上,他随便往出一扔。

  匕首好像箭矢一样,自动冲着大汉的心脏而去。

  定!

  大汉又不能动了,钻心般无法忍受的疼痛,如浪潮一般袭来,让大汉脑袋上的冷汗是一股接着一股。

  

十 局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