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十 涣散如心知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管隐先一身素服穿戴,他的头上束发绾了个高髻,疑似长年的道士梳理扮冠之故,偏偏又区别于玄道装饰,他的发鬓分梳,有着胡族蛮野的劲味,衣饰更非汉服对襟,他右衽颇长,裁缝作一大片,上面镌绣山河万里,镶边水纹草案,十分的独特,又不失烟火气息。

  “是你,”管隐先先见了那位奕奕然不但气息绵延长存,一副泰然自若样子的人,仅仅冷冷的称呼了一下,并将目光移向伏跪在地的人,继续道,“就是他们么。”

  那诡伏在地的人听罢一阵忐忑,都不敢起身解释,他们都知道这位已经心性变化的隐匿高人,想要做的事就是拿活人祭医,内心更是突地“咯噔”了一下。

  那人“呵呵”的笑了一下,悠悠然的道:“非也,如果拿他们给你炼制,我恐怕以后就没有人替我办事了。”

  管隐先“哦”了一声,眉头顷刻就皱了起来。

  那人察言观色,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道:“这里的确有一个人,但他命在须臾,得需劳烦你动手医治不可。”

  管隐先颇为失望,一下子脸色暗淡,根本就提不起兴致,所以懒得去理会,起身就要走,突然迈出一步,又停了下来,他转身注目着那位如泰山处之而不崩塌的人,眼神开始逐渐的缩减,迷离的似乎狡狐。

  那人也将目光对视,良久才相互一笑,一切即在不言中。

  那伏跪在地的人立马起身,走了出去。

  “扑扑……”随着一坛斗大的缸沿溢出药水来,被筑成药人的翁子魄全身涂满似乎鳞片的东西浸泡在里面,管隐先拿起七八根很长又带有凹槽的铁钉,钉入他的身体,然而奇异的是流出来的并非是红色的鲜血,反而是如磷光一般莹亮的液体。

  管隐先先用他精心调配的“磷液”换去翁子魄早也冰冷的鲜血,把一种长年生长在深山野林里成精的山魈植长入他的身体里,延续他的生命,但这种精物与人体产生排斥,所以他用大缸将人和山魈一起培育在里面。那磷液此刻就派上了用场,它调和共同的生命脉线,维系各自的生长,相当于供养的食料。慢慢山魈根深蒂固与人体生长融合,占据了原先的奇经八脉,就像人的四肢一样完全的变作一体了。看着这满意的结果,管隐先一直肃严的面色,有了些许的颜驳,嘴角也淡淡的噙出一丝笑容。

  不多时一位颇为珠匀润色的小婢走进来,她端着一个木盆,里面空空如也,也不知是干什么。

  管隐先面无表情的瞟了她一眼,没有吩咐,只是拿出一块隐隐发出香气的木屑,递给她,就转身离开了。

  那小婢先是犹豫不决,但执拗不过,怯生生的就伸出小手来接住,她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衣衫,小短的抹胸裹挟,衬出了她细俏的腰身。待管隐先出去了,她害羞的退去了薄翼的衣衫,当她跨入大缸里时,端着的木盆也悬浮于缸内。这大缸形同一座浴池,宽大而阔敞,她弱小的身躯在这里面时,显得很细小,莹色的磷光照射,映衬的她的皮肤很滑腻,洁白如玉且无一瑕疵。过得一会那被贴身放在胸口的木屑发出如烟波袅袅的香氲,山魈嗅到一阵香气,棱角开始剥落,生长出触手来,将缸中的女子缠绕包裹,瞬间就如蝉蛹一般裹挟着,而她似乎知道如此一般,竟然一声不吭,任凭被包裹着。那木盆悬浮一阵,被山魈抚动,转动起来,随后缸内的山魈搅动触手产生一股漩涡,将药水翻腾,那木盆就变作一道碾磨的中轴,片刻那裹挟的人皮肉艳红欲滴,隐隐可见经络脏腑,瞬间那骨肉脱离,森白分明,就将一个人绞噬、剥离的皮骨不存,缸内扑通一阵就平息了下来,仅见得还在漂浮不定的衣衫,依稀还混合着鲜红如抹的血色。

  水面一团被消融的物体渐渐转变形态,既然被当做养料,那么与人体诡变生长在一起的山魈就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了。

  “好恶心,”那躲在外面偷偷瞧着的人,禁不住那份惊惧的呕吐,说了出来。

  倚着石壁靠立的那位仆从见惯不怪,只是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那抬着翁子魄进来这间“耳室”的那几个人都惊异于管隐先这诡谲至极点的炮制方法,眼中庆幸的神情溢于言表。

  穿过半月阙的门径,一座庭院出现在眼前,那里深沉阴凉,摆了石桌石凳,周围种植的有青绿的瘦竹,叶片细小,劲节柔韧。舒适的清爽犹如拂面而来的风和,管隐先懒洋洋的举起石桌上的一杯茶,那份侵入心脾的雅馨,淡淡的融入在一恬一静里,似乎不在乎又那么的玩味一笑。他并不满意刚才在“耳室”的那一幕,那翁子魄的气脉有断有续,虽与成精的山魈互生,但需要足够的养料来维持,这恰恰是他不能提供的,而且一旦他这所豢养的“药人”还有主导意识,那么就不再受他操控,慢慢地他皱起了眉头,将端起的茶杯牢牢的握在手里,即使用力过猛将指头发熨白,也补偿不了那份把握在手的微妙质感,所以他咧嘴一笑,颇为专注于这种欣然于形的感觉。

  慢慢的一道藏匿的衣袖遮住桌角的边棱,那一直没有伸出的手臂,悄然无声的盖住溢出的茶渍,那条手臂被虚荡的风吹拂,显露了出来,只见臂干通体青匀,泛着幽幽的灵光,这乍然一现,顿时明白,这管隐先痴迷医道竟然达到了疯狂的地步,先是用自己试炼,因没有预期的效果,所以他苦恼伤神。这种与异物相结合有悖人伦的试炼,最是反噬,起初他还能抑制它的生长,但是现在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因为“它”已经开始有主导意识,想脱离钳制,自行觅食。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他可以抓来可供豢养的养料,但是他发觉这种生物越来越挑剔了,一般的养物,“它”不屑吞噬,直到他偶然发现初春的朝露日晞,最是适合喂养精魅,而且它们生长的很是旺盛,大有劫后重生之媲美。然而这精灵的物体不是每时每刻都有,得看机缘,所以精通医理的他当然明白,需要替代品,所以初子的人体最具灵气,也容易掌握,这就是他送一个少女去喂养山精的原因,而且效果不错。

回十 涣散如心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