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来龙去脉

  同为内修强者,修为实力几乎旗鼓相当,门主程旭鳌虽恨不得一剑或一掌将詹彭祖毙命,可真要动起手来,就意味着冒险。

  如果想冒险,可以说门主程旭鳌早就对詹彭祖动手了,不会等到今天。

  而现在选择动手,这得感谢秦昊斩杀了巡监卫总管铁芳。

  因为程萌萌在与秦昊吃酒之前,也就是阿蕊安排秦昊住宿的那个时间,程萌萌便去见了父亲程旭鳌,便将秦昊如何斩杀了巡监卫总管铁芳事情讲了。

  当然程萌萌告知父亲程旭鳌这件事情,不是为了出卖秦昊,而是有意要气一气自己的父亲。

  用程萌萌的话说:身为门主,你不是总护着铁芳这个犊子吗?现在我把他杀了,看你今后还如何护着这个犊子?

  什么叫先斩后奏?这就叫先斩后奏!

  在程萌萌的设想里,父亲程旭鳌可能会对他发怒,但最多也就遭一次训斥,总不至于让她去偿命吧?

  再者,这片世界本来讲的就是实力为强,巡监卫总管铁芳被杀,那叫实力不如人,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

  没想到的是,门主程旭鳌得知巡监卫总管铁芳被杀之后,并没有怪罪程萌萌,反倒说出了三个字:“好好好!”

  程旭鳌这么一“好”,一下把程萌萌给整懵了,不知为何会是这样,为此还问:“父亲,好什么呀?”

  程旭鳌突然哈哈哈笑道:“铁芳之为人,我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清楚,怎奈他后台很硬,修为实力也未必在我之下,所以你总想让我除之,我才没有动手,为此还让你受了委屈。”

  “后台?他的后台不就是你吗?”程萌萌当时还这样问父亲。

  程旭鳌再次哈哈笑道:“你这个丫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更不知其三。我算什么后台,他的后台很可能是当今的帝皇秦天,或是威国大将军典睿,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铁芳是个自宫之人的话吗?”

  程萌萌当然记得,俏脸又变红了,就差没说父亲老不正经,又提铁芳“自宫”之事。

  可门主程旭鳌突然有不笑了,面色凝重,感叹着说道:“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个铁芳本就是个太监,属于宫门之人。十年前我去灵气宗拜访闵照煦闵宗主,回来的路上却遭到一伙儿山匪的围攻。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山匪个个修为不弱,跟随我前去的卫士尽数被这伙儿山匪所杀。当独剩我一人与山匪拼杀眼看不支之时,突然从树上跳下一位手提长剑的青年,你猜这青年是谁?就是铁芳。最后是铁芳助我杀散了这伙山匪。因此,我对铁芳非常感激,就请他跟我回了七星门,我也让他担任了巡监卫总管。

  “铁芳初到之时,虽有我护着,他也没做什么出格事情,但当他杀了你大姐的丈夫鹿阳刚之后,我就感觉不对劲了!所以我也在暗自观察铁芳所行,又把此前遭围攻的事情想了一回,便断定铁芳除了是宫门之人,他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当初我遭的那次围攻,也极可能唱的是一出苦肉计,这铁芳明着是为救我,实为受人所派借此潜入七星门。至于目的是什么?虽说我不清楚,但肯定对七星门不利。所以你将他杀了也算为七星门除去一个隐患!”

  听了父亲程旭鳌说到这里,程萌萌深有感触,也知道父亲顾忌什么。

  毕竟七星门的弟子再多,也多不过帝皇秦天和威国大将军典睿手下的数百万人马,只要发兵将七星门围了,下一场箭雨,或者用火炮轰之,别说其他人,就是她跟父亲都得变成炮灰,想想都心惊胆寒。

  但门主程旭鳌似乎还没把话讲完,长舒一口气又道:“其实这个铁芳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詹彭祖詹堂主,在他七岁时,他叔叔把他送入七星门修炼,可谓修炼最能吃苦。三年后在一次考核中,我见其在同批弟子中修为实力提升最快,便有意栽培,先担任我身边卫士,其后升其为队长,继而又提拔他担任巡监卫总管,当铁芳到七星门之后,经过我提议,又经过长老们评议,詹彭祖便又升为武幻堂副堂主。可自从詹彭祖担任副堂主后,他的人好像突然一下变了,不仅不协助裘宏远裘堂主好好管理武幻堂,竟然也不把我这个门主放在眼里了,最可怕的是,他竟然与巡监卫总管铁芳交往甚密。我不是对詹堂主猜忌,实因其太跋扈,裘堂主对他都惧上三分,我想撤掉他的副堂主之职,但是一要经过长老们评议,二是他他的修为实力突飞猛进,如今不弱于我,故此只好容忍着。既然你说秦公子既是遭追杀的那个皇太子秦昊,且他能将巡监卫总管铁芳击杀,量也能助我将詹堂主除之,只是这事先不必让长老与各堂主、护法们知道,免得节外生枝!”

  到此,不必门主程旭鳌再做过多解释,程萌萌在理解了父亲苦衷之时,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最后,程萌萌又玩了一次谋略,与父亲程旭鳌约定,她负责将秦昊带到武幻堂,父亲程旭鳌再率贴身卫士前来,趁早起武幻堂的弟子都去修炼场之时,把詹堂主詹彭祖收拾,以绝后患。

  所以,才有了门主程旭鳌率领卫士前来武幻堂这一幕。至于程萌萌与秦昊在夜里饮酒,不过是个插曲,或者说是实施这个计划的前奏,目的也让秦昊多饮些酒,胆子变得更大,别到时候不出手。

  但刚才程萌萌允诺的“今后武幻堂的弟子就属于你的人马,我手下的四卫,也会尽数听你调遣”,却属实话,没有半句掺假。

  与秦昊相比,当詹彭祖詹堂主听见门主程旭鳌让他“露左上臂?摘右手上的储物戒来看”之后,就知道自己被威国大将军典睿收买的事情败露了。因为威国大将军典睿有两枚储物戒,把其中一枚送给他。

  威国大将军典睿之所以收买詹彭祖詹堂主,其目的不是为了剿灭七星门,目的在于等他率人马反叛大乾坤国取帝皇秦天而代之时,以便詹彭祖詹堂主能协助巡监卫总管铁芳阻止住门主程旭鳌率领七星门弟子勤王,如果阻止不住,可联手将门主程旭鳌击杀。这样七星门群龙无首,甚至还会起内讧,自然就谈不上勤王了。

  对于这种种内情,别说秦昊不清楚,就是他所附体的前身,也根本不清楚。

  现在秦昊所清楚的事,程萌萌可能要利用自己的修为实力一把。否则此前不会用酒猛灌他,又把他领又一位巨人詹堂主的面前。

第六十九章 来龙去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