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信口开河

  踩够了,也出了气,铁扇公主才把脚抽回去,笑着对秦昊说道:“主公,你真能忍,想谋大事者就得忍,忍不能忍之时,忍不能忍之痛,方为人尊。”

  这小美人怎么也跩上了,是要与程萌萌笔试才学吗?

  瞅瞅铁扇公主的小模样,也是蛮可爱的嘛!

  这时程萌萌接过话去道:“铁姑娘说的极是,能忍别人所不能忍,方可堪当大任,赢得天下。”

  “怎么搞得,我怎么越听这位程萌萌越向女诸葛了?不会是上天为我安排来辅佐夺回帝皇之位的吧?要真这样,那我可太幸福了,常有绝美伴身边,过这样日子可比在地球上好多了!

  既然她们能说官话,咱也别竟说俗言了,也整他几句豪言壮语,让这两位美女对咱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不定从今咱连皇后和皇妃都是现成的了,不用以后再辛苦寻找了!

  秦昊笑了笑,心中给自己打了打气,便轻拍一下桌子道:“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现在听两位姐姐之言,可谓是胜读百年书!”

  说到这里,秦昊心想:要想笼络女子,就得多夸她们。就好比她们本来不美,却夸她们美,任何女子听了都会心里舒服,只要她们心里舒服了,看你的时候也舒服,即使你是丑男,她们都会把你当成帅哥!

  “秦公子过奖了,我哪有那有那么厉害,不过平时看了些闲书,才有自己的一些想法罢了!”程萌萌竟留露出一脸不好意思。

  “有道是闲书不闲,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秦昊话没说完,心想赶紧打住,后面这句我还是不说为好,别让这位程大美人认为咱轻浮才是!

  “秦公子,怎么不把话说完,书中还自有什么?”程萌萌感到秦昊说话也有水平,把想知道后面这句话。

  秦昊微微一笑,心想能有什么,当然是漂亮美女了!可又不能这样说,有什么呢?怎么也得编一句有水平的吧?

  想了想,便信口开河地说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为人之道。”秦昊说着,把刚才拿出来的《道德经》摸在手中扬了扬,接着又道:“比如这部书吧,虽名为《道德经》,讲的却并非所说的道德,那是讲的大道,王道,以及修身修心为圣之道,所以我随身携带,稍有空闲便进行参悟,等参悟透了,就创研出两套剑诀,一套为《幻道剑诀》,一套为《玄德心经》。所谓《幻道剑诀》,主旨为出剑无形,如同虚幻,让对手防不胜防。至于《德玄心经》,乃特为适合女子修炼创研的,最适合心灵纯净的女子修炼,只要修成,可以斩妖除魔诛仙……”

  秦昊越说越觉得自己是在编故事,暗骂自己怎么吹上了!

  秦昊这么一吹不要紧,铁扇公主却感到秦昊不简单了,心想原来自己所保护的主公不但有王者之心,还有开宗立派之志啊!但不知我是否能学得《德玄心经》?

  铁扇公主这么想着,再看秦昊的眼神便多了柔情,少了怨恨,似乎已忘记什么是醋了。

  程萌萌更是听得入迷了,心想自己身为女子,都不曾想过要创研专门适合女子修炼的剑法,七星门更是没有这样的剑法,看来我今日收留这位皇太子太对了,他不仅是一位有志少年,还是一位合法的帝皇继承者,且见识似比我还多,还有他的帅气与气质,我可从不曾见过一位!

  程萌萌越想越觉得秦昊非同一般少年,还拿秦昊与自己的弟弟程远方对比,感到秦昊就是像天上的太阳,弟弟程远方不过是一颗夜色中的小星星。

  那谁是月亮呢?是我吗?程萌萌竟无限畅想着,不觉脸热起来,就连心跳也加速了!

  我咋这么不要脸了?真是羞死人了!程萌萌手捂着胸口暗道。

  都说西施手捂胸口时最美,而程萌萌手捂胸口之时,简直已美得雷人了。结果秦昊一看之下,被雷得不知往下这么说了。

  “秦公子,你往下接着讲,刚才你说听我的一席话胜读百年书,现在我听你讲的一席话,都感到胜读千年万年书了!”

  嗯,有效果!

  可我接着要讲什么来着?怎么忘了呢?

  秦昊看了铁扇公主一眼,希望能找到灵感。

  果然,灵感还真的来了。

  于是秦昊朝铁扇公主一指道:“哦,程小姐,我忘记好好介绍了!我这位别看像我的跟随,其实她是我的同门师姐,如今已修炼成仙体。刚才与你们七星门的人闹起不愉快,我师姐是没出手,她要出手的话,就你带来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会被我师姐扇飞起来,不敢说扇得很远,但至少会被扇到八万四千里之外去。想想这是什么距离?就是有幸能活着要走回来,也得走上个几年吧?”

  秦昊这句话说出,把程萌萌给雷住了,忍不住朝铁扇公主看过去。

  “铁姑娘,你真有此修为吗?”程萌萌似乎还不相信。

  铁扇公主没料到秦昊会拿她的芭蕉扇来说事儿,但认为秦昊这话说的是事实,却并非在吹牛,便朝程萌萌微笑着点了点头。

  见铁扇公主点头,程萌萌感到太玄了,心想世间哪有这么大修为的人?除非传说中有,倘若这位铁姑娘真有如此修为,还需要那三个傻大黑粗的莽汉冲出来砍杀我们七星门的人吗?

  心中产生了这个疑问,程萌萌便笑着对铁扇公主说道:“铁姑娘,可否让我见识见识你的修为呢?”

  秦昊与铁扇公主都没有想到,程萌萌会说出这样的话。

  秦昊心想:好在这可不是自己吹牛,既然这位程大美女想要见识见识,不妨就让她开开眼,我日后在七星门呆着时,也就没哪个鸟人敢给我添乱了。尤其那个程远方,别看他现在不找我的事了,日后少不得找我的麻烦!

  秦昊想过了,笑着对铁扇公主说道:“师姐,既然程小姐不相信,就有劳师姐你露一手吧!”

  铁扇公主并不想在人前卖弄芭蕉扇,因此便朝程萌萌微微一笑道:“程小姐,不要听我主公瞎说,他是酒喝多了!”

  程萌萌见秦昊称铁扇公主为师姐,可铁扇公主却没有称秦昊为师弟,称的是主公,越发有些不相信了,便轻笑着道:“铁姑娘谦虚了,是不想让我见识你的修为吧?”

  “程小姐的修为比我高,脾气也比我大,我哪敢啊!”铁扇公主笑着说道。

  秦昊在一旁听着,觉得铁扇公主与程萌萌根本不是在正常说话,好像是在斗嘴,更明确一点儿说,是一个大醋坛子与一个小醋坛子在相撞,就差撞出火花谁把谁撞碎了。

  可不能让她俩真整出火花,她俩可是美女不是坛子啊!撞碎一个都会疼死我!秦昊想着,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第十九章 信口开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