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黄汤非药

  “想当我妹子,也不必这样磕头啊,看你把头磕的,都磕出牛犄角来了!”秦昊伸手将女婢荷花扶了起来。

  “情哥哥,牛犄角?什么是牛犄角?”女婢荷花大眼溜圆地看着秦昊。

  “可不要这样称呼哦!我姓秦,不姓情!”也许秦昊的意识完全恢复了,这才发现女婢荷花的舌头有问题。

  “情公子,既然你同意我做你的妹妹,你姓秦,自然应该称你情哥哥了,难道不对吗?”

  “是秦,不是情,你再来一遍!”

  “情哥哥,我真称的是情,不是情!”女孩子的额头都冒汗了。

  秦昊很想哭,没想到自己身体恢复了,却有了这位“秦”与“情”说不清楚的妹妹。要早知这样,自己还不如在床上起不来好了!免得今后自己走到哪里,身边都有这样一位妹妹开口叫自己“情哥哥”,闭口还是叫自己“情哥哥”,岂不让铁扇公主更吃醋,程大美人也把醋吃吗?

  程大美人都快把我整死了,我这么还惦记她啊?

  划掉,划掉!打差,打差!今后她在我心中就没有位置!

  秦昊在心里是这么发狠的,可满脑袋装的好像都是程萌萌的音容笑貌。

  看来我中毒了,我中这个小妖精的毒了!秦昊心中暗道。

  “情公子,情哥哥,那个邱大师最不是东西了!别看他对三小姐恭敬,可他也早吩咐我对三小姐进行下药,可我知道不是什么好药,所以从没给三小姐下一次,你看邱大师把我打的!”女婢荷花说着,撩起了背后的衣襟。

  秦昊当即看见,女婢荷花的脊背上左一痕伤疤,又一痕伤疤,伤疤之上,还有崭新的鞭痕,就像被炸得火大的薯条,呈着一道道褐红色。

  “这个老东西,真是太残忍了!”秦昊忍不住骂道。

  女婢荷花好像知道秦昊说这话什么意思,胆怯地说道:“情哥哥,邱大师修为实力要比门主还高,你是斗不过他的,你要死了,我就没有你这位爱我又喜欢我还不嫌弃我的情哥哥了!”

  秦昊心想:这位女婢荷花舌头大称自己“情哥哥”也就罢了,怎么竟然说自己爱她又喜欢她还不嫌弃她的话呢?这不要完全断他今后爱其他美女又喜欢其他美女还不嫌弃其他美女的后路吗?

  不成,我得让她改变称呼,不能再叫我“秦哥哥”,要叫“亲哥哥”,这样也说明我没有拿她这位女婢当做旁人。

  秦昊想罢,便对女婢荷花说道:“荷花妹妹,你不要称我秦哥哥了,今后我就是你的亲哥哥,你就叫我亲哥哥吧!”

  秦昊原以为,女婢荷花在称他时,就不会再称他情哥哥了,但女婢荷花一开口便说道:“情公子说得有道理,今后我就称你情哥哥,不称情哥哥!”

  “我的娘啊!怎么还是这样叫我啊!”这回秦昊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可在心中一琢磨,秦昊的头脑中忽然记起,清朝有位名叫秦涧泉的状元能诗文善书画,有一次同诗友游岳飞庙,诗友们便戏谑他也姓秦,意思说他是秦桧的后裔,借此还让这位状元秦涧泉在岳飞庙前题对联记这次游玩,好以此寻个开心,结果这位秦涧泉苦笑一下,挥笔却写出:“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而我秦昊也姓秦,如今这位女婢荷花却把“秦”说成了“情”,我秦昊也应该“愧姓秦”才是,这样也就不会被面前的妹妹总称为“情哥哥”了!

  此前秦昊无论在地球上,还是来到这片世界上,他都有过无奈。但此时,他感到自己才属于真正的无奈!

  唉!称我情哥哥就情哥哥吧!谁叫咱有同情心呢!

  这样想过之后,秦昊朝女婢荷花微微一笑吩咐道:“今后叫我哥哥便是,不要再把我姓氏带上!”

  秦昊感到,这是他最最的明智之举了,除此再没有任何办法。

  “是,情公子,荷花今后就称你哥哥!”

  费了半天力气,总算解决了称呼上的问题,秦昊忍不住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

  这时女婢荷花也真乖巧,见秦昊拿衣袖去抹额头上的汗,转身就为秦昊打来了一盆清水,小脸高兴地说道:“哥哥,这是清水,请你好好洗一下脸!”

  秦昊觉得,自己也太需要好好洗一下脸了,便伸手在这盆清水中洗了脸。

  “哥哥,现在你可不要把我是你妹妹的事情告诉三小姐,三小姐知道了,会用剑把我劈成两半的!”女婢荷花朝秦昊嘱咐着,“还有邱大师,他得知我投靠了你,又成了你妹妹,他会将我胳膊腿剁掉,去喂他养着的遗肥!”

  听了女婢荷花的话,秦昊立刻想到地球上很多女子都喜欢减肥,即使把自己都减肥成竹竿了,还照减不误,因而朝女婢荷花问道:“遗肥?什么是遗肥?是用来减肥的吗?”

  “情哥哥,不,哥哥,遗肥是一种很凶的禽鸟,谁要食了它,就会修为实力大增,还能杀死体内寄生者。

  秦昊还是第一次听过这样的说法,不觉大感好奇,朝女婢荷花再一次问道:“你说的这种遗肥生得什么样?”

  “哥哥,遗肥生着红身子蓝下巴,有六只耳朵六只爪,见人会说人话,见鬼能说鬼话,还会模仿任何人的声音!”女婢荷花娓娓地对秦昊说着。

  “能迷惑人吗?”秦昊朝女婢荷花突然问道。

  “哥哥,这个我不太清楚,邱大师怎么吩咐,妹妹就怎么做!”女婢荷花说着,又给秦昊跪下了。

  “起来,你的膝盖也太软了!说,到底怎么回事?”秦昊很想当一把严厉的哥哥,朝女婢荷花训斥道。

  女婢荷花没有站起来,朝秦昊接着道:“还请哥哥原谅,只有哥哥原谅了妹妹,妹妹才敢以实情相告!”

  秦昊非常想知道实情了,再一次问道:“荷花妹妹,不要怕,无论什么实情,我都会原谅你!”

  “哥哥,那小妹可说了!”

  “说,不必顾忌,谁敢欺负你,我就先把他的脑袋斩下当球踢!”

  “哥哥,此前邱大师趁我给你送饭时,都让你侍候你喝一碗黄汤,你知道那碗黄汤是什么吗?”女婢荷花好像对秦昊卖了关子。

  “是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的!”秦昊朝女婢荷花呵斥道。

  “回哥哥话,是……是……遗肥撒出来的黄水!”

  虽然女婢荷花羞于口,把遗肥撒出来的尿说成黄水,秦昊还是明白了。

  “呸呸呸!”秦昊朝地上猛吐着,可吐出来的都是白色的吐沫,根本不呈现出一点儿黄颜色。

  “邱大师,你个老杂毛,今后劳资跟你没完!”秦昊咆哮着,就差没一蹦三尺高了。

第四十六章 黄汤非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