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魄寒栗缘

冰魄寒栗缘

孔翌杯爵九五之数 著

武侠
类型
2018.04.13
上架
3.96万
暂停(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一 遗世独立不论风华止于袖间

  此人背身而立,隐约间潜藏的气度,慢慢随着地上缩短的阴色推移,渐渐变得沉闷起来。化名“舍残生”的翁子魄藏匿于林中,他不敢太过于靠近,此人的能耐他很难掩盖其锋势所向,虽然如此简简单单的随意一站,却是那么的摄人心魄,不敢轻易的揣测妄动。

  林间渲染的紧促仿佛让时间停暂,那一瞬的顿止,疑似扼住咽喉,当远去的人还留存的痕迹并是那一缕依稀的残影。

  翁子魄平阔的额头慢慢的浸出毛毛的汗珠来,树林里的威胁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那人的一举一动都倍长危势,如惊弓之鸟的时刻蓄势待发着他。

  那站在林间的人,也不随意,他故意挟道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逼迫对那件事物太过觊觎的人,悄然放手,那件事物是一块被叫做“君子令”的虎符,也是可以调令一方军兵的持凭,然而在龙蛇混杂的大野草莽间又叫做至高无上身份的象征。所以争夺之心比比皆是,这也是他不经意间造就的悲凉。要说此人的来历,颇为不凡,他号肃王爷,堪称当世无双,曾破北城叛乱,凭盖世功业得封王拜爵,然而他更为厉害的是他在江湖上的影响。他当初领兵平乱的虎符束之高阁被封存时,突然就被盗出,也因他水涨船高的威势,虎符被冠以一个玄妙超凡的名字“君子令”,可以号令一切随他一起当初汇聚一堂共享盛举的一方人物,他们大都是一些不论在江湖还是朝堂上都深具影响力的人,或者手握一方兵权、势力的巨头,所以致使人利欲熏心,铤而走险去抢夺。

  远远望去只见一道伟岸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林径,逐渐朝林间那位卓尔不群的人逼近去。

  “哦,原来是落庭的公运予前辈,甘肃川在这里见过了。”

  悄然逼近来的人却是公运予,他的出现并非偶然,此人的内息也达化境,这踏林而来,仍然不惊动半点的尘埃烟土,越来越让这肃严的绞杀之地崩上一根未断及断之弦。

  公运予长身及立,就露出一身惊世骇俗的本领,他虽年岁渐长,脾气却越发内敛,城府颇深,而久来他都研习参道玄学,风骨有些散乱却聚而不减,魏晋遗留下来的骨髓恐怕也就及他能在举止投随之间不露痕迹的表现出来。循他目光所请,葱郁但不茂盛的树林间悠悠然传来一声轻俏的步音。

  一袭素白的浮光掠影悄然而至的在林梭之间。她站在那里,犹如闲庭信步,慢慢走来,竟然那么的恬静,随着摇曳的配饰和皱襞的纹裳,逐渐演变为树林间的一景,淡淡的、轻轻的似飘零着的。

  林间的人皱了皱眉头,随意瞟了一眼,不为所动的道:“这是你的千金么。”

  公运予待公千儿走近,脸上露出一丝润和,回应道:“你见过的。”

  “嚓嚓。”当枯黄的树叶被踩碎时,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沁雅的如同锦绣繁盛的花圃,仿佛需要绽开一般,原来她的名字唤作千儿,一个美妙又譬喻的称呼。无论何时何地她只要么在那里,就能化戾气为祥和。这样一个妙趣般横生的人儿,顿时让这秋高肃凌的林木间充满一缕斜陡的光晕亮彩,秒秒几笔线缘的勾勒,突出她的刚硬英姿,飘逸的青丝衬着素色的配裳,及待娉婷的婀娜,让枯木的苍遂,泛黄的树叶,都随着这恰似逢和时刻的到临,如沐春风,立时冲淡至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千儿见过肃王爷。”公千儿遵循礼节风姿绰约的行了一礼。

  “嗯”甘肃川微微至之,这一睨目,顷刻就惹怒了公千儿,只见她扬起脖颈,骄傲的直视过去,想必是要借机嗔对,好让对方赧颜,果然还是小孩子的心性。

  公运予颇为被吓了一跳,他更为惊讶这个女儿的行径,竟然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敢轻易得罪这名动天下的肃王爷,他动了动容却见甘肃川根本没有怒气的打算,不禁在不自然间把一丝绷紧的紧促给松动。看来我还是如此忌惮于他,在直面他时仍旧不敢让一丝参杂的情绪来左右自己。温火不露的道:“肃川啊,既然你也不问红尘往事,为何又轻易的落入俗世了,再说这君子令一出,天下为之动容,何况吾辈这等凡夫俗子了。”

  甘肃川思索了一会,开始散发出凌厉至极的萧杀,公运予毫不假饰的直言不讳,让事情没有了转圜的余地,因为他知道君子令的诱惑世人不能释然,所追求的也不外如是,当他进入这片树林时,无数双觊觎的眼睛也悄然睁开,也如期而至。所以他唯有以惊怖手段摧毁及震慑对手,才能停息这场庸人以之自扰的纷争。道:“落庭这个组织,当初违恶扬善,侠名遍布大江南北,为何现在却为一己之私,徒做宵小之辈。”

  公运予所创立的落庭乃是一个嫉恶如仇,为民请愿的团体组织,在很早之前就英名远播,侠迹满天下,受益匪浅之辈不在少数,敬仰之心世人皆知。当初北魏来袭扰时,他也曾带领军民抵抗,是位晓大义明时务的卓绝人物,如今却仍旧为了这块可调令一方兵镇人马的虎符,而甘心堕入骂名之道。

  公运予掩饰去惭愧的卑疚之心,长久以来他都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昂首挺胸高傲的做人,如今却挟以私心杂念来违背自己的行为准则,待私念作祟长期以来的高雅就变得遥不可及了。“莫在啰嗦了,听说你修习的大趁虚设法子乃世间不出世的功法,鄙人愿意领教领教。”

  公千儿似乎少女心性,很是不甘被这样冷落,她随着父亲混迹这乱糟糟的草莽龙野,弄懂很多尔虞我诈的人情冷暖,所以本就不该如此初露女儿家的扭捏之态,但这位高倨傲慢的甘肃川却让她不在悸动的心像小鹿乱撞一般无二。虽然年岁相差太大,但少女情怀总是诗,怎就不能满怀期待的期许了。

  甘肃川开启转字决,让林间的肃杀之气变得越来越毛骨肃然,其间弥留的空隙被气劲填满,不自然间那种诡异莫名的惊怖就慢慢的随之袭来,腐骨蚀心的软糜顷刻就侵蚀了对手。

  公运予向前猛地踏了一步,恰好隔挡在公千儿的身畔,虽然他明白女儿能凭自己之力做抵抗,但他还是不愿让她随时随地处在危险当中,不然他这个做父亲的何以为人父而恬不知耻了。

  公千儿报以一笑,她当然明白父亲的慈爱,但她不想在这颗参天的大树下悠然自得的好乘凉,并运用自身足以自保的能力来抗拒这股凌厉无匹的气劲。

  甘肃川原名名邺,乃是南朝京都建康大名府名动宅之主,为了便于混迹于草莽龙野,他以义兄甘修雎为姓,得以一个震惊荒野的名头肃王爷,由于平定北城叛乱,收服北城王明寂,及后来抵御北魏的进攻,八镇之军权被他牢牢掌控在手,所以虎符君子令就这样油然而生,原先是八块,但后来由于部下兵变,毁去了一块,并留下了这七块。最后在他出使后梁时,又被全数盗走,恰好其中一块自己独自去追查得知流落到这里,不想当初和北城齐名的落庭却横生枝节,出来一个公运予倒让他始料不及。

  公千儿任弱的身躯渐渐嗖嗖的发抖,冷冽的劲气似乎绵延不绝,笼罩于她,让她仿佛置身于汪洋大海之中,稍有不慎并会舟毁人亡,唯有掌舵撑船,稳稳当当的实在靠实,才能抵御风暴的摧残。

  公运予修为近通天道,对于“大趁虚设法子”他也是现在才领教,北城王明寂他是知道的,靠杀魂培育出来的强大念劲,无疑于近乎通神,往往能在鸣镝咒哭时刻,摧残人的生理防线至崩溃,这样一个无懈可击的超卓人物,然而面对甘肃川时听说也败了,这让他踌躇又黯然神伤,因为他长久以来都想击败北城王明寂,领教他通天彻底的杀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能跻身为宗师之列的,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平凡的事,何况北城王明寂本就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北城与落庭齐名,同是民间抵抗残暴不仁的义政组织,但北城为南陈朝廷收复后,也渐渐背离了这个理想的初衷,他落庭也开始独木难支起来,所以他打算夺得一块虎符君子令,像北城那样占领一方城池做根本,筑就基业,所以今日之行势在必行,必须要尽力抢夺。当下喝呼道:“得罪了。”

回一 遗世独立不论风华止于袖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