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有理难说

  在三张桌子上吃酒的人当真是看得清楚,秦昊出脚踢人,然后他们的同门金辰痛叫声与身体在空中同时飞,最后摔落在殷堂主的脚前。

  这小子也忒胆大了,竟然当着我们七星门的人爆踢七星门的弟子,岂不是没把我们七星门放在眼里吗?三张桌子上的人立时产生这一同样想法。

  这些人的确是七星门的人,不但草亭中的男人们是,木屋中的那些女子们也是。

  “好小子,你也忒野了,现在我来跟你练练!”

  说话间,刚才被称为薛师兄的青年已掠到秦昊面前,探手抓向秦昊。

  刚才秦昊实属气氛已极,才踢出一脚,也是这位叫金辰的傻逼小青年认为秦昊不敢动手,才变成挨踢的足球。

  而一踢之后,秦昊也泄了气愤,不曾想到有人来抓他,结果被这位薛师兄抓了个正着。

  无论秦昊的前世还是今生,是在地球上还是在这片世界里,他还从来没与人打过架。

  在地球上时,他只想做一个有为青年,孝敬父母,娶个好老婆,然后好好工作,开发好游戏软件受老板重用,不求大富贵,能过上小康生活他就知足了。

  而秦昊所附体的这位大乾坤国皇太子,在母亲姬妃被甘皇后害死之前,也有着不与哥哥争,不与他人争的心理。

  可命运去让他多厄,你不争,不代表别人不争。你想与人友好相处,不代表别人对你使绊子都杀心。即便父王废了哥哥的皇太子,立他为皇太子,他也想的是一但自己继承帝皇之位,也要把哥哥秦天从虞城召回,不再受幽禁之苦。

  要知打仗需要亲兄弟,上阵也需父子兵呢!虽说他与哥哥秦天不是一母所生,但毕竟是同一个父亲。至于害死母亲的甘皇后,他也不想让其终老虞城。人活在世,谁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呢?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给别人一条活路,别人就会给你多条活路,这可是母亲姬妃活着时就对自己的教诲。

  可父王驾崩后,好像现实与自己所想已完全不一样,你想与别人友好相处,和平共处,别人却想让你死,而且自己逃出国都,还遭到了追杀。

  人怎么能这样啊?

  当他发出了这样的浩叹,才意识到了抗争,也因有了抗争的想法,才又意识到这片世界活人的法则——有实力则生,无实力就要遭受欺凌,去与死亡进行一次亲密的接触。

  也就在秦昊所附体的前身对这些认知清楚之际,仿佛自空中砸下一块大石头,曾经大乾坤国的皇太子秦昊,成为了现在的秦昊。

  而前身所获的认知,也成为了记忆留给了如今的秦昊。

  对,我就是要抗争,不能这么老实地让别人抓着!

  受前身记忆的支配,秦昊一扭身,想要挣脱抓着他的这只手。

  可这只手却抓得极紧,且抓的是头发,秦昊刚一挣扎,感觉头发快被扯下来了。

  没有了头发,我岂不就变成秃子了!

  想到这儿,秦昊用自己的双手扣住了这只手,以减弱头顶的疼痛。

  接着,这位薛师兄的声音便传入秦昊的耳朵里:“好小子,还想挣脱啊?给劳资跪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算个什么东西?”秦昊忍着疼痛大声骂道。

  “我是你祖宗,不跪就别怪劳资不客气了!”

  这位薛师兄说着,便想手再一用力,将秦昊变成一位纯秃子,不再拥有一根头发。

  然而就在秦昊感到这位薛师兄手上的劲力即将增加之时,他听见“锵”的一声,也不知谁的剑出鞘,继而“嚓”地一声,“啊!”又响起一声惨叫,秦昊便感觉抓他头发的手松开了,好像有一眼喷泉朝他脸上喷。

  秦昊赶紧用手抹了一把脸,看时,手上沾的不是水,是血,秦昊被惊得也叫了一声。

  就在秦昊惊叫之时,也看清铁扇公主手中握剑,正怒视着依然“啊啊”痛叫的那位薛师兄。

  此前,铁扇公主总用芭蕉扇扇人,剑悬腰间并没用过,所以秦昊对铁扇公主的剑有些无视。

  没料到被他无视的剑,此时被铁扇公主派上了用处——一剑斩人臂。

  真没看出来,这妮子也太狠了,比扇人的时候都狠!秦昊感觉自己脖后在冒着丝丝冷气。

  而铁扇公主之所以一剑斩断这位薛师兄的手臂,仅是为了履行她被召唤来的职责,目的就是为了救主。

  可救主不要紧,令草亭中这些七星门的人再也坐不住了,纷纷拔出剑来,顷刻间便将秦昊和铁扇公主围在核心。

  “你俩究竟什么人?竟敢伤我们七星门的人,真是不想活了!”说话的是那位殷堂主。

  这位殷堂主名叫殷鸿烈,是七星门明水堂副堂主。此次他是受七星门门主程旭鳌所派,随同门主的女儿程萌萌前往大乾坤国国都拜见新帝皇秦天。

  按理这次本应七星门门主程旭鳌亲自前来,可因七星门内现在也不太平,门主程旭鳌担心自己离开七星门之后,宗门之内发生变故。另外,大乾坤国内的四大宗门之主,历来与帝皇平起平坐,新帝皇秦天又是一位小青年,程旭鳌也不想太有失自己的身份,所以就让女儿程萌萌代替他带人前来。

  当然这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门主程旭鳌想通过与新帝皇秦天联姻的方式,避免七星门很可能发生的那个变故,当然联姻的主角就是这位程萌萌。

  门主程旭鳌认为女儿程萌萌不仅容貌千里挑一,也冰雪聪明,其修为实力也不弱,已达化神境三级,倘若被新帝皇秦天看上,纳为妃子,可能就会化解宗门之内发生变故。针对于此,门主程旭鳌为了七星门,也属无奈之举。

  只是门主程旭鳌并没将这些告知女儿程萌萌。他知道女儿程萌萌的脾气,万一她得知实情,她不愿嫁给新帝皇秦天倒不是问题,问题是她一赌气,会加速宗门之内变故的发生,他死是小,很可能七星门都不复存在了。

  所以,这便有了七星门的人在草亭里饮酒,酒店木屋中也有一些女子正在用餐。

  此时秦昊见殷堂主问他与铁扇公主究竟什么人?还报出了七星门,先是一愣,继而通过前身记忆便明白了,这些吃酒的人还真不是善类,难怪刚才自己平白无故就要受欺负。

  于是秦昊便对这位殷堂主说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们七星门的弟子刚才欺负我,并非我欺负他,难道你没看见吗?”

  “哈哈,欺负你了吗?我还真没看见!”不料这位殷堂主竟然装起了糊涂。

  听殷堂主这样说,秦昊感觉有点儿晕!

  铁扇公主瞟了这位殷堂主,感觉这个中年男人很无耻!便一拉秦昊说道:“主公,不要搭理这帮俗人,我们走!”

  “哈哈哈!想走容易,你俩先把脑袋留下!”说这话的人,是之前被秦昊踢了一脚的那位名叫金辰的青年。

  秦昊知道他与铁扇公主是走不脱了,只好朝铁扇公主使眼色,希望铁扇公主朝这些七星门的人再扇几扇子。

  但是很遗憾,铁扇公主好像根本没看见秦昊所使的眼色,依然在紧紧拉着秦昊要走,不肯松手。

第十三章 有理难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