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剑仙一剑

  身处云中城府的刘邦感知到萧何生机在迅速消散,心中怒火中烧,杀意不止。

  砰的一声,勃然大怒的刘邦一掌将精美的红木茶几给震碎了,只见刘邦双手握拳,看着萧何身陨的地方,双目之中满是愤怒,咬牙切齿的恨声道:“韩信,你好大的狗胆,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

  萧何看着面前这个年轻而又富有朝气的脸庞,看着那双仇恨而又漠然的眼眸,露出一个让人困惑的笑容。

  萧何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对着韩信说道:“韩将军,果然人中龙凤,今日若是不将你拿下,他日必成主公心头大患,所以,还请将军陪何一同赴黄泉。”

  说完,萧何握住龙枪,快步向前,愣生生的将自己捅个对穿,如何更是一把韩信死死抱住,力量之大,哪怕是壮如韩信一时间都没办法将他挣脱。

  与此同时,紧随韩信而来的白起一声怒吼:“镰杀。”

  随后高高跃起,看着巨大的镰刃在阳光下泛着寒光,白起那冲天而起的杀意,萧何面带微笑的停止了呼吸。

  主公,臣先走一步,今生怕是无缘见你兵临江东了。

  镰刃之下,所到之处,无不一刀两断。

  就当众人皆认为韩信就此命丧黄泉之时,一柄三尺青锋破空而出,竟然挡住了那必杀的镰刃。

  韩信一脚踹开了萧何的尸首,冷冷的看了白起一眼,完全不在意他那对自己充满威胁的镰刀,随手捡起一把朴刀,斩下萧何的首级,用破布裹着,转身对着云中城府的方向,怒吼道:“刘邦,照顾好你的脑袋,总有一天,我会斩下他,来祭我十万弟兄。”

  白起紧盯着不远处的李白,嘶哑着声音说道:“什么时候,青丘镇守也开始参与世俗之事了?”

  李白随手一招,绕指柔便飞到他的手中,随手舞了一个剑花,看着愤怒的白起认真的说道:“咱做什么又何须告知于你?咱只做咱想做的事。”

  白起一愣,随后冷哼一声道:“这么说,先生便是要护这韩信周全喽?”

  李白点点头,有些歉意的说道:“咱喝了老板娘那么多美酒,吃了那么多佳肴,都分文未付,总该为她做些什么,不然心中难安。”

  白起愤怒的瞪着李白,喘着粗气道:“那萧军师和我这数百将士便是白死了?”

  李白无所谓的点点头,随性的说道:“可以这么说吧,又何必一副愤慨的表情,战争和杀戮又何来的对错,自古便是强者为尊。”

  白起冷笑的看着李白:“如此说来,若是我实力够强,便可以将你们一同杀了咯?”

  李白嘴角微扬,点头认同道:“对,便是如此,只可惜,恐怕你还没用那个能耐。”

  “哈哈哈,打过打不过,打过才知道,还没有动手,先生怎知我打不过先生?”

  白起昂首看着李白,战意凌然,手中巨镰闪过一丝寒光,双手握的更紧了,下一刻便要冲着李白而去。

  “白将军辛苦了,你先带着将士们退下吧。”

  就在这时,一个黑袍人出现在白起的身后,对着白起吩咐道。

  白起愤然回首,对着黑袍人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道:“这么,国师也觉得白某人打不过先生么?”

  黑袍人对着李白微微躬身,随后冷眼看着面带鬼首的白起,冷言道:“青丘先生文韬武略世间罕见,莫说是你,便是再加上云中君和老夫也不见得是先生的对手,就凭你一人也想战胜先生?何德何能?”

  听着黑袍人的嘲讽,白起冷哼一声,转身边走,走到韩信身旁,看着这个哪怕重伤也依旧昂首而立的男人,森然的说道:“好好等着,下一次,你便没那么好运了。”

  韩信同样报以冷笑,回应道:“同样,你的脑袋,我收下了。”

  说完,白起便带着剩余的将士快步离去,只是半盏茶的时间,数千将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那大片的狼藉和满地的鲜血。

  见到大敌离去,艾琳赶忙扯开衣裳为韩信包扎伤口,一边包扎,一边更是心疼的直掉眼泪,口中更是轻声埋怨着。

  看着正低头为自己包扎伤口,总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姐姐,韩信心头暖暖的,嘴角微扬,一双剑眸更是眯成了一条缝,若非那一身的伤口,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更像是个邻家小生。

  “徐福?想不到你竟然也能揽月,看来这些年,奇遇不少嘛。”

  对于这个帮自己解围的黑袍人,李白并不陌生,毕竟修士的圈子说大也小,总计就那么一些人,大体还是认得一些的。

  黑袍人不以为然的回应道:“大道三千,徐福只是觅得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罢了,和先生比起来,算不得什么。”

  李白只是笑了笑,对于这个一直以来都很是谦逊低调的小辈,李白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忌惮之色,作为一个曾经的遮天修士,李白自然知道每一个揽月修士都有一些压箱底的绝技,每一人都不容小觑,哪怕自己自负同境无敌,却也只是同境罢了。

  黑袍人对着李白笑了笑,态度恭敬的说道:“秦王大人仰慕先生多时,不知先生可有兴趣前往咸阳和秦王殿下一叙?”

  “还是算了吧,我如今算不得什么强者了,只能算是个普通修士,不知道秦王挂念,更何况这世间还有那么多风景咱还没见过呢,还有那么多美酒咱还没喝过呢,如今,我只想陪在苏苏的身边。”

  李白笑着搂过一旁的苏苏,更是在她脸上吻了一口,惹得苏妲己娇羞连连,完全不敢直视众人。

  黑袍老者也不恼,反而更加恭敬的说道:“咸阳的大门永远为先生敞开,若是何时先生想明白了,便书信一封,到时候,始皇定十里相迎。”

  说完,黑袍老者便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黑袍人离开,韩信将手中龙枪倒插在地,对着李白拱手弯腰,拜谢道:“韩信不才,竟不识先生,实在无理,还请先生海涵,刚刚多谢先生了,若非先生相救,韩信只怕凶多吉少。”

  李白随意的摆摆手,搂着苏妲己的柳腰:“不用谢我,我只是为了付你姐姐的酒钱罢了,答应她护着你们姐弟二人周全罢了,算不得谁欠谁。”

  韩信只是笑笑并不多言。

  倒是艾琳红着眸子埋怨道:“以后你若是再敢这般冲动,我定不会再帮你,就让你死了算了。”

  韩信挠挠脑袋红着脸说道:“放心,不会了,不会有下一次了。”

  “这一次,我孤身一人来云中,那刘邦都不出来,若是日后想要杀刘邦怕是大概只能在万军从中了,”韩信苦笑。

  艾琳皱着眉头,使劲的拧着韩信的耳朵,生气的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必急于一时?你为何总是想着报仇?”

  韩信挣脱了艾琳的手,神色坚定的看着云中城府的方向,正色道:“只要刘邦一日死,我便一日难安。”

第二十一章.剑仙一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