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镇中黑店

  清云走在镇中的青砖路上,路旁店铺客栈多已打烊,走至镇中心、却有一家客栈仍未关门。他走上前去,只见客栈门框上有一木匾,上书:“虎口客栈”,这名字倒是有趣。

  客栈内烛光摇曳,正有一名伙计在擦拭着桌椅,看见有客在门外、这伙计连忙放下抹布,将手在身上擦了擦、迎面向清云走来,面带笑意道:“这位客官,里面请啊。”

  “你们这客栈的名字倒是有意思。”清云走进这客栈,一股油腥味扑面而来:“这是什么味道?”“这是因为今日早些时候生意好,油烟味重了,您放心、客房里肯定没有这味道。”伙计抽出一张凳子:“客官先来些饭菜?”

  早已饿得不行的清云当然没有异议:“来一碗米饭,几个小菜。”

  “客官不喝一些吗?”伙计堆笑道。“喝酒乱事,不喝。快去准备吧。”清云将行李放到桌上。伙计偷偷看了一眼行李包裹,随即小跑进了后厨。

  后厨中、一名肥头大耳的厨师正将一盆黑色的浓稠液体倒入小河之中。“那些‘废料’都处理了吗?”伙计走上前去小声问道。“不就在这。”厨师指了指混入河水中的黑水:“掌柜新给的化骨水真是妙,那么多骨头和肉都化成一盆黑水了。”“什么?”伙计惊叫一声,随机又压低了声音,指着渐渐融入河水的黑色液体、颤声道:“那三个人,都成了这个?”“没三个,还有一个、掌柜的要留到明天享用;现在正在地牢里。”厨师将木盆在河水中洗了洗:“我劝你不要再动小心思了,掌柜最近心情不好,小心你也成了这个。”“是是是。”伙计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对了,刚才又来了一个人,你快去准备几盘菜。”

  “呦,我刚留了几个腰子给自己补补,没想到便宜他小子了。”厨师端起木桶,走回后厨:“妈的,待会一定要好好款待款待这小子。”“等等,那小子不要喝酒,咱把麻药放哪?”“不喝酒,那总该喝汤吧,把麻药放汤里不就行了。待会咱哥俩吃腰子。”

  过了约有一刻钟,伙计端出托盘,将几样菜放在了清云面前:“这是爆炒花腰、这是牛肚炒青菜,本店再赠送您一碗鸡蛋汤,您慢用。”“谢了。”清云抽出筷子,准备动口;伙计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

  就在这时、一只苍蝇飞进了鸡蛋汤中,清云皱了皱眉头、准备将它挑出来。突然、他眉头一拧:那苍蝇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像是死了一般。“这汤挺烫啊。”清云淡声道。

  “不烫、不烫,已经在后面冷了一会了。”伙计仍是堆笑道。清云冷声道:“这汤,你喝一口。”“我哪能喝客人的东西啊。”伙计笑容更盛、却是突然发难!霎那间、一招擒拿手向着清云咽喉锁去。清云左手竖挡、轻松的卸去了他的力道,又一使劲、便将伙计摁在了桌子上:“今日我便砸了你这黑店!”

  “李厨子,快救我!”伙计慌忙大喊一声。后厨中走出一个圆滚滚的肉球、手持两把明晃晃的菜刀大喊一声:“谁敢在这里放恣!”只见清云随意端起一碗菜、随手一挥,连盘带菜便砸碎在了厨子的脸上,竟将他砸晕过去。

  “够了!”就在这时、客栈楼上走下一人,只见他身穿黑色锦衣、面色异常苍白:“看阁下武功路数、竟是武当弟子,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

  清云冷笑一声:“算了?若是我喝下这汤、岂不是仍你们宰割,怎么能就这么算了。”“那阁下意欲如何?是赔钱了事、还是杀了这两个给阁下出气?”黑衣男人面色平静地说道。“掌柜的,别杀我啊,我不想死啊!哇!”伙计居然被吓得哭了出来。

  “本以为这里是要钱的黑店,没想到居然是要命的黑店;纳命来!”将伙计扔在一旁,清云运起内力、摆出太极拳的起手式。

  “不知死活,算了、本来也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掌柜双手张开、一阵阴风凭空而起:“吸了你的血,我的伤势也能恢复得快些。”

  清云沉默不语,一招云手、攻向掌柜的门面;掌柜冷笑一声、迎面而上,但他的身形有些迟缓、似有重伤在身。两人交手十数回合,掌柜的胸口竟渗出一缕鲜红、看来是伤口开裂;他的招式也明显一顿。

  清云看准时机,欺身上前。哪想掌柜冷笑一声、一双利爪戳向他的心口,看其速度、先前明显是故意卖的破绽。

  “磁----!当!”利爪撕破了布衣、却没有入肉之声,而是撞在了一块坚硬的护心镜上。清云一招弹裆踢在掌柜胯下,又重击其大穴。只听一声“啊~”的惨叫,看样子掌柜暂时是动弹不得了。

  “可恶,若不是被那秃驴打伤;就算有护心镜你也必……”话音中断,原来是清云捡起地上的菜刀、将掌柜处死。转过头来,那伙计早已抖成了筛子:“不要杀我,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啊。”“我不是滥杀之人,将这里所有的银两交出来,再给我找件衣服。”清云扔下菜刀、冷声说道。

  “啊?”听到眼前这位侠客居然和自己要钱,伙计先是一愣,随即又连忙点头:“是是是。”说着,便连滚带爬的上了客栈二楼。不一会,伙计拖着一个包裹走了下来:“掌柜的所有的家当都在这包里,少侠您尽管收下;还有,这是您要的衣服。”

  清云脱下自己破烂的衣服,穿上伙计递来的青色华服,又将原来衣服里的护心镜、各种暗器、还有许多瓶瓶罐罐放进衣服里,最后便是把师父交予的两样东西小心翼翼的揣入怀中。伙计看了一眼后,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没想到这人居然有这么多歪门邪道的东西。

  收拾好后,清云又打开那包裹,包裹中有许多碎银、一本书籍、还有一块黑色令牌。拿起书籍,只见其封面上写着“血煞魔功”四个大字,清云眉头一皱,便将那秘籍撕碎、扔在一旁。再拿起那令牌,令牌正面刻着“幽冥教副香主”、背面则刻着“赵破晓”,看来这照破晓是幽冥教的高层人物。清云将令牌放入自己的包裹中、又捡了百十来两银子:“除了我以外,可还有什么受害者?”

  “啊!少侠,掌柜的、哦不,是那魔头、滥杀无辜,受害者已有百余人。因为他专挑外来人士下手、处理的又十分干净,至今没有被察觉。”伙计掐媚的说道:“如今地牢里还有一人幸免于难。”“那还不快把人放出来!”一声暴喝震耳欲聋,充满了威慑力。

  “是是是。”话音未落,伙计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再回来时、其身后已经跟着一个青年轻书生。“就是这位少侠救了你。”伙计指着清云,对那书生说道。

  “你你你,居然杀人!”书生看到满地献血和倒在地上的两人竟大喊起来:“你你你,你怎么能杀人呢。你你你,唉,杀就杀了吧,谁让他要杀我呢。”没想到那书生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弯:“杀人者,人恒诛之,此天道也。被关了这么久,我也有点渴了。”说着,他端起桌上的鸡蛋汤,大口灌了下去……

镇中黑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