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公子扶苏

  当李白醒来之时,全身的伤痕都被包扎稳妥,李白挣扎着从香软的床榻上起身,随意的打量着整个卧房,只见房中大片粉红罗帐帷幔,梳妆台上布满胭脂唇红,一旁的桌子上还点着一柱檀香,香气宜人,床上更是大红袄被。

  看到这儿,李白眉头微皱,这房中陈设,倒和云中楼阁的老板娘的闺房有些相似,俨然便是女子闺房,同样受伤不轻的圣僧达摩也同样在这儿,此时已经跪坐在一个蒲团上,闭目诵经。

  李白也不多问,起身端坐,闭目养神,静候达摩诵经结束。

  不多时,达摩睁开双眼,眼中满是疲惫,双手合十,叹气道:“青丘施主休息的可好?”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李白在这里拜谢了,”李白站起身来,对着达摩恭敬的躬身行礼。

  达摩起身,双手合十,同样躬身还礼。

  “不足挂齿,小僧只是尽力而为罢了。”

  “不知我们这是在哪,好像是某女子闺房,不知主人何在,咱该好好谢谢这位姑娘,”李白问道。

  “这里是阿珂姑娘的闺房,此处乃是一家妓院的后宅,阿珂乃是这里的清倌人,便是她收留了我们。”

  达摩一脸正色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李白莫名有些喜感,一个和尚竟然躲在一家妓院。

  “先生醒了?”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询问道。

  “阿珂姑娘,进来便是,青丘施主已经醒来了,”达摩对着门口双手合十,躬身行了一礼,作答道。

  门缓缓而开,只见一位模样清秀可人的貌美女子一身薄纱,一手挽着一个食盒,俏生生的站在门外,一旁一位紫袍琴师背着一把焦尾琴跟在身后,只是不知为何,这琴师双目缠着一条白色布条。

  李白对着二人行礼:“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看着来的二人,李白眉头皱起,有些不确定的问达摩道:“你确定这是一家妓院?何时开始流行宗师卖艺,天道抚琴了?”

  阿珂二人走进房间,关上房门,捂嘴轻笑道:“先生好眼力,这都能被你看出来,我们二人确实是入宗师,得天道,只是这里确实也是妓院,我们二人也确实在这卖艺抚琴。”

  “偶?何解?”李白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阿珂款步走到桌旁,放下时刻,开始收拾桌子,摆放食蔬,一旁的盲目琴师作答道:“在下高渐离,这是义妹阿珂,都是扶苏殿下的人,只是平日里,我们二人都是隐藏在这世俗之地,搭救二位也是殿下提前授意,我们二人才会将二位先生接到此地。”

  李白反倒有些不解了,询问道:“公子扶苏?嬴政最疼爱的那个大公子?他为何为何会搭救我们?”

  一提到公子扶苏,高渐离不由嘴角微扬,语气满是敬佩的说道:“因为公子想拜托二位先生一件事,公子想要二位助他一臂之力。”

  “秦王之位?不是扶苏的囊中之物么,又何须咱相助,据咱所知,能和扶苏一争王位的只有胡亥一人,况且胡亥年幼,只是得宣太后欢喜罢了,并不是他的对手,咱有些不能理解。”

  李白反而更加疑惑了,更加不解的询问道。

  “非也,非也,殿下志不在此,殿下仁才,乃是难得的一位贤王,不忍百姓受苦,想要终止秦楚之战,可是秦王嬴政一意孤行,并不听从殿下的劝告,所以,殿下想要摆脱诸位助他一臂之力,终止秦楚之战。”

  “阿弥陀佛,扶苏殿下贤德,贫僧在这里代秦楚百姓谢过扶苏殿下了,贫僧愿助殿下一臂之力,不知青丘施主意下如何?”

  达摩双手合十,一脸虔诚的说道。

  李白眉头微皱,并不认同,反倒询问道:“那扶苏殿下准备如何是好?”

  “一月之后,国师徐福大人便会羽化仙去,依秦王之前所言,应该会葬在骊山之巅,一月之后,二人大人的伤势也能复原,到时候,楚王也会来到骊山,凭我们众人之力,逼迫秦王签订合约,”高渐离笑着道。

  李白冷笑:“呵,且不说别的,就说楚王如何能东渡乌江,来到秦地腹地咸阳,更是准时在骊山出现?更何况你又怎知秦王会同意签订合约?”

  高渐离胸有成竹道:“殿下自有良策,这便不劳先生烦心,只要先生养精蓄锐,能恢复实力便可。”

  正当李白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阿珂推门而入。

  “二位先生,这里有些吃食,先吃些填填肚子,另外还有一些疗伤灵药,还请笑纳。”

  阿珂走到二人身旁,嘴角微扬道。

  “多谢阿珂施主,贫僧只要白饭一碗,清汤一碗,便可!”

  达摩看了看桌上丰富的吃食,谢绝道。

  “我没别的要求,就是听说这秦地琼花酿不错,不知可否浅尝一二?”

  李白也同样不慎满意,提议道。

  “是阿珂懈怠了,这就为二位先生准备稍等片刻。”

  阿珂做了个万福,有些歉意的说道,说完,便转身离开,前去准备吃食。

  李白轻扣桌面,沉思道:“哪怕能依照你说的发展,我们的胜算怕是也只有三层,哪怕是咱休养月余也不过还只是登云罢了,想要揽月,恐怕至少还要半年休养,更何况,我的绕指柔受损严重,到时候,我加上神僧怕只能和嬴政勉强打个平手。”

  高渐离神色哀愁道:“恐怕先生没有时间休养一年半载了,整个秦地都在搜索先生二人,这地方虽说隐秘,但是只怕坚持不了多久,勉强只能坚持月余吧,更何况前线战事焦灼,等上一年半载,恐怕到时候战事已经结束,哪怕没有结束,但是到时候想要休战都不可能了,所以保守估计,先生大概只能休养一个月。”

  “倒是先生的剑,我还有些办法,听闻鬼谷先生便在咸阳,若是能得鬼谷先生相助,恢复绕指柔并非难事,”高渐离建议。

  李白轻抚光滑的下巴,思索分析道:“那胜算依旧不超过四层,毕竟且不说那数万训练有素的百战精锐,到时候云中君、宣太后、蒙恬将军都会一起出手,再加上若是前线的白起、刘邦、张良回援一二的话,胜算只会更低。”

  高渐离也是苦笑道:“哎,若是刘邦并未反叛,我们其实不会这般被动,如今此消彼长,怕是难上加难,虽说国师修为尽失,但是秦王修为大涨,若是我对上秦王,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便会道消身陨。”

  李白安慰道:“以琴入道本就不易,能达到你这般地步,也算是天纵奇才了,不必自责。”

  不多时,阿珂便带着酒水吃食而来,李白、高渐离都停止了交谈。

  “先生、圣僧好好休息,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渐离定尽力而为,”高渐离拱手抱拳道。

  “阿弥陀佛,多谢高施主,”达摩依旧双手合十,一脸虔诚。

  李白拎着酒壶,随口痛饮一番,赞叹道:“好酒,好酒!”

  “如此这般,便不打扰二位休息了。”

  说完,高渐离便带着阿珂退出门外。

  李白把玩着精致的酒壶,眉头紧锁,陷入沉思,一旁的达摩就着清汤,一口一口的吃着米饭......

第二十九章.公子扶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