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公子拜师

  出了阿房宫,扶苏面色沉重,孤身一人,纵马而去。

  骊山之巅,历代秦王陵墓。

  这里埋葬着千年来历代的君王和皇后,还有那些为秦地做出巨大贡献的王侯将相。

  扶苏跪倒在一座精致到极致的陵墓前,低垂着头颅,满脸泪痕:“母后,你说,苏儿该如何是好?父王一意孤行,这样只会将秦地带到无尽深渊,我大秦的子民更会死伤无数,我想要劝阻父王,可是他却要我带兵西征,若是西征,不论输赢,皆乃大秦之祸,乃百姓之苦,你说,苏儿到底该如何是好?”

  扶苏跪倒在逝去的王后墓前,喃喃自语,长跪不起......

  良久,扶苏抹去眼角泪痕,站起身来,轻抚着墓碑,眼神温柔,低声轻语道:“母后,孩儿走了,下一次,孩儿再来看您。”

  扶苏翻身上马,纵马下山。

  等到了咸阳,扶苏下马,牵着宝马缓步前行,看着咸阳百姓安居乐业,街道上商来客往好不热闹。

  “公子,要丫鬟么?三十两银子即可,”一个衣着朴素,虽然干净却布满补丁的中年妇人一脸拘谨的拦在扶苏的身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扶苏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妇人见扶苏搭话,眼中流露一丝喜色,拉过一旁一个尚且年幼,不过十一二,同样衣着朴素的女孩子,赶忙道:“这是我的女儿,如今年纪不小了,想寻个人家当个丫鬟,挣点银两,补贴补贴家用。”

  扶苏看着这个怯生生,完全不敢看向自己,却又总是偷偷打量自己的小女孩,看着她眼中的胆怯和迷茫,有些生气的看着妇人道:“你这和卖女儿何异?大秦律法可是禁止买卖人口,违令者可是要问斩的!”

  妇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赶忙想要拉着小女孩,想要离去,却被扶苏一把拉住。

  扶苏看着这个紧张的妇人,语气严厉的瞪着她道:“站住!说!你是不是在买卖人口!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做出这种事!走,和我去衙门见官府,我倒要看看是何人敢如此猖獗,竟然敢买卖人口!”

  妇人一听这话,吓得双腿发软,脸色发白,显然便是惶恐到了极致,想要挣脱扶苏,可惜自己只是一介女流如何能敌得过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儿郎,索性便心一横撒泼道:“来人啊,打人了啊,来人啊!打人了啊!”

  一些来往的商客全都停下了,一脸狐疑的看着正拉扯不休的扶苏二人,更是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些心存道义的人更是对着扶苏训斥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咸阳街头欺负孤儿寡母!”

  更有一个血气方刚的灰袍男儿拉着扶苏的胳膊,面红耳赤道:“走!和我去见官府!”

  扶苏被那人拉了个踉跄,扶苏狼狈的松开了手,妇人则拉着小女孩的手,想趁着混乱偷偷溜走。

  扶苏一见,便急了,连忙高声道:“莫让那妇人走了,她在拐卖人口!”

  听到这话,众人傻眼,那血气方刚的男儿更是不由的松开了手,一脸尴尬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大汉松开了手,扶苏赶忙将妇人拉住,硬要带她去见官,一时间,两人各执一词,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当众人左右为难的时候,一老人说道:“既然公子说妇人贩卖孩子,那便听孩子怎么说,便一切都水落石出了么。”

  听到这话,妇人眼中流露一丝惊慌和一抹悲伤,扶苏只当这妇人做贼心虚,冷哼一声,蹲下身子,和颜悦色的看着小姑娘,温和的笑着说:“小姑娘别怕,告诉哥哥,你家住何方,父母是谁,是不是这妇人将你拐骗而来,都告诉哥哥,哥哥为你做主。”

  看着扶苏温和的微笑,本就因为众人围观争吵而惶恐不安的小女孩更惶恐了,仿若看见的不是一个温柔的少年,而是一个食人的猛兽,一下子便抱住妇人的腰肢,将脑袋埋在她的怀中,哭喊道:“妈妈,我怕,你不要把我送人好不好,以后我一定乖乖的。”

  扶苏一楞,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围观的众人哪里还不知这不过是又一个穷苦人家罢了,都纷纷摇摇头叹息。

  被自家姑娘紧紧抱住的妇人听到女儿稚嫩的哭喊,不禁红了眼眸,哭着回抱着小女孩,哽咽的说道:“别怕,妈妈在,妈妈带你回家,别哭了,乖,以后咱们也不来了,咱们回家。”

  天下谁人不疼惜自己的骨肉,若非当真困难到极致,若非真的再无他法,又有谁愿意将自己的孩子卖到富贵人家为奴为婢,其实如此这般,不就是想要将女儿送到一个能活命的地方么,虽然辛苦,但至少衣食无忧,哪怕骨肉分离,今生再难相见,也依旧含泪而来。

  哪怕明知自己的母亲要将自己卖掉,可是在最危急惶恐的时候,每一个孩子依旧会投入母亲的怀抱,因为他们知道,母亲一定会护着自己,因为这是他们最亲近的人,因为有母亲在的地方便是他们一生的家。

  看着痛哭涕零紧紧相拥的母女二人,那大汉也同样红了眼,从怀中取出几两碎银,低声在妇人耳边道:“可是嫂嫂家中困难,这里有些银两,虽然不多,且将就着拿去应急吧。”

  妇人看着好心的大汉,含泪摇头道:“不必了,谢谢您了,您虽帮得了我一次却帮不了我一辈子,有些事,我总归还是要面对了。”

  说完便搂着孩子对着大汉鞠上一躬,带着孩子转身离开。

  看着母女二人,大汉红着眼眶,紧捏着手中的碎银,咬牙恨声低吼:“这狗日的世道!”

  扶苏缓缓起身,满是不解的询问大汉:“这位大哥,那位夫人为何要卖了自己的孩子。”

  大汉冷眼看着扶苏,冷哼道:“呵,我们穷人家的事,哪里是你们这种贵公子所了解的,你且不过是只当有趣,想要打听来,只当是和你的那些公子哥朋友推杯换盏时的谈资罢了,问了又有何意义?虽然真想帮助那母女,你为何不将那女孩买下,至少能帮着他们家减少一人的吃穿用度,更能换些银两补贴家用。”

  听着大汉的这般话,扶苏脸色发白,嘴中发苦,心中更是一片冰冷,扶苏躬身,恭敬的问道:“扶苏不懂,还请大哥明言。”

  当听到扶苏的名字,大汉吓了一身冷汗,再看看这四周那些持刀冷眼旁观的护卫,哪里还不知道面前的公子哥便是整个秦地最大的公子哥:扶苏殿下。

  大汉吓得双腿发软,完全无之前的气概,更是想转身而走,却被扶苏一把拉住,扶苏认真的看着大汉,恭敬的说道:“请先生明言。”

  这一次,扶苏不再称呼大哥,而是直言先生,太子之师可是当朝太师,这一句先生,便是将这寻常汉子的地位和太师地位同等。

  太师只教治国之道,却不曾教与百姓之苦,而如今公子扶苏便当街寻求百姓之苦。

  汉子心中苦涩,自然知道扶苏的执着,对着扶苏微微躬身,直言道:“又还能是如何,莫不是那母女因为一些事失去家中脊梁,或是战乱或是疾病什么的,孩子众多,如今怕是熬不下去了,便想送出去一个,减少些吃食,增加些银两度日,也算是这妇人心善,疼爱自己的孩子,有些穷急了眼的,甚至将自己的孩子直接买到勾栏中,祸祸了那些孩子的一生哦,哎!”

  扶苏眼中满是痛苦:“怎么会有如此狠心的父母!”

  汉子苦笑道:“如何没有,若是没有,那些勾栏中的小孩子都是如何而来?”

  扶苏哑言,不知该如何作答。

  汉子看出了扶苏乃是一心善之人,咬牙斗言道:“我皆闻世人称殿下贤德,如今看来真如所言一般,那是不可多得的好殿下,草民恳求殿下劝劝大王,莫要再执意西征大楚,莫不如怕是又要多一上一堆墓中骨,门前绫,伤心人,到时候当街卖儿卖女的更是数不胜数!到时候勾栏里怕是又要多上一堆雏妓了,若是西征无法阻止,只求殿下为那些战死的家属谋求好些的安家费,太多烈士的妻女受人欺凌,被人淫乐,至少莫让将士寒心,如此这般,草民亦死而无憾了!”

  言罢,大汉便跪倒在地,低头叩首!

  听到这里,扶苏哪里还不知道这铮铮铁骨便是退伍归来的士兵,那雄心不曾畏惧砍向自己的脑袋,如今却胆寒自己国家的太子!那硬朗的腰骨不曾折腰,如今却当街跪地!

  扶苏跪地,泪流满面,扶着大汉的肩膀,想要将他托起,却气力不及,一想到这个比自己强壮百倍的男人放弃自己所有的尊严,跪倒在一个比自己弱小百倍的人的身前,扶苏心更痛了。

  “先生快快请起,今日听先生所言,扶苏胜读十年书,这是我嬴家的过错,如何能受先生一拜!”

  看见扶苏跪地,那汉子吓的脸色发白,连忙扶起扶苏,心惊胆战。

  扶苏看着汉子郑重的承诺道:“先生所言,先生所想,扶苏定当竭力!”

  说完,扶苏便转身向阿房宫前行,独留汉子一人惶恐不安,深怕一不小心出现一把长刀砍了自己的脑袋,然而过了好些天都和平日一样,心中倒松了一口气,一想到自己竟受了扶苏一拜,更是洋洋得意。

  那当街买女的妇人看着房中嗷嗷待哺的小儿子和两个正在嬉闹的姐弟两,把心一横,准备明日去勾栏,做那卖肉的勾当,换些银两好维持家用,却不曾想第二日便有衙内送来二两纹银,还说减免一半的赋税,更以后每月都有二两纹银,惹得妇人热泪盈眶,激动的完全说不出话来,随后打听了一番,得知只要是烈士家属便都有这般福利,更得知昨日的那个公子哥乃是扶苏殿下。

  “孩子,你要记得了,扶苏殿下,是个好人,真正的好人,”妇人摸着自己女儿的脑袋,眼中满是泪光。

  次日,公子扶苏带着二十万大军西征乌江!

  ......

  收藏来一波吧!!离歌谢过!

第三十一章.公子拜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