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赤伽阳煞

  乌云散去,月光重新洒落。木秀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跑到了哪,此时一泻气只觉得脚底钻心的疼。原来那一双布鞋早已甩掉了,脚底被扎了个千疮百孔。木秀踉踉跄跄托着幼小的身躯到了一条小溪边,

  冰凉的溪水入喉,木秀便觉得一阵阵眩晕袭来。但木秀明白自己不能睡!长达数月的囚禁身体本就已经虚弱,这番逃跑更是雪上加霜,现在睡着怕是再无醒来之时了。

  赤伽阳煞功!绝境之中木秀忽想起幽冥教传授的这门内功心法,此内功修炼初时要求以新鲜血肉为饲,阴辣狠毒,修炼出的内力却是至刚至阳,功力深厚时仅运动护体便可溶化坚冰。

  面对曾经的玩伴,木秀无法下手取血,赤伽阳煞功仅仅修炼出了可怜的一股真气。但此时用来护住自己的一条小命应该是够了。

  若是护不住,若是护不住,自己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木秀满是血污的脸上带着一丝凄惨,随既盘膝而坐运起赤伽阳煞功法。

  往日里的赤伽真气仿佛一头没有血肉喂养的猛虎,左突右冲,只撞的经脉做痛。今日里却乖乖跟着心法在经脉之中运转便是一个小周天,木秀心想莫不是这猛虎知道我身子快不行了,也来帮我?赤伽真气作用之下,疲劳伤痛渐渐褪去,有效!木秀不再胡思乱想,专心运功。

  木秀紧闭着双眼,不知道自己方才逃出幽冥教时沾染的污血正在被皮肤一点点的吸收。这些污血主人都是幽冥教徒,同修赤伽阳煞功,血内含真气,正是同宗同源!这猛虎才乖乖受伏。

  此时的木秀竟在这荒山野岭间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赤伽真气正在迅速成长,隐隐有突破之意。

  ————————分割线ớ₃ờ——————

  木秀悠悠转醒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了。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木秀的脸上,木秀被照的有些恍惚,昨夜那种死中求生之意,玄之又玄之感,怕是一生再难有机会体验了。

  坐照自观,赤伽真气已从气流凝成小溪。不再如以前一般不听使唤,真气运转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振臂出击,凌空一拳,竟隐隐有狂风咆哮之音。

  木秀嘿嘿裂嘴一笑“老爹老娘打生下来就没见过,靠着街坊邻居你一口米他一口面养活大。本来想着进了幽冥教就有了靠山,谁知道入了幽冥教,便不是个人了。误打误撞内功有所小成,也算有点自保之力了。回孤家集看看吗?”

  木秀看了看四周,,,,,

  “这他娘是哪啊!”

  ————————分割线————————

  荆州城南外,一行车队正在赶路,当中数辆马车装着许多货物,车队四周布有数名武师,看起来是经常在外跑商的商队。

  当中一辆马车中,一名妙龄少女正无聊的摆弄着小饰物,忽一抬头拉着旁边的侍女“唉唉唉?翠翠姐,你有没有听到外面有人喊娘呢!”

  翠翠小时候就被这家主人买来做小姐的贴身丫鬟,小姐从小就伶俐懂事,两人情感甚好。“小姐,你听错了吧?这离着荆州城还有两日路程呢,怎会有人呢?”

  “不对不对,我分明听到了!听说这附近有山贼土匪哩,会不会是有人跟咱们一样赶路的时候被打劫啦!不行不行,我要让爹带人去看看。”边说就边往车外钻去。

  翠翠无奈的看着自家小姐那样,分明脸上带着三分兴奋,只怕是无聊太久,想看热闹哩。

  翠翠的主人家,正在前一辆马车上,与旁边骑马跟随的一名老武师聊着什么。便听着后面的小姑奶奶在喊停车了。

  这商人衣着低调,有些发福。刚刚勒停车队,那少女已经跑到了车边,“我的灵儿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灵儿忽闪着眼睛,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意思“爹爹,女儿刚刚分明听到有人呼救!咱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商人早年便丧了妻,全身心的感情都倾注在了女儿身上。明知女儿这可怜样子是装出来的,还是无法拒绝。

  身边武师看出了商人的担忧“方才听那声音,应是名少年,声音中正平和不像遇险,我可陪着小姐去一探。”

  不等商人开口,灵儿已是笑开了花“好呀好呀,谢叔叔与我一起去,肯定保证安全。”

  

第二章 赤伽阳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