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魔(二)

  “先生,你真的什么都没看见?”眼前这个人让李小芳很是头疼,监控显示的在场吃饭的人只有他一个。而且在室内还带着一顶白帽子,很像一个异类。

  “没有,警官!”男子看都不看李小芳,认真的盯着一个涂满黑椒酱的牛排看来看去。

  “对了!你别穿着你有雪水的外套,离我的水果沙这么近。”男人便涮着烤串,嘴里吃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着。

  李小芳无语的看着这个男人,大中午的,满自助餐厅只有他一个人在这涮火锅,满桌的食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完。最让她受不了的是,这个男人面前竟然有四双筷子,一个夹羊肉,一个捞火锅,一个蘸酱料,还有一个还没拆封,应该是预备筷子掉落时换新。

  “行吧,要是你能想到什么,就打我这上面的电话”李小芳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男人。站起身欲走。

  “小姐,你有什么想问的,等我吃完,得礼貌的等人吃完饭吧”说男人看了看名片,微微抬头对着李小芳笑眯眯的说。

  ”你不是什么也不知道吗!”李小芳只好坐下,“好,先生,我等你!”

  李小芳也没办法,只好的等他吃完,李小芳对这个男人吃饭的样子有些无语,每吃一口饭都要擦一口嘴,次数多了,李小芳感觉他一定是有毛病!

  李小芳之所以能这么轻易找到这个男人,不是因为李小芳动用了什么什么资源力量、人源内部网。是因为李小芳还没问,饭店老板就告诉李小芳,“警察同志,这人是常客,他常来我们这吃饭,一讨厌人的家伙,每次来都换菜,一会一个样。”而且从老板的口中得知,他经常说自己去一家自助餐吃自助火锅。李小芳碰运气来找他,结果特别轻易的就找到了。

  这人是个神经病!李小芳肯定的想。

  (午后,咖啡店)

  “监控里门外的东西你见到了??”“你最后离开饭店是几点”

  “麻烦上一杯摩卡,一杯白开水”

  李小芳很无语,看着他认真的看着点单,根本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喂!”

  “小姐,熬夜没精神,给你点一杯摩卡,我们慢慢聊”“小姐,你说提拉米苏和慕斯哪一个更适合午后当甜点。”

  李小芳拍了拍桌子,声调提高问道“孤先生,请你配合我的调查!”

  男人瞪了李小芳一眼,”门口没有监控是吗?“

  ”你怎么知道!“李小芳有些惊讶的问道

  ”那个饭店出了门,拐角就是死胡同,另一个通向大路的监控你看了吗?“男人边用纸巾擦手边问。

  ”嗯。”

  “就是说,雪人凭空消失了,带着昨天和我一起吃饭的那个男人一起。”

  “嗯”

  “你认为他只有可能进了死胡同,可你却什么也没发现,于是你来问我,希望能从我这得到这宗绑架案的线索”

  “嗯,对!不对,你怎么认定这是一宗绑架案”

  “因为我从屋里透过玻璃门看见他到了门外,一见到那雪人,他们好像说了什么,接着那年轻人想跑,可惜地太滑,没跑两步,摔到了。”

  “接着呢?你为什么不阻止!”

  “我不能只看不吃饭吧,那家店菜还行,就是那晚那个炒肉炒老了!”

  ······

  张利很利索,不到两个小时,他便从李小芳调查得到的监控信息,包括孤三给李小芳的谈话里,思考并作了恰当的分析。

  凶手,男,一米七五到一米七八之间,身体强壮,抗冷能力强,也可能从事低温环境下的工作。对饭店附近地形熟悉,或者做过长时间考察。伪装在雪人玩偶服中,密室手法逃脱,后将孙迁藏匿在一处,然后便装离开。

  信息如下:

  【饭店正门面向大路,整体基本被监控,嫌疑人没有出现过大路附近的监控范围。大门侧面有一条死胡同,除了胡同连接饭店大门的地方,基本都是盲区,凶手穿着雪人服,在饭店正门不远处蹲坐20分钟左右,可能因为雪雾大,从监控前期看很多人走过也没发觉。应该是把凶手当作堆做雪人或雪人装扮物。后在孙迁进饭店后缓慢移动,三分钟左右移动到饭店正门通向胡同的唯一着视点。等到孙迁吃完饭后,嫌疑人等其开门时缓缓站起,孙迁靠近查看,随即惊恐并马上逃跑,无奈摔倒在地,一时打滑站不起身,罪犯应该在注射某种麻醉药物,孙迁随后没有挣扎,被嫌疑人拖向死胡同,后再消失不见。】

  极为了解孙迁动向。

  就这点,张利打电话向黄丽询问,询问孙迁平日的好友以及接触的人员。却一无所获。

  挂了电话,张利冷汗落了下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罪犯。张利更加笃定,在还没有索要筹码之前,绝不能打草惊蛇!

  为了不打草惊蛇,张利和李小芳决定找孙迁的父亲,也就是早晨的男人询问。在询问了黄丽熟食店附近的街坊。他们二人来到了某棋牌场。

  (傍晚某棋牌室)

  外面依旧是严寒,可聚在这里的汉子们穿的很单薄,有的甚至只穿了无袖背心。

  嘈杂声此起彼伏,李小芳嫌恶的看了看四周,因为穿着便服,有几个男人向李小芳吹起了口哨。“两位,够级还是麻将?”一个满身烟味的戴帽男在人群中向着张利大喊。张利摇了摇手,他懂这里的规矩,他用手势示意他来有朋友在这,来找朋友玩。

  李小芳左顾右盼,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孙迁父亲,难道说今天他没来??不可能啊,从街坊的口中得知,孙迁父亲孙斌视牌如命,一天不来就浑身不自在。

  “你想干嘛!”似乎是张利那里传来的声音。

雪魔(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