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战死疆场

  天兴元年,我跟随完颜合达、移刺蒲阿两位将军想要在邓州与蒙古军决战,但蒙古军统帅脱雷避开大金主力,分道攻向南京城(开封)。此时的南京是大金的国都,也已经是大金仅存的重镇了。

  那年正月,完颜合达、移刺蒲阿领兵自邓州急赴南京城。狡猾如蒙古军,避实就虚、灵活多变,不断邀击北上的大金军队,金军将士一路作战,疲惫不堪。也许是天亡我也,到钧州三峰山,恰好天降大雪,军粮吃完了,兄弟们饿了好久。蒙古军则利用时机充分休息,全线进击,大金损失惨重。最后,蒙古军有意让开一条通往钧州的路,放大金军队北走,乘势夹攻,金军全军覆没。移刺蒲阿被擒,我和完颜合达将军率领残部再战,败入钧州。

  虽然战败,但我依然不会忘记大金国皇帝对我的知遇之恩,也不会忘记大金的黎民百姓和女真民族白余年的威名。此时的我,只懂得收拾残部,继续作战。我带着将士们在钧州城内严阵以待。

  蒙古军最终攻入钧州,我率领残部顽强的进行巷战。蜂拥而上的蒙古军队越来越多,此时已经无力回天,我不想就这样死在钧州,更不想让人们认为我是在逃跑的路上被敌人杀死,更不能被后世所误解。便对蒙军士兵们说:“我是金国大将,要见你们的主将谈事情。”蒙军士兵带着我,来到大将行账前。

  蒙古大将问我的姓名,我说:“我就是忠孝军总领完颜彝,大昌原战胜的是我,卫州战胜的也是我,倒回谷战胜的还是我。今天,我要死得光明正大,天下定有了解我的人。”这时,蒙古大将想要逼迫我投降,就对我用刑。我宁死不屈,被斩断了手和脚,又被从口到耳割开脸部,鲜血直流,疼痛难忍,但我依旧记得自己的使命,我始终对大金忠心耿耿。

  我倒下了,我41岁的生命从此消失,但请相信,我的精神与日月同辉,与山川同在。

战死疆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