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从此咸阳无帝师

  阿房宫内,奇珍园占地万亩,无数奇花异草争芳斗艳,奇珍异兽更是数不胜数,更有一座占地两千亩的人造湖,里面更是锦鲤无数,如今到了夏天更是荷花满塘,美不胜收。

  湖中有一石台,石台之上摆放着石桌石椅,平日都是秦王观鲤所用,如今却每日都会有一人着灰布麻衣,独自划着小船来到石台之上,煮水泡茶,观鲤舞剑,日出而来,日落而归,如此半月,日日如此。

  这一日清晨,那穿着灰布麻衣之人如旧划船而来,煮水泡茶,不多时,万剑飞舞,凌空铺路,以万剑为石,从湖边缓步而至,来人正是秦王嬴政。

  嬴政接过那人手中茶具,开始细心的为他烹茶,然而从来只是看而未曾做过的秦王如何能烹出清茶,反倒笨手笨脚的将手烫伤,可嬴政一言不发,甚至连眉头都不曾皱起,依旧耐心的为他烹茶,本来自嬴政接过茶具便坐在石凳上闭目养神的灰袍人叹了一口气,睁开双眼,再次接过嬴政手中的茶具,轻声道:“你还是坐下吧,莫要浪费了我这珍藏的花袍。”

  嬴政反而恭敬的站在那人的身后,这一刻,嬴政不再是一个人间的帝王,而是一个侍奉先生左右的弟子。

  普天之下,唯有一人能得此殊荣,自是护国镇守:国师徐福。

  自那一日兵解之后,半月来,徐福放下一切,每日都只是烹茶舞剑,清心寡欲,别无他求。

  “果然,还是这样的生活适合我,我本就是个笨人,如何能当得起护国镇守,自打位列国师之后,每日都不敢懈怠分毫,日夜苦修,生怕出差池,愧对先帝,如今没了修为,反倒一切都放下了,感觉轻松了许多,大概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不必愧疚,这,本就是我自愿的,怨不得你,”徐福淡然的煮水烹茶,随性的说道。

  嬴政恭敬的说道:“这些年,辛苦先生了,学生已经命人准备好了一切,不知先生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徐福思索了片刻,摇摇头道:“不必了,糟老头子一个,没什么想要的,倒是可如我所言,一切从简,莫要浪费,还有,莫要过分分权那些宦官,尤其是那赵高。”

  嬴政点头依允道:“都如先生所言,万事从简,不敢有分毫铺张浪费。”

  “至于赵高,学生自有打算,先生不必挂念,我大秦不会因为几个宦官而毁,”嬴政想了想,还是解释道。

  徐福点点头,对于自己唯一的弟子,还是十分信任的:“那便好,你总是心思多,既然你说自有打算,那我也不多烦忧了,喝杯茶了,喝完了,便去吧,不必来陪我了。”

  嬴政候着徐福坐定,方才落座,徐福递过一杯清茶,嬴政双手接过,端在手中。

  “尝尝吧,虽说只是花袍,不如你的那些贡品来的好,”徐福笑着道。

  嬴政放下茶杯,恭敬的看着徐福,愧疚道:“学生的错,这么多年都不曾发现先生喜茶,随后便让他们给先生送来。”

  徐福摇头:“不必了,我只喝花袍,你的那些我喝不惯,就别送来了,免得浪费。”

  嬴政默然,端起茶杯,轻饮茶水,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鼻而来,感叹道:“好茶!”

  随后二人便端坐饮茶,不多时,一壶清茶便被二人分饮而尽。

  徐福拿起一旁的木剑,站起身来,背对嬴政,闭目感受着一切,微风、荷香、鱼动、鸟鸣,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可惜却怕是再难感受这些美景了。

  嬴政起身,对着徐福躬身,轻声道:“先生,学生先行一步,明日再来。”

  不多时便有一艘小船划至石台,俨然便是藏在那满塘荷花之中,恭候多时。

  此后每一日,嬴政都会在湖畔静候徐福,为他划船摇浆,偶尔也会煮水烹茶,虽说比之徐福相差甚远,但也至少不再会烫伤手背。

  如此半月,这一日,嬴政静候在湖畔,徐福提着木剑,缓步而来,如往常一般,立于船头,嬴政划桨,等到了石台之前,徐福依旧提剑屹立,嬴政便站在身后静候,不言不语,不骄不躁。

  待到日落,徐福终于动了,仰倒在嬴政的怀中,嬴政抱起徐福那早已僵硬多时,明明是一个九尺男儿,却骨瘦如柴,体态轻盈的身体,看着他嘴角那一抹微笑,人王嬴政红了眼眸,落了一滴清泪,这是他自记事起第一次落泪,也是最后一次。

  那一瞬间万鲤倾巢,围着小舟,无数荷花瞬间凋零。

  帝师徐福,陨!

  人王落泪,万鲤朝拜,百花凋落,帝师含笑。

  下一刻,万剑至,秦王嬴政怀抱徐福,踏剑而归,万剑跟随!

  那一日,咸阳街头尽白绫,那一日,秦地之内无琴瑟。

  李白站在屋顶,看着满城白绫,心思沉重,沉声对达摩圣僧和高渐离道:“徐福,走了,我去送他一送。”

  达摩双手合十,席地而坐,闭目诵经,高渐离盘膝抚琴,一曲离殇。

  那一夜,阿房宫前,一抹白袍仙人舞,那一夜,红楼帐中,一曲离殇送揽月,那一夜,青石院里,梵音绕耳往生咒。

  在那一夜里,所有人都选择了摒弃仇怨,同送帝师,这是对自己恩师的尊重,这是对于一个殉道者的尊重,从此咸阳无帝师。

  ......

  “师傅,我要做千古一帝!我要横扫六合,我要败楚,征三国,让大唐、南蛮、西域、北夷都俯首称臣,年年朝拜!”年幼的嬴政一脸认真的看着徐福道。

  徐福看着这个心比天高的稚子,看着他认真的眸子,摸摸他的脑袋,点点头,宠溺的回答道:“好,依你!”

  徐福亦做到了,为他横扫了六合,不日便能败楚,征三国,只可惜,嬴政却时日无多,不过五年罢了,当得知大觉剑诀竟然有如此猛烈的副作用,徐福崩溃了,反倒是嬴政坦然的笑着对徐福道:“师傅,不必在意,此乃天意,天不让我嬴家称王,不碍事,只可惜本来答应师傅要做千古一帝的,如今大概要食言了。”

  看自己徒弟眼底那一抹遗憾和不甘,徐福以血煞之气养万剑,更用龙脉孕之,三年剑成,将自己一身揽月生机尽数供给万剑蚕食,勉强将些许生机注入嬴政体内,再借十年寿元!

  阿政,师傅无能,不能像青丘镇守力抗九天雷惩,换你百年生机,只能用这般取巧的办法为你搏来这十年寿元和这万剑,师傅走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成为那千古一帝!

  有弟子如祖龙,此生无憾!

第三十六章.从此咸阳无帝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